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亮船(十三)

带刺的玫瑰 学真 5316 2017.06.29 14:46

  睡梦中,陈雨昕感到自己的手被人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睁开眼一瞧,看到黄素梅已经醒了,正歪着头看着自己。陈雨昕忙直起身,问道:“主任,你醒了?”黄素梅声音微弱却又很清楚地说道:“叫我黄姐吧,谢谢你来照顾我!”陈雨昕停顿了一下,轻轻叫了一声:“黄姐!”

  她们一说话,萧子华也醒了,他站起身对黄素梅道:“黄主任,你醒了?”黄素梅回头冲萧子华道:“你以后也叫我黄姐吧!”萧子华也停顿了一下,然后很认真地叫了一声:“黄姐!”

  随后,萧子华问道:“黄姐,你想吃点什么?我帮你去买。”黄素梅没有回答萧子华的问话,而是问道:“你们把他送到哪儿了?”陈雨昕心里明白,黄素梅是在问中年男子,现在中年男子的遗体已经被送到太平间了,可是这怎么对黄素梅说呢?

  病房里稍稍沉寂了一会儿,萧子华道:“黄姐,他现在已经解脱了,没有任何痛苦了,你可以放心了!”黄素梅没有理睬萧子华的回答,而是说道:“我想去看看他!”萧子华又沉吟了一下,说道:“黄姐,他也很累了,让他安静地休息吧!”黄素梅还是没有理睬萧子华的回答,而是重复说道:“我想去看看他嘛!”说完,黄素梅像个小孩子似的“呜呜呜”地哭了起来。萧子华见状,忙安慰道:“黄姐,你等一等,我去和医院联系一下。”

  听萧子华这么说,陈雨昕抬起头焦急地看了他一眼。一提起太平间这种地方,陈雨昕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她害怕进入到那种地方,可是黄素梅要去她就得陪着去,这怎么能不让她焦急害怕呢?而这又怎么和人说呢?

  最终,萧子华和陈雨昕搀扶着黄素梅来到了太平间前。远远望着太平间的门,陈雨昕心里就是一阵颤抖,她真怕自己进去了会呕吐或是晕倒。可她既然陪黄素梅来了,只好硬着头皮闯一闯了。不料,这时萧子华却回头对她道:“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我陪黄姐进去就可以了!”陈雨昕如释重负地“哦”了一声,退到了一边。看着萧子华的背影,陈雨昕心想:“原来他已经知道我不敢进去了!”想到这里,陈雨昕心里感到无限的温暖……

  过了好长时间,萧子华才搀扶着黄素梅从太平间里走了出来。黄素梅一边走一边抹眼泪,走两步就停下来回头望一望。陈雨昕赶忙跑上前,也搀住黄素梅的一只胳膊,轻声道:“黄姐,我们回吧。”

  黄素梅向前走了两步,再次停下来回头张望,看了片刻喃喃地道:“他一个人躺在这里,可让谁管他呀?饿了谁给他饭吃?渴了谁给他水喝?”听到这话,陈雨昕也是一阵的难过,叫了一声“黄姐——”便哽咽的再也说不下去了。

  黄素梅回头看了看低头抽泣的陈雨昕,忽然大声道:“雨昕,你可不要学我呀!我一辈子都白等了,白等了!”说罢,又是嚎啕大哭。

  陈雨昕听着浑身一阵震颤,她这才明白,黄素梅阻止她和萧子华接触,并不是黄素梅讨厌萧子华,而是怕她落得和她一样的结局。而黄素梅当着萧子华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就等于点明说她和萧子华之间有情感纠葛。

  陈雨昕和萧子华之间虽然暗生情愫,但从来没有公开表明过心意。今天黄素梅这么一说,等于使两人的关系再无可掩藏和回旋的余地。陈雨昕震惊之余,忍不住偷眼去看萧子华。却见萧子华的神情僵硬,说不清是震惊还是彷徨,让陈雨昕很难揣测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萧子华一路上都没再说话,刚回到病房就对陈雨昕道:“你今天还是回驿站上班吧,顺便把这里的情况向领导汇报一下,看看领导有什么安排?这里白天有我一个人就可以了。”陈雨昕想想也确实该向领导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安顿好黄素梅后她便离开医院,坐上了开往蓝桥驿站的公交。

