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铃儿草(二)

带刺的玫瑰 学真 2434 2012.12.15 13:16

    后来我才明白,沈铃兰那天和我的谈话,是想向我们-------她周围所有反对她选择陈三宝的人,解释一下她为什么找陈三宝。不过,当时似乎只有我能平心静气地听她诉说。后来,我向人们转述了她的意思。大意是:她也知道陈三宝不怎么样,可她就是对陈三宝“没脾气”。由于以往的恋爱挫折,她不愿再作更高的追求。她准备象吴月珍的二姑那样,去承担生活的苦难,因为这是她的情况决定了的,改也改不了。

  即使这样,我也还有几个问题不明白,陈三宝是怎么令她没脾气的?她的情况和别人又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自卑的人又最自信?另外,我还有一点不明白,就算沈铃兰情愿下地狱,她父母难道会坐视自己的女儿跳火坑?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解开这些迷团。

  一天,炼焦微机室缺人。我下班后,我们主任让我过去加个班。恰逢炼焦微机室这个班的微机工是鲍红梅。鲍红梅有三十出头,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她和沈铃兰、李文琪等相处的不错,她们尊称她鲍大姐,我也跟着沈铃兰她们这样称呼她。

  上班中间,不勉闲谈几句,说来说去,就说到了沈铃兰,一提到沈铃兰,鲍大姐的话就多了,原来,她和沈铃兰是同村人。

  当我对沈铃兰选择陈三宝表示不能理解时。鲍红梅长叹一声,说:“这都怪铃兰的命苦啊!一生下来就抱给了人,到现在连自己的亲爹娘是谁都不知道。”我吃了一惊,忙问:“沈铃兰是被抱养的?”鲍红梅道:“是啊!我看你挺有同情心的,忍不住就说了出来。你可不要随便和人讲啊。抱就抱个好人家吧。偏偏又落到那样一个家庭,铃兰可是吃尽苦了。”

  接下来,鲍红梅给我简单讲述了沈铃兰家的情况。沈铃兰家祖上几代单传,到了沈铃兰爷爷奶奶这一辈,家道已十分衰败,老俩口只有一女,就想招个女婿养老。可这女儿天生弱智。人事多半不知,唯独嗜吃成性,家里但有好吃的,必定会偷偷吃光。任你打骂终不悔改。因此,许久找不到肯上门的女婿。后来,好不容易才从外乡招来一个。也就是沈铃兰现在的父亲。

  这女婿识文断字,还有些文化。刚来时村里还聘作学校的老师。可惜只干了半年,就被人顶替了。那女婿只好扛起锄头下了地。可这女婿天生体质弱,教书行,干体力活不行。尽管干活很踏实,却抵不上一般劳力。这时沈铃兰的爷爷奶奶都老了,维持家庭的重担全落在了女婿身上,可怜这女婿没手艺,又不懂的挣钱的门路。日子自然过的一年不如一年。

  沈铃兰的父母结婚一年后,从医院里抱养了沈铃兰。抱回来时,沈铃兰才出生一个星期。当时爷爷奶奶老了,母亲又犯痴。抚养沈铃兰的任务自然落到父亲肩上,一个大男人带个出生才几天的孩子,其难可想而知。给孩子喂奶就是一个大问题。起先是请有奶的妇女给顺便喂喂,可很快就没有人肯喂了。沈铃兰的父亲狠狠心,借钱买回一只母羊,打算挤奶来喂沈铃兰。可当时家里没有奶瓶。沈铃兰的父亲实在不知该怎么喂孩子奶了,干脆就把羊的四蹄捆住,抱到炕上,再把小铃兰抱到母羊的*边,让其自己吸吮。一来二去,竟激发了那羊的母性,后来一听到沈铃兰的哭声,那母羊不等沈铃兰的父亲来抱,就自动跑进屋里,跳到炕上躺到沈铃兰身边,让她吃奶,这件事作为奇闻,曾在沈铃兰的家乡轰动一时,可是那羊奶到沈铃兰七、八个月的时候,就被牵去抵债了。

  沈铃兰五岁的时候,她母亲给她添了一个小弟弟,这很让一家人高兴了一阵儿,后来慢慢发现,那孩子竟也是个痴儿。沈铃兰的父亲从此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沈铃兰身上,不遗余力地供她念书,沈铃兰也很争气,念完初中就考上了中专。

  拿到入学通知书了,父女俩才发现家里连入学报名的钱也凑不齐。村支书知道了,从村里给沈家拨了些救济款,又带头为沈铃兰捐了一点钱,这才帮沈铃兰凑齐了入学费用。

  等沈铃兰五年中专读下来,家里已是债台高筑。父亲为了挣钱供她读书,累倒了好几次,已是病魔缠身。母亲则更痴了。可能是因为沈铃兰念中专的这几年,家里已没有可口的饭食。母亲开始去偷别人家的食物。而且不计好坏,只要拿得到的,一概拿了便跑。为此常被一些不懂事的孩子在街上追打。

  沈家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有好心人给父女俩出主意,让他们去找他们村嫁到城里的姑娘鲍红梅,因为鲍红梅的公公在市政府某个部门担任要职,鲍红梅的公公很同情沈铃兰的遭遇,出面替沈铃兰说话,沈铃兰才顺利地分到了焦化厂。

  我听的目瞪口呆,想不到瘦小的沈铃兰身上竟然担负着这样多的生活苦难。

  鲍红梅继续道:“沈铃兰刚进厂时,最怕听别的姑娘说自家的妈了。有时候,听着听着就会哇哇地大哭起来。”我问:“那是为什么?”鲍红梅说:“人家有妈疼,她没妈疼伤心呗。铃兰可是一天母爱也没享受过,才生下七天,亲妈就把她给了人。后妈又是个傻子,她这二十几年真不知是怎么过来的。”我说:“她不是还有爹么?”鲍红梅说:“可吃饭穿衣,缝缝补补这类事,还是女人比男人细心周到。俗话说:“宁跟讨饭的妈,不跟做官的爸。”就是说跟上妈的孩子少受罪,更何况沈铃兰还是个女孩子,有了心事,跟妈说还是比跟爸说方便些。”看我似懂非懂的样子,鲍红梅道:“跟你这有妈的讲那没妈的苦,也是白费劲儿。”

  我说:“有一点我是明白了,原来我对沈铃兰找陈三宝怎么也想不通,现在看来一定是受了家庭的影响。”鲍红梅说:“你这话算说对了。当初我给她介绍电气车间的李志平。……”我问:“李志平是你介绍的。”

  鲍红梅说:“你也知道?”我说:“听沈铃兰提过,好象她很欣赏那个人。”鲍红梅说:“其实她心里可愿意人家呢。就因为人家父母都在市政府工作,她就不敢找了,说:‘将来人家要笑话我的家庭,我可没话说。’”我说:“只要自己做事合情合理,让别人挑不出你的错,他们凭什么笑话你?”鲍红梅说:“自己做的再好,家人不给你争气,有时也的确让你在人前抬不起头来,这就得自己看开些,何况现在都是小家庭,俩口子带个孩子就是一家人。只要自家老公不嫌弃,跟你真心过日子就行了。别人笑话大可不必在意。关键是挑好老公,那主要得看品行,跟他的家境好不好关系倒不大。铃兰以为找下陈三宝,家境比她好不了多少,该没话说了吧?可你知道陈三宝第一次去沈铃兰家,回来后跟人说什么?说去后悔了,一进门就想返出来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