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新人青秀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12 2019.07.19 18:33

  “本王的奏折!”

  天微亮,乔书律听见洛承君一声惨叫,急急忙忙从旁边的房间冲了过来。他看见洛承君正一脸嫌弃地提溜着手中的奏折,那奏折上面还滴滴拉拉地流着不明液体。

  而坐在书桌前的付娆安此刻正一脸的迷瞪,伸手抹了一把嘴角残留的口水。

  “是让你趴在本王的奏折上睡觉的?”

  洛承君气恼地看着付娆安,付娆安白了他一眼,同样嫌弃他这副着急的模样。

  “不让睡你昨晚倒是叫醒我啊,奏折你自己不放好。再说了,不就是口水吗?干嘛这么大惊小怪?”

  付娆安说着起身,从洛承君手里一把夺过沾着口水的奏折,豪迈地甩了甩。

  “喏,这不是字迹清晰着呢嘛,就是有点儿水印而已。好得很!”

  付娆安说着合上了奏折,将那表面残留的口水用袖子擦了擦,重新递给洛承君。洛承君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难以想象,这丫头从前竟然是护国公府的大小姐?

  可这奏折已经来不及重新书写一份了,洛承君不情愿地接过,用帕子垫着,嫌弃地拿着。

  “你套上家奴的衣服,跟我出府。”

  付娆安坐着洛承君的马车,很顺利地离开了佐政王府。分别之时,付娆安还不甘心地追问了洛承君一句。

  “你到底什么时候帮我提升武力和谋计?”

  洛承君冷趁着脸,不耐烦地回了她。

  “等你安分之后!本王自有安排,走,上朝要赶不上了!”

  洛承君催促马夫,没给付娆安继续深问的机会。付娆安朝着洛承君马车离去的方向吐了吐舌头,嫌弃地挑眉。

  此刻天刚刚全亮,付娆安想着,江叔也许还没有发现她不在厢房。本来,她也比较喜欢晚起,而江叔喜欢早早地去集市上卖鱼。

  可进入别院,付娆安知道自己想错了。那江叔正一脸阴郁地坐在她厢房的台阶上,一旁,还有红着眼的简茶。

  “夫人回来了!”

  简茶率先看见了付娆安,兴奋地叫喊道。江叔也急急地起身,上前一把拽住付娆安的胳膊,上下左右仔仔细细地查看了她一遍。确认没有受伤之后,才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早上出去溜了溜……”

  付娆安准备扯谎,却被江叔直接打断。

  “昨夜简茶半夜起夜你就不见了,莫不是你溜达了一晚上?”

  “额……”

  付娆安无话可说,江叔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一下,那躲在墙角观察三人的柔娘赶紧缩回了脑袋。再探出去,发现江叔和瑶姬已经进入了厢房,门外只留下简茶守着。

  “说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柔娘自语了一句,如今她也无心干活,满心都是那白花花的银锭子。

  江叔拉着付娆安进入厢房,低声叱问。

  “你老实跟我说,昨夜你是不是去那佐政王府了?”

  付娆安一看被江叔猜中了心思,也不再隐瞒,默默地点了点头。虽说江叔知道八九不离十,可看见这付娆安承认,还是急了眼。

  “哎呀!小姐,我的大小姐呀!你能不能多为老奴,多为付家想想啊?昨日那毒针已经足够惊险,我们本该更加小心,你怎么还要往那死路上走啊?你知不知道,你若是再迟半个时辰回来,老奴已经要去佐政王府拼命了!”

  江叔老泪纵横,说的付娆安心里愧疚不已。

  “对不起啊江叔,我……我只是不甘心就这么被欺负,还误害了那白金红。”

  “老奴知道小姐你心里不甘,可如今我们只能忍着。成大事者,需要忍耐啊。你答应老奴,从今以后,绝对不要再做如此冒进之事。”

  “我……”

  “小姐若不发誓,老奴这就拼了老命,去那佐政王府杀了那王妃为你出气!”

  江叔的话吓了付娆安一跳,但是她知道,江叔不是在开玩笑。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江叔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如此冒进了,就算有什么心事,也一定要跟您商量一下,这样,总可以了吧?”

  看到付娆安乖乖发誓,江叔的情绪才算是安稳了一些。他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

  “是老奴无礼了,可老奴都是为了小姐好。只要小姐好好活着,为付家留下最后的血脉,老奴就是去死,也不会犹豫。”

  “江叔……”

  付娆安既感动又内疚,紧紧攥着江叔的手。如今在这世上,能够让她感觉还有亲人,付家还在的,只有江叔了。

  “好了,老奴还要赶着去卖鱼,这会儿早集怕是要散了。小姐跟简茶留在别院,一定要当心。”

  付娆安点了点头,此刻无比乖巧。江叔不放心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江叔走出厢房,正巧,从别院门外走进来几个人,一个瘦小的女人,还有两个王府的奴才。

  “这是新人,你们好好相处,切勿生事。我们王爷心善,你们可莫要给他找麻烦!”

  奴才说完,丢下那瘦小的女人便转身离开了。江叔本没有在意,可当他拎着鱼笼准备出门的时候,那呆站在门口的瘦小女人抬眼瞥了他一眼,忽然伸手拽住了他。

  “江管家?”

  那女人满脸惊诧,语气之中透着兴奋和惊喜。可江叔不同,他听见有人用“江管家”来称呼他的时候,心里忽然揪了起来。他侧目看向那瘦小的女人,眯起眼睛细细分辨。

  “青……秀?你怎么……”

  江叔脸色骤变,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那青秀没有发觉,自顾自地开心着。

  “江管家真的是你啊,我实在是太幸运了,竟然遇到了你!以后我也要在这里避难了,还请江管家能像在护国公府一样照顾我。”

  江叔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忽然伸手推开了青秀,手中的鱼笼都顾不上了丢在了地上,转身疾步朝着付娆安的厢房走去。

  此刻,付娆安正要推门出来,去田里做活。

  “哎?江叔你怎么……”

  “进去!”

  付娆安被江叔堵在门口,强行推了进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