  坐在公交车上,陈雨昕思绪难平,她开始思考她和萧子华的将来。一直以来,她没有考虑过她和萧子华的将来,或者说是因为萧子华已婚的身份,她不敢去想她和萧子华的将来。可是黄素梅的故事却促使她不的不去想她和萧子华的将来,她真心不希望她和萧子华的将来像黄素梅这样,可现实是她和萧子华的将来不是黄素梅这样又能是什么样呢?

  想到这儿,陈雨昕内心很不甘心,她决心要改变这一切。可问题是萧子华受困于他的家庭挣脱不出来,光她想改变有什么用呢?怎么才能让萧子华摆脱他的家庭束缚呢?

  陈雨昕想着想着,忽然想起那次萧子华请她和秦蕾吃饭时,秦蕾对萧子华的评价:“他这个人你还没看出来?你要是不推他一把,他怎么会有行动!”陈雨昕心头一亮,暗自道:“他既然需要推一把才有行动,那我就推他一把!”一个大胆的计划在陈雨昕心中产生了,她决定她要向萧子华主动提出陪他去南方。陈雨昕心想:“如果他知道我会陪他去南方,和他在一起。那么他一定会去南方的!那样他的愿望也就实现了,我们也就不会落得像黄姐这样的结局了。”想到不久之后她将和萧子华生活在一起,陈雨昕的心头忍不住狂跳不止。

  接下来的几天,萧子华仍留在医院照顾黄素梅并帮她处理善后。而陈雨昕没有再去医院看望黄素梅,她开始为她和萧子华出走南方做准备,她要待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出现在萧子华面前。为了做好准备,陈雨昕需要先回一趟家,于是她向景区申报了轮休,坐车回到了市区。

  第二天早上在家里吃早饭时,陈雨昕对父母道:“爸爸妈妈,我今天想回村里去看看奶奶。我有好长时间没回去看奶奶了。”她既然决定和萧子华出走南方,临行前她总想把所有的亲人都见一见。雨昕妈妈听了没说什么,只是道:“早点回来。现在天短了,回晚了天黑前就赶不回来了。”雨昕爸爸道:“你要回去?那正好帮我捎点钱给你大爷。你明明哥要结婚了,你大爷问我们借点钱。我一直也没顾上送回去。待会儿我们一起走,我去银行取上钱,你带回去。”雨昕妈妈听到这儿,忍不住插话道:“大哥大嫂为了给儿子办事,把家底都捣腾光了。我看你还是劝劝明明少花点吧。大哥大嫂年纪大了,收入又不高,背那么多债以后日子可怎么过?”雨昕爸爸叹了口气,道:“生下那样的儿子有什么办法,谁让他们是人家的爹妈呢!”雨昕妈妈道:“那就由着明明折腾?”雨昕爸爸道:“我们能帮就帮一点吧。当年我念书的时候,家里全凭大哥支撑。这么多年大哥也没要我们做什么,这回也该我们帮帮他了。”雨昕妈妈听丈夫这么讲,也就没再说什么。

  陈雨昕的堂哥明明正准备结婚。女方狮子大开口索要高昂的财礼,令陈雨昕大爷债台高筑。而堂哥明明对未婚妻家的要求则是百依百顺,女家要什么他就回来逼父母给什么,把两位老人搞的一筹莫展,只能为了满足儿子仍四处借钱。陈雨昕一家对此都不以为然,可也无可奈何。

