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尸语说明书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还你一个真相

尸语说明书 余一毛 2117 2019.12.03 23:57

  拍了拍徐海的肩膀,程峰开口道:“看死者的嘴唇。”

  徐海看了看尸体的嘴唇,此时尸体的嘴唇呈青紫色,能看到明显破裂的痕迹。

  这应该就是强忍着痛苦留下来的。

  再看看地面,那还有不间断的血迹,而且不是拖动的,因为能看到一个又一个清晰的脚印。

  徐海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假设。

  死者在死亡之前,或者说是在被家暴之后已经快要不行的时候,她向着谁求助过,只是没成功。

  还没等徐海说什么,程峰叹了一口气,说道:“先带回去吧,我们要得到家属同意才能做尸检。”

  “嗯!”

  和徐海说完后,程峰才让杨姗姗上来做现场的取证工作。

  实际上,这个案子几乎已经可以结案了,剩下的,那都是一些琐碎的工作罢了。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程峰看到王思凯带着一个鼻青脸肿身上还都是血迹的女人。

  “王队。”程峰男的没有叫杠精,而是叫了王思凯王队。

  王思凯本人都被吓到了,他眨了眨眼睛看了看程峰,问道:“程队,你这是……”犯病了?

  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他没说出来。

  程峰没理会王思凯的话,看了看面前的女人,他开口问道:“他真的是那么十恶不赦的人吗?如果说能证明你女儿是被他家暴而死,那就能证明你是正当防卫,在法律上你是无罪的。”

  “谢谢了,不过……”女人顿了顿,说道:“没必要,杀人偿命,道理我懂。”

  “行!既然你说你懂,我就不说什么废话了。”程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转身就想离开。

  结果还没走出去两步,女人在后边问道:“他还活着吗?”

  “不知道,也许活着,也许已经死了。你关心吗?”

  “我希望他死了!”女人恶狠狠的说。

  在程峰看来,这女人完全就是过激性的正当防卫,她并不是装出来的。

  朝着王思凯为微微点了点头,那边也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回应他一般的点了点头就带着女人朝着审讯室走了过去。

  ……

  四个小时后,杨姗姗回到了办公室,在她的手上还拿着一大堆的画纸。

  “珊珊,你拿的是什么?”

  “在被害者家里找到的,程队你看看!”

  程峰打开来看了看,发现这是小女孩的画。

  他们也都学过一点心理学,虽说不能算是精通,但是也多多少少明白一些。

  通过这些画,他们能看出来,画画的人一直都出在一个非常压抑的状态下,而且在最后的一幅画里边,画了三个人,但是有一个人被涂成了纯黑色,而且能感觉出来,画画的人在这个时候心理很是愤怒。

  看完了这些画,程峰开口道:“珊珊,和我过来,徐海去做准备。我去要尸检同意书!”

  杨姗姗眨了眨眼睛,她有点不懂为什么程峰会突然这么急切的想要做尸检。

  在和程峰一起朝着审讯走的路上,她忍不住了问道:“程队,你为什么那么着急要做尸检?”

  “我有一个不好的想法,我怀疑那个男人有可能性侵了死者。”

  “你说什么?死者不过也就才五岁,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程峰开口道。

  还有一个想法程峰没有说出来,那就是死者母亲,也就是此时在审讯室里边的女人,很有可能知道这一点。

  他走到了审讯室门口,敲了敲门就直接打开了门。

  他所看到的也就是一脸无奈的王思凯还有负责记录的小高。

  “小高,你先出去一下。”程峰开口道。

  小高放下了笔,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他刚刚走出去,程峰就看了笔录,发现除了最基本的信息之外,上边什么东西都没有。

  女人名叫韩雅,今年二十九岁,本市人。

  剩下的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程峰看了看韩雅,开口问道:“我们要解剖你女儿的尸体,以证明你的清白,需要你签署一个解剖同意书,签吗?”

  “为什么要解剖我女儿?她不过就是那么小的一个小孩,死都已经死了,你们还不准备给她一个完整的尸体吗?”

  “当然会有一个完整的尸体,只是我们也不想要让你就这样被关起来。”

  韩雅没开口说什么,程峰想要继续逼问,杨姗姗却开口道:“程队,你们能先出去吗?现在把这些交给我。”

  程峰看了看杨姗姗,微微点了点头。

  等到程峰和王思凯都走出去以后,杨姗姗没有来到桌子后边坐下来,反而是站在桌子面前靠着韩雅比较近的地方站着。

  她看着韩雅,苦笑了一声:“我不敢说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不是你,也没有过孩子。但是我母亲是因为被冤枉之后自杀的。她死了以后虽然说那个案子已经真相大白了,但是对于我来说,阴影一直都存在。”

  韩雅带着一丝惊讶抬头看了看杨姗姗。

  她本以为可以在杨姗姗的脸上看到什么难过的表情,可是却没有。

  犹豫了一下,韩雅问道:“你就不觉得难过吗?”

  “当然难过,那是我母亲,我从小父亲就死了。可笑吧,其实我父亲也是一个警察,而且还是殉职死的,但是当我母亲的老板被杀了之后,她竟然被当成了第一嫌疑人关了起来。我不知道在那个时候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又在看守所里边选择了自杀,甚至是在一段时间内,我都无法原谅警察,看到警察我都想要冲上去打他们。后来我和我自己和解了,我当了警察。”

  “你不觉得痛苦吗?”

  “前几天是我母亲的忌日,我去看她。先说明,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母亲在和我对话,她和我一样,已经原谅了当年的那些警察,毕竟那个时候的技术手段还没有这么成熟,所以说被暂时的冤枉,她不应该做出来那么偏激的事情。”杨姗姗说道。

  韩雅点了点头。

  杨姗姗继续说道:“你以为你女儿死了,你认罪了,然后在监狱里边过一辈子,你就舒服了吗?实际上你根本就不舒服,反而还会觉得难受。你也想要活下去吧,要不然你不可能一直不说出来你女儿被殴打的事实。”

  “我……”

  “现在,我们想要还你一个真相,你愿意吗?”杨姗姗打断了女人的话,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