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亮船(二)

带刺的玫瑰 学真 7791 2010.04.11 15:57

  一天上午,陈雨昕在售票口接到了一个三口之家。陈雨昕带着游客到检票口检票时,却没有见到那个让她心神不宁的保安萧子华。陈雨昕四下打量,也没有看见那个挺拔的身影,心里忽然有点空落落的,精神也变的懒洋洋的。

  陈雨昕接待的这个三口之家是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一个小男孩,那小男孩十分顽皮,蹦蹦跳跳的一刻也不安宁。当陈雨昕陪着他们游览过惊梦园,沿着石板路继续向景区的高处攀登时,小男孩忽然甩开他妈妈的手独自向前跑去,小男孩妈妈急忙警告小男孩不要乱跑,小男孩却径自跑到了路边的草丛中,陈雨昕和夫妇二人赶紧跟了过去。

  不等他们走近,小男孩已经转身跑了回来。

  小男孩跑到他母亲面前,举起右手道:“妈妈,这里有一只小鸟!”陈雨昕三人一瞧,只见小男孩手里握着一只小鸟。小鸟显然是刚孵出不久,毛还没有长出,露着粉红色的身体。小男孩妈妈只看了一眼,便惊叫道:“宝贝,快把它扔了,脏!”小男孩一听,忙收回手向后退了一步,说:“我不,看它多可怜,我要养着它!”小男孩妈妈焦急地道:“这东西身上有病菌,会传染给你的,快扔了!”小男孩听了,倔强地又退了一步,说:“不,扔了它会死的,我要把它养大!”看妻子不能让儿子改变主意,小男孩爸爸走上前一步,对小男孩严厉地道:“宝贝,听妈妈的话,把小鸟扔了!”听到爸爸的呵斥,小男孩一愣,随即“哇”地大哭起来。

  小男孩妈妈急忙走上前,一边哄小男孩一边责怪丈夫,道:“你瞧你,就不能好好和孩子说?”小男孩爸爸便不言语了,小男孩却依旧大哭不止。小男孩妈妈怎么哄也哄不住,不耐烦地嘟囔道:“这哪儿来的小鸟啊?”陈雨昕抬头向路边的大椿树上望了望,说道:“树上有个鸟窝,可能是从窝里掉下来的。”

  小男孩妈妈听到陈雨昕说话,回头看了陈雨昕一眼,然后对小男孩道:“宝贝,你听妈妈说,小鸟还这么小,是不能离开妈妈的。可是我们家离这里好远好远的,你如果把它带回家,它就再也见不到它的妈妈了!不如我们把小鸟交给这位姐姐,让她把小鸟还给它妈妈,好不好?”小男孩一听就不哭了,抬起头问道:“真的吗?”小男孩妈妈道:“当然是真的了!不信你问问这位姐姐,看看她能不能把小鸟还给它妈妈。”小男孩妈妈说话的同时,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陈雨昕。小男孩走到陈雨昕面前,问道:“姐姐,你能帮小鸟找到它妈妈吗?”陈雨昕无可奈何地答道:“行啊,姐姐能帮小鸟找到它妈妈!”小男孩听了,双手捧着小鸟递给陈雨昕,同时高兴地道:“姐姐,那我就把小鸟交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帮它找到妈妈哦!”陈雨昕只好尴尬地笑道:“你放心,姐姐一定帮小鸟找到它妈妈!”

  看着小男孩把小鸟交到陈雨昕手上,小男孩妈妈赶忙拉起小男孩,道:“宝贝,我们去洗洗手,好不好?”说着,也不等小男孩答应,就拉着小男孩向前走去。小男孩一边被妈妈拉着往前走,一边仍回头对陈雨昕道:“姐姐,你可一定要帮小鸟找到妈妈哦!”陈雨昕只好继续微笑着道:“放心,姐姐一定会帮它找到妈妈的!”

