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下马威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020 2019.07.11 21:03

  江叔与付娆安叙了一夜的旧话,天蒙蒙亮的时候,洛承君和乔书律才现身。

  “时候不早了,为免得让人起疑,江叔你跟着乔书律先下去吧。今后你就是这偏厢的管事,不过一定要注意对付姑……不,是对瑶姬的称呼,私下的话也要小心一些。”

  “谢佐政王成全我与小姐朝夕相处之愿!”

  江叔对洛承君感激不尽,付娆安也心悦,但想起昨晚的事情,还是绷着脸没有理会洛承君。

  乔书律用麻袋扛走了女杀手的尸体,带着江叔离开了偏厢。偏厢之中,又只剩下了洛承君和付娆安两人。

  洛承君摸了摸自己还隐隐作痛的脸颊,欲要解释昨晚的冒犯之举。

  “其实昨天晚上……”

  “像瑶姬这种女人,应该如何在佐政王府自处?我不懂,需要做什么,你要提前跟我交代。”

  付娆安不想再提起昨夜的事情,直接打断了洛承君的话。而且毫无顾忌地直视洛承君,似乎毫不在意昨晚的冒犯。

  洛承君微愣,付娆安的毫不在意,让他意外,也……莫名失落。

  “哦,因为瑶姬身份卑贱,又是妾侍。所以一会儿天亮,要去王妃的素香阁请早安,跪拜敬茶。我也会在那里,每日早上我都要在素香阁用早膳。”

  “然后呢?请过早安之后,我又要做什么?其实我是想问,对于我的复仇计划,我该做些什么?”

  “如今,你最该做的,是瞒天过海,保住命。不要以为,你在这佐政王府活下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等时机成熟,我会让你在武功和领兵作战的计谋上有所增进。”

  咚咚咚!

  正说着,偏厢的门被敲响了。门外,是主事婆子的声音。

  “王爷,夫人可起了?今日新婚大早,婆子来取红布的!”

  付娆安疑惑地看向洛承君,不知道这红布是个什么东西。洛承君从床榻上抽出一块白色的垫布来,那垫布上面,染着昨夜那女杀手的血。

  “起了,进来吧。”

  “哎!”

  婆子应了一声,笑脸盈盈地推门进来。接过洛承君手里的白布一看,更是眉开眼笑。

  “恭祝王爷夫人早得贵子!”

  婆子笑嘻嘻地说完,拿着那沾血的白布好像宝贝似的,转身走了出去。

  付娆安越发不明白了,那杀人见血的白布,有什么好高兴的。

  “你怎么把那血迹给她了?就不怕……”

  “无事,一会儿有丫头来给你梳妆打扮。收拾好了,赶紧去那素香阁,这王妃的脾气……怕是不会小。”

  洛承君想起昨夜给杜妍娥看的那场戏,怕是让杜妍娥怒火中烧了一整夜,今早等着出气呢。他不便跟付娆安多说什么,只能提个醒。

  洛承君披衣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忽然定住,回头看向付娆安。

  “本王觉得,应该提前跟你说一声。你是瑶姬,也是本王的妾侍。在这王府之中,大多时候,你受了委屈,本王不能护你。你做出反抗,本王可能还要罚你,你可明白?”

  付娆安当然不明白,她怎么可能懂得这正室与妾的尊卑之分。因为父母感情专一,连见都没有见的机会。

  洛承君看付娆安满脸不解,也是无奈,摇摇头离开了。

  洛承君离开没一会儿,几个王府的婢女端着水和新衣便进了偏厢之中。

  “参见夫人!”

  那几个婢女一脸冷色,问候的话也是冷冷冰冰的。付娆安也没多在意,坐在梳妆台前任凭她们折腾。只不过没一会儿,她就受不了了。

  这几个婢女也不知是生手还是故意的,为付娆安梳个发髻,使劲儿拉扯着头发,疼的付娆安龇牙咧嘴。穿个衣服,也是东扯西拽,折腾的付娆安踉踉跄跄的。

  “你们到底会不会伺候人?我自己来!”

  付娆安真是怕了,那几个婢女一脸诡计得逞的模样,巴不得不伺候她。

  “那夫人您自己可手脚快些,别让王妃等急了!”

  那领头的婢女冷言说了一句,便领着其他人转身离开了。付娆安蹙眉揉了揉自己受苦的头皮,再看看乱七八糟的衣服,忽然有些明白洛承君的担忧了。

  “这佐政王府怕不是什么无间地狱?怎么连几个婢女都这般凶神恶煞的……”

  付娆安嘟囔了一句,想起刚才那婢女说的时间,不敢耽搁,赶紧收拾利落。

  简单梳鬓,一根珠钗,淡淡扑粉染朱唇。这复杂的打扮,付娆安也不会,可就是这么简单的样子,倒收拾出一副娇嫩,未出阁姑娘的模样来。不过,这本就是付娆安的本性。

  收拾妥当之后,付娆安急急忙忙朝着素香阁赶去。这在湖心楼藏的吉日,她差不多已经将王府的地势看的差不多了。

  到了那素香阁,付娆安停在门口,摆弄了半天请安的姿势,这才忐忑地走了进去。

  素香阁内,杜妍娥和洛承君正在用早膳,周围一群婢女奴才伺候着,好不热闹。

  “王妃,新夫人来了。”

  门口的婢女报了一声,那热闹的气氛立马冷却了下来。杜妍娥笑盈盈的脸也瞬间拉了下来,冷目朝着门口望去。

  付娆安小心翼翼地走进来,抬眼看见那杜妍娥和洛承君,慢悠悠地跪在了地上。

  “妾身给王爷,王妃请安。”

  杜妍娥没应话,而是侧目看向一旁的洛承君。洛承君余光瞟了一眼付娆安,继续低头吃早膳,也未说话。

  杜妍娥看洛承君没开口,心中稍微舒服了一些。再看过去上下打量着付娆安,看见她这一副清纯娇俏的打扮,心中又窜起了怒气。

  明明是烟花之地出身,却故意要装扮成这副良家模样,当真是心机深沉!

  “敬茶吧!”

  杜妍娥压着怒气说了一句,眼神示意蓉兰上茶。蓉兰应了点头,轻笑着去递给那付娆安茶水。

  付娆安伸手去接茶杯,却被蓉兰死死摁住了茶托。付娆安疑惑抬眼看向蓉兰,蓉兰轻蔑一笑。

  “夫人不懂我们王妃的规矩了吧?这敬早茶,不要茶托,直接捧着杯身去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