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尽我所能

带刺的玫瑰 学真 1898 2006.04.06 10:28

    “锅炉房的李老汉被扔到厂门口了!”同在一个岗位的杨睛从外边回来,带回来这样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消息。我奇怪地问:“厂里不是把他送回家了吗?”杨睛说:“他老婆又把他拉回来了。”我问:“为什么?”杨睛答:“他老婆说:他在厂里这几年,一分钱也没给过家里。现在病倒不能动了,就想回家,门也没有。”我又问:“那李老汉现在在哪儿?”杨睛说:“还在厂门口躺着呢。”我问:“没人管吗?”杨睛说:“领导们都下班了,值班的正和厂长联系呢。我刚才还到厂门口瞧了一下。你不去瞧瞧?”我一怔,急忙摇头说:“不不不我不去。”杨睛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坐回到微机前边去了。

  这李老汉是我们厂的锅炉工,负责为职工烧饮用的开水,和洗澡的热水。按说这是一个可以结好全厂职工的岗位。可惜这李老汉为人太刻薄。他掌握着职工澡塘的钥匙,每天只在厂里规定的时间开门。早开一分钟不行,晚关一分钟也不行。如果有人跟他商议多开一会儿,立刻会给他骂个狗血淋头。如果有人在茶炉前洗饭盒或别的什么东西,也会招来他的谩骂,嫌浪费了他的热水。所以,厂里职工都很讨厌他。

  两天前,李老汉在锅炉房突然摔倒,便再也没能站起来。可他只是厂里的临时工,劳保医疗他是享受不上的。于是厂里把他送回了家。没想到他对家人也刻薄如此,竟被家人扔了回来。

  因此,杨睛讲起李老汉被扔到厂门口,非但不表示同情,还颇有幸灾乐祸之意。但是我觉得李老汉为人固然有不当之处,这个我们可以批评他,谴责他。可我们不能在他病魔缠身的时候,把他扔在道边不管不顾。那样,我们还能算是文明社会中的人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面对躺在厂门口的李老汉,我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我能改变他目前的这种状况吗?显然是办不到的。眼睁睁的看着有人落难,却不能伸手帮一把,实在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情。所以杨睛问我去不去瞧他老汉,我只能说不去。我不敢去,既然帮不上人家,那去干什么?做个麻木不仁的看客?

  到了吃晚饭时间,我去食堂打饭。走到可以望到厂门口的地方,我低下头匆匆走了过去。

  在食堂里,李老汉成了职工们谈话的中心话题。从大家的嘴里,我又听到了一些李老汉的劣行。其中最令人气愤的一件事是:李老汉的老婆在家里种着几亩地艰难度日。来厂里找他要钱。他不但不给,反倒把老婆骂了回去。他自己在厂里,却是顿顿饭有酒有肉。如此说来,今天的下场倒真是他的报应。可是,就让李老汉躺在厂门口自生自灭吗?

  从食堂回来,我忍不住对杨睛说:“李老汉还在厂门口躺着呢,也没有人提议管一管。”杨睛说:“领导们会管的吧?我们还用操这心?”边说边站起身来,到食堂吃饭去了。我一下愣在那里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她具然觉得这事与她无关。她具然没意识到她对她生活的这个社会也负有责任和义务!”

  杨睛走了好长时间也不见回来。我一个人坐在微机室里,心里闷得很。觉得人们太冷漠了,面对躺在厂门口的李老汉,竟没人有提议帮助帮助。看来有杨睛这种思想的人还不在少数。可转念一想:自己不也没提,有什么资格责怪别人呢?真要自己帮忙,我能为李老汉做些什么呢?我是能找个地方让他住下,还是能找家医院让他看病?都办不到。或许大家不说,都是觉得自己无能为力。责任和义务也只好回避了。可是,面对一个落难的人,就应该袖手旁观吗?我左思右想,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这时,杨睛回来了。原来她又跑到厂门口瞧李老汉去了。看来她对这件事还是挺关心的。也许真是觉得无能为力,也就不认为自己有责任了。

  “吴二娃在厂门口照顾李老汉呢!”杨睛说,“给李老汉喂饭、喂水,还给李老汉扇蚊子。”

  “吴二娃!”我精神一掁,问:“就是门房的那个吴二娃?那个又瘦又小,眼睛总是眨吧不停,说话装卷舌头的吴二娃?”杨睛说:“对,吴二娃一直在厂门口守着李老汉呢!”

  “哦――”我的心情一下开朗了许多。同时也感到一阵惭愧,自己没有去帮助李老汉,因为我认为自己无能为力。但是,吴二娃做的这些,难道不是在帮助李老汉吗?让他有地方住,给他看病自己办不到。喂他一口饭、一点水,自己也办不到吗?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为别人提供的帮助,可能微不足道。但是,只要我们都能心疼的能力去做,同样也能为他人增添温暖。(假如人人都能这样去做,我相信我们的社会一定会是阳光一片。)就象有一首歌中唱的那样:“。。。。。。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再后来,我们的厂长赶到了厂里,把李老汉送进了医院。一个月后,李老汉在医院去逝了。

  从那以后,每次走过门房看到吴二娃,我总会向他投去满怀敬意的一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