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亮船(九)

带刺的玫瑰 学真 4895 2017.06.28 10:49

  转过天回到蓝桥驿站上班后,陈雨昕就去找萧子华,她想知道去南方工作的事萧子华和家人说了没有,结果怎样。可是她没有见到萧子华,保安们告诉她萧子华又请了两天假。

  萧子华一走就是三天。陈雨昕每天见了保安都要问萧子华回来了没有,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陈雨昕不由暗暗焦急起来,心想:“句容老师那边还等着回话呢,偏偏他这时候请假,万一那边找好了人可怎么办?”

  陈雨昕为萧子华去南方的事又着急又担心,心情很烦乱。这天傍晚陈雨昕接待完一批游客后,看看天色已晚,知道不会再有游客到来了。她便没有返回接待站,而是在白龙河边散起步来。

  陈雨昕正漫无目标地走着,忽听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她回头一瞧,只见萧子华走了过来。陈雨昕急忙迎上去兴奋地道:“你回来了!”萧子华点点头道:“听他们说你找了我好几次,有事吗?”陈雨昕忙道:“哦,没事。你这两天干什么去了,一下休息了这么多天?”萧子华道:“我老婆要考营养师证,我陪她去了两天省城。”陈雨昕一听就火了,心想:“人家句容老师还等着回话呢,你怎么却不紧不慢地出门去了呢?”于是她气冲冲地道:“不就是去考个试吗?怎么还得你陪着呀?你们不是日子也挺紧的吗?有必要为这请两天假耽误上班吗?”萧子华听了却没啃声,只是很无奈地看着陈雨昕。

  陈雨昕见萧子华不说话,就又问道:“去南方的事你和家里人说了吗?”萧子华点点头道:“说了。”陈雨昕紧接着问:“哪你可以去了?”萧子华没有马上回答,稍停了一下才道:“他们不希望我去那么远。”陈雨昕焦急地道:“为什么?”萧子华道:“因为家里也需要我。”陈雨昕问:“你父母身体不好吗?”萧子华道:“还行,没什么大毛病。不过他们年纪大了,走远了我不放心。”陈雨昕又问:“你妻子需要人照料吗?”萧子华道:“不用,她好好地在上班。不过我女儿还小,需要人照料。”陈雨昕继续问道:“这么说你是上有老下有小实在走不开啦?”萧子华道:“是啊,我确实有些为难。”陈雨昕忽然大声道:“行啦!你不要再为自己找理由了。我们邻居就有在外打工的,人家家里一样上有老下有小,人家不也干的好好的?”萧子华默然不语了。陈雨昕稍作等待,见萧子华没有开口的意思,就催促道:“你倒是说话呀!”萧子华还是默不作声。

  陈雨昕忍不住又道:“你回去再和他们说说,让他们支持你一下。跟他们讲讲这个机会有多难得,对你有多重要……”萧子华道:“没用的,他们不会答应的。其实那天从报社出来,我就知道我去不成的。”陈雨昕忍无可忍,又大声道:“他们不让你去,你就不去了吗?你就不能努力争取吗?你怎么这么懦弱,难怪你都这么大了还一事无成!”话刚出口,陈雨昕就后悔了,这话太伤人了。果然萧子华身子一颤,眼睛直直地看着陈雨昕,目光中没有愤怒却满是痛楚。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

  半晌,萧子华才声音嘶哑地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陈雨昕想向萧子华道歉,可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来。萧子华又道:“我还要继续巡视,我先走了。”陈雨昕呆呆地站在那里,萧子华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她听到了没有。走了几步,萧子华又回过头来道:“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然而直到萧子华的背影消失在暮色里,陈雨昕依旧呆呆地站在那里。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良久,一股寒气激的陈雨昕打了个冷战,她这才清醒过来。她环顾四周发现早已夜色沉沉,于是急忙跑回了宿舍。

