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亮船(十四)

带刺的玫瑰 学真 6989 2017.06.29 14:54

  第二天,陈雨昕就回蓝桥驿站上班了,而萧子华也恰好这天帮黄素梅处理完善后,回来上班了。在票口看见萧子华,陈雨昕平静地迎上来问道:“你上班了?那黄姐呢?”萧子华也用很平静的语气答道:“哦,黄姐让她家人接回老家去了。这次的事情对黄姐打击很大,恐怕她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上班。”陈雨昕轻轻地“哦”了一声。看着身边没有人,陈雨昕鼓起勇气又轻声道:“晚上交了班,你还是到饮牛津等我一下好吗?我有话和你说。”萧子华迟疑了一下,才道:“好吧。”

  接下来,陈雨昕熬过了她一生中最漫长的一天。尽管这时已是深秋时节,白昼在日渐缩短,陈雨昕还是嫌这个白天太长了。好不容易熬到天黑,估摸着萧子华交了班了,陈雨昕却又犹豫起来。她坐在宿舍里反复地问自己:“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这样做吗?”她越是这样问自己,心里就越乱。最后她干脆对自己道:“管他可不可以,反正我要这样做!”这样一想她才平静下来。

  陈雨昕走出宿舍,沿着早已走了不知多少遍的景区小径,悄悄地向饮牛津走去。将到饮牛津,陈雨昕隐约看见饮牛津上有个人影晃了一下。她定睛仔细一看,正是萧子华。也就在这一刻,陈雨昕的胸口象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了一下,心脏“咚咚咚”地狂跳起来。陈雨昕使劲用手捂住心口,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她已无法再平静下来。只一会儿,陈雨昕就感到周身热血沸腾,脸烧的滚烫。无奈,她只好低着头缓缓向萧子华走去。

  萧子华听到脚步声,忙转过身来招呼道:“雨昕,你来了。”陈雨昕不敢抬头看萧子华,只是低着头使劲点点头。萧子华又问:“雨昕,你找我什么事?”这一问,陈雨昕的心跳的更剧烈了。她只觉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她那饱满的红唇一张一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样痴痴地呆了片刻,陈雨昕把心一横,“嗡”地一下扎进了萧子华的怀里。

  就在这瞬间,陈雨昕听见萧子华声音颤抖地叫了一声:“雨昕!”。陈雨昕紧紧抱住萧子华,同样声音颤抖地道:“天涯哥,你带我走吧!……你不是想去南方吗?我陪你去!……到了那里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们买台电脑,我来帮你打稿。我答应过你的,这辈子都会为你打稿。……我说话算话,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成功!……天涯哥,你就带我走吧!”。萧子华默默地听着陈雨昕诉说,身体一阵一阵的颤抖。然而陈雨昕说完后只片刻功夫,萧子华就猛地把陈雨昕从自己身上推开,坚决地道:“不,雨昕,我们不能这样只顾自己!你应该想想你的父母养你这么大,正是该你孝敬他们回报他们的时候,你怎么能忍心丢下他们就走呢?还有你的其他亲人,他们也都关爱着你,你怎么能自顾自走呢?”。

  萧子华的话每一句都是一道晴天霹雳,直击的陈雨昕心痛欲裂。她已经准备牺牲自己一切的一切,来跟随眼前这个男人。这个男人非但不接受,反而申斥自己不应该这么做。陈雨昕此时此刻才真正体会出什么叫无地自容,她抬起手奋力打了萧子华一个耳光,便茫然地向前跑去。

  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视线,即使不是在黑暗中,陈雨昕也根本看不清自己在跑向哪里。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她只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已没有了自己容身的地方,她只有这样不停地茫然奔跑……

  突然,陈雨昕脚下一空,只听“扑通”一声,她掉进了流过蓝桥驿站的白龙河里,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陈雨昕醒来,只觉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眼睛模模糊糊地什么也看不清。她使劲眨了眨眼睛,努力让视线清晰起来,这一次却一眼看见了秦蕾那张天真可爱的娃娃脸。

  只听秦蕾欢喜地叫道:“呀!你总算醒了,可把我们急坏了!”。陈雨昕木然地问:“我这是在哪儿啊?”。秦蕾道:“在医院呀!你烧得满嘴说胡话,不把你送到医院还能送到哪儿?你怎么会又掉到白龙河里去了呢?幸亏这次水不深,是萧子华把你救上来的。他把你抱回宿舍,你当时浑身烧得滚烫。把我们都吓坏了,就赶紧打了120,把你送到了医院。你已经昏迷两天两夜了!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陈雨昕答非所问地问秦蕾:“你不上班吗?”

