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付家弃女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29 2019.07.07 10:00

  付娆安挟持着左剡刃走出帅帐,候在外面的崔副将带人将付娆安团团围住,丝毫没有要让路的意思。付娆安手中的旗锥加重力道,左剡刃脖颈渗出血来,着了急。

  “都给本将军让开!崔副将,让人闪开一条路。若是伤了本将军,你们没办法向苏大人和皇上交代!”

  左剡刃这般贪生怕死的模样,付娆安还真是没见过。跟那在战场上舍生忘死的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大概是如今身份贵重,也知道惜命了。

  可那崔副将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反而根本不拿左剡刃的命当做一回事,似笑非笑地回应。

  “左将军,如今这局面也怪不得他人。您刚才若不拦着属下处决了这付娆安,也不会给她机会挟持您啊。如今您要让属下放走这付娆安,恕属下做不到。苏大人反复叮嘱,圣上之意,立斩叛贼,属下可不敢抗命。”

  崔副将说完,挥手示意动手。付娆安也不是真心想要伤左剡刃,本以为左剡刃是主帅,无论如何也能挟制大军。不过现在看来,这左剡刃也不过是苏久渊给的一个空壳子罢了。

  付娆安一脚踹开左剡刃,用手中的旗锥艰难应付。本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忽然从四处军帐上方跃身出现几个黑衣人。这几个黑衣人武功高强,替付娆安抵挡了一波。

  其中一个黑衣人牵过一匹战马,将缰绳塞给了付娆安。

  “想活命,去灵墟山找王爷!”

  那黑衣人叮嘱了一句,转身陷入乱战之中。付娆安来不及多想,跃身上马,挥鞭急速逃离了军营。

  不过付娆安并没有去灵墟山的方向,而是毫不犹豫朝着安国都城天华奔去。现在活命对她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付娆安一定要搞清楚,自己为何要背负叛国的罪名。这冤屈,她绝不可能白白受着,污了她付家的忠良之名。

  付娆安日夜兼程,马都跑死了一匹,换了马继续赶路。足足两天两夜,才回到了天华城。

  天华城还如她离开时那般繁闹,这里几乎都是王公贵胄,不像沿途她经过的那些城镇地方,流民满道,百姓苦不堪言。

  城门内的榜上,并没有付娆安的通缉令,这让付娆安心中的不安稍缓了些。她疾步赶回付家,护国公府。

  护国公府大门紧闭,不像往日那般敞着大门。虽有些奇怪,但付娆安来不及多想,上前敲门。

  咚咚咚!

  “江叔!开门啊,我是娆安!爹娘!”

  付娆安没叫两声,大门忽然裂开一道缝隙。管家江叔探头出来,面色惊悚地看着付娆安。

  “小姐?你……你怎么回来了?”

  江叔这话奇怪,而且表情实在是怪异。他小心翼翼地看向门外四周,大门仅仅裂着一条缝,似乎并没有让付娆安进门的意思。

  “江叔,我爹娘在家吗?我有急事!”

  付娆安说完就要推门进去,怎料却被江叔堵在了门外。

  “小姐没见到老爷派去边疆的人吗?”

  “人?什么人?江叔我现在没时间跟你闲聊,我真的有急事要见我爹,你快让我进去!”

  付娆安强行要进门,可这江叔死死地堵在门内,一脸焦急,说话的声音有意压低。

  “老爷不在,夫人也不在。小姐,你快走吧,如今朝廷派人四处抓你,若是被抓到,你必死无疑。天华城您是万万呆不得的,快走,快走!”

  江叔说的很是急促,作势就要关上府门。付娆安怎肯这般不清不楚地罢休,她拼命敲门。

  “江叔!你把话说清楚啊,这般不明不白的,我绝不肯走!我一定要见到爹!你开门,你快开门啊!”

  付娆安的叫喊引得街道的人纷纷侧目,她依旧不管不顾。大门再一次打开,这一次,付绍年和付母走了出来。

  “爹!娘!”

  付娆安兴奋上前,还没碰到付绍年,付绍年扬手一记巴掌狠狠地打在了付娆安的脸上。付母心疼地双目盈泪,却一言不发。

  “不孝女还有脸回来!”

  付娆安脸颊火辣辣的疼,她整个人都被打蒙了。捂着脸看向付绍年,付绍年目光冷怒地瞪着自己。从小到大,付娆安都未见过父亲这般看着自己。

  “爹,女儿做错什么了?为何我只是消失了两天,皇上就要定我叛国罪,您也这般对待我?”

  付娆安难忍委屈,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了下来。付绍年撇开目光,依旧狠心地说着。

  “我付家世代忠良,怎料出了你这么一个叛国贼子!真是我付家祖上的奇耻大辱,我念在你是我亲生的骨肉,不能替圣上亲自处决你。你现在滚出付家,自生自灭!但是,从此刻开始,我付家再无你付娆安此人,你与我付绍年,也再无半点瓜葛……”

  付娆安惊愣,她不曾想父亲竟然不听自己半句解释,就这般贸然定论自己叛国这般大的罪孽。

  “爹,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我没有叛国,这半月来,我混在男人堆里隐藏身份,拼死杀敌,想要为我大哥二哥报仇,试问我怎么会叛国!”

  付娆安泣不成声,付绍年却无动于衷,甚至更为过分。他从门口拿起粗重的门闩,挥起重重地打在付娆安的身上。付娆安踉跄栽倒在门槛外,滚下了台阶,吐出了一口鲜血。

  “老爷!”

  付母实在是不忍看下去,试图劝阻付绍年。可却欲言又止,抽噎着转而看向台阶下的付娆安。

  “娘……娆娆没有……没有叛国……娆娆没有……”

  付娆安满眼泪水,付母何尝不是痛心疾首,她强压着自己悲痛的情绪。

  “娆娆,乖,听话,你走吧,快走吧。付家……容不下你了。”

  付娆安没想到母亲也是这般决绝,她匍匐着朝着台阶上爬去,眼泪混着血水流在台阶上,场面凄惨不已。

  “爹……娘……我真的没有叛国……”

  看到此幕,付绍年非但没有心软,还将门闩递给了家丁,狠心下令。

  “你们几个给我把这个不孝女打出去,她若再来,给我往死里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