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带刺的玫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月亮船(十二)

带刺的玫瑰 学真 5127 2017.06.29 14:37

  过了一段时间,陈雨昕终于伤好出院,回蓝桥驿站上班了。陈雨昕一上班就考虑怎么劝说萧子华下定决心去南方,但不知是萧子华工作忙还是有意避开她,连着两天她都没有找到和萧子华单独接触的机会。

  到了第三天,陈雨昕还是没有找到和萧子华单独说话的机会。吃过午饭,陈雨昕独自坐在票口旁的导游接待室想心事。忽然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陈雨昕抬头一瞧,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口。陈雨昕赶忙站起来迎过去问道:“您有什么事吗?”中年男子稍微迟疑了一下,才说道:“请问,黄素梅是在你们这里工作吗?”陈雨昕一听,忙道:“是的,她是我们导游部主任!”中年男子又问:“那她现在在吗?”陈雨昕答道:“她不在这里,这里是导游接待室,她在上边我们的办公区办公。”中年男子又问:“那,往办公区怎么走呢?”

  陈雨昕走出导游接待室,指着门前的步道对中年男子道:“您顺着这条路往上走,到第一个巷口右拐,然后一直往里走就到了。”中年男子听了忙点头微笑道:“谢谢,谢谢!”说着沿步道往前走去。可是中年男子只走了几步又返了回来,走到陈雨昕面前,略显为难地问道:“姑娘,你能不能带我去找一下你们主任?我没有来过你们这里,我怕走错了。”陈雨昕心想:“你没有来过不也找来了吗?走错了再问一问不就清楚了?”不过陈雨昕看中年男子为难的神情,又看了看票口暂时也没什么游客,就答应道:“好吧!”

  于是,陈雨昕领着中年男子来到了办公区。走进导游部办公室,只见导游部主任黄素梅正在伏案写材料,陈雨昕说道:“主任,有人找你!”黄素梅听到声音抬起了头,然而就在抬头的瞬间,黄素梅的脸色一下由平和变为震惊,人也同时从座椅上“腾”地站了起来。

  陈雨昕看到黄素梅目光严峻地直直盯着自己,心口不由的“砰砰”急跳起来,心想:“我又做错什么了?主任这样严厉地看着我?”这样僵持了片刻,陈雨昕听到她身后的中年男子声音颤抖地叫了一声:“素,素,梅……”听到中年男子叫她,黄素梅猛然扭转身,双手捂脸“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看到黄素梅哭了,中年男子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他绕过陈雨昕向黄素梅走去,边走边语无伦次地说道:“素梅,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中年男子走到黄素梅身后,抬起双手去扶黄素梅的双肩。可中年男子的手刚触到黄素梅的肩头,黄素梅便转过身疯狂地推开了他,同时喊道:“你不要碰我,你不要碰我,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走开啊!”喊罢,黄素梅背倚着墙滑坐到地上,继续嚎啕大哭。中年男子则扑通一声跪在黄素梅面前,一边哭一边说道:“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的错!”黄素梅则一边哭一边喊道:“你走开啊!我不想见到你,我不想见到你!”不过,黄素梅没有再扑上来推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跪在那里继续哭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一辈子,我罪孽深重,我也不求你原谅,我也没脸见你,可是,可是……”中年男子说着说着,忽然手捂胸口抽搐起来,随即便瘫倒在地上。黄素梅见状停止了哭嚎,翻身爬到中年男子身边,抱起中年男子的头心疼地问道:“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你不要吓我呀!”中年男子声音微弱地道:“我不行了,我就要死了!我就是想在临死前见见你!”黄素梅听到这里,声嘶力竭地叫道:“你不许胡说!你不要吓我,你不要吓我!”可中年男子头一歪昏了过去,黄素梅惊慌失措地抬起头,放声大叫道:“快来人啊!救人啊!”

  陈雨昕听黄素梅这么叫,浑身打了个冷战,她突然意识到从进门开始,黄素梅眼里看到的只有这个中年男子,根本就没看到她。陈雨昕急忙转过身,准备去外面叫人。可她一回头就看见导游部的门口黑压压站满了人,整个办公区的工作人员不知什么时候都聚了过来。陈雨昕忙道:“大家快来帮帮黄主任!”众人听到陈雨昕这么说,“轰”地一声都动了起来,有的涌进来帮黄素梅救人,有的跑去喊景区的司机开车。

  众人七手八脚把中年男子抬到车上,黄素梅也失魂落魄地上了车。有人问道:“黄主任,要不要去个人帮你照料一下?”一句话提醒了黄素梅,她看了众人一眼,说道:“萧子华跟我去吧!”萧子华应声走出人群,上了面包车。