  秦蕾道:“我?上呀!我本来是该上班的,可是萧子华让我留下来陪你。你是没见他着急的那样儿,就差没跪下来求我了。其实我也挺担心你的,所以就请了假来陪你了。萧子华对你可是真关心哪!”

  可陈雨昕听到“萧子华”三个字气就不打一处来,狠狠地道:“你不要和我提他!”

  秦蕾一惊,问道:“怎么啦?你们俩吵架了?”

  陈雨昕默然不应。

  秦蕾俯下身来轻声道:“喂,我告诉你,我看见萧子华和你爸爸谈了好半天,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陈雨昕一惊,忙问道:“什么时候?在哪儿?”

  秦蕾道:“就在这儿。刚把你送进来,你爸爸妈妈就来了。是我在救护车上打的电话。你妈妈和我在里边守着你,萧子华和你爸爸在外边说话。说了好长时间呢,后来我看见你爸爸的脸色很不好!”

  陈雨昕此刻真是恨死萧子华了,心想他一定把自己想和他出走的事告诉父亲了。这可让她以后怎么面对自己的父母,怎么面对自己的亲人们?陈雨昕直觉还不如掉在白龙河里淹死算了,可是现在……

  陈雨昕忽然伸手拉住秦蕾,道:“你别走,就在这里陪着我好吗?”秦蕾被陈雨昕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忙道:“好好好,我不走。我在这儿不就是为了陪你的吗?”

  然而,事情却不能如陈雨昕计划的这样发展。不久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了,雨昕爸爸缓缓走了进来。秦蕾急忙站起来报告道:“叔叔,雨昕醒了。”雨昕爸爸象平常一样和蔼地微笑着对秦蕾道:“谢谢你呀!秦蕾,这两天一直在这里守着雨昕,你累了吧?回家去休息休息吧。现在雨昕醒了,你也可以放心了。”

  秦蕾回头看了一眼陈雨昕,陈雨昕眼中露出祈求的神色。秦蕾忙道:“叔叔,我不累,我还是在这儿陪着雨昕吧,她刚醒过来还需要人照顾。”雨昕爸爸道:“我和你阿姨刚通过电话,她正往这里赶呢,一会儿就到。你放心,雨昕不会没人管的。”秦蕾没词儿了,她回头看了看陈雨昕不知该如何是好。雨昕爸爸道:“你放心回吧,我先和雨昕说会儿话。”秦蕾只好点点头道:“好吧。”

  秦蕾从椅子上拿起自己的包,俯下身子和陈雨昕轻轻说了声:“明天我再来看你。”又直起身和雨昕爸爸说了声:“叔叔,再见!”然后走出了病房。

  看着秦蕾把房门轻轻掩上,陈雨昕的心一下悬了起来。她心想这下可完了,爸爸要开始训斥自己了。爸爸虽然从小到大都很疼爱她,没打过她一下,没骂过她一句,可这次她做的有些太出格了。上次随着男友跑到别的城市,还可以说是年幼无知一时糊涂。这次可是自己明明白白的就是要和人出走,爸爸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了。

  陈雨昕绷紧身上的每一根神经,咬紧牙关,静等着爸爸无情的训斥劈头盖脸地砸过来。可爸爸站在窗前,俯视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半天也不作声,病房内寂静的让人感到压抑。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雨昕终于忍不住,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这时,爸爸终于开口缓缓地道:“在你五岁那年,你妈妈曾经准备和爸爸离婚!如果你妈妈那时离开我们了,她的生活会比现在好。”陈雨昕听着就是一愣,她原以为爸爸一开口一定会斥责她的不是,可没想到爸爸一开口竟然这么说,这使她颇感意外。意外的不只是爸爸没有训斥她,还有爸爸竟会说他和妈妈曾打算离婚。这在陈雨昕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妈妈是那么的温柔善良,爸爸是那么的和蔼通达,他们组成的这个家和谐而温馨。然而现在爸爸竟说这个家也曾险些破碎,真是笑话!这一定是爸爸为说服她而编的故事。想到这儿,陈雨昕立即反驳道:“你骗人,我妈妈才不会和你离婚呢!”。

  不料,爸爸并没有着急,依旧不紧不慢地道:“你忘了?你五岁那年的整个夏天不是一直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吗?”

