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借刀砍你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70 2019.07.14 15:41

  洛承君正襟危坐,努力让自己摆出一副冰冷决然的模样来。其实心里窃喜,还不免焦灼地等着乔书律带着那付娆安进来。

  可这洛承君等来等去,也没等到,向来沉稳耐性的他有些坐不住了。

  “这乔书律划船的速度也太慢了些!”

  洛承君嘟囔抱怨了一句,起身刚要出去看看,就撞上了回来的乔书律。洛承君下意识朝着乔书律的身后看去,哪儿里有那付娆安的影子。

  “你……”

  洛承君蹙眉失落,想要询问却欲言又止。

  “王爷,那付娆安不是要来湖心楼的。属下下去准备划船到半截的时候,发现这付娆安拐弯去了花园别处,只是,路过这个方向而已。”

  乔书律说完,看着洛承君冷意的眉眼浮上一丝蔑笑,还透着一股酸楚之意。

  “哼……这个女人倒是有骨气的很!不是,乔书律,难道赤脚踩在石子上不疼吗?难道被麻鞭抽打不疼吗?难道……她就不气,不想还击吗?”

  洛承君一连三问,恼怒地看着乔书律。乔书律越发是不认识自己陪伴了十年的王爷了。从前的洛承君,那可是一副天下万事掌控于手,没有他搞不定,料不准的事情。这忽然冒出个付娆安,事事都违背着他的判断,难免让他焦灼。

  而此刻的付娆安,怎么可能不气,怎么可能……不还击呢?

  付娆安被江叔搀着,一瘸一拐地在花园里头转悠着,东张西望地找着什么。

  “夫人,您找什么呢?您这脚上有伤,今日好不容易熬走了那几个恶女,还不赶紧在榻上歇着,出来转悠什么呢?”

  江叔心疼付娆安,付娆安却是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

  “我在找人,江叔你也帮我瞧瞧。那个人穿着王府家奴的衣服,三角鼠眼,灶头鼻子,嘴皮薄如刀片,长得一副歹人的模样。”

  江叔听了付娆安这番描述,实在是想象不出这世上还有长相如此凄惨之人。

  “啊?还有生成这样的人啊?长相如此刻薄,夫人您还找他做什么?”

  付娆安强忍着脚底板的痛感,神秘咧嘴一笑。

  “报仇!本姑娘以为跟那王妃低头认个错,那女人就能发发慈悲放过我。本来我屈身在这佐政王府,也不是为了跟她作对的。谁想着女人压根儿就没有慈悲之心,活生生的一个女夜叉在世!既然她不仁,也休怪本姑娘不义,我今日就要借一借这位瑶姬的刀,去砍砍那王妃的嚣张气焰!哎哟……”

  付娆安过于激动,脚部用力过猛,疼的龇牙咧嘴。江叔是不太明白付娆安的意思,只是一心心疼付娆安脚上的伤口。想着让付娆安早早回去,便急着环视四周,帮她找人。

  江叔扫视了一圈,忽然余光发现在那花园背地树林处,一个穿着家奴衣裳,鬼鬼祟祟的身影一闪而过。接着从树林里面急匆匆地走出一个家奴来,看了一眼付娆安和江叔,便急匆匆地朝着反方向走去。

  “那个人!夫人,好像是那个,三角鼠眼!”

  江叔一眼就看到了那双三角鼠眼,当真是有人长得那般凄惨。付娆安更是激动,不顾脚上的伤口,硬挺着朝那人追去,把上了年纪的江叔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那家奴似是有意躲闪付娆安,付娆安越是追,他越是跑得快。瞧他那速度,想必也是有功夫的人。

  付娆安脚上有伤,追起来吃力。到了园子背人的一处荒宅处,那人便消失了。

  付娆安急急喘着气,不肯罢休,在这荒宅周围转悠寻找了起来。在一处歪墙后面,一道人影忽然闪现,吓了付娆安一跳。定眼一看,正是那三角鼠眼的家奴。

  “你吓死我了,你跑什么呀?我们……不是一伙儿的吗?”

  付娆安埋怨地看着那家奴,但她毕竟对这瑶姬周围的关系知之甚少,不敢妄言。

  果然,那家奴鼠眼露凶,似是恼怒地看着付娆安。

  “你南水之地的管事人难道没有交代你,若是在王府之中有事找我,便在门上挂上红绳即可。我看见便会找机会找你,你怎肯这样明目张胆地寻我?你难道不清楚,这佐政王府之内,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我吗?”

  家奴说的,瑶姬知道,可付娆安自是不知道的。付娆安一下子心虚了起来。

  “哦,对不住,我这几天被那王妃折腾的够呛,脑子有点儿不好使了。忘记红绳这茬儿了,再说了,我当真是急于找你,所以……莽撞了些。”

  那家奴不悦地叹了口气,鼠眼溜溜地四周环视了一圈,确定无人之后,再次发问。

  “你急于找我到底何事?你入府已经十日,怎么行刺佐政王的事情还未有进展?上家已经说过,此事从急!”

  “我找你就是因为此事!你既然在王府之中,当然明白我的处境!那王妃早就疑心我的身份,三番五次找茬于我!那佐政王对我的美色本来已经有所动摇,可这王妃从中阻挠!新婚当日我就差点儿得手,也是因为这王妃插手,才失败的!我想让你转告上家主子,若想成事,还需好好敲打敲打这王妃才好。就算不能让她就此罢手,也要给她一些教训,让她老实几日才好!”

  付娆安一口气说完,细细观察着那家奴的表情。那家奴沉思片刻,竟然点了点头。

  “你的话我会转告上家的,你也要抓紧时日,杀了那佐政王!”

  “只要能教训那王妃安生一些,我一定会加紧勾搭那佐政王,完成任务!”

  付娆安强忍笑意,她自是知道那上家就是大昭皇帝。这大昭皇帝想些法子治一治这杜妍娥,想必是易如反掌的。

  付娆安美滋滋地朝着偏厢走回去,远远地,看见那洛承君和乔书律,正鬼鬼祟祟地趴在门口,透着门缝朝着偏厢里头张望。

  付娆安踮着脚尖走过去,随着他们两个一起朝着里头张望。那院里头,除了江叔在扫院子,没有什么好看的。

  “你们在看什么?”

  付娆安好奇地问了一句,她一出声,这洛承君跟乔书律好像被定住了一样,片刻之后,才一脸尴尬地回头看向付娆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