  一进宿舍门,秦蕾就问:“你跑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陈雨昕答道:“哪儿也没去,就在景区里走了走。”秦蕾诡密地笑道:“真的哪儿也没去吗?”陈雨昕道:“没有就是没有,你想干吗?”秦蕾叫道:“老实交待,是不是又去会萧子华了?我可看见他回来了。”陈雨昕没啃声,秦蕾便走上前来一边伸手挠陈雨昕,一边问道:“是不是?是不是?”陈雨昕推开秦蕾的双手,道:“好啦,好啦,别闹了。你不看人家正烦着呢吗?”秦蕾停下手,一脸正色地问:“怎么啦,你们俩吵架了?”陈雨昕道:“没有。”说着,她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最后,陈雨昕道:“这么好的机会,他家里人就是不让他去。你说有多可惜!”秦蕾也道:“是啊!怎么还有这样的家人,就不为他的前途想想。”陈雨昕焦急地道:“我现在才发现他在他家一点支持也得不到,他以后可怎么发展?”秦蕾两臂一张道:“你问我,我问谁去?”陈雨昕嗔怪道:“小丫头,我就知道和你说什么也是白说。”说着陈雨昕转身坐到自己床上,两手抱膝又发起呆来。

  秦蕾走过来坐在床沿上,伸出双手抱住陈雨昕的肩头端详了一会儿,道:“哟,瞧把我们雨昕愁的!”见陈雨昕没有反应,秦蕾又道:“好啦,别想了。你这样想破脑袋也没有用。过两天又该我俩轮休了,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好不好?”陈雨昕则道:“你别来烦我。”说着,脸冲墙侧身躺在了床上。秦蕾无奈,只好回到了自己床边。

  第二天再上班,陈雨昕就发现萧子华在有意避开她。每次远远看见她过来,萧子华就走开了。这使陈雨昕本来就郁闷的心情更加烦乱了,于是陈雨昕接受了秦蕾的建议,约定轮休日俩人结伴去好好玩玩。

  到了轮休日,陈雨昕和秦蕾结伴回到市里却都没有回家,俩人直接就去逛街了。俩人整整玩了一天,直到傍晚才分手。临别时还约好明天一早一起回蓝桥驿站上班。

  陈雨昕迈着慵懒的步子走进自己家所在的小街。街道不宽,道边还栽种着槐树,这时正是槐树枝繁叶茂的时候。快到小区门口时,陈雨昕忽听到路边的树荫里有人叫她:“姐。”陈雨昕顺着声音望去,叫她的人站在树后,加之这时天已经黑了光线昏暗,陈雨昕看不清那人的面目。她走进树荫一瞧,却见她表弟小峰站在那里。

  小峰是陈雨昕二姨的孩子。陈雨昕母亲姐妹三个,她母亲排行老大。陈雨昕比小峰大着几岁,她又是家里的独女,所以拿这个表弟就当亲弟弟一般,相处的很亲近。此刻小峰站在树后,低着头蜷缩着身子。陈雨昕一看就知道表弟又受了委屈了,忙问:“小峰,怎么了?”

  陈雨昕问了好几次,小峰才慢吞吞地道:“姐,你借我点钱吧。”陈雨昕笑了,心里道:“就这么点事至于这么为难吗?”答道:“行啊!你借多少?”小峰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上来要借多少。最后发狠地道:“你身上有多少?把你身上的钱都给我!”陈雨昕一怔,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了,但依旧笑道:“姐身上也没多少钱了,不过不要紧,你跟姐回家去拿就行了。”说着,她拉起小峰就准备往小区里走。

  不料,小峰猛地甩开她的手,叫道:“不,我不去你家!你没钱,我不借了!”说着转身就走。陈雨昕紧走几步再次拉住小峰,道:“小峰,到底怎么了?你把话说清楚,不然姐可不让你走。”小峰挣扎了几下没挣脱,猛然一转身伏在旁边的槐树上“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陈雨昕忙柔声道:“小峰,到底怎么了?和姐姐说好吗?”小峰“呜呜”地哭了一会儿,才狠狠地说道:“姐,我要离家出走!”陈雨昕听了惊的浑身一颤,问道:“为什么?”小峰边哭边道:“我没考上大学,我妈整天骂我。我实在受不了了。”陈雨昕听到这里,心里才一块石头落了地。看着自己的表弟,她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为了这么点事就要离家出走,想出走却连一分钱也挣不来,又能到哪里去呢?太孩子气了。