  陈雨昕一惊,她隐隐约约地想起来了。虽然她并不确定是不是在五岁那年,但在她记忆里确实有这么回事。那一年爸爸把她送回村里,之后好长时间也不来接她。起初她没在意,每天只是高高兴兴地玩。可时间久了,她开始想家想妈妈了,她就问奶奶:“我爸爸妈妈怎么还不来接我?”奶奶总是说:“快了,快来了。”然而却始终不见爸爸妈妈来,她幼小的心灵隐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有一回当她再次问奶奶:“爸爸妈妈怎么还不来接我?”奶奶回答完她转过身后,却偷偷地抹起了眼泪。她发觉事情不妙了,便哭着闹着要妈妈。奶奶抱起她竭力地哄劝,可最后奶奶却哭了起来。看到奶奶哭了,她则吓的不敢哭了。从那以后,她每天吃过饭便坐在街门口的石墩上向巷口张望,希望有一天奇迹出现,爸爸妈妈会突然来到她面前。

  这样也不知道等了多少天,奇迹真的发生了,妈妈来看她了!然而她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呆呆地坐在石墩上看着妈妈走近,却不知道站起来迎上去。直到妈妈叫了声“雨昕”,她才怯生生地叫了声“妈妈”。不知为什么,妈妈一把抱住她就哭了。可妈妈哭过之后,就接她回家了,此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当时她还太小,虽然危险到来时她很害怕,可一但危险过去,她又很快把这事丢到了脑后,并没有探究其中的缘由。后来家里人对这事也绝口不提,陈雨昕慢慢的也就把这事淡忘了。若不是爸爸今天提起,她根本想不起还有过这么档事。“爸爸妈妈把我丢在奶奶家那么长时间,原来他们是在……”陈雨昕不敢往下想了。

  只听爸爸继续道:“我作了很大努力也不能让你妈妈改变想法,最后只好同意离婚。本来我们什么都谈妥了,你妈妈只说去村里看看你,回来就办手续。可是你妈妈见到你后,她却改变了主意……”

  陈雨昕双手捂着耳朵,大叫道:“我不听,我不听,这不是真的……”她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她的意识里她的家是最坚固最牢不可破的堡垒,以至于在陈雨昕的感觉里,仿佛自从有了这个世界就有了这个家似的。这些年来无论她遇上了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她都没有惧怕过,因为她背后有一个可靠的家。然而爸爸现在却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让她怎么能接受。

  爸爸严肃地叫了一声:“雨昕!”喝止住了哭闹中的她。然后爸爸继续道:“这些年我和你妈妈都不再提这件事,一来这件事确实已经过去了;二来你还小,有些事情你还理解不了。我今天和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由于条件不允许,人的愿望并不一定都能实现,也从来没有谁承诺过,人的每一个愿望都应该实现。但是人的愿望可以不实现,每个人应尽的责任却不能不承担。你妈妈想到对你的责任,便放弃了自己向往的生活。在这一点上我很敬佩你妈妈,这就是我们的感情经受了波折却能和好如初的原因。贫贱夫妻百事哀,在贫穷面前能坦然面对的人实在很少,多少都会有些焦躁和抱怨,但因此就放弃亲情和责任就不应该了。一个人对自己应尽的责任绝不能逃避,而要求别人放弃应尽的责任更是不道德的。”

