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尸语说明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遗书认罪

尸语说明书 余一毛 2194 2019.11.02 09:00

  “然后呢?”杨姗姗急忙问道。

  护士长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说:“有传染病,徐副主任不可能再上手术台了,他就转到了咨询科,可是他被感染的事情,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和他有过过节的医生作怪,还是他自己不小心,左右事情还是暴露了,患者家属一个个的闹到医院来,说私生活乱的人,没有资格做医生。”

  苦笑了一声,护士长继续说:“也是,现在的人一提到艾滋病,都会觉得那是因为私生活乱才被传染的,却不知道其实我们这些人被感染的可能也很大。徐副主任被迫辞职。他的那个学生,离职手续都没办,就直接离开了医院。之后的事情,我不大清楚了,他们两个离职以后就和医院里所有人断了联系。”

  程峰听完了这一整个像是故事一样的真实事件,他站起身来,微哑着缓缓开口道:“谢谢你告诉了我们这么多!”

  “你们来这,是因为陈晴死了吗?”

  “你怎么知道陈晴死了?”杨姗姗急忙追问。

  护士长苦笑了一声,说道:“徐主任的那个学生,他在离开之前,就不大对劲了。虽说这事情他也是过错方,可他是无意的。在他失踪以后,医院里和他熟悉的人都担心他会做傻事!”

  “你有他们两个的照片吗?”程峰急忙问。

  护士长摇了摇头,开口道:“你们去儿科办公室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他们两个的照片!”

  “谢谢了!”

  道了谢,程峰和杨姗姗两人来到了儿科医生办公室,也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徐子厚徐副主任和他的学生周志远的照片。

  两人都是斯文彬彬的模样,徐子厚虽然照片上面无表情,可还是能看出来,他脸上那深深的笑纹。

  医生不好当,儿科医生更不好当,不仅仅要哄孩子,还得面对家长的父母。

  别的科室可能只需要管病人一个,但是儿科却要管一家三口。

  程峰盯着徐子厚的照片看了一会,他开口问:“姗姗,你看这个徐子厚,是不是早上我们看的监控里的男人?”

  杨姗姗仔细的看了看,虽然说两人的身形并不相同,但是徐子厚和暴露在监控之中的男人有个九成相似的长相。

  “程队,现在我们是……”

  没等杨姗姗说完,程峰轻叹了一口气,道:“先回去吧,调查一下这个徐子厚!”

  两人离开医院便回到了办公室,才刚推门进去,就发现王思凯、张毅、林杰三人都在呢,只是他们的脸上都是一脸的愁容,和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胳膊上带着孝带的女人。

  那女人身高在一米七上下,身形瘦弱,看起来仿佛是风一吹就会倒。

  “王队,这是?”杨姗姗开口问道。

  没等王思凯说什么,那女人站起身来:“我是徐子厚的老婆。你们去过医院,应该也都听说了吧,两年前,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我离婚,现在我总算是想清楚了!”

  “嗯……那你现在这是……”程峰略带深意的看了看女人。

  女人把手中的信封放到桌面上:“他昨天晚上自杀了,这是他的遗书。”

  打开了信封,杨姗姗瞥了一眼,发现上边写的就是陈晴一家被杀的经过,承认都是他做的。

  杨姗姗的眉头皱的死死的。

  程峰接过来看了看,他眉心的“川”字也很是明显,只是……

  “这事情我们会继续调查的,谢谢你能把这个东西交到我们手上!”

  “为什么还要调查呢?我老公已经死了,就不能给他一个安稳,让他好好上路吗?”

  “你也不希望你老公背着杀人的名声上路吧,这封信上对作案手法,作案理由描述的都很详细,但唯独漏了一点,陈晴并不是坠楼而死,直接死因是肺部穿孔死亡!”程峰厉声说道。

  女人轻叹了一口气,她的眼神一直在闪躲!

  “她在害怕什么!”杨姗姗在心里笃定的说。

  一旁的王思凯看着咄咄逼人的程峰,急忙站起来开口道:“那今天就这样,如果说我们再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我们会再联系你!”

  女人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了。

  王思凯送女人走出去,又折了回来。

  他朝着程峰怒吼道:“程疯子,你到底是几个意思,你对一个刚死了老公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你不觉得你很残忍?”

  “你觉得她真的不知情吗?”程峰问道。

  王思凯瞬间被说的哑口无言。

  程峰继续问:“如果说凶手真的就是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身形瘦弱的人,她也不是没有嫌疑,她有直接的理由报复受害者一家,不是吗?”

  “她一个女人,而且又对医学不了解,怎么可能会下手那么利落?”

  “你调查过吗?你就这么肯定?”

  “我……我现在去调查行了吧!”

  扔下这句话,王思凯气哄哄的走了出去。

  遗书还留在桌面上,杨姗姗那起来又读了一遍,她开口道:“不是徐子厚做的,他最后说,是拿着家里的钥匙出去锁的门,但是一家三口的钥匙都好好摆在门口的鞋柜上!”

  “没有错,这遗书看起来写的很严谨,但实际上,漏洞百出!”

  “他想要保护什么人!”林杰说道。

  程峰点了点头。

  一瞬间,办公室陷入了一场诡异的沉默之中。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林杰手机响了起来。

  他出去接了个电话,没一会就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支着门问道:“你们晚上吃什么,我媳妇一会过来给我们送饭!”

  “随意吧,能吃饱都行!”张毅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回答。

  程峰“唰”的一下站起身来,开口道:“我先去一趟杠精那边,我要是没回来的话,你们先吃!”

  “先去车里把药吃了!”杨姗姗嘱咐道。

  “嗯!”

  程峰走出去后,林杰问道:“姗姗,你和程队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的?”

  “陈晴一家都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程队在尸检的时候,会知道有没有碰到!”

  林杰在做对比的时候都是用试管什么的操作的,可程峰就不一样了,他可是要真的解除那些死者的器官什么的,上个案子结束休息的时候,他的手好像是擦破了一个小口子……

  张了张嘴,林杰想要问点什么,一转眼就看到了杨姗姗像是那撒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椅子上。

  还没来得及问什么,此时程峰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准备一下,我们现在要去救人!”

  “救人?”杨姗姗不理解的问。

  “别废话,上车再说!”程峰急促的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