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后沟四龙王和龙田于姝娘的传说(二)

带刺的玫瑰 学真 3552 2015.07.30 10:43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也不知是哪朝哪代的时候。那时龙田村还不叫龙田,而是叫做田村。有一天田村的上空忽然狂风大作,只见飞沙走石、乌云翻滚,转瞬间狂风伴着暴雨倾盆而下。田村人吓得家家关门闭户,躲在屋里不敢出来。人们只听见屋外雨越下越大,仿佛天河决堤一般。天空则越来越黑,漆黑的天幕都快要压到村民们的房顶了。雪亮的闪电就在村民们的窗外划过,震耳欲聋的雷声就从村民们的房顶上滚过,天地好像就要被炸裂了。人们都惊恐万状,慌乱地猜测:这是怎么了?难道天要塌了吗?

  田村的村民们哪里知道,这是榆次的两位龙神争斗起来了。这两位龙神一位就是居住在后沟村的四龙王,一位是居住在龙王山的黑龙。原来龙王山的黑龙是一个比较贪婪的龙神,他为了能多向人类收贡品,经常控制住水源使河水断流,或者是控制住风云不给下雨。后沟的四龙王对黑龙的这种行为十分不满。这天他发现黑龙又在施法让涧河断流,就赶过来劝阻。不料黑龙根本不听劝阻,结果双方就争斗起来,引起了这场狂风暴雨。

  这场狂风暴雨一直下到后半夜才小了下来,田村的村民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精神放松下来的人们很快进入了梦乡。

  话说田村村北住的是于氏家族,于家有一位姑娘叫于姝娘。这天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把姝娘吓得也不轻,她胆战心惊地熬到后半夜,听到外面风息雨住了,才和衣躺下。姝娘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看到一个白衣少年来到他的面前,对她说:“我受伤了,现在就躺在你家院子里的桃树下,请你救救我!”姝娘一听大吃一惊,忙睁大眼睛打量少年。可光线太暗,姝娘看不清少年的面容,只依稀看到少年身材十分健壮。姝娘正犹豫该不该和这少年答话,却见那少年伸手来拉姝娘,姝娘慌忙向后一闪。这一闪姝娘就醒了,原来是她做了一个梦。

  姝娘环视自己的房间,哪里有少年的影子。不过房间里的陈设已经能看清,看来天快亮了。姝娘回想起梦中的情景,暗想:“不会真有人受伤了,倒在我家的院子里吧?”想到这儿,姝娘睡意全无。她起身叫醒丫环,一起来到院子里。

  这时天色尚早,在暴风雨中惊吓了一夜的人们都还没有起来。姝娘和丫环来到院子里的桃树下,树下根本没有什么少年。可姝娘总觉的这个梦有些蹊跷,她蹲下身拨开桃树下散落的树叶和杂草查看,发现一条白色的小蛇盘卧在落叶和杂草之下。小蛇背上有一条又长又深的伤口,还在往外流血。姝娘见状,急忙用双手捧起小蛇,回到自己的绣楼。

  姝娘哪里知道,她救起的正是后沟的四龙王。原来在昨晚的争斗中,四龙王遭了黑龙的暗算坠落到田村,恰好掉在姝娘家的院子里。四龙王原是一条白龙,他便化成一条白蛇隐藏起来。四龙王的伤势非常严重,急需有人帮他疗伤。而姝娘的卧房离他最近,于是他就向姝娘求救。姝娘当然不知道这些内情,但她看小白蛇伤的可怜,忙找出棉布给小白蛇包扎伤口,又给小白蛇喂水喂饭,最后把小白蛇放在她心爱的一个玉盘中养伤。

  姝娘的父母听说姝娘把一条受伤的小白蛇养在自己绣楼上,心中很不情愿。可是姝娘执意要养着,而那小白蛇也不像是有毒害人之物,姝娘的父母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过了几天,小白蛇的伤口开始愈合,也变的活跃起来。当姝娘来到玉盘前,小白蛇就会昂起头向她点头致意。当姝娘替小白蛇换完伤药,小白蛇就会盘绕在姝娘的手腕上与她嬉戏。看小白蛇这么有灵性,姝娘非常开心,对小白蛇照顾的越发细心了。

  这样一直过了七七四十九天,小白蛇的伤完全好了。在第四十九天的晚上,姝娘又做了一个梦,上次向姝娘求救的少年又来到姝娘面前。只见那少年向姝娘深施一礼,说道:“谢谢你这么多天来对我的照顾。你的救命之恩我会铭记在心,来日一定加倍报答。如今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也该回去了。明天你如果看见外面起风,天也阴了,那就是我要走了。请你赶紧把我抱到大街上,只要雨一下来,我就可以飞走了!”姝娘这一次可看清楚了少年的容貌。只见少年不但生的相貌英俊,而且眉宇间凝聚着一股正气。姝娘看得不禁芳心乱跳,站在那里羞答答的也不知该怎么应答。这时少年对她又深施一礼,转身就走。姝娘一瞧心里可急了,忙伸手去拉少年。手刚一伸,姝娘就醒了,原来又是一个梦。姝娘急忙起身来到玉盘前查看,只见小白蛇正昂着头,殷切地向她点头致意。姝娘终于确定,她梦中的少年就是眼前的小白蛇。想到小白蛇明天就要离开她了,姝娘心头忽然涌起一种莫名的忧伤。

