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坠崖诛心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138 2019.07.08 11:33

  数百禁军将付娆安逼在了断崖之上,付娆安挥剑抵挡,满身血污,狼狈不堪,这般与禁军僵持着。

  眼看付娆安力气耗尽,就快没有了抵抗的能力,苏久渊骑马上前,叫停了围攻的禁军。

  “皇上有旨,罪女付娆安需由其父付绍年亲手斩杀!其余将士只要配合好付大人,别让这罪女跑了即可!”

  苏久渊得意地笑着,回头看向一直避在禁军之后的付绍年。

  “付大人,别躲着了,请吧!”

  苏久渊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付绍年神色凝重,慢慢地走近断崖,看着无助的付娆安,无语凝噎。

  付娆安怎么也想不到,那昏君会让自己的父亲来杀自己。她恨,却无能为力。

  “爹……”

  付娆安嘶哑地喊了一声,那语气之中仍旧透着平日里唤声的撒娇气。付绍年隐忍了半天的泪水倾下,他强忍抽噎的语气,一字一句……

  “罪女付娆安……叛国,谋害贵妃……意图弑君……罪不可恕,就地处决……”

  付娆安听着这一条条的罪责,疯狂摇头否认。

  “女儿没有叛国!更没有杀那苏贵妃!若我想弑君,那李允政早就死在寝殿了,女儿没有!爹,都是那安帝昏庸,他挑起安昭大战,全是为了苏贵妃喜好那大昭的温泉池。我大哥二哥战死沙场,竟都是因为那昏君妃子一言!”

  “口出狂言!竟然诽谤当今圣上是昏君,如此大逆不道,难道还不是叛国?就此一罪,你也是必死无疑!付大人,快动手吧!我们还要急着回宫跟皇上复命呢!”

  苏久渊催促着付绍年,付绍年举起手中的弓弩,颤抖着瞄向付娆安。付娆安知道自己再无退路,丢下手中的玉剑,扑通一声跪在了付绍年的面前,朝着付绍年叩了几个头。

  “爹,女儿不孝,先去找两位哥哥了。女儿知道,您一定是被昏君所迫,女儿为您尽的最后一点儿孝道,就是不让您为难。您和母亲以后,一定要注意身子,小心奸人。”

  付娆安说到“奸人”,抬眼恨意地看向那苏久渊。

  “女儿最后还有一言,还望爹退出朝堂那险恶之地,佐伴昏君,早晚身死诛心。”

  付娆安说完,毫不犹豫起身,朝着那断崖之下跳了下去。

  “娆安!”

  付绍年惊叫一声,丢下手中的弓弩,趴在断崖边上,朝着崖下望去。那断崖之下深度百余米,都是峭壁,低下深谷密林纵生,无人敢去之地。从这里坠下,必死无疑了。

  付绍年泣不成声,对这几代忠守的朝堂君主,彻底失了信念。

  “付绍年接旨!”

  苏久渊不等付绍年缓过神来,从怀中掏出早就备好的圣旨,自顾自地宣读了起来。

  “罪女付娆安,辜负皇恩,通敌叛国。朕皇恩浩荡,念及付家忠良,不祸其九族。可罪女不知悔改,企图弑君,谋害贵妃,其罪当诛。女不教父之过,付家已不是忠良之族,罪不可恕,明日午时,付家余下族人二十六口,东门处斩!”

  苏久渊念完圣旨,付绍年惊愣,他踉跄上前夺过苏久渊手中的圣旨,再三确认,的确是李允政的笔记和皇印。

  “我要面圣!我要面圣!皇上不会如此对我付家……”

  付绍年双眼猩红,苏久渊冷冷一笑。

  “付大人,皇上你是见不着了。苏贵妃殡天之时,你们付家就已然完了。要怪就怪你那不孝的女儿,不过还有几个时辰,你们付家就可以全族在阴曹地府团聚,也是一件美事。来人,把付绍年给我押下去,等候处斩!”

  “苏久渊!你这奸人不得好死!安帝昏庸,安国气数已尽……百年基业毁于昏君奸臣之手,哀哉……哀哉啊!”

  付绍年泣不成声,哀声动天……

  付娆安从昏睡之中苏醒,发现自己躺在一架马车上。车外有熙熙攘攘的人声,似乎实在城内街道上。一旁,坐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

  “呃……”

  付娆安微动身体,剧烈的痛感从身上传来,她只觉浑身难受,好像一块巨石压着自己一样。那黑衣男人听见她的声音,赶紧回身查看。

  “付将军莫动,你坠崖虽未死,但伤势不轻。”

  付娆安这才看清楚,这黑衣男人,是大昭军主帅乔书律。

  “你为何在此?我……”

  “嘘,付将军莫要出声。我们如今还在天华城内,马上要出城了。安国你是待不下了,我现在带你回大昭。”

  “我不……我还要留在安国,查清……”

  付娆安话未说完,顿在了那里。她的目光看向马车的窗户,那窗户上有布帘,可风一吹动,那布帘就会掀起。

  那布帘掀起的时候,付娆安看见外面,正好是东门的行刑架。那架子上竖着数十根长枪,长枪上面各自插着一个人头。车外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在围在这行刑架前看热闹,困的马车走走停停,前进缓慢。

  付娆安看到最临近的那颗人头,面庞熟悉,正是自己的父亲……付绍年!

  乔书律发现她在往外看,赶紧闪身过去遮挡窗户,慌乱地转移付娆安的注意力。

  “付将军可觉得口渴?我这里有梅子水,你要不要……”

  “我爹……”

  付娆安声音嘶哑,眼泪不自控地淌了下来。她强忍着身子的疼痛,挣扎着推开挡在车窗前的乔书律,扒在窗口看向车外。

  那行刑架上,足足二十六颗人头,付家远近亲脉,全都在此了。

  “爹!娘!”

  付娆安无措呼喊,挣扎着要下车,乔书律强拉住她。

  “付将军请忍耐啊!你如今下去,只是白白送死而已。若你活着,来日方长,必有报仇雪恨的一天啊!”

  “你让开!”

  付娆安此刻哪儿里听得进道理去,她用尽余力想要推开阻挡她的乔书律,可惜力不从心。

  “乔将军,要过城门了,不能发声……”

  马车门外,驾马的人小声叮嘱了一句。乔书律为难地看向情绪崩溃的付娆安。

  “付将军,在下所做,都是为你,得罪了!”

  乔书律说完,上前一把将付娆安抱进了怀里,伸手紧紧捂着她的嘴巴。付娆安呜咽挣扎,血泪混流,眼睁睁看着窗缝之中的惨相渐行渐远。

  顺利走出天华城的城门之后,乔书律才松开了付娆安。只见付娆安一口污血喷吐了出来,整个人如脱了线的人偶,轰然倒了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