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不见就不见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83 2019.07.13 16:50

  杜妍娥挥起麻鞭要朝着江叔身上挥打,付娆安抬手狠狠地扼住了杜妍娥的手腕,怒目瞪着她。

  杜妍娥感觉手腕传来剧痛,那手腕的骨头好像快要被付娆安捏断了一样。她疼急眼了,朝着四周呆愣的奴才吼道。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动手!给本王妃好好教训教训这两个下贱之人!”

  听到杜妍娥呼救,蓉兰和碧秋赶紧招呼着奴才捡起地上烧成红焰的棍棒,朝着付娆安和江叔冲了过来。

  付娆安见此场景,护住江叔,不再忍耐,直接动手反抗。这付娆安从小跟着父兄练武,没学得上十成,八成还是有的。她拿出上阵杀敌那股子狠劲儿,几下就把那五六个持着棍棒的奴才打翻在地。蓉兰和碧秋吓得连滚带爬,拉着杜妍娥就要往外走。

  可杜妍娥此时,脸上却露出了笑意。

  “你果然会武功!”

  付娆安愣住,回头看向杜妍娥,她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南水孤郡的头牌,不会舞技弹唱,却会武功?今日你动手,在场的奴才可都看见了的!如今王爷就算对你疑心未重,也该明白你的身份了!本王妃看你还能活蹦乱跳几日!哈哈哈……”

  杜妍娥大笑,付娆安才恍然明白。杜妍娥此番变着法子的折腾自己,全是激将法。她只是缺少一个,名正言顺加害自己的理由。

  “本王妃今日累了,你好自为之。”

  杜妍娥心情大好,让蓉兰搀着走出了偏厢。付娆安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她并不确定,自己这次的冒失,会不会给洛承君和自己的复仇计划带来阻碍。

  “夫人?你没事吧?让老奴看看你脚上的伤。”

  江叔看付娆安发愣,上前查看,付娆安这才回过神来。

  “江叔,我怕是做错事了……”

  付娆安越想越觉得不安,江叔却不太明白。

  “夫人做错什么了?那帮人如此欺负你,你不过是反击罢了。何错之有?”

  “我也不知道,但就是觉得,不太妥当。不行,我得去问问洛承君!”

  付娆安心里不安,但又说不出具体的来。但就是瞧着杜妍娥那满脸得意,心中慌乱。这洛承君也从未细说过其中利害,只是说自己受了委屈,挺着便是。那若是自己反抗了,又会如何?

  乔书律依旧没在客厢之中,付娆安心中焦灼,看向了不远处的湖心楼。

  那花园圆湖能够通往湖心楼的舟船只有一只,还在湖心楼那边停靠着。付娆安着急,便跃身跳入湖中,生生游了过去。

  “洛承君!”

  付娆安浑身湿漉漉地上了那湖心楼,正在议事的乔书律和洛承君一愣。

  “这……这夫人是如何过来的?那船不是……”

  乔书律一脸震惊,洛承君微蹙眉头,闪身进了书格后面的密室之中。

  “王爷您……”

  乔书律无语,这洛承君又是把自己一人丢下应对付娆安。

  “洛承君在哪儿?”

  付娆安冲了进来,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洛承君的身影,便质问乔书律。乔书律看她浑身湿透,脑袋上还挂着水藻的狼狈模样,惊地半天无语。

  “我问你,洛承君在哪儿?我要见他,我有急事要见他!”

  付娆安不顾乔书律的目光,急切地询问着。乔书律下意识看向书格,意识到之后赶紧收回了目光。可这一瞥的目光,还是被付娆安发现了。

  “他在书格里面吗?”

  “啊?”

  乔书律惊诧付娆安是如何知道的,付娆安已经气势汹汹地朝着书格走去。乔书律赶紧上前拦住了她。

  “夫人这是干什么,王爷不在,王爷……去宫里了!这湖心楼里面都是机密政务,您不能随便动的!”

  付娆安看乔书律不肯松口,只能朝着书格喊。

  “洛承君你出来!我真的有急事找你,我好像闯祸了!今日杜妍娥来找我麻烦,我没忍住动手了,她知道我会武功了。她笃定我是皇上派来的杀手,那会如何啊?”

  付娆安急切地问着,可是那书格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乔书律也急了起来,将付娆安推出了门外。

  “夫人你怎么就不听呢?我都说了,王爷不在!再说了,之前王爷不是交代过您吗?要跟他保持安全距离,能不见面就不要见面。你复仇的事情王爷会暗中安排好的,您又何必这么着急呢?报仇也不是一日两日就可以完成的呀!”

  乔书律语气之中带着温怒,付娆安忽然沉默了下来,目光冷淡地看着他。这乔书律对上她的目光,刚才的怒气一下子被压了下去,立怂。

  “咳咳,我不是责怪您。王爷也是为您好,安全距离,不要见面。您的话我会转达王爷的,但是您下一次千万不要这么冒失来湖心楼了。若是被王妃或是奸细看到,那……就完了!”

  听了乔书律的话,付娆安冷笑着点了点头。

  “好,不见就不见!你们以为我稀罕!本姑娘自己就能搞定一切!莫不是害怕连累了你们,我才不会上赶着来找你们!”

  付娆安恼怒地说完,转身离开了。乔书律无奈,自己每次都被当成挡箭牌一样,白白受着委屈。

  正委屈着呢,乔书律忽然听到楼下有划桨的声音,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冲出去看向湖面。果然,那付娆安解开了船绳,自己划着船离开了。

  “哎!哎……”

  乔书律想喊,却又害怕府中奸细,只能无奈地看着付娆安划船远去。

  此时,那书格错开,洛承君从里面走了出来。乔书律急急地回到房内。

  “王爷,船!船被付娆安给划走了!”

  洛承君一愣,随即抿嘴笑出了声,不由觉得这付娆安更加有趣。乔书律看他笑,更是着急。

  “您怎么还能笑出来呢?咱们上一次为了防止王妃擅自来湖心楼,就只留下了那一只船!”

  “那又何妨?大不了跟她一样,游回去!”

  “游?游回去?堂堂佐政王府的王爷和主将军,从这里游回去?要是被人看见……岂不丢脸?”

  乔书律的话让洛承君愣了愣,随即点头。

  “你说的没错,本王游回去实在是狼狈。那就这样,你自己游回去,把船划过来,载本王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