  这一来姝娘可再也睡不着了,她把玉盘抱在怀里,一边用手抚摸盘中的小白蛇,一边等着天亮。虽然姝娘心里很不愿意让小白蛇离去,但想到从此小白蛇又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遨游,姝娘还是决定送小白蛇回去。天刚蒙蒙亮,外面果然刮起风来,紧接着大团大团的乌云从四面八方向田村的上空涌来。转眼间,田村的上空又是狂风怒号乌云翻滚。姝娘见状,赶忙抱着玉盘就往街上跑。她刚跑到街上,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姝娘只觉手中的玉盘猛地一沉,她低头一瞧,小白蛇已经从玉盘中跃了出来。眨眼之间,小白蛇的身子已经从拇指粗细变成了碗口粗细,身长暴长了数丈,头也现出了龙的本相。尽管姝娘心里早有准备,还是被眼前的变化惊的“啊”了一声。随着姝娘的惊叫,现出本象的小白龙身体又陡然长到水桶粗细,数里之长。

  姝娘眼看着那白龙摇头摆尾,借着风势即将飞腾而去。她的心像被人拧了一下似的疼起来,眼泪霎时噙满了眼眶。可几乎就在这同时,姝娘听到耳边的风声忽然停了,头上的雨点也不落了。再看那白龙失去了风力的托举,在半空中挣扎了几下,直直地摔了下来。姝娘见状惊叫一声,忙向着龙头跑去。

  从半空掉下来的白龙双目紧闭,呼呼地喘着粗气,白龙的身躯就盘绕在田村的街道上。姝娘跑到龙头前双膝跪在地上,抱起龙头关切地问:“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可姝娘一连问了数声,白龙依旧是双目紧闭。姝娘正不知该怎么办,却见白龙脑后腾起一股白雾,给姝娘托梦的少年在白雾中现出身形,忧心忡忡地说:“这是和我争斗的黑龙施法停了风雨,想把我困死在这里。我现在已经现出了本相,想变回小蛇也不可能了。请你赶快告诉村民们,在乌云散去太阳露头之前,一定要用草帘把我的身躯盖住,再往我身上多多的泼水。等我的身体被水完全浸透,我就可以飞走了。”

  按说姝娘是凡人,白龙是神,人神原本是不能直截对话的。只因为姝娘把白龙救到自己的绣楼上,朝夕相伴四十九天,身上也沾上了白龙的仙气,所以她才能看到和听到白龙说话。一直跟在姝娘身边的丫环,就看不见也听不到白龙说话。丫环只见姝娘望空点头,还以为她中邪了,忙叫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姝娘回过头来顾不得和丫环解释,只说了一句:“白龙被黑龙困住了,我们要赶快找人来救他。”说完,就急忙跑回了家。

  再说姝娘的父母大清早的就看见一条龙在自家房顶上现身,可转眼之间又掉了下来。心中正惊疑不定,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姝娘跑进来喊道:“爹娘,快去救救白龙!”姝娘的父母一听忙问是怎么回事,姝娘就把事情的原委大概说了一遍。姝娘的父母一听就责怪姝娘,当初不该把白蛇养在家里,看如今惹出祸事来了吧?姝娘却说:“爹娘,龙是灵物。平常我们见不到龙,还要到庙里烧香祭拜。如今龙就在咱家门口却躲着不敢见,那岂不是成了叶公好龙之辈了?”姝娘的父母想了想,是这么个道理。于是吩咐家人把家里的草帘和水桶都拿上,全部都出去救白龙。

  但是单凭于家一家的草帘子,是盖不住白龙几里长的身躯的。姝娘的父亲又招呼街坊邻居一起来救白龙。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最后田村的人们都出来救白龙了。可是田村村民拿出他们所有的草帘,仍然不能把白龙的身躯全部盖住。于是田村村民们又跑到邻近的村子求援。田村周边村子的村民听说有条龙被困在田村了,也纷纷背上自家的草帘,提上水桶赶来救援。到底是人多力量大,各村人带来的草帘不仅把白龙的身躯盖了个严严实实,大家提来的水也在白龙身边汇成了小河。

  可是不管村民们怎么忙活,草帘下的白龙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就有村民私下嘀咕:“我们费了这么大力,怎么白龙一点反应也没有。莫非白龙已经死了?”有人就带着这个疑问去问姝娘的父亲。姝娘的父亲也解释不来,就去问姝娘。姝娘一听人们说白龙死了,急的大叫道:“不会的,不会的,白龙不会死的!他说他的身躯不能被太阳晒到,等天黑了他一定会动的。”人们听了姝娘的这番话,才继续为白龙提水。

  果然,当太阳的最后一缕霞光也消失之后,盖在白龙身上的草帘忽然就自己动了。看到的村民兴奋地大叫:“草帘动了,草帘动了,白龙要出来了!”听到呼喊的人们丢下手中的活计,争先恐后地涌到草帘边观看。只见白龙先从草帘下缓缓抬起头来左右一晃,把盖在头上的草帘抖落。接着白龙的身躯便从田村的街道上缓缓升起,随着白龙的飞腾,覆盖在他身上的草帘纷纷跌落。看到白龙飞起来了,在场的村民顿时欢声雷动。

  而飞起来的白龙在田村上空盘旋三周后,在人们的欢呼声中缓缓向东飞去。村民们看到自己居然救活了一条龙,兴奋的又叫又跳。于姝娘站在人群中,看着白龙越飞越远,泪水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