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亮船(一)

带刺的玫瑰 学真 7719 2010.04.11 15:52

  公交车轻盈地在公路上行驶着。

  这是一辆由市区驶往城郊的班车。因为是早晨,车厢里只有寥寥几个乘客。大家都静静地坐着,除了汽车的马达声外,再无任何声息。

  陈雨昕坐在靠车窗边的座椅上,目光投向窗外。这时正是春末夏初的时候,公路两侧的树木已全部披上绿装,树叶翠绿簇新,在晨光中显得异常耀眼明快。树木后是一块块的农田,每一块都四四方方、有棱有角,从公路边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脚下。农田已经大块大块地铺上了绿色,让人看着赏心悦目。明媚的阳光洒满田野,整个田野都泛着清新的光泽,连远处的山峦都淹没在了这明亮的晨光中,显得朦朦胧胧的。山脚下偶尔会现出一个村庄,在明亮的阳光中村庄也是若隐若现,勾起人无尽的遐想。

  陈雨昕只是很随意地浏览着窗外的风景。她这是去上班,窗外的每一样景物她都已见过多次,非常熟悉,不必再用心观赏。但她很喜欢今天早晨的这种氛围:寂静,清新,洁净,耀眼,就象她这个青春少女一样,给人十分美好的感觉。这样令人陶醉的晨光不是每天都有的,这就使得今天这个早晨显得很特别,陈雨昕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然而一切又都和平常一样,随着公交车的前行,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峰向着公路边奔涌而来。就在山峰快要和公路交汇时,公交车忽然一掉头,走上了一条修建在山谷中的公路。这时山峰由远远遥望变成了夹道而立,面目一下变得清晰起来,所有的山体一律由黄土构成,明亮的阳光照在山体上,反射出金灿灿的光芒。

  铺设在山谷中的这条公路曲曲弯弯,公交车只能沿着公路缓缓而行,刚入谷口的时候还能偶尔看到道旁有人家,再往里走却只能看到挺立的黄土山峰。这些山峰的线条或突兀陡峭或柔和舒缓,山体上面覆盖着分布不均的绿草,大部分地方则是裸露的黄土,使山谷形成一种颜色分明的景象。一切是那样的自然而古朴,坦诚而不做作,让人顿感一股原始气息扑面而来。若不是脚下的乡村公路和公路两旁零零碎碎的农田,真会让人以为是走进了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

  公交车沿着蜿蜒的公路走了十几分钟才到达终点站。陈雨昕缓缓走下公交车,但公交站台四周仍是耸立着黄土山峰,看不到有人家。陈雨昕沿着公路继续向山谷深处走去,又走出一段路,才看到在一片枣林之后隐隐约约现出一个票口。这里是一处旅游景区,名叫蓝桥驿站,陈雨昕是这里的导游。

  陈雨昕穿过枣林向票口走去。她中等身高,体态略显丰腴,但脚步轻盈,反让人瞧着更加婀娜多姿。今天她穿了一身黑色的西服套装,西服里是一件雪白的衬衣,衬衣的衣领翻在西服衣领的上边。单这身着装就已透出了雅致的气息,再加上她高挽的发髻,圆圆的脸庞,饱满的红唇,水汪汪的大眼,光滑如玉的肌肤,使人越看越象那《仕女图》中的古典美人。称的上是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的完美形象。

  陈雨昕径直走向蓝桥驿站的票口。票口前有一个保安,正在低头扫地。陈雨昕起初没在意,景区中的保安她都认识,看着那保安的背影,她在推想今天该是谁当班了。可直到她走到票口前,也没有从那保安的身影上推断出这是哪个保安。这时那保安抬起头来,原来却是一个生面孔。

  陈雨昕本来并没有在意眼前的保安,可就在那保安抬起头的一刹那,我们的古典美人忽觉眼前一亮,好俊朗的一张脸哟!宽宽的眉毛恰似沾饱墨汁的正楷笔画;高高的鼻梁犹如精心打磨过的羊脂玉一样光滑;大大的眼睛使人立刻联想起夏夜里明亮的星星。最令人赞叹的是这人的五观不仅线条分明,而且生的端端正正,均匀和谐地分布在那张四方脸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会给人不协调的感觉。我们的古典美人看着这张俊脸,心里不由的“砰”然一动。

  那保安看到陈雨昕,脸上也露出讶异的神情,停下手中的扫帚,直直地盯着迎面走过来的陈雨昕。陈雨昕在保安的注视下并没有觉得不适,而是以一种很享受的姿态款款地继续向前走。直到陈雨昕走到那保安面前,那保安才如梦方醒地回过神来,问道:“请问,你是——?”

  听到保安问话,陈雨昕才停下脚步,很优雅地道:“哦,我是这里的导游。”说着,她从包里取出自己的导游证给那保安看。按说这不过是例行检查,保安只要看一眼就行,可那保安却迅速从陈雨昕手里接过导游证,捧在手里仔细查看起来。那保安似乎想从陈雨昕的导游证上验证什么,看了片刻才把导游证双手递还给陈雨昕,同时微笑着道:“你是咱们景区的导游啊!我是新来的保安!”

