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至尊凤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面圣

至尊凤将 允巫童 2162 2019.07.07 15:49

  “老爷!”

  付母紧攥着付绍年的手,目光央求地看着他。付绍年浑身颤抖,甩开了付母。

  “都愣着干什么?我说的话是不管用了吗?给我打!”

  家丁看付绍年动怒,不敢迟疑,上前用棍棒驱逐付娆安。付娆安性子倔强,忍痛不肯离去。付母眼看宝贝女儿被打的浑身是伤,实在忍不下去,冲上前去护住了付娆安。

  “娆娆,听话,走!走啊!”

  付娆安看着母亲脸色惨白,双眼含泪,抿着嘴巴有话却不能说的样子。微愣,付母冲着她不断地使着眼色,虽不知道母亲是何用意,但付娆安知道,自己应该听话。

  付娆安踉跄站起身来,朝着付绍年看了一眼,嘴巴微张,无声唤了一句“爹”,不甘地转身朝着一旁的胡同走去。

  看见付娆安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付绍年狠绝的表情瞬间变成哀伤,他强忍泪目,转身进入府中。

  而付娆安离开没有半炷香的时间,只见一队皇城卫兵急急地赶到了护国公府,浩浩荡荡地走了进去。

  付娆安隐于小巷之中,看见主街上有许多官兵拿着自己的画像询问路人所见。这安帝不将自己的通缉令贴于城中,怕是担心自己擅用女将的事情暴露,有损天威。

  付娆安此刻疲累不堪,加上身上的伤痛,心里的冤屈,已经全部融成了天大的愤怒。

  “既然爹都给不了我答案,那我就亲自去问问皇帝!”

  付娆安攥紧了拳头,如今的局势,用生不如死来形容都不为过。她就算是死,也要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何。

  这在天华城有一众人皆知的闲事,那就是宫里最受宠的苏贵妃娘娘每日沐浴,必定要用这天华城近郊处的冰泉水。而且要每日专人出宫装上几桶新鲜泉水,还要混上那采摘的清凉叶,为苏贵妃娘娘避暑所用。

  今日也是不例外,宫人正在冰泉处装灌冰泉水。

  “刘公公,你可觉得,今日这桶装满的有些快了?”

  一位工人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看着已经满桶的谁,有些疑惑。

  “怎么?干活快点儿你还嫌轻松了?来,把我这桶也灌满吧!”

  “奴家不是这个意思,奴家数日为娘娘装灌这冰泉水,记得用这小桶,每次要四十小桶才会满,可今日……只用了三十桶,甚是奇怪。”

  “怪什么怪?快点儿吧,今日炎热,娘娘要是在宫里等急了,你我可有苦头吃了!”

  刘公公催促着,那宫人疑惑地朝着桶里望了一眼。那水上漂浮着满满的清凉叶,并无异常,也就没有再继续深究。

  装着冰泉水的马车晃晃悠悠地朝着宫门走去。到了宫门处,禁军照例要打开桶盖检查一下。

  那禁军简单看了一眼,准备盖上盖子的时候,忽然发现水面上咕嘟了几个水泡。他眉头一蹙,从腰间拔起长刀,准备去这桶里搅和几下。

  这一旁的刘公公看见了,着急忙慌地上前阻拦了下来。

  “哎,使不得使不得!这可是苏贵妃娘娘沐浴的泉水,你这沾过血腥的刀子怎么能污了娘娘的水?娘娘玉体娇贵,若是沐浴出了问题,你死还是老奴死啊?”

  这禁军一听刘公公此言,只好收起了长刀。不放心地朝着那桶里的冰泉水望了一眼,尽是飘着的清凉叶,也不再有气泡出现了。便只好作罢,放了行。

  冰泉水被送到了苏贵妃的华香殿,浴池间只留下了一个贴身婢女服侍。苏贵妃正身着纱衣,坐在铜镜前梳着乌发,媚骨天香,浑身透着妖冶之气。

  “贵妃娘娘,冰泉水到了。”

  贴身女婢小心翼翼地禀报,苏贵妃微挑眉尾,起身褪去了纱衣。

  “快扶本宫进去,今日这山泉水来的算是及时,本宫早早洗罢,也好让皇上少等本宫一些时辰。”

  苏贵妃语气之中透着傲气,那女婢将木阶放在桶旁,小心翼翼地搀扶着苏贵妃上去。

  苏贵妃上了两节木阶,忽然定住,她微蹙蛾眉,死死地盯着桶里的冰泉水。那水中刚才似乎有一黑影闪动了一下,惊着了她。

  “贵妃娘娘,您怎么……”

  女婢话还没说完,只见那桶内平静的水面忽然窜出一个人来。直击女婢后颈,女婢瞬间晕死过去。苏贵妃受惊,从木阶上摔了下来,额头磕在木阶上,鲜血直流。她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已经被人扼住了喉咙。

  藏于那水桶之中的人,正是付娆安。她嘴里叼着一根空芯草秆,浑身湿透,气喘吁吁。

  “你……你是何人?”

  苏贵妃吓得脸色惨白,额角的血流下来,她更是惊慌。

  “流血了?我的脸?我的脸……”

  苏贵妃似乎更在乎自己的脸面,她痛苦嚎哭,被付娆安捂住了嘴巴。

  “皇上在哪儿等你?”

  苏贵妃眼泪汪汪,颤颤巍巍地伸手指了指华香殿寝宫的位置。付娆安没给她多说话的机会,将她打晕,拖在了浴池间的屏风后面。

  付娆安脱下自己湿透的衣服,穿上苏贵妃的琉璃纱衣,用纱巾掩面,束起发髻,插上金簪。这付娆安本就身姿曼妙,若不细看,跟那苏贵妃并无二致。

  “娘娘,您洗好了吗?皇上催了……”

  正巧,浴池间门外,刘公公小心翼翼地催了一句。付娆安并为应声,而是直接上前打开了门。

  “娘娘。”

  “走。”

  付娆安只敢简单说一个字,怕说的多了,就要露馅。说完便疾步朝着一侧的寝殿走去。这刘公公虽觉得这苏贵妃不太正常,但也未来得及多想,紧紧跟在后面。

  刘公公打开寝殿大门,付娆安站在门口,呆愣了一下。

  “娘娘,您快些吧,皇上都急了。今日还未抓到那付娆安,皇上心情本就不好,苏大人交代奴才转告您,一定好使出浑身解数哄好皇上。娘娘尽心跟皇上玩乐,奴才们在外殿门口守着,绝不打扰。”

  听了这刘公公的话,付娆安拳头紧攥,紧咬牙关。她不再犹豫,大步跨进了殿中。

  听到殿门响动,坐在床榻上百无聊赖的安帝李允政腾地站起身来,疾步朝着门口走去。

  付娆安站在那里,看着李允政敞胸露怀,一脸色相地奔了过来。

  “珠儿,你可来了,朕想死你了!”

  珠儿是苏贵妃的闺命,李允政上前就要将付娆安拥入怀里,被付娆安躲闪开来。付娆安作势跪在了地上,朝李允政作揖。

  “臣女参见皇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