  陈雨昕和爸爸一起出门去了银行。等爸爸取了钱交给她,她又去超市为奶奶买了许多的食品,这才踏上回村的路。陈雨昕的老家离城不远,将近中午时她回到了村里。

  陈雨昕推开奶奶的屋门,只见奶奶坐在炕头上痴痴地发呆。近年来,陈雨昕每次回来看奶奶,第一眼看到的总是这副场景。她甚至怀疑没有人来的时候,奶奶是不是就一直这么枯坐着。她轻轻地唤了一声:“奶奶!”奶奶听到呼唤先是一怔,然后慢慢的才回过神来。看见是陈雨昕,奶奶立刻欢喜地道:“我娃回来了,快来,快过来坐。”陈雨昕“哎”了一声,把手里拎着的两大包东西放在炕边的柜子上,然后坐到了奶奶身边。奶奶看见雨昕买了那么多东西,就道:“我娃买那么多东西干啥?贵吧吧的。”陈雨昕道:“奶奶,我给你买了这些东西,你就不用做饭了。吃饭的时候泡上一袋,再吃上一块这点心就行了。”奶奶忙道:“奶奶有吃的,奶奶能吃多少?以后快不要买了。”陈雨昕知道奶奶是舍不得让他们花钱,就含含糊糊地应承着。

  奶奶忽然想起什么,跳下炕沿道:“我娃你坐着,奶奶给你留着好吃的呢。”说着,奶奶走到碗柜前躬下身子,在里边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摸出一点东西来。陈雨昕一瞧,原来是几个已经干瘪了的大红枣。枣已放了好长时间,皮已成黑红色。奶奶把那几个红枣捧在手心,递到陈雨昕面前道:“我娃,快吃!”枣虽干了,但个个果肉饱满,显然是经过奶奶精心挑选的。陈雨昕看着心头一热,双手接过奶奶递来的红枣,也不管红枣是否干净,捡起一个便塞到了嘴里。

  奶奶喜滋滋地看着陈雨昕吃着,轻声问道:“好吃吗?”陈雨昕使劲点点头,道:“好吃!”奶奶高兴地在陈雨昕身边坐下来,开始问询陈雨昕和她爸爸妈妈的近况。为了不让奶奶担心,陈雨昕落水受伤住院的事,家里人一直都瞒着奶奶。一无所知的奶奶不停问这问那,也就是休息几天,什么时候去上班之类的家常,陈雨昕都认认真真的做了回答。奶奶和雨昕说着话,时不时的在雨昕身上爱惜地摸索一下。

  陈雨昕一边应答着奶奶的问话,一边留心凝视着奶奶。她就要走了,总想把对奶奶的记忆留的深刻一些。在陈雨昕的印象中奶奶似乎一直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回首往事,陈雨昕可以想起自己的成长历程,却看不到奶奶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在陈雨昕的记忆里,奶奶就是一刻不停地为这个大家庭忙碌着。如今儿女们都一个个成家另过了,爷爷也走了,家里只剩下奶奶孤单单的一个人。可以说奶奶几十年如一日,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丈夫和孩子们,从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生活。可奶奶总是显得很满足,从没有一点抱怨。想到这里,陈雨昕忽然感到为了满足自己的意愿而和萧子华出走的想法太自私了,面对奶奶她感到了一阵愧疚。

  这时,奶奶站起身来对陈雨昕道:“我娃,你坐着,奶奶给你做饭去。”往常回来,陈雨昕总是等着奶奶做好饭叫她去吃。可那份愧疚使她忽然想起:“奶奶已经八十岁了,应该我做饭给奶奶吃,怎么还能让奶奶给我做饭?”想到这儿,陈雨昕从炕沿上跳起来道:“奶奶你坐着,我去做吧!”奶奶急忙道:“快别动,快别动,有奶奶在还用我娃做饭。”陈雨昕看奶奶着急的样子,只好道:“那我帮您做。”说着,她挽着奶奶的胳膊往厨房走去。奶奶边走边道:“嗳,奶奶也为你们做不了几回饭了,等奶奶闭了眼,我娃们也就吃不上奶奶做的饭了。”陈雨昕听了心里又是一阵酸楚,忙重重地叫了一声:“奶奶——”,打断了奶奶的话。

  陈雨昕感到很后悔:“自己都这么大了,怎么每次回来就没想到帮奶奶干点活?”于是吃过饭后,陈雨昕就把奶奶的床单,枕巾等一古脑收拾起来洗。陈雨昕还要奶奶把身上的衣服也换下来。奶奶连声说道:“你姑前一阵子刚洗了,我娃就不用洗了。”

