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冷落别院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50 2019.07.15 16:59

  这原本付娆安还心虚着,可听到这洛承君说自己是蠢笨的女人,心里的火气一下子着了起来。她抬手推开洛承君扼着自己的双手,理直气壮地瞪着他。

  “我做错什么了?我只是按照我自己的方法来还击而已?说我是不能吃亏的大小姐脾气,没错!我付娆安就是不能吃亏!我凭什么要吃亏?”

  洛承君看付娆安一副不知错的模样,心中更是气恼。

  “本王还以为你当真是老老实实地收起了自己的锋芒,原来还是那副不可救药的模样!你根本不清楚你自己如今是何境地!”

  付娆安冷冷一笑,略带怨气地看着洛承君。

  “境地?是,我如今委身于你佐政王府,求着靠着你佐政王。所以我就要事事委曲求全,任凭别人踩我踏我也不能吭声半句?当初我求见你,要你出主意的时候你躲着不见!如今我自己用自己的法子来解决,你倒来埋怨了?心疼你的王妃就该当初让她安分些!”

  付娆安这般嚣张,丝毫没有领会洛承君的用意,这让洛承君又气又恼。他本来还想详细跟付娆安说明其中利弊,可如今看来,他当真是白白用心了。

  洛承君脸上的怒气变为失望,整个气场都沉了下来。付娆安还以为洛承君能跟她大吵一架,甚至是动手也好。却没想到他是这般表情,倒是让她心中落寞。

  沉默了片刻,洛承君回身看向乔书律。

  “明日之前,让她搬出王府,移到别院去。”

  洛承君冷冷地丢下一句,抬脚就要走。付娆安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只觉得慌张。

  “洛承君!你不助我报仇了?”

  付娆安最关心的,还是报仇的事情。洛承君背对着她驻足停在门口,无奈地摇了摇头。

  “本王说过的话,说到做到。只是如今,你扰乱了原来的步子,这王府,也没必要继续呆下去了。到了那别院,你好自为之吧!”

  洛承君丢下这半知未解的话,转身走出了偏厢。付娆安脸上的表情,顿时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知错却倔强着不肯低头。

  乔书律急急地追上洛承君,确认他刚才的话。

  “王爷刚才当真不是唬那付娆安?真的要将她挪到别院去吗?”

  洛承君忽地停住了脚步,侧目冷冷地看着乔书律。

  “本王说的话,什么时候唬过人?今天下午就搬,片刻不要迟疑!”

  “可是王爷,若是搬去别院。那付娆安可就不能在您眼皮子底下了,她这种急性子,万一自己逃跑去安国找那安帝报仇,岂不会白白丢了性命?”

  洛承君犹豫了一下,语气还如从前那般笃定。

  “她不会。”

  乔书律苦笑了一声,这洛承君从前是料人入神。可碰上这付娆安,几次三番都给料错了,这次还是这么笃定,乔书律却不愿信了。

  “王爷,这付娆安不同往常女子一般,总是出其不意。您还是不要这么肯定吧?您要是觉得面子过不去,属下回去跟她说,就说属下求了您半天,您才开恩让她继续留在王府的。”

  “不必,你以为,让她搬去别院,只是本王为了惩戒她吗?这一次的动静,那付娆安到底跟殷习说了什么,她不说本王也知道。无非就是让上家教训一下杜妍娥,让她安生几日,好给她下手杀本王的机会!如今上家的教训已经应了,付娆安若再不动手杀本王,那皇上,就会派人杀她了。与其这样,倒不如本王先出手,告诉皇上,这女人的身份本王已经戳破。贬到了别院去,付娆安就变成了一个无用之人,皇上也不会再理会她。”

  乔书律听了洛承君的话,恍然大悟。也不由地惊叹,这王爷到底最后还是替了这付娆安着想。

  “再者……别院里头的那些人,本王希望,多少能够改变一下付娆安。”

  洛承君幽幽地说了这么一句,好像是说给乔书律听,又像是在自语。

  这洛承君走后,付娆安再没了一丝嚣张的模样,惴惴不安地在院子里面踱步。其实她心里不安愧疚的很,也后悔自己没能问一句,自己让殷习传话给皇上的事情,到底造成了什么结果。

  其实看着洛承君那般恼怒的模样,付娆安也不敢问。

  没过多久,乔书律就带了几个家奴来帮付娆安搬东西。趁着江叔和几个家奴在屋里头收拾着,付娆安赶紧拉住了乔书律,小声询问他。

  “那杜妍娥进宫干什么去了?皇上他……没把她如何吧?”

  乔书律看着付娆安这小心翼翼的模样,知道这丫头心地善良,并非表面那般嚣张无理。这表里不一的样子,跟那王爷如出一辙。

  “现在还未知。只是知道,王妃是被皇后以绣制万民布的福禄满堂的名头召进宫里去的,可到底要进去遭什么罪,还等等王妃回来才能知道。”

  “你的意思是,杜妍娥能回来?死不了?”

  付娆安兴奋地看着乔书律,乔书律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

  “自然是能回来的,再怎么说,王妃是佐政王妃。只是皇上这一次高明,让皇后召见王妃,咱们王爷就不能插手过问。因为那是后宫娘娘的事情,不过,这一次,皇上还把王妃的父亲杜大人给贬到了边疆去。说是贬,跟流放没有两样。杜大人年过半百,身体不好,就怕……熬不住。”

  这付娆安原本已经松下了一口气,听到乔书律说到杜妍娥父亲的事情,那心里该死的自责又冒了出来。那杜妍娥是可恶,可也不至于害了人家的老父亲。

  “这一次……是我冒失了……”

  听付娆安低声认了错,乔书律惊的半天没回过神来。看她哀愁的眉眼,不禁开口劝慰几句。

  “其实王爷最生气的地方,是你借的这把刀是皇上递过来的。皇上一直视王爷为眼中钉肉中刺,你拿着皇上的刀刺那王妃,等同于刺向王爷。王爷有心护你,又不能反刀相刺。所以为难生气,此去别院,还请付姑娘安分一些,受委屈也要忍耐一些。王爷是不会弃了付姑娘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