  陈雨昕轻声道:“小峰,你打算到哪儿去呢?”小峰道:“不知道。”陈雨昕道:“你连钱也不会挣,出去了可怎么办?”小峰愣怔了一下,哽咽道:“反正我不回家!回去我妈就骂我,我实在受不了!”陈雨昕道:“那你跟姐先到我家吧?”说着,再次拉住了小峰。小峰倔强地摇摇头道:“不,不。”可这次小峰却没跑,也许他也发现自己没地方可去。

  陈雨昕拉不动小峰,无奈只好掏出手机给她爸爸打电话,让她爸爸下来劝劝小峰。

  不一会儿,陈雨昕的爸爸出现在小区的门口。陈雨昕的爸爸是位中学语文老师,中等身材,穿着十分朴实,相貌也很一般,一副言不压众,貌不惊人的样子。但和他相处过的人都会发觉他特别有亲和力,待人特别友善,仿佛一块冰拿到他面前,他也能让它迅速融化掉。陈雨昕从小就最信任她爸爸,也最依赖她爸爸。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她首先想到的都是找她爸爸。当初她从男友那里逃回来,就是打电话让爸爸接她回家的。

  果然,陈雨昕的爸爸只三言两语,小峰就乖乖地跟着他们父女回家了。

  一进家门,陈雨昕的妈妈就迎上来问:“小峰,出什么事了?刚才你妈妈来电话,说你一天没回家了,她正急着四处找你呢。要不是你姐打回来电话,我和你姨父也要出去找你了。”本来接到陈雨昕的电话,她也准备下楼去接小峰。可陈雨昕的爸爸怕人多反让小峰窘迫,就没让她下去。

  陈雨昕的爸爸把小峰按到沙发上,一边让陈雨昕给小峰倒水,一边从茶几下拿出点心给小峰吃。起初小峰不吃也不喝,在陈雨昕一家人的一再劝说下,才勉强吃了点。

  小峰吃了些东西后,在雨昕妈妈的追问下讲起了事情的原由。原来今年的高考成绩出来以后,小峰的妈妈见小峰没考中,便整天板着脸生闷气。接下来便开始斥责小峰,骂他没用。昨天斥骂终于达到了高峰,小峰的妈妈足足骂了小峰有一个多小时,言语尖刻让人实在难以忍受。最后小峰的爸爸实在忍不住和小峰的妈妈吵了起来,结果俩口子大吵了一架。这样小峰感觉在家里实在不能呆了,一大早就从家里溜了出来。

  听完讲述,陈雨昕首先道:“二姨的脾气也太暴了吧。她这么闹,这家里还怎么让人呆呀!”雨昕妈妈听了,忙喝止道:“雨昕,不许胡说。”回头又和颜悦色地对小峰道:“小峰,你妈妈的脾气是不好。她从小就这样,火气一上来自己就管不住自己了。其实她心里是爱你的,你看你一不回家她就急的四处找你。”小峰静静地听雨昕妈妈说完,然后道:“大姨,你说的这些我也明白。可我妈昨天那么骂我,我实在受不了呀!”陈雨昕忍不住又插嘴道:“对呀,小峰现在还小,还承受不起。妈妈,就凭您说一句二姨心里是爱小峰的,就让小峰去忍受那样的责骂,会把小峰压坏的!”雨昕妈妈再次大声喝止道:“雨昕,你不帮着好好劝小峰,还在这里火上浇油,是不是?”陈雨昕不服气地道:“我说错了吗?小峰还这么小,他懂什么呀?与其劝他体谅二姨,为什么不能劝劝二姨少发火?”雨昕妈妈一时语噻,停顿了一下才说道:“我看是把你惯坏了,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雨昕妈妈回头冲雨昕爸爸道:“快管管你闺女吧!”

