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折而复返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93 2019.07.18 17:31

  付娆安不会想到,那柔娘背着自己全部的家当刚刚走出别院,就被几个大汉蒙住了脑袋,强行带走了。

  “饶命啊,饶命啊,我只是个苦命的女人,什么都没有。各位好汉若是求财,便将我包裹里面那几百文钱拿走便是,只要不伤我的性命,我发誓绝不报官!”

  那柔娘被捂着脑袋,眼前一片漆黑。也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什么地方,总之是跪着,嘴里不住地求饶。

  “吵死了,给她掀开!”

  杜妍娥冷着脸,斥了一句。蓉兰上前一把掀开了盖着柔娘脑袋的黑布,柔娘满目惊恐地环视四周,发现自己在身处一个华丽的暖阁之中。而自己面前坐着一个身着华服的女人,从头到脚都透着贵气,一脸轻蔑嫌弃地打量着自己。

  “这……这是哪儿啊?”

  柔娘看眼前的不是凶悍大汉,小心翼翼地询问了一句。那蓉兰一脸凶狠地揪过她的衣领,一副狗仗人势的模样。

  “我们主子有话问你,你老老实实地回答便是。这里,还轮不到你来发问,若是答得好,有你的好处,若是答不好,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蓉兰说完,恶狠狠地丢开了柔娘的衣领。柔娘赶紧点头应允。

  “主子问,主子问就是了,我知道的,一定一五一十地全部说出来,只要主子留我一命!”

  看柔娘如此胆小,蓉兰傲娇地回到杜妍娥的身边,笑脸盈盈。

  “王妃,您问还是奴婢问?”

  “罢了,我亲自问吧。听说今日在别院,死了一个女人?如何死的?”

  柔娘来不及多想,赶紧将今天在别院发生的事情全部跟杜妍娥说了一遍。最后,柔娘还以为这杜妍娥是要追究谁害死了白金红,不忘推了一把付娆安。

  “小人觉得害死这白金红的人一定是那个瑶姬,这瑶姬本就跟白金红不和,下手杀人的只可能是她!”

  杜妍娥不削一笑,抿了一口花茶。

  “到底是卑贱的安国之人,连包脏衣服都要争来争去的,活该成了替死鬼!只可惜毁了本王妃的大计!”

  这柔娘听杜妍娥这般说,就算是再笨的脑袋也知道。那带毒的绣花针根本与瑶姬无关,而是眼前这位自称王妃的人故意放的。这么一想明白,柔娘额间渗出冷汗来,吓得闭上了嘴巴。

  看柔娘安静了下来,杜妍娥冷冷一笑。

  “你也不用怕,本王妃只是与那瑶姬有过节。想必你与她相处这几日,也知道,那女人是个恶人。本王妃也是为民除害,不得已为之。”

  “是是是,那瑶姬的确是个恶女,可恶至极!”

  柔娘赶忙随着杜妍娥的话说,她如今只求活命。杜妍娥却没打算轻易让她离开。

  “本王妃看你聪明伶俐,也能分辨是非。那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本王妃的人。现在你回去那别院之中,替本王妃好好盯着瑶姬那个女人,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回禀。”

  “啊?”

  柔娘惊愣,自己可是刚从那别院之中逃出来的。自己打碎了瑶姬的琉璃圆瓶,这若是回去,还不得被她……

  “怎么?为难?难不成这回别院比死还让你为难?”

  杜妍娥的语气一冷,两边的大汉忽然上前一步,举刀架在了柔娘的脖子上。柔娘吓得脸色骤变,浑身颤抖。

  “不难!不难!小的现在就回去,回去便是!”

  看柔娘答应,杜妍娥挥了挥手,示意大汉退下。然后对那柔娘也转变了语气。

  “这就对了嘛,你就回那别院好好盯着那瑶姬。偶尔帮本王妃做点儿事情,本王妃不会亏待你的。等有朝一日事成之后,本王妃允诺你在这洛安城之中安居乐业。”

  听到有好处,柔娘的恐惧才缓和了一些。

  “小的一定听主子的,现在就回去!”

  杜妍娥满意地点了点头,斜眼看向一旁的蓉兰,眼神示意。蓉兰领会,从衣襟之中逃出了一锭银子,扔给了柔娘。

  柔娘只见过铜钱,哪儿见过银子啊,还是一整锭,兴奋地双眼冒光,根本无忘记了刚才的恐惧。

  “以后事情做的好,还有的是。送她回去吧!”

  杜妍娥让那几个大汉将柔娘以来的方式送了出去。蓉兰满目嫌弃地看着离开的柔娘,不解地询问杜妍娥。

  “王妃,这如今瑶姬已经被贬,明显是失了王爷的宠爱。您可是王府的女主子,抬脚踩死她便是,何必费这么大的力气,一定要暗中进行呢?”

  杜妍娥听了蓉兰的话,不悦地抬眼。

  “你以为本王妃不想痛痛快快地弄死那女人吗?还不都是因为我爹,我这刚从宫里受罪出来,就明目张胆地杀了瑶姬。皇上他一定会觉得我是作威给他瞧的,这若是再发难,我倒无所谓,就是怕我爹受不住。还有……”

  杜妍娥欲言又止,不由地更加心烦。那还有后面,说的就是洛承君。洛承君虽然没有明说,但也暗示自己不要兴风作浪。杜妍娥虽不开心,但也不想明面上跟洛承君过不去。本就不受宠爱,这关系若在僵冷下来,她实在是太亏。

  但瑶姬这个女人,必须得死才能让杜妍娥心中这口憋闷的怒气得到舒展。

  柔娘背着自己的包袱,捂着藏在胸口的那锭银子,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别院。

  “夫人,柔娘回来了!”

  简茶兴冲冲地告诉了正在耕地的付娆安,付娆安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确定是柔娘?”

  简茶使劲儿点了点头。

  “我确定!”

  “这个女人还敢回来?正好!”

  付娆安气呼呼地丢下锄头,一口气跑到了柔娘的厢房。柔娘正在收拾东西,看见付娆安进来,不等她说话,自己扑通一声,主动跪在了地上。

  “瑶姬夫人,是我错了,是我做错了!”

  这柔娘一副痛心的模样,说完还冲着付娆安叩头。这么一下子,付娆安本来打算狠狠收拾她一顿,此刻却显得手足无措了。

  “你……你不是逃了吗?为什么又回来了?”

  “因为小人知道错了,之前逃走,是真的害怕夫人你打死我……可小人真的没有其他生存之地,在大昭,我是个卑贱的安国人。想回家,可安国大军守着不让回。还请夫人可怜可怜我,让我回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