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心猿意马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27 2019.07.17 17:34

  “皎蓝蝶?”

  付娆安看见那抹闪动的莹蓝色,双眼放光。装高冷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这皎蓝于她而言,不仅仅是奇妙美丽。更承载着她跟洛承君在乌绝谷那两日之中的记忆。

  看到付娆安如此惊喜,乔书律捉蝶的抱怨也一扫而光,呵呵跟着傻笑了两声,不忘邀功。

  “这皎蓝可是我冒死进入那乌绝谷的狼窝捉来的,夫人可要好好保管,每日采些带着晨间露水的鲜花放入这琉璃圆瓶之中,让它吸食花蜜,饮那露水解渴,便能好好活着。”

  乔书律叮嘱付娆安,付娆安微微点头,有些歉意地看着那琉璃圆瓶之中的皎蓝蝶。

  “对不住了,无法给你采摘到冥岚草药的花粉。可……”

  付娆安将盯着那皎蓝蝶的木管挪向乔书律。

  “那洛承君说的别有深意是何意思啊?”

  “属下不知,这王爷的心思谁能猜得到啊。不过我想,既然王爷让我传达此话,就料定了夫人你领会得了其中的意思。既然东西已经送到,话也传达了,我军中还有事务,就先走了。”

  乔书律朝着付娆安微微作揖,跃马离去。

  “别……有……深……意?”

  付娆安念叨着这四个字,展开了想象。

  “这洛承君,莫不是……”

  付娆安忽然想到一点,面露惊讶之色,随即脸颊微红,抿着嘴角露出一丝羞笑来。

  付娆安以为,这洛承君如此费力地从边疆乌绝谷抓来一只皎蓝蝴蝶送给自己,也许是想要提醒付娆安,他们曾经一起在乌绝谷共度的那两日。

  孤男寡女,解毒,逃亡,还……共浴。这洛承君还两次不顾自身危险救了自己,若不是对自己有恻隐之情,怎会如此拼命。如今,还要帮自己报仇,这不就是喜欢吗?

  “洛承君喜欢我?”

  付娆安这般猜测,越发觉得像了。特别是娶妾那晚,洛承君还越格亲了自己!

  “夫人?简茶做好了午饭,快来吃些吧。”

  江叔忽然出现,打断了付娆安天花乱坠的遐想。这付娆安跟做了亏心事一样,惊地将那琉璃圆瓶藏在了身后。

  “哦……我这就去吃,这就去!”

  江叔看这付娆安将什么东西藏在了身后,好奇地张望。

  “乔将军来可是给夫人带了什么?”

  “没什么,一只玩物而已。”

  江叔看付娆安故意隐着不想让自己看,也没再强求。可正准备走,刚从外面卖菜回来的几个女人回来,一眼看见了付娆安背在身后的琉璃圆瓶。

  “好漂亮的瓶子!”

  女人中一个叫白金红的惊叫了一声,不管不顾地冲上前去,将付娆安手中的琉璃圆瓶夺在了手中细细查看。

  “是蓝色的蝴蝶!好漂亮啊!”

  另一个叫柔娘的也凑了上去。这琉璃圆瓶如今可是付娆安心尖上的宝贝,这般被夺了去,立马急了眼。

  “还给我!”

  付娆安怒斥上手,那白金红和柔娘哪儿舍得就此还给付娆安,躲闪了两步。

  “瞧你小气的,又不是不还给你了。让我们瞧瞧还不成了?”

  “就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别这般小气!”

  这白金红和柔娘说的,好像是付娆安不对了似的。惹得付娆安更怒,直接动了手。

  白金红和柔娘被付娆安绊倒在地,呻吟惨叫,那琉璃圆瓶才算又回到了付娆安的手里。付娆安仔细查看那琉璃圆瓶是否有损,确定完好之后,才松下了一口气来。

  可这一番折腾,早就将在别院内的人引了出来,都瞧见了付娆安手里的琉璃圆瓶和皎蓝蝴蝶。

  “好漂亮啊!那是什么?”

  “没见过,肯定很值钱吧?”

  “那蝴蝶不敢说,但是那琉璃瓶子肯定值钱!整个洛安城,我也只在天宝斋瞧见过两个,稀罕的很。”

  这些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搞得付娆安特别紧张,生怕这帮女人为了钱财,夺了自己的皎蓝蝴蝶。

  被付娆安打趴下的白金红和柔娘从地上爬起来,恼恨地瞪着付娆安。

  “仗着自己有靠山,就欺负我们这些可怜人,你早晚要遭了报应的!”

  “就是!不就是一个瓶子嘛,看以后在这别院的日子谁好过!”

  白金红和柔娘一边说着,一边拉拢着其他的女人一起远离了付娆安。付娆安倒觉得无所谓,原本,这里面的女人因为自己会游水能捞鱼的原因就挺孤立她和简茶的。

  一直在旁看着不做声的江叔蹙着眉头,盯了付娆安怀中的琉璃圆瓶一会儿,一句相关的话都没问。

  “饭快凉了,快进来吃吧。”

  “哦……”

  付娆安心虚地应了一声。她看着江叔一脸肃冷的表情,就知道,他老人家心里明亮的很,什么都能感觉得到。

  付娆安草草地吃完午饭,将那琉璃圆瓶放置好,便准备浣洗衣服。她跟简茶江叔都分配好了的,江叔年纪大了,主要负责采买和攒钱算账的工作。偶尔出出力,付娆安跟简茶耕地洗衣分配着来做。这会儿,简茶在地里浇水,付娆安便得空洗洗衣服。

  这烈日当下的,付娆安洗完衣服已经满身是汗。看没什么可干的了,便脱去了外衣,留下内衬,一跃跳入了湖水之中。一为净身,二为解暑,还能顺便了再捞几条鱼。

  付娆安在清凉的湖水里面一沉一浮,好不自在。她正惬意地游着,忽然瞧见那白金红拎着沉甸甸的便盆朝着湖边走来。付娆安本没在意,可眼看着这白金红停在了湖边,直接将那便盆里面的黄汤秽物全都倒进了湖里,惊地赶紧上了岸。

  “白金红你站住!”

  付娆安浑身湿漉漉地上岸,伸手拦住了要离开的白金红。白金红一脸傲娇,故意甩着手中的便盆。付娆安惊吓躲闪,更是气恼。

  “你这人怎么这样?怎么能往湖里面倒便盆呢?”

  看付娆安气恼,这白金红更是得意,继续甩着便盆叫喊着。

  “我怎么就不能往湖里倒便盆了?哦,就算只有你会游水,这湖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吧?我愿意倒便倒了,你能把我怎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