  那保安的态度非常热情,陈雨昕并没有觉得保安查验自己导游证的举止冒犯了自己,相反对保安的特别关注很开心。她也乘那保安查看自己导游证的时机,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番,越发觉得对方英武帅气。听那保安自我介绍,陈雨昕也随口问道:“哦,你是新来的,哪天上的班啊?”保安答道:“昨天报的到,今天第一天上班!”

  那保安的态度中带着一种特别的亲切,语气中没有一点陌生感,对陈雨昕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以至于陈雨昕走过票口后,不由自主地又回过头去再次打量那保安。当陈雨昕回过头时忽然想到,一个女孩子在公共场所公然去注视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呢?不过令陈雨昕感到欣慰的是,那保安也正回头在目送她。看到陈雨昕回过头,那保安忙冲她挥挥手,同时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这个微笑让陈雨昕如沐春风,心里有说不出的舒畅,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今天早晨的感觉这么特别,难道就是因为要见到这个人?”不过念头刚一闪,陈雨昕就意识到自己想法的幼稚,她低头窃笑着向前走去。

  再往前走,只见一座有五、六十米高的黄土崖壁迎面而立,崖面直立如同刀切的一般,使整个黄土崖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屏风。行人从它前面经过,都需仰起头才能看到崖顶。一条小河沿着崖根蜿蜒而出,向着景区外流去,这是流经蓝桥驿站的白龙河。直立的黄土崖壁,是白龙河水千万年冲刷的结果,站在崖壁前能立刻感受到远古的苍凉之气和自然的洪荒之力。

  陈雨昕沿着崖前的步道一直走到拐弯处,再次回头张望了一下。可这里离票口已经隔了几十米远,只能隐约看见那保安的身影,已经看不清面容了,陈雨昕只好失望地向景区办公区走去。

  陈雨昕走进景区导游部办公室,只见自己的好友秦蕾正坐在电脑前忙碌着。

  秦蕾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见是陈雨昕,她立即起身跑过来搂住陈雨昕的脖子,道:“呀!你来了。休息好了吧?”因为离城较远,导游们平常就住在蓝桥驿站。陈雨昕是遇上轮休,这才回去住了两天。

  陈雨昕分开秦蕾搂着自己的双臂,问道:“小丫头,这两天乖不乖?没调皮吧?”秦蕾听了嘻笑道:“你不在,我再胡闹也没人理呀!”陈雨昕道:“好啊!原来你那么胡闹都是冲我来的呀!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她伸手往秦蕾身上抓去。秦蕾一边躲闪一边求饶道:“好姐姐,饶了我吧。以后不敢了。”

  秦蕾个子不高,身材小巧玲珑。长着一张娃娃脸,尖尖的下巴,微微向前翘着,给人天真可爱的感觉。乌黑的长发直垂到肩上,前额的刘海则齐齐地遮到了眉毛。长长的睫毛下,一双乌溜溜的眸子,一说话眼睛就睁的大大的,里面闪烁着动人的光彩。和陈雨昕正好形成鲜明对照,秦蕾是一位时尚美人。这时是春末夏初,天气还不炎热,秦蕾早已换上了夏装,上身是一件米黄色无袖T恤,领口开的很低,胸前露出一小截浅浅的乳沟。下身是一件褐色超短裙,露着半截大腿,超短裙上小小的口袋里,装着一个体积硕大的手机,手机倒有大半截露在外边。手机边缘的闪灯有节奏地来回闪烁着,手机上拖出长长的导线,直通到塞在耳朵里的耳机上。秦蕾不说话的时候,头就随着手机的闪烁灯有节奏地晃动着,显然是在听手机里播放的音乐。

  陈雨昕只是象征性地在秦蕾身上抓了几下,便将目光投向了电脑,问道:“你在干么?”秦蕾立刻诉苦道:“你不在,主任让我统计个人的业绩,可把我愁死了。你回来就好了,还是你来吧。”说着,把陈雨昕推到电脑前,陈雨昕便在电脑椅上坐下做了起来。她做的是每个月景区导游的个人业绩累加,这个工作一向都是由她负责的。

  陈雨昕刚输了几下,秦蕾弯下腰从背后搂住她的脖子,问道:“喂,进门的时候看见了没有?”对今天早上在票口的偶遇,陈雨昕感到非常开心,她发觉自己已经有点喜欢那个新来的保安了,所以秦蕾一提到票口,她立刻谨慎地反问道:“看见什么?”秦蕾道:“保安上来了个帅哥。昨天刚上的班,今天在门口值勤——。你看见了吧?你刚从门口进来!”

