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剑之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死亡地带

剑之魂 纳兰 4222 2006.03.27 11:29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他凝神细听,好像是哭声。还有个声音一直在呐喊着“纳兰哥哥,你真的忍心离我而去?你走了我也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必要。这世上该死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他们都不死,而死得偏偏是你?你可知道你在我心目中有多么重要吗?你为什么那么狠心丢下我一个孤伶伶地活在这个世上?我不许你死……”`

  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是沁梦。他有些奇怪,他怎么可以听到沁梦妹妹的声音?她是在对谁说出这些话的?他虽不知道是谁不过纳兰哥哥四个字却是听得很清楚。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沁妹妹妹对他的情感有这么深,在她心目中她一直都还是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孩。他绝没有想到他的死对她的打击是这样大,他在心里结自己说着:“不行,我绝不可以死,为了沁梦妹妹,我也一定要活下去。沁梦妹妹,你等着,我回来了……”

  一种求生的本能激励着他一步步向着光点走去。这时,冷风似乎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强烈了,他咬着牙上前,光点也随之在扩大,终于白光一闪,他冲了出去,眼前一片强烈的光线在剌激着他的眼睛,他禁不住啊地一声大叫。”

  “醒了,醒了。”几个惊喜的声音同时传来,纳兰也听不出是谁的。接着又传来一阵笑声:“哈哈,我就说嘛,纳兰哥不是那么容易死的。”这次他听清了,是游鱼。当他睁开眼睛,几人熟悉的面孔正盯着他看。他最先看到的不是游鱼,却是华安,他也在笑:“纳哥,哈哈,被弓箭射中心脏都没死成,你还真是命大。”说着在他肩上重重拍了一记。纳兰啊地一声道:“小子,下手好重,我骨头都给你拍散了。”这时左刀也道:“纳兰,你的确算是命大了。常人的心脏都在左面,你的偏偏是在右面,这也是万中无一的例子,呵呵,不管怎样小命算是捡回来了,不然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向沁梦交待了。”

  游鱼笑嘻嘻地道:“我今于才知道,纳哥原来是偏心眼哦,快说,除了沁梦还有什么别的心上人?从实招来。“

  纳兰咳嗽了两声也笑了:“哪有啊……咦?沁梦呢?”他明明听到了她的声音,也正是她那种发自内心的呼声才将他从地狱唤了回来,但她的人呢?他环顾四周都没有发现她的身影。

  左刀道:“沁梦还在部落里,我们还未能回到部落。”

  华安也低了头:“纳哥,我们迷路了。”

  纳兰这才注意到,四周仍然是一望无际的黄沙。风沙仍然是铺天盖地的卷来。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会事,但却明白一件要命的事情,那就是如果不尽快找到回去的路,所有的族人都会被渴死,饿死,在风暴中被困死。也就意味着他们永远会消失在这一望无际的沙海中。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现在他已不再惧拍死亡,惧怕对他来讲已经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但得知沁梦并不在这里时他忽有了一种无奈,那就是再也无法见到沁梦了。

  与其说是一种无奈,不如说是一种悲哀。

  左刀族所有的族人都在寒风中挺立着,马匹虽在外面围成一圈却也挡不住呼啸而来的寒风。最要命的是他们的水和粮都已经开始短缺了,形势非常严峻。

  左刀向身旁的一个族人问道:“阿土,派出去探路的人回来了吗?”那叫阿土的族人低下了头:“族长,他们还没有回来,我怕……”左刀点了点头长叹了口气道:“这已经是第四拨人了,都是这样有去无回,莫非上天要亡我左刀族?”他握紧了拳头,仰头望着天空。

  纳兰本来躺在地上休息,却忍不住爬起身子一瘸一拐地走向左刀:“刀叔,我想去探下路,以前我和华安也是常经过沙漠的,所以应该比族里的人较熟悉这里的地形。”

  左刀摇头:“我绝不会让你去的,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就是被老一辈子的族人称作死亡地带的沙漠中心地段。你根本没可能找到出去的方位。事实上也没有听说过任何生物可以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我本不想让你知道的......更何况你的伤还没完全好,休息去吧。”

  纳兰道:“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死不成?”

  左刀道:“你别心急了,我已有打算。不止是你,我也不会再派任何族人出去探路。这场风暴看来不小,但我们只要熬过这几天它应该应会停下来,那时我们再寻出去的路就好办多了。”

  纳兰道:“可是我们的水和粮都快尽了,怎么可以挺得过去?”

  左刀望着挡在寒风中的马匹,眼中闪过一丝悲凉:“马是我们族人的命根子,但必要的时候也不得不有所牺牲。”说着他向身后的阿土吩咐:“动手吧,带几个兄弟挑一些瘦弱的老马先杀了。”

  阿土答应一声,从腰间缓缓抽出了杀牛刀,向身旁的几个人一招手,向马匹走去。

  “不行,谁也不能杀我们的马。谁杀马我就和他拼命。”一个年纪稍长的族人挡在阿土面前,他的眼里充满了愤怒之色。

  “五叔,这是族长的命令,违抗族长的命令是会被处死的,你让开好吗?”

  那族人仍是不肯让开,并抽出了腰间的刀,咬着牙道:“我看谁敢动我的马!”

  阿土几个人被他的气势所慑,相视对望了一下,都没再动。

  左刀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形,缓步走了过来盯着那族人道:“老五,族里的马都是你养的,我明白你什么心情。”他望了一眼风沙中的无数个族人,叹了口气接着道:“我不再多讲,该怎样做你自己选择吧。”说完他转身走开了。

  老五愣在那里一动不动,眼光看着远处。风沙中,有几个族人直挺挺地躺在那里,风沙已将他们的半个身子掩埋,又过了不多时,他们的身体就完全消失了。永远地葬在了这无边的风沙中。

  老五默然无言,眼中含着泪,手中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向阿土几个人缓缓道:“我来杀马。”

  纳