  爸爸的最后一句话令陈雨昕浑身一颤。她低头看着病床,眼睛却睁的大大的,牙齿不停地咬着嘴唇,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爸爸又继续道:“当然,我不是说人不可以有追求,有梦想。如果自己的想法不能被周围的人接受,自己应该努力奋斗去证明给他们看,而不是站到众人的对立面去。人生是一场长跑,不是百米冲刺,不是单靠抓住一两个机会就能完事大吉的。机会重要,提升自己的能力更重要,单纯追逐机会的人就是在偷机取巧。能在机会面前仍不忘反思自己的人,是诚实的人。你因为认识了这样的人,才没有错的更远,我为你认识了这样的人而高兴。”说到这里,爸爸也沉默了。

  过了片刻,爸爸才继续道:“回过头想想,我们也有责任。平时对你太娇惯了。你想要什么,爸爸妈妈都尽量满足你,使你养成了想什么就要得到什么的习惯。这也许是爸爸妈妈小时候生活都比较艰苦的缘故吧。那时候除非过年过节,平时我们连块糖也吃不上。因为自己有太多太多不能实现的愿望,所以就尽量满足你来作为一种补偿。”

  听到这里,陈雨昕惊疑地抬起头看着父亲。她真想不到吃糖这种在她看来十分平常的事,在父亲小时候竟是那么难于实现的愿望。相比之下,自己是不是有些贪得无厌了?

  只听爸爸继续道:“不过人心是很难满足的,旧的愿望实现了,又会生出新的愿望。在我们看来你们能过上今天的生活就应该满足了,可你们却仍然有你们的烦恼。不过人向往美好的生活总是没有错的,只是要注意方式方法,一但方式错了,结果就会适得其反。不过让爸爸感到欣慰的是,我们雨昕一但发现错了就能即时回头,而不是一意孤行。这一次也一样,是不是,雨昕?”

  陈雨昕惭愧地低下了头。她知道爸爸说她能回头,是指那次自己和男友跑到别的城市,后来自己又单独跑回来。爸爸总是这样很善意地鼓励别人改正错误,从不横加指责。其实她当时的感觉是实在过不下去了,至于错了没有并没有意识到。当时因她的固执,事情闹的沸沸扬扬,不但让她蒙羞,也令爸爸妈妈很难堪。然而爸爸妈妈却默默地原谅了她,现在提起这事来还这么委婉,没有一点责怪她的意思,这使陈雨昕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

  想想从前,她总是把父母的关爱当作理所应当的,从没想过父母为了关爱她要付出很多,甚至牺牲很多。自己对父母的付出非但不知足,还要任性胡闹。陈雨昕想着想着,最后终于抬起头,轻轻地对爸爸说道:“爸爸,对不起……”

  一个星期后,陈雨昕又回蓝桥驿站上班了。

  萧子华看到陈雨昕立刻主动迎了上来,关切地问道:“你好了吗?”陈雨昕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萧子华道:“我想和你谈谈,方便吗?”不料陈雨昕爽快地道:“好啊!没什么不方便的。”她爸爸和他谈话之后,陈雨昕想了很多很多,她也正想和萧子华谈一谈。萧子华颇感意外,迟疑地问道:“那……你看什么时候合适?”陈雨昕道:“今晚我们还是在饮牛津见吧。”

  入夜,饮牛津上一片寂静。这时已是秋末,时间其实还早,天色却已经大黑了。黑暗笼罩着一切,四周已听不到虫鸣。这一次陈雨昕先来到了饮牛津,黑暗和寂静并没有给她带来丝毫的恐惧和不安,因为她知道萧子华是不会让她久等的。很快,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萧子华来了。

  萧子华看见陈雨昕已站在那里,不好意思地道:“呀!你早来了。”陈雨昕平静地道:“我也是刚到。”萧子华还是有些难为情地停顿了一下,这才把一件东西递到陈雨昕面前,道:“这个送给你,留个纪念吧!”。陈雨昕接过一看,却是她帮萧子华打的书稿。她奇怪地看了一眼萧子华,萧子华微笑着冲她点了点头。她轻轻翻开封面,依稀看见扉页上有手写的字迹。她取出手机摁了一下,一道幽兰幽兰的光照在了扉页上,原来萧子华写了一首诗在上面,题目叫《致天使》。

  陈雨昕心头一热,她知道这是萧子华写给她的。她默默地读了起来:

  你伴着春风来了,

  在我疲倦已极,

  力不能支的时候。

  手里捧着的

  虽不过是山间的

  一碗清泉,

  但我知道,

  是上天派你来的。

  来抚慰我这个

  在荒野中跋涉的苦行人。

  饮罢清泉我就要走,

  前路依然是一片荒凉。

  因为你的抚慰,

  我的心中不再忧伤。

  可是让我拿什么回报你呀!

