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安全距离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88 2019.07.12 16:42

  乔书律愣住,那江叔一眼就看出付娆安生着闷气,赶紧跟着进了房内。乔书律身份不便,便在院中等着。

  “小姐?不……是该叫夫人的。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从那素香阁回来,脸色这般难堪?是不是那王妃欺负你了?”

  说到欺负,付娆安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手心化了脓的口子,疼得钻心。

  “何止是欺负,简直是欺人太甚!江叔,我从未见过这世上有如此歹毒的女人!”

  付娆安举起自己的手掌给江叔看,江叔一看,心疼地皱起了眉头。

  “哎呀,这……这是怎么弄得,老爷夫人若是见着,该心疼坏了!”

  江叔说着,回身去抽屉之中找药。可是这偏厢的东西,早就是被杜妍娥嘱咐过的,能少的东西都要少,这药自然是没有的。

  “这怎么什么都没有,夫人你等着,老奴这就去给你找药去!”

  江叔说完就要出去,付娆安上前拉住了他。

  “算了吧江叔,你是这偏厢的管事,就算出去找人要,也不会有人理你的。说不定还惹得自己一身麻烦,你年纪大了,切莫要有冒失。这王妃呀,如今是我入眼中钉肉中刺,我们还是少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为好,就老老实实地呆在这偏厢吧。”

  “可是夫人的手……”

  江叔心疼地看着付娆安,付娆安撇嘴苦笑。

  “无妨的,我从小跟着爹和哥哥们习武,受过的疼和苦不比这个少。沙场我都上过了,还怕这点儿伤不成?一会儿拿那烛火烫一烫,结了痂便好了。”

  听了付娆安的话,江叔更是痛心,眼看着一行浊泪就要落下,付娆安赶紧转移了话题。

  “江叔,那乔书律来这偏厢干什么?”

  “哦,乔将军方才来的,说是等夫人你回来,有事情要说。可是夫人你为何一进门,就冷脸对那乔将军?他可得罪你了?”

  付娆安拉着脸,这乔书律是没得罪她,得罪她的人是洛承君。那脸色,是让乔书律代替洛承君看的。虽然洛承君已经提前给付娆安打了招呼,可在那素香阁,他已经出手相救,为何不救人救到底。已经出手得罪了那杜妍娥,却自顾自地走了,害的自己被人欺负。

  就算是知道洛承君没有义务帮自己,可付娆安心里,还是止不住地不痛快。

  “我出去看看。”

  付娆安微微消气,走了出去。乔书律看见付娆安出来,小心翼翼地盯着她。

  “看什么看?本姑娘脸上有花吗?有事快说,没事快走!”

  付娆安不耐烦地说着,乔书律莫名其妙地挠了挠头,实在是想不出自己哪儿里得罪这位大小姐了。他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伸手将一瓶药膏递给了付娆安。

  “这是翡翠膏,对烫伤烧伤立竿见影。是王爷让我拿给夫人你的。”

  付娆安看着这药膏愣了愣,方才恼怒的情绪一下子消减了大半,只不过脸上的表情照旧绷着。

  “现在送药有什么用?方才若是伸手帮一帮,好似用的了他多大力气似的!”

  付娆安嘀咕着,但仍旧伸手接过了药瓶。乔书律听见了她的抱怨,回头看了看偏厢的院门,确认无人之后,才近身压低了声音。

  “王爷还让我转达夫人几句话,他不帮您其实就是在帮您。”

  “什么意思?”

  “王妃对王爷用情至深,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这王爷越是帮着您,这王妃就会变本加厉地针对您。从前王爷只是对一个新来的婢女提携了些,王妃便想尽了法子折磨死了那婢女。更何况,您现在的身份还是来害王爷的,这王妃本就盯你盯得紧,若王爷再加把火,那您……”

  付娆安听着乔书律的话,只觉背后一阵冷意飘过。

  “那洛承君说要帮我提升武力,学习战谋的事情呢?”

  “此事王爷会派人暗中进行的,但王爷不便直接插手。我就住在这偏厢后面的客厢之中,每次路过,夫人若有事请要传达给王爷,通过我即可。”

  “那洛承君从此以后,便不见我了?”

  “并非不见,只是少见,而且,少言为妙。这偏厢里的几个婢女,都是王妃派来监视你的,言行一定要小心谨慎。只要跟王爷保持安全距离,夫人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从前皇上还给王爷赏赐过几个美人,有几个乖巧的,如今好好活在王府别院里呢。”

  “呵……”

  付娆安哭笑不得,这意思怎么都听着自己要跟那几个乖巧的美人一个下场了。不过自己的目的是报仇,其他的,倒也是无所谓。

  “夫人!”

  忽然,偏厢院门被粗鲁地打开。早上那个拉扯付娆安头发的婢女一脸洋洋得意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浓妆艳抹的老女人。

  乔书律见此,赶忙中规中矩地作揖,转身离开了偏厢。

  “你又干嘛?”

  付娆安警惕地看着那婢女,那婢女咧嘴歪笑,声调上扬地开了口。

  “奴婢能干嘛呀?自然是来传达王妃的意思。早膳时王妃交代过夫人您,一定要好好学习舞技,将来能够用在王府人际上,您也就算没白来一趟了!这不,王妃给您请来的两位舞技老师,给您一个月的时间,一定要像模像样地跳出来,不然,就罚!”

  这奴婢一脸狠相,怎么看,她都像是主子一样。再看她身后的那两个老女人,浑身透着心狠手辣的气质。那浓妆艳抹跟鬼一样的妆容,一看就是从青楼退下来的老妓。

  “学舞的事情,不如就让我自己安排?”

  付娆安强挤出笑容来,商量着。那婢女面露横相,轻蔑地冷哼一声。

  “夫人这意思,是不接受王妃的好意了?不过这也容不得你接不接受,让你学你就学!”

  婢女气势汹汹地回绝了付娆安,回头看向那两个老妓。

  “你们二人,一定要尽心尽力教会夫人舞蹈。学好了王妃有赏,学不好……吃不了兜着走!”

  “是!奴家一定好好教夫人学舞!”

  这两个老妓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手里还环着一条小麻鞭,看样子,还是“严师”。

  付娆安还想说点儿什么,可她清楚,自己说什么也是白搭。只是如今,她当真恨那杜妍娥恨得牙痒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