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佐政王也怂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29 2019.07.11 18:29

  推付娆安的人,竟然是洛承君。

  只见这洛承君的脖颈上沾染着些许猩红的血迹,细看之下,那红袍上也沾着血,一直蔓延到他的手掌上。

  “你受伤了?”

  这是付娆安的第一反应,可当她的目光瞟到洛承君身后的床榻上,才知道,是自己想错了。

  刚才那妖娆美艳的女人,此刻正一动不动地瘫在床榻上,没了动静。

  付娆安不等洛承君开口说什么,径直走到床榻前,看见那女人被割破了咽喉,瞪着她那双美丽的眼睛,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你杀了她?”

  付娆安不可思议地看向洛承君,洛承君朝她走近欲要开口解释,付娆安警惕地后退,从腰间拔出了短匕。

  “洛承君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付娆安实在是看不透洛承君了,当初在战场上,她成了他的手下败将,知道他是个诡计多端的家伙。可三番五次搭救自己,又从心里觉得洛承君并非恶人,可如今,这家伙竟然把自己的新婚的妾侍都毫不留情地杀死在床上,当真是心狠手辣!

  洛承君欲言又止,看着付娆安这般警觉,又显得很是无奈。他侧身走到床榻前,一把掀开了那女人身上的嫁衣。只见那女人的嫁衣之下,穿着夜行衣。

  洛承君又从那女人的手指上掰下一枚戒指,将那戒指翻动过来,竟然出现了两片薄如蝉翼的指间刃,这是一种很专业的暗器,能够杀人于无形之中。

  “这女人,是个杀手。”

  “杀……杀手?”

  付娆安愣住,洛承君自嘲地笑了笑。

  “看来皇上已经耐不住性子了,从前还给本王机会培养培养感情,这一次倒好,上来就动手。当真是杀心笃定,不给本王机会了。”

  “你是说,你们大昭皇帝要杀你?为什么?你不是你们大昭最厉害的佐政王爷吗?”

  见付娆安好奇心起,洛承君却住了口。

  “算了,这是我们大昭皇室的事情,与付姑娘无关。但是付姑娘你,要了解这个女人的一切。”

  付娆安越发听不懂洛承君的话,洛承君欲要继续往下说,忽然听见窗外有轻微的人声。付娆安还没来得及反应,洛承君忽然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不由分说地倒在了床上。

  “洛承君你……”

  “嘘……”

  洛承君示意付娆安安静,付娆安竟然真的闭上了嘴,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听洛承君的话。

  洛承君与她身体叠覆在一起,彼此紧贴,毫无间隙。这般近距离地贴着一个男人,付娆安生平还是第一次。洛承君小心翼翼听着外面的动静,而付娆安,一门心思看着他。

  这个男人于她而言,自然是陌生的。可自己对他的感觉,永远是奇怪而矛盾的。她戒备他,却又信他,她怀疑他,却又想要依赖他。这或许是因为,自己如今在这世上,已无可信可依赖之人。

  那偏厢外的动静,是杜妍娥弄出来的。杜妍娥本想要放宽心的,可这情绪又如何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她一躺下,脑袋里面就浮现出各种洛承君怀抱那女人承欢的画面。实在是煎熬难耐,便决定亲自来这偏厢外听听墙根,才能放心。

  “王妃,我们如此,不太好吧?”

  蓉兰为难地看着鬼鬼祟祟的杜妍娥,杜妍娥瞪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教训蓉兰。

  “你给我闭上嘴!”

  杜妍娥贴在偏厢的窗沿下,听着里头动静,那里面,异常安静。杜妍娥不肯罢休,非要听到点儿什么,又往窗沿靠近了些。

  偏厢内的洛承君听那外面鬼祟的动静始终未去,眉头紧锁,抬眼看了看那红烛,快烧到半截了。洛承君与乔书律约好,若是红烛燃完半根,他就会带着付家老奴来偏厢会面。此下,时间已经不多了。

  洛承君自是知道那窗外偷听的人是杜妍娥,也了解杜妍娥的性子。他思来想去,为难地看向蜷在怀中的付娆安。

  “付姑娘,得罪了!”

  “啊?”

  付娆安莫名其妙地看着洛承君,只见这洛承君将榻上的尸体挪到里侧,从那女人头上的珠钗上摘下一颗玉珠。又将那沾血的嫁衣披在了付娆安的身上,伸手摘下付娆安束起发髻的带子,任凭付娆安如瀑的乌发倾散了下来。

  接着,洛承君将手中的玉珠弹向窗子,那窗户吱呀一声自己裂开了一条缝隙。

  “洛承君你……唔……”

  付娆安话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洛承君猝不及防地欺身而上,不由分说地吻上了她的唇。

  付娆安下意识挣扎,却被洛承君死死攥住双手,只能乖乖在他怀里蠕动。

  裂开缝隙的窗子吓了杜妍娥一跳,她下意识缩回了身子,可同时也清晰地听到了偏厢里面的动静。

  那是男女的压低的呜咽声,杜妍娥不禁妒意横生,攥紧了手中的丝绢,怒气起身,不顾一切朝着那窗子的缝隙看去。

  “王妃!”

  蓉兰被杜妍娥此举吓了一跳,又不敢大声说话,也跟着杜妍娥站起了身,看到了偏厢之中的画面。害怕地看向杜妍娥……

  杜妍娥此刻浑身颤抖,咬牙切齿,眉眼透着凶狠。她恨不得冲进去杀了洛承君身下的女人。杜妍娥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伸手将面前的窗子关上,疾步转身离开了偏厢。

  听到窗户被关上,洛承君知道,杜妍娥已经离开。他这才松开怀中的付娆安,回身看向窗子。

  “洛承君你个卑鄙无耻,浪荡之徒!”

  付娆安回过劲来,起身狠狠地甩了洛承君一个耳光。洛承君直接被打懵了,他错愕回头看向付娆安,发现她竟委屈地掉了泪下来,再看她那张被自己亲红了的樱唇,忽然……有些怂了。

  “本王不是……”

  吱呀!正在洛承君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后窗忽然被打开了,乔书律鬼鬼祟祟地探头进来。

  “王爷!属下能进去吗?”

  “快……快快进来!本王真不知如何是好呢。”

  洛承君慌张起身去了后窗,帮着乔书律将那付家老奴给拉进了偏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