  陈雨昕看着又是一怔,心想:“黄主任不是一直讨厌萧子华吗?怎么到了危急时候叫的却是萧子华呢?”就在陈雨昕疑惑的时候,面包车已经驶出办公区飞快地开走了。陈雨昕忙追出办公区,来到办公区外的断崖边,从这里可以看到票口。不多时,就见载着黄素梅、萧子华和中年男子的面包车冲出票口,沿着山间公路疾驶而去。看着远去的面包车,陈雨昕终于明白了,萧子华是一个善良且有爱心的人,是最可以信赖的人,所以秦蕾才愿在心中把他当作可依靠的人,黄素梅才会在危急时刻选择请他帮助。

  整整的一下午,蓝桥驿站景区的人们都在谈论黄素梅和那个中年男子是什么关系。可是大家说来说去却谈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在探究黄素梅的身世时,大家才发现对黄素梅的家庭情况一无所知。因为黄素梅不是本地人,而是邻县的人,在本地没有家,平时就住在蓝桥驿站办公区。除了休假的时候黄素梅回家走走,从来没见过她家里人来景区看望她。但有两点大家可以肯定,这个中年男子一定是黄素梅年轻时的恋人,黄素梅至今没有结婚一定和这个中年男子有关。但事情究竟是怎么个来龙去脉呢?大家都盼着帮黄素梅送中年男子去医院的司机小李子和保安萧子华能快点回来,好给大家带回一点新的消息。

  直到快下班了,小李子才开着面包车回来。刚到票口,票口的人便全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向小李子打听情况。小李子说道:“那个男的是黄主任年轻时候找的男朋友,后来因为男的家里不同意,俩人就分开了。可那男的一直也忘不了黄主任,现在他得了绝症,想在临死之前再看看黄主任,就找到咱们这里来了。”在场的人听了不由的都是一阵唏嘘叹息。陈雨昕看车上没有萧子华,就问道:“萧子华呢?他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小李子道:“那男的快不行了,听医生说恐怕挺不过今晚了。萧子华怕今晚那男的有个三长两短,黄主任经受不起打击,就留在医院陪陪她。”说完,小李子开着车回办公区去了。

  陈雨昕心却放不下了,她回想起上午在导游部办公室,黄素梅看到中年男子时痛哭的凄惨场面,暗想如果那中年男子今晚真的没了,她的情绪怎么还能控制的住?到时还不知会做出怎样疯狂的举动,而萧子华作为一个男人想照顾她恐怕会有诸多不便,那时一定会很为难。陈雨昕觉得自己有义务帮萧子华解除这些困境,于是下班之后,陈雨昕搭了一辆车回到了市区。

  陈雨昕下车后便直奔医院,按照小李子告诉的病房号,找到了萧子华他们所在的楼层。她一进楼道,就看见萧子华站在一间病房的门口,正向里面张望,她飞快地向萧子华走去。

  萧子华看见陈雨昕,忙迎过来问道:“你怎么来了?”陈雨昕不好意思说是来帮萧子华的,只好结结巴巴地道:“我不放心我们主任,过来看看!”萧子华“哦”了一声,把陈雨昕领到病房门口,然后道:“他们在这儿。”陈雨昕隔着门上的玻璃窗往里一瞧,只见那个中年男子背后垫着棉被,半躺半坐在病床上。黄素梅则坐在床沿上,左手端着一只小碗,右手拿着一个小勺,给中年男子喂食。黄素梅和中年男子都面带微笑,正在轻声细语地交谈着,场面非常温馨。

  陈雨昕盯着看了一会儿,回头问萧子华道:“这位男士究竟怎么样了?”萧子华摇摇头道:“情况很不好!”陈雨昕道:“这不是挺好的吗?黄主任还能喂他吃东西!”萧子华苦笑道:“也就是做做样子吧!那不过是一碗白开水,他现在已经什么也吃不下,不过是在勉强支撑罢了!”陈雨昕惊愕地扭回身,爬在房门的窗户上再次向里张望,只见黄素梅喂到中年男子嘴里的水,中年男子根本咽不下去,都顺着嘴角流了出来,黄素梅不时拿起放在床头的毛巾替他擦拭。

  陈雨昕看清真相,失望地回过头问道:“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弄清楚了吗?”萧子华往病房里张望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说起来也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这位男士是黄主任年轻时候的恋人,那时候黄主任还在他们老家,这位男士从省城到他们县里工作,俩人就认识了并很快坠入爱河。可这位男士的父母是省城的干部,他到县里工作不过是下来锻炼锻炼,最终还是要回省城去的。他的父母听说他在县里找了一个女朋友后非常生气,直接从省城去到县里就把他强行带走了,临走他都没能和黄主任道个别。从那以后俩人便音讯断绝,可是这位男士被他父母带走时,黄主任已经怀孕了。他一走音信皆无,黄主任只好去做流产,偏偏流产时又出了意外,结果黄主任再也不能生养了,黄主任也就一直没有再找伴侣……”

  说到这儿,萧子华沉默了,陈雨昕也没有再追问,俩人都静静地站着,隔着门上的玻璃窗看着病房内的这对苦命鸳鸯。良久,萧子华才继续道:“这么多年来这位男士心里都觉得对不起黄主任,总想找个机会向黄主任道歉,为黄主任做一些补偿。可是迫于家庭的压力,他一直没能如愿。最近他被查出患了绝症,他自知在这个世界上的时日不多了,这才不顾一切地跑来找黄主任,了却他这最后的心愿……”