  看着妻子带着儿子走开了,小男孩爸爸回过头对陈雨昕略带歉意地笑了笑,道:“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等我们走远了,你还是把它扔了吧!”说完,小男孩爸爸便迈步追赶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去了。

  这一来可把陈雨昕给难住了,她站在原地一动都没动,她在考虑怎么处理手中的小鸟。按小男孩爸爸说的把小鸟扔了?陈雨昕觉得不能那么做,这不只是因为她答应了小男孩要帮小鸟找到它妈妈,更因为这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现在既然交到她手里,她怎么能这样随随便便把它丢弃呢?陈雨昕望了望大椿树那粗粗的树干,那需要两人合抱才能抱的住,别说她上不去,就是身手矫健的保安也上不去。“这可怎么办呢?”陈雨昕心里暗暗着急,她不能无限期地在树下这么站下去,那一家三口还等着她呢!她也不能手里握着小鸟再去做导游,那像什么样子?况且,那小男孩看到小鸟,说不定又会冒出什么新问题来。她必须尽快把小鸟的问题解决了,可是怎么办呢……

  就在陈雨昕左右为难的时候,忽然看到保安萧子华朝她这边走来。陈雨昕一见萧子华,就知道他是在做巡视。蓝桥驿站保安的日常工作主要有两项内容,一项是在票口检票、维持秩序,一项是在景区内巡逻,查找不安全隐患和处理突发事件。陈雨昕看着萧子华,忽然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心里道:“原来他今天是在景区内巡逻呀,怪不得在票口没看到他!”这个念头刚过,陈雨昕猛然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在惦记着萧子华,她的脸不由的微微泛起了红晕。

  萧子华见陈雨昕站在那里,就走过来问道:“怎么了,有事吗?”陈雨昕答道:“这只小鸟从窝里掉下来了,你能把它送回去吗?”可是话刚出口,陈雨昕又后悔了,心想:“我说让他帮小鸟回家,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可笑?他会不会像小男孩的爸爸那样让我把小鸟扔掉呢?”想到这里,陈雨昕赶忙把头扭向一边,等着听萧子华的嘲笑。

  可是陈雨昕等了半晌却没有动静,她扭回头来一瞧,却见萧子华正在很认真地看着那棵大椿树。见陈雨昕扭过头来,萧子华便对她道:“这大椿树太高了,树干又这么粗,上不去呀!”陈雨昕听了心里却十分高兴,因为萧子华不但没嘲笑她,而且在很认真地考虑怎么送小鸟回家。于是她又轻声问道:“那这小鸟是回不了家了?”

  萧子华四下望了望,忽然对陈雨昕道:“你把小鸟交给我吧,我来安顿它!”陈雨昕听萧子华的口气,似乎他已经有了妥善安置小鸟的办法,惊喜地问道:“你能把他安顿好?”萧子华肯定地点点头,道:“嗯!”陈雨昕立刻变得非常高兴,又问道:“那你能让它见到它的妈妈吗?”萧子华又点头道:“可以!”陈雨昕听着更高兴了,激动地道:“你可不要骗我啊!我可答应那个小男孩了,一定要把小鸟送还给它妈妈的!”萧子华看她一副天真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放心吧,我一定会让它见到它妈妈的!”陈雨昕望着萧子华那诚恳的眼神,把小鸟放到了他手里,然后道:“那就拜托你了!我还要为那一家三口导游,就先走了!”说完,陈雨昕转身朝那一家三口游览的方向追去。

  陈雨昕把一家三口送走后,心里还在琢磨:“萧子华究竟会怎么安顿小鸟?他说一定会把小鸟送还给它妈妈的,可大椿树那么高,他怎么爬上去呢?”虽然想到萧子华那诚恳的眼神,陈雨昕觉得萧子华一定会把小鸟送回家,可她还是无法想象萧子华能爬上那棵大椿树。

