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出路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02 2019.07.05 09:43

  付娆安脱身之后,立刻回身查看洛承君。那沼泽之中,却已经不见了洛承君的身影,只有泥潭上的几个水泡一闪而破。

  “洛承君!”

  付娆安呼喊洛承君,伸手去拽身上的布绳。那布绳陷在粘稠的泥浆之中,加上洛承君的体重,很是费力。

  付娆安拼命用力拉扯布绳,那布绳攥在手心之中,像是稍钝的刀刃划过一样,热辣辣的生疼。

  “洛……承……君!”

  付娆安咬牙唤着洛承君的名字,发狠的力道让她的双脚在实地上陷出了两道深痕。

  终于,完全陷入沼泽地的洛承君被付娆安拽上了实地。此刻的洛承君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尊泥像,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没有了动静。

  付娆安顾不得自己手心的火辣,上前将洛承君口鼻之中的淤泥掏出。

  “洛承君!洛承君你醒醒啊!”

  付娆安唤了许久,洛承君没有一点儿回应。付娆安绝望地瘫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他。莫名的,付娆安只觉鼻头一酸,兄长战死和这半月来作为女子在沙场之上的苦痛和委屈一下子全部冒了出来,眼泪吧嗒吧嗒地掉落了下来。

  “本王……当真没想到,付将军会为了我流泪……”

  这许久没有动静的洛承君忽然开口呢喃了一句,付娆安惊愣地看着洛承君幽幽地睁开眼睛,冲着自己露出一抹邪魅得意的微笑来。

  付娆安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不知该哭该笑。

  “谁说本将军是为你流泪的!本将军只是在想,你若是死了,我便走不出这乌绝谷了!这才悲从心来……”

  洛承君吃力地爬起身,微微踉跄,笑说着。

  “本王不是说了,一定会带你离开这乌绝谷的,本王……说到做到。”

  哪怕是刚刚经历了生死大难,洛承君仍旧是那一副自信洒脱的模样。付娆安也没有了先前那般的敌意,她看着自己双腿和洛承君全身的淤泥,皱起了眉头。

  “这一身污泥,走起路来怕是吃力。若是再遇上狼群,跑都不利索。”

  说着,付娆安看向沼泽地的另一端。那群狼还不甘心地守在那里,它们不敢涉足沼泽,却又不想放弃守了一夜的猎物,焦躁地低嚎着。

  “放心吧,狼我们应该是遇不到了。这乌绝谷的阴沼将狼山与谷中其他山断隔了起来,只要过了这沼泽,狼群就追不过来。这一次,也算是因祸得福,若不是遇见这狼群,我还对这乌绝谷的地势方向做不出判断,如今,我已经知道走出这乌绝谷的路了。”

  “当真?”

  这是付娆安这几天听到最好的消息了,难掩惊喜。洛承君肯定地朝她点了点头,反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山头。

  “那个是灵墟山,当年我训练赤甲军的地方。只要翻过那个山头,就能走出乌绝谷,回到战场上去。”

  “那还等什么,走吧!”

  付娆安已经迫不及待要赶路,洛承君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付娆安吃痛蹙眉冷吸了一口气。洛承君这才发现,付娆安的双手手心,已经被布绳勒出了血口子。

  洛承君自己都未察觉,看到付娆安手心伤口的时候,他的眉心紧蹙。

  “你干什么?”

  付娆安发现洛承君盯着自己手心的伤口,别扭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洛承君回神,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哦,本王是想说,无需着急。翻过那灵墟山,怎么都要一天的时间,况且我们如今狼狈,不如先找处山泉洗洗,吃饱喝足之后再……”

  洛承君说到洗洗的时候,付娆安下意识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胸口,警惕地看着他。洛承君意识到了什么,尴尬失笑。

  “付将军不要误会了,本王向来喜欢温婉贤淑的女子,对将军这样……彪悍的女子并无兴趣。本王可是大昭的佐政王,府上佳人数不胜数,将军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对你……”

  洛承君上下扫视付娆安,眉眼透出一丝戏虐的嫌弃。付娆安听了洛承君的这套说辞,仿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些,她护着胸口的手尴尬的不知该如何搁置,连应对的话都说的磕磕巴巴的。

  “本……本将军说什么了吗?你……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本将军岂是寻常女子能比较的,在军营里,本将军跟数万将士相处融洽,还会怕你这个佐政王不成!”

  付娆安嘴上逞强,真的到了山泉处,便怂了。那洛承君毫无顾忌地在她面前褪去了上衣,露出了肌肉线条分明的脊背,这个男人,就连身上也白的发亮。

  “男女有别,付将军不背过身去吗?不过若是付将军在军营养成了豪迈的性子,我也不介意与将军共浴……”

  洛承君不光是调侃,身子也自动朝着付娆安靠近。那雪白的肌肉慌晕了付娆安的眼睛,她急忙背过身去。

  “休得胡来!洛承君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本将军让你血洒山泉!”

  付娆安毫无底气地说着,不断做着深呼吸,缓解自己燥热滚烫的脸颊。洛承君觉得有趣,抿嘴一笑,不再继续调侃,跃身跳入清冽的山泉之中。

  “付将军不必背着了,这山泉中间有块泉岩,正好可以将这山泉一分为二。我去那边洗,将军留在这边即可。本王保证,不会偷看。”

  洛承君说罢,游了过去。付娆安呆站了一会儿,确定自己身后的泉水没有声音,才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来。

  那洛承君的确在泉岩的另一端洗漱,付娆安身上淤泥汗液,早就急不可耐地想要清洗了。她躲在山泉旁的树后,褪去残甲和内衬,淌入山泉水中。

  那清亮爽快的感觉,让付娆安的脸上不由地绽出了笑意。她将身子完全探入水中,长呼了一口气。

  山林幽静,景色宜人。付娆安此时才有心情仔细看看这乌绝谷的风景,心情也沉静了许多。

  “给你!”

  正安享着,那泉岩后面忽然探出一只手来,吓得付娆安差点儿失声叫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