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奶爸遇上辣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好事多磨

奶爸遇上辣妈 皖乔 2133 2019.11.01 20:59

  张小弋当天就从学校回到了自己在上海的家。只是他的母亲回哈尔滨老家了。他要借钱帮沈小丙还债的事,直接给父亲说了,他的父亲一听乐了,“儿子呀,只要女孩符合我们张家对儿媳的要求,帮她还钱的事不成问题。可是……”

  “可是什么呀,爸?”张小弋的希望在父亲那里瞬间像肥皂泡一样被吹大又瞬间破灭。

  “这得你妈说了算,等我问问你妈,对了,儿子,你怎么不亲口跟你妈说呢?你说比我说还管用。”张小弋的父亲张重,跟儿子实话实说。

  “爸,我本来长这么大,花了家里不少钱,之前我妈还告诉我,将来挣了大钱还她,现在再问她要钱帮女朋友还债,再说,这个女朋友还不保准,但你放心,如果帮她家还了债,一定就保准了,爸,你刚才说什么?让我亲自跟我妈说,我真的开不了口,还是你问问她,行就行,不行就算我没问。”张小弋对爸爸可以无话不说,毕竟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可跟妈妈,她是女人,不能让女人给看扁了,张小弋自来在母亲眼里,就是男子汉,有困难不能去求女人,特别是现在长大了,有困难要自己解决。

  张重一听,儿子说的有道理,就答应道,“好吧,我试一试。”

  “你别试一试,你一定想好了再说,趁我妈高兴的时候再说。”张小弋不放心的给他老爸出主意。

  自从张小弋离开学校,沈小丙就一直盼着他的音讯。三天过去了,杳无音信。她正纳闷送信人是不是没把信送到张小弋的手里,但又不好意思去核实,好像不相信人家似的。

  几天冷清下来,沈小丙倒有点不适应了。张小弋没毕业的时候,她,还有她的室友每天都会收到新鲜的玫瑰花,虽然之前送的还没有干枯,但哪有当天送的新鲜呀,她此刻坐在寝室的课桌前,看着已经失去光彩而无香气的干枯玫瑰花,突然很怀念刚刚失去的美好日子。张小弋的一笑一颦都深刻印在了她的脑海,此刻像过电影一样的在她的眼前播放着。是不是家里的债务太多了,把他吓到了,也难说,现在是个向钱看齐的时代,没有钱几乎寸步难行,谁家那么傻,能为了一个未来的儿媳娘家还债,这不是讹诈吗?早知如此,不告诉他好了。可不对他说实话,爱情真的就没戏。

  正在沈小丙苦恼的时候,她的两个姐姐来看她,姐姐们都已经在上海有了工作,也是为了帮家里还债,穿的极其普通,一看就像农村姑娘的打扮。她们姐妹三人在农村的奶奶家呆习惯了,就喜欢穿农村女孩的衣服,平跟鞋,身后一个马尾,根本看不出一点美少女的优越感来。按闺蜜的话说她们都土的掉渣。说白了就是全身衣服加起来不过百,低廉的价格能买到什么好衣服。

  沈小丙把她和张小弋的事情告诉了姐姐们,大姐沈小甲开始的时候还说,家里的债务她帮小丙还,后来听二姐小乙说,如果还了自己的那份,再换小丙的,这辈子就甭嫁人了。小甲最后也无能为力。只好默许了小丙跟张小弋要彩礼还债的事。

  “大姐,二姐:家里到底还欠多少钱?”小丙想知道个数字。

  “爸妈出那次车祸,自己付全责,不但自己受了重伤,还伤了一个老太太,死了一人,自己住院,加上赔人家的,大概超百万了。”沈小甲忧心忡忡地说。

  “百万?不止吧?”沈小乙看了大姐一眼,说道。

  “另外就是我们上学花的钱,全是贷款,爸都给咱记着呢?”小甲说,“还有你俩超计划生育罚的款。”

  小乙和小丙面面相觑,不发一言。

  “这么多年,爸妈为了躲避计划生育,就一直躲在农村奶奶家,爸妈的公职都被开除了。家里真的一点经济收入都没有。”小甲接着说。

  “爸妈为什么要生我们,既然都穷成这样了,生了二姐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生我?”沈小丙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多余的人。

  “都怪爸妈想不开,一直想着生儿子。”小甲说。

  “那为什么没接着生啊?”小乙问大姐。

  “你问爸妈去。”小甲无从解释。

  三姐妹沉默无语。良久,大姐才说了一句,“今天我发奖金了,我们去吃一顿大餐吧。”

  两个姐姐知道小丙在学校每天就花不到十块饭钱,根本不舍得吃荤菜,有时只买一个馒头算是一顿饭。听说大姐要请吃大餐,小丙高兴的蹦起来。

  三姐妹之所以骨感,不是天生苗条,大部分原因是不舍得吃好的。无论两个姐姐的同事还是小丙的同学都知道她们家里困难,不是一般的困难,是极其贫困的那种,父母都还双双瘫痪在床,需要人伺候,他们每天的生活费、医药费以及护工费也要三个女儿平摊。

  小丙还没有离开学校就已经负债累累了,这是她早就知道的,所以她比任何同学都发奋读书,成绩也是全学年顶尖的,每年也会拿到学校的最高奖学金。但对于她们这样的家庭来说,一点奖学金真是杯水车薪。

  大姐沈小甲领着两个嘴馋的妹妹来到一家鱼馆,她要给妹妹们吃鱼,她知道鱼的营养要比其它肉丰富而健康。再说,她们都喜欢吃鱼,在农村的时候,她们的爷爷经常去大河里给她们捞鱼,那些都是野生的鱼,营养更丰富。从小吃惯了鱼的姐妹仨,在上海这个大都市里,嘴馋了就去吃鱼,而且在小丙的学校附近就有一家鱼馆,鱼做的特别好吃。

  张小弋似乎在一分一秒计算时间,眼看三天过去了,他的爸爸还没搞定妈妈。他问了才知道,这几天,她的妈妈因为房价回落,正心情不好呢?他爸爸压根没敢跟她提张小弋需要一大笔钱的事。

  全国的房价都在回落,国家政策不允许房价再涨,他们家在北京、上海、深圳的房子都在跌价,这让唯利是图的张小弋的母亲窦静宜很是烦恼。再说,有些房产当时都是贷款买的,现在房租没有涨,房价却跌了。好在上海的一套给张小弋准备的价值千万的婚房没有贷款,那时刚刚不到一百万买的,十年翻了十倍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