  雨昕爸爸没有看陈雨昕,而是对小峰道:“小峰,你妈妈这样毫无节制地发火是不对的。特别是作为一个母亲,这样粗暴地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是很不应该的!但是——”雨昕爸爸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回头又面向雨昕,继续说道:“但是我们不能有别人都做对了,我们才能好好生活的想法,那样的日子是永远等不来的。雨昕,你也工作了两年了,单位的、工作上的事情都能符合你的意愿吗?”陈雨昕笑道:“那怎么可能?”

  雨昕爸爸也笑道:“对吧?”然后回头对小峰道“小峰,等你将来步入社会了也会发现,这世上的事根本不会按我们的意愿来安排。可我们却要在这个并不如意的世界上生活,尽自己的责任,甚至实现自己的价值!所以我们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忍耐,在逆境中生存!”不料,小峰接下来问道:“大姨父,在家里也得忍耐吗?”雨昕爸爸沉默片刻,最后肯定地道:“是的,在家里也要忍耐!家庭成员有时也不能做的那么称职,而且家庭成员也各有各的意愿,不能完全按我们的意愿行事!”

  听了爸爸的最后一句话,陈雨昕心里不由的一跳。因为在她的意识里一直有这样一种认识,女孩子结了婚就等于找到了依靠,就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是今天听爸爸说,原来这竟是不可以的!陈雨昕心里还疙疙瘩瘩的一时转不过弯来,于是道:“在外面也忍,在家里也忍,那日子还过的有什么意思?”爸爸听了停顿了一下,才道:“生活的意义就在于,你能在不如意的环境里实现你的意愿,做成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就需要不断的提高自己,提高自己的做事能力,提高自己的认识水平,只要你在靠自己的努力解决自己生活中的难题,你的生活就是有意义的!”

  雨昕爸爸说到这儿,回头对她语重心长地道:“雨昕,你要记住,生活是不能尽如人意的,而且不如意的时候还要比如意的时候多一些。在不如意的时候,一是要忍耐,二是要找到正确的应对方法。尤其是成家之后,首先要尽到自己责任,凡事不可以由着性子来。原谅爸爸妈妈现在才告诉你这些道理,因为爸爸妈妈的爸爸妈妈并没有告诉我们这些道理,爸爸妈妈也是刚明白这些道理,不过以后我们会多在这方面教导你的!”

  雨昕爸爸回头又对小峰道:“小峰,有时受了委屈也只能忍着,因为给你委屈的人并不知道那样会伤害你,有些道理他们不懂!人不是一生下来,就什么道理都懂的,都是后来在生活中慢慢才懂的。对有些人来说,这个过程很长,就算已经为人父母了也不一定明白。所以你要想避免被伤害,不能等伤害你的人懂了道理以后,而是要靠你自己强大起来。只有你强大起来,才能不被伤害,否则你离家出走也没有用,因为在你弱小的时候,逃到哪里也会被伤害。所以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你今后该怎么办?你如果还想上大学,那就准备去补习。如果你实在不想上了,那就去找个工作做,在工作中看看自己适合向那个方向发展,就朝那个方向发展。不过,大姨父还是建议你继续去考大学,因为在当今社会,高中学历太低了,会影响你以后的发展。”小峰听完,点点头道:“嗯,大姨父,我记下了!”

  雨昕妈妈在一旁忙补充道:“小峰,以后你妈妈再对你发火,你就到大姨家来,可别乱跑,好不好?”小峰懂事地点点头,道:“大姨,我记下了。”回头又对雨昕爸爸道:“大姨父,你能陪我回家吗?”雨昕爸爸笑道:“当然可以。”

  于是,陈雨昕的爸爸陪着小峰回家了。他们刚走了一会儿,家里的门铃又响了。陈雨昕走过去开门一瞧,却是小姨来了。原来雨昕的妈妈已经把找到小峰的消息通知了两个妹妹,小姨这是赶过来探问情况的。

  小姨一进门就问:“姐,小峰呢?”雨昕妈妈道:“你姐夫送他回家去了。”小姨听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嗔怪道:“你说这孩子好端端的搞什么离家出走啊!我们都这么忙的,他还在这儿添乱。”雨昕妈妈道:“也怪你二姐脾气太暴躁,说的小峰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