  陈雨昕微微一笑,没有回答秦蕾的问话。秦蕾继续道:“昨天一看见那帅哥,我还以为咱们景区又要开拍电视剧,哪个明星来体验生活来了。那股子帅气,绝对是一个美女杀手。”陈雨昕听秦蕾这么大言不惭地夸奖那新来的保安,知道她一定也喜欢上人家了。这让陈雨昕隐隐感觉到了竞争的压力,为了打压秦蕾,她训斥道:“瞧你,都说的些什么呀!也不嫌难为情?”秦蕾反驳道:“这又什么难为情的?实话实说嘛!”看秦蕾肆无忌惮的样子,陈雨昕不敢再说下去了。她真怕秦蕾现在就公开承认喜欢那保安,那自己可怎么办?于是她岔开话题道:“好啦,好啦,你快去换导游服吧。一会儿就该有游客到了,你这个样子怎么去接待?”秦蕾见陈雨昕打断她的话头,不满地反问道:“那你怎么不换?你今天不上班呀?”陈雨昕对秦蕾的质问不置可否,她心里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究竟有什么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俩人正说着话,桌上的电话铃响了。秦蕾接起电话一听,是景区大门口售票处打来的,说有游客要导游,让她们赶快去。秦蕾放下电话,冲陈雨昕一吐舌头,道:“还真让你说着了,现在就有游客到了。”

  陈雨昕听了,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莫明的喜悦。这令她自己也很奇怪,接待游客是她们的日常工作,早已习惯了,怎么今天会这么兴奋呢?细细一品味,陈雨昕发现原来她是因为又有理由到票口去看那个保安才兴奋的。陈雨昕这才意识到,其实她心里一直在想着门口的那个保安,惊觉自己的心事,她的脸不由微微地红了。

  陈雨昕和秦蕾匆匆赶到票口,只见她们谈论的那个保安正恪尽职守地站在那里。陈雨昕偷偷打量那个保安,发现他个子并不算很高,只能算中等偏上的个头。可是站在那里却似山峙松挺,给人巍然屹立的感觉。在陈雨昕的眼里,保安们的保安服灰蒙蒙的,无论从用料、色彩、款式、做工都一无可取。可就这样的服装穿到这个人身上,就给人庄重、英武的感觉。越是走近,陈雨昕越觉得自己难以抵挡那保安身上散发出的魅力。那保安发现陈雨昕走过来,也朝她这边望了过来,四目相对的瞬间,陈雨昕的心忍不住“砰”地一跳,她急忙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就这么一扭脸,陈雨昕发现自己身边的秦蕾正歪着头,毫不掩饰地直盯着那保安。看着自己密友如此毫不掩饰的举动,陈雨昕仿佛感到自己的心事也暴露了似的,她的脸不由的又红了。她轻轻扯了扯秦蕾的衣袖,暗示她收敛一些。谁知秦蕾却回过头来浑然不觉地问:“干嘛?”这一问,陈雨昕的脸更红了,她拉起秦蕾一声不吭地快步走过了检票口。

  陈雨昕从售票口接上游客重新回到检票口,那个保安在给游客检票的同时,仍在不住地打量陈雨昕。发觉自己被注视,陈雨昕的心脏开始“砰砰”地剧烈狂跳,同时两个脸颊也火辣辣的发烫起来,引导游客前行的话语也说的不流利了。陈雨昕暗自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就成了这个样子?”她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再看检票口的那个保安了!”

  然而整整一上午,那个保安的身影却一直在陈雨昕眼前晃动着,令她魂不守舍。由于太留心的缘故,陈雨昕很快就知道了那新来的保安叫萧子华,和她一样家也在市区。

  可是才到中午,陈雨昕就对新来的保安萧子华失望了。吃饭的时候,秦蕾对陈雨昕小声嘟囔道:“那人已经结婚了,听说孩子都好几岁了。”陈雨昕一怔,问道:“你说谁呢?”秦蕾道:“还有谁?保安上新来的那个帅哥呗。保安小李子和我说的,他说那帅哥看着年轻,其实年龄可不小了。”陈雨昕听着,心不由地往下一沉。这时她才意识到早上秦蕾对那保安表现出兴趣时,她为什么会感觉有些不对。那时她一定已发觉那保安的年龄要比她们大的多,那保安沉稳而柔和的神态,显然不是莽撞无形的少年所能具备的。然而解开这个心结后,陈雨昕并没有感到恍然大悟的舒畅,相反倒有些怅然若失的沉重。陈雨昕心里明白,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保安萧子华了,看着萧子华那沉稳的气质却没有判断出他的年龄,不是她没想到而是她不愿想。

  接下来的几天从表面上看一如既往,陈雨昕每天带着游人在景区中游览,但是新来的保安萧子华的身影却总在她眼前晃动,搅得她心神不宁。陈雨昕发现萧子华对她,在态度上显得特别关切,在行为上却又不刻意接近。俩人离得近时,萧子华会微笑着和她打招呼;俩人离得远时,萧子华会很平静地站在那里,不像其他保安那样凑上前没话找话地搭讪,言谈举止始终保持彬彬有礼。

  自从知道萧子华已经结婚后,陈雨昕就开始从内心抗拒萧子华的吸引,可是萧子华的这种态度,使她很难抗拒萧子华的吸引。每次遇到萧子华,她的目光总是投向别处,可她的内心却时刻关注着他一举一动。他什么时候来的,又什么时候走的,她都能清楚地感知到。当她发觉自己又在注意萧子华是,便暗暗告诫自己:“人家已经结婚了,别想了!”可是再次遇到萧子华时,陈雨昕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的目光和思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