  当陈雨昕又带完一个旅行团,在古唐槐前和游客们道别后,恰好又遇到了从山上巡逻下来的萧子华。陈雨昕急忙迎上去问道:“你把小鸟送回家了吗?”萧子华看了陈雨昕一眼,依旧诚恳地道:“那么高的树,爬不上去呀!”陈雨昕一听,心里就是一沉,忙问:“那你把小鸟怎么样了?”萧子华道:“我给它又找了个家!”陈雨昕听了心中好不失望,这不只是为小鸟回不了家失望,更是对萧子华的失望,她低沉地道:“那它再也见不到它妈妈了?”不料,萧子华神色郑重地道:“回不了原来的家,不等于见不到它妈妈呀!”陈雨昕颇有些气恼地道:“它那么小,回不了家怎么能见到它妈妈?”萧子华十分认真地道:“它找不到它妈妈,可它妈妈会来找它呀!”陈雨昕听了就是一愣,不解地问道:“它妈妈来找它?”

  萧子华向陈雨昕解释道:“我在大椿树旁边的旧窑洞里给小鸟做了个窝,它妈妈听到它的叫声就会去找它的。”陈雨昕听了还是不明白,惊奇地继续问:“你在旧窑洞里做了个窝?它妈妈怎么去找它?你快带我去瞧瞧!”说着,陈雨昕不由自主伸出双手抓住萧子华的胳膊摇了起来。见陈雨昕抓住自己的胳膊,萧子华拘谨地后退了一步。陈雨昕这才意识到自己抓住的是一个男人的胳膊,她急忙松开手,脸不觉又微微红了。

  俩人都感到有一些不自在,为了消除这种尴尬,萧子华忙道:“我带你去瞧瞧,你一看就明白了!”陈雨昕这时也不敢再无所顾忌,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好吧。”

  于是,萧子华在前边走,陈雨昕在后面跟,俩人一前一后又来到大椿树下。大椿树下是一块面积很小的场坪,场坪的东侧有一道并不很高的土崖,土崖上有三眼废弃的窑洞,其中有一眼竟然是在土崖的半山腰。原来有土坡通往这眼窑洞,后来土坡坍塌了,留下了这眼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旧窑洞。

  萧子华抬手指着那眼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旧窑洞,说:“我把小鸟放那儿了!它妈妈听到它的叫声,就会过来给它喂食的。”陈雨昕顺着萧子华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眼旧窑洞的窑顶上搭了一块木板,木板上放着一个纸盒,可以隐隐约约听到纸盒中传来小鸟“啾啾”的叫声。陈雨昕呆呆地望了片刻,忽然问萧子华:“这眼窑洞离地这么高,你是怎么上去的?”萧子华答道:“我从办公区扛了副梯子,就上去了!”陈雨昕又问:“可这眼窑洞离大椿树毕竟有一截,小鸟妈妈能过来找它吗?”萧子华道:“能,父母最牵挂的就是子女,只要听到孩子的一点讯息,就是隔着千山万水也会找来的,何况才隔着这么点儿距离!”

  俩人正说着,只见一只大鸟飞进窑洞落在纸盒的边沿上,随后便跳进了纸盒。萧子华忙道:“快看,小鸟的妈妈来喂小鸟了!”陈雨昕高兴地道:“真的呀!小鸟的妈妈真的来喂小鸟了,太棒了!”她回过头直直地看着萧子华,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这时陈雨昕发觉她又抓住了萧子华的胳膊,俩人的身体靠的很近,彼此都可以闻到对方的呼吸,但这次陈雨昕没有羞涩地退缩。如果说以前陈雨昕还只是被萧子华英俊的外表所吸引,那么这一次陈雨昕完全是被萧子华细腻的爱心所征服了。

  陈雨昕在心里默默地想:“这个人对一只小鸟都肯这么用心去帮助,该是多么的有爱心啊!……”可就在她沉浸在遐想之中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严厉地喝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呢?”