  陈雨昕听着都呆了,她无法想象人生中居然还如此凄惨的事情。半晌,陈雨昕才忽然问道:“那他的家人呢?他们知道他在这里吗?”萧子华看着陈雨昕,停顿了一下才道:“他恳请我们不要通知他的家人,他在最后时刻只愿意和黄主任在一起。他已经写好了遗书,证明这一切都出于他个人的自愿,只求我们在他去世后把他的遗书和遗体一起交给他的家人就可以了!”陈雨昕听着不由轻轻地“啊”了一声。

  陈雨昕转过头面向萧子华刚要开口,忽然听到病房内传来瓷碗掉在地板上的碎裂声,紧接着就传来黄素梅凄厉的尖叫:“永年----”萧子华和陈雨昕一听,赶忙推门冲了进去。只见中年男子头歪向一边,已经气绝身亡,黄素梅则爬在他身上撕心裂肺的痛哭着。萧子华对陈雨昕道:“你在这儿别动,我去叫大夫!”说完,转身跑了出去。

  只一眨眼的功夫,萧子华就带着主治医生和护士们快步走进病房。主治医生来到病床前,先摸了摸中年男子的脉,又翻开中年男子的眼皮看了看,然后对萧子华道:“已经死了,送太平间吧!”说完,主治医生看着伏在中年男子身上痛哭的黄素梅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陈雨昕见黄素梅哭的很痛心,想上前劝慰。萧子华却拉住她,轻声道:“让她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

  不一会儿,几个护工推着一副担架走了进来。见黄素梅趴在中年男子身上痛哭,领头的护工走上前来对萧子华道:“请这位女士先出去吧,我们要搬他的遗体了!”萧子华这才点点头,走到黄素梅身后,说道:“黄主任,人已经走了,我们还是让他早点安息吧!”黄素梅好像没有听到萧子华说的话,依旧趴在中年男子身上痛哭。萧子华抬手去拉黄素梅,手伸到半中间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陈雨昕。

  陈雨昕走上前,双手搬住黄素梅的双肩,学着萧子华的口气说道:“主任,人已经走了,我们还是让他早点安息吧!”

  黄素梅像是被突然惊醒一样,猛地抬起头,警惕地看着屋里所有的人,厉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看着黄素梅通红的眼睛,陈雨昕心里感到一阵害怕,她看了一眼萧子华,才又说道:“主任,人已经走了,我们还是让他早点安息吧!”

  黄素梅一听,像疯了似的大叫一声:“不,你们谁也不准碰他!”说着,黄素梅猛推了陈雨昕一把,陈雨昕没有防备,身体快速地向后倒去,一旁的萧子华急忙扶了她一把,才没有摔倒。黄素梅扑到中年男子身上,疯狂地大叫道:“谁也不准碰他!你们要拉他就把我和他一起拉走吧!”

  领头的护工皱了皱眉头,对伙伴们道:“来,把她拉开!”黄素梅见有人冲她走来,凄厉地嚎叫起来,同时紧紧抱住了中年男子的遗体,几个身强体壮的男护工一时间竟然无法把黄素梅从中年男子的遗体上拉开。陈雨昕看着眼前的情景,眼泪禁不住扑簌簌地流了下来,嘴里不停地念叨着:“黄姐,黄姐!”

  最后,几个护工终于把黄素梅从中年男子的遗体上拖了起来,一个护工摁住黄素梅,其余的护工赶忙去抢搬中年男子的遗体。看到摁着黄素梅的男护工粗暴的举止,萧子华冲上去一把把他推开,双手抓住黄素梅的肩头用力摇晃着,道:“黄姐,你冷静点,人已经走了!如果他在天有灵的话,他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黄素梅根本没有听到萧子华在说什么,等看清眼前站着的是萧子华后,黄素梅抓住萧子华的胳膊使劲摇晃着,叫道:“子华,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跟他们说说,不要把他带走,不要把他带走!”

  这时,护工们已经把中年男子的遗体抬上了担架,向病房外推去。黄素梅见状,凄厉地大叫一声,又向护工们扑去,萧子华赶忙死死地抱住了黄素梅。无法靠近担架的黄素梅,眼睁睁地看着中年男子的遗体被推出病房。她发出一阵绝望的嚎叫,最后晕厥在萧子华的怀里。

  萧子华看黄素梅晕过去了,忙对陈雨昕道:“快叫大夫!”陈雨昕一边叫着“大夫!大夫!”,一边向病房外跑去。萧子华抱起黄素梅,也跟着跑了出来。听到呼叫赶来的医生,引导萧子华把黄素梅送进处置室,随即展开了抢救……

  等黄素梅脱离危险已经是后半夜了。萧子华和陈雨昕一人一边守在黄素梅的病床前,熬到天快亮时,俩人都熬不住了,趴在病床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