  我手中

  只有

  一朵

  从路旁摘来的

  已经枯萎的花。

  读到最后,陈雨昕心头泛起了一阵苦涩的滋味。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强把这份苦涩压了下去。

  只听萧子华缓缓地道:“雨昕,对不起,是我没有处理好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我承认我对你是有好感,可是我接近你只是想弥补一下当年和天虹错过的遗憾,不想像辜负天虹那样辜负你!我原来是想和你做可以谈心的好朋友,没想到我们却走出了这么远,可是,可是——”说到这里,萧子华停顿了一下,深深呼出一口气,才继续道:“可是我已经不能爱了,我有家人,我有孩子,我需要对他们尽自己的责任。虽然在有些方面他们是不理解我,可在我幼稚不成熟的时候,是他们支撑了我的生活,伴我走到了今天,我不能对不起他们。就拿我父亲来说吧,他辛辛苦苦当了一辈子工人,因为没什么本事,收入一直也不高,为了维持我们这个家吃了不少苦,可他从没有因此放松过自己的责任。在我上学的时候,我父亲每天早上都会起来为我做好早饭。你也许不相信,我上了十几年学,早上从没有吃过前一天剩下的旧饭。我小的时候我们这里还没有煤气,家家做饭取暖都是烧煤,而煤要自己去煤场拉。每隔一段时间,我父亲就会借一辆小平车去煤场拉煤。煤场离我们家很远,在回来的路上还有一段上坡路。有一回我父亲又去拉煤了,临走前在门上写了个留言,让我放学回来去坡路那里帮他推车。可我放学回来只顾玩了,根本就没有看见留言。后来我父亲拉煤回来问起我,我这才发现门上有留言。我父亲当时没说什么,我也没在意。一天我偶然从那段坡路上经过,看见一个人拉着一平车煤上坡。那人脸涨的通红,嘴里大口大口喘着气。那一刻我忽然想到,我父亲拉车上坡也一定是这么吃力。那天他可能是实在拉不动了,才让我去帮他推车,可我偏偏却没看见。当时我心里真是难受极了!当时我就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多帮父亲分担一些,少让父亲为我操点心……”

  萧子华还要说下去,陈雨昕打断他的话道:“你不用说了,我全明白了。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话,等我结婚的时候,你能抱我上车吗?”

  萧子华有些不解地道:“我抱你上车?”。陈雨昕仰头望着天空中的一弯新月,答道:“是啊!按我们这里的风俗,姑娘出嫁的时候是要由亲哥哥抱她上车的。可是我是我们家的独生女,没有哥哥。我曾问过我妈妈:我结婚的时候让谁抱我上车呢?我妈妈说:到时候只好临时找一个啦。不过现在我不用我妈临时为我找了,因为我为我自己找到了一个亲哥哥!是不是,哥?”

  萧子华默默地没有答应。他稍稍停顿了一下,才道:“我这辈子能有你这样的妹妹,真不知道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我太高兴了!不过让我们把这个称呼藏在心里吧。我要走了,我已经向景区打了辞职报告,做完这个月我就不做了。你是我妹妹,我不能伤害你,也不能让你的生活不得安宁,更不能影响你的未来。你有那么好的父母,那么温暖的家,还有那么多爱你的亲人们,没有我你一样会过的很好的。今后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会记着你,我都会祝福你的。今生我能遇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了!你也一样,是不是?”

  陈雨昕好象傻了一般,呆呆地听着萧子华述说,半天都没有反应。萧子华担心地轻轻叫了一声:“雨昕!”陈雨昕仿佛被突然唤醒,她猛地紧紧抱住萧子华,声嘶力竭地叫道:“哥!不__”

  饮牛津畔万籁无声,黑暗笼罩着一切。只有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弯新月,仿佛用晶莹圆润的宝石雕琢成的小船,荡漾在那万顷碧波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