  陈雨昕和萧子华听到喊声,都急忙转过身,只见导游部主任黄素梅沿着惊梦园前的小路走了过来。黄素梅年纪已过四十,身材却依然像少女一样挺拔修长,仪表也收拾的干净整洁、一丝不苟,因为黄素梅还没有结过婚。黄素梅平日对导游们要求非常严格,一点微小的失误都会受到她严厉的训斥。陈雨昕看着黄素梅走过来,心里就是一惊,赶忙松开抓着萧子华胳膊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黄素梅神情严肃地走到俩人面前,冷冰冰地冲萧子华道:“你不好好巡逻,在这里做什么?”萧子华赶忙道:“我,我处理了一些情况。”黄素梅又问道:“处理完了吗?”萧子华答道:“处理完了!”黄素梅喝道:“处理完还不快走!磨蹭什么?”萧子华顿时脸一阵红一阵白,低着头匆匆走了。

  陈雨昕见萧子华被黄素梅训的神情尴尬,忙替萧子华解释道:“主任,他是……”不料黄素梅生硬地打断她的话,道:“好了,以后离这个男人远点,不然有你后悔的时候!”说完,独自走了。陈雨昕却被黄素梅不问青红皂白的呵斥激怒了,心想:“人家那么热心地帮助小鸟找妈妈,你过来却无缘无故就训斥人,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可是让陈雨昕没有想到的是,从这天起黄素梅竟然留意上了她和萧子华,不但在工作上有意制造障碍防止他俩接触,还时不时的观察一下她的行踪,看她是不是在和萧子华接触。不过陈雨昕和萧子华,一个是导游一个是保安,工作的自由度都很大,黄素梅想完全掌控他们的行动是不可能的。结果,黄素梅的阻挠起了反作用,陈雨昕心想:“你不让我和他接触,我偏要和他接触!”

  接下来的几天连续都是阴雨天。雨下的不大,雨丝细如牛毛。几天下来,雨水把一切景物都洗的纤尘不染。蓝桥驿站里的房舍,街道,树木,花草都变的格外鲜亮,空气中则满是泥土和青草的芳香。这样的天气不但没有阻止人们出行,相反倒激起了人们出游的兴致。一连几天,来景区游玩的游客都特别多。

  这天下午,陈雨昕陪同几位老人在景区中游览。各处景点都看过后,几位老人还觉得意犹未尽,他们让陈雨昕先回,他们自己则还要在懒顾花丛园散散步,欣赏一下雨中绽开的花朵。陈雨昕便告别老人们独自往回走,走着走着,忽然迎头又下来一阵急雨。雨丝很细但也很密,如果不躲一躲是会把衣服淋湿的,陈雨昕见前面不远就是花魂阁,就用手遮着头跑了过去。

  花魂阁是一座上亭下洞的二层建筑,上层是翘角飞檐的花魂阁,下层是一道石券的门洞,旅游步道从门洞中穿过,所以又称作过街楼。陈雨昕跑进花魂阁下的门洞,一抬头却见一个稳健的身影立在那里,正是这几天令她心神不定的萧子华。萧子华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一看是陈雨昕,忙微笑着招呼道:“你也过来避雨?”陈雨昕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萧子华,这还是他们被黄素梅训斥之后第一次单独相遇,陈雨昕心里颇有可以报复一下黄素梅的欣喜,于是她迎着萧子华的笑脸也微笑着“哦”了一声,准备和萧子华展开一场热烈的聊天。可是萧子华的态度却很拘谨,脸上虽挂着笑意,头却扭过去向门洞外看起雨来。见萧子华没有要说话的意思,陈雨昕心头一沉,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门洞外雨匆匆地下着,落在地上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因为这场急雨,游人们也都暂时停止了游览。四周听不到任何声息,寂静的仿佛连空气也停止了流动。而门洞中站着的萧子华也好象静止了似的,除了陈雨昕进来时回头笑过一下,半天再没有任何反应。

  有美人在侧竟然无动于衷,这让陈雨昕感到十分恼火,她想,这一定是因为遭到黄素梅的训斥,萧子华不敢接近自己了。想不到自己看好的人,原来竟是这样的胆小怕事,陈雨昕真想赌气跑出门洞,离开这个令她失望的人。只是门洞外雨还没有要停的意思,陈雨昕又实在不甘心为躲避这个人,让自己淋成落汤鸡。她只好忍气站在那里,来回扭动着身子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