  陈雨昕帮奶奶洗完衣物。看看天色不早了,她这才和奶奶告辞。奶奶依依不舍地把雨昕送到门外。陈雨昕忽然想起爸爸还让她给大爷捎着钱呢。于是她对奶奶道:“奶奶,您回吧,我去我大爷家一趟。”奶奶应道:“我娃,你去吧。”

  雨昕大爷家的院子和奶奶住的院子只隔着几道门。陈雨昕走了没几步就进了大爷家的院子。大爷和大娘都在家里,陈雨昕从包里取出钱交给大爷。大爷和大娘沉默了一阵,大娘叹了口气道:“你明明哥见了对象可不少了。不是他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瞧不上他。这回这个总算俩人看对眼了,可偏偏就遇上一家财迷,死命的要钱。开始我和你大爷都劝你明明哥算了吧,咱另找吧。可你明明哥死活不干,非娶这个不可了,你说这不是命吗?后来我和你大爷合计,你明明哥也老大不小了,万一这个黄了,一时半会再找不着合适的,就把他耽误了。就由着他吧,大不了我们再紧几年也就过去了。”

  陈雨昕这时才真正体会出早晨爸爸说起这件事时的无奈,做父母的哪个不是尽心尽力地为儿女着想,可是儿女却未必体会的到。陈雨昕觉得自己无话可说,岔开话题道:“我明明哥的新房收拾好了吧?我去看看我明明哥的新房。”大娘听了忙说道:“走,大娘带你去!”。大爷院子里五间正房。最宽敞明亮的三间,大爷腾出来为儿子作了新房。陈雨昕走进新房,只觉眼前一亮。新房的布置和大爷大娘住的屋子比起来,真是有天壤之别。就连陈雨昕这个从城里来的女孩都觉得太奢侈太豪华了。从墙壁到地板,从窗帘到吊灯,选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最精致的作工,就连墙上的开关都配着精美的套垫。而屋里的摆设无一不是高档产品,沙发、铜床、液晶电视,电脑……

  看到电脑,陈雨昕心里不由泛起一点苦涩,暗想:“萧子华那样醉心创作的人,至今连台自己的电脑也没有,而只知道享乐的人却什么都有……”她忍不住叹息道:“这家可布置的真阔气!”大娘听了有些不好意思了,忙道:“我们雨昕将来一定会找个好人家,新房肯定比这还阔气!”陈雨昕听了心里格登一下,暗想:“我就要和萧子华出走了,这辈子还不知道有没有披婚纱的机会了,什么时候会住上这样的新房?”想到这儿,陈雨昕心里一阵伤感。可只一瞬,陈雨昕就把这份伤感压了下去,暗道:“没有就没有,只要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这算什么!”不过,陈雨昕待在那间新房里还是感到不自在,于是她很快便离开了大爷家。

  出了大爷家的院门,陈雨昕一眼看见奶奶还站在墙边。奶奶和大娘不大合得来,可为了能看着雨昕平安回去,就一直站在大爷的院门外等着。只见奶奶双手拢在袖筒里,孤零零地站在瑟瑟的秋风中,身子愈发显得瘦弱单薄了。陈雨昕这时才发现奶奶原来是这样牵挂自己,可自己就要和萧子华出走了,真不知道又要给奶奶增添多少的牵挂。而且自己和萧子华这一走至少三年五载不会回来,奶奶已经八十岁的人了,还能再等的三年五年吗?那时自己拿什么来回报奶奶的这份慈爱?想到这里,陈雨昕跑上前去一把抱住奶奶,道:“奶奶,您怎么不回去呀?这外边多冷呀!”说着,陈雨昕的眼泪已流了下来,她索性“呜呜”地哭了起来。奶奶见了急忙劝解道:“我娃,快别哭,小心风吹了脸!”

  奶奶一直陪着陈雨昕走出小巷来到大街上,这才停住脚步,看着陈雨昕骑车离去。陈雨昕走出好远了,回头张望,看见奶奶还呆呆地站在街边。陈雨昕禁不住再次热泪盈眶,她使劲咬紧嘴唇,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脚下用力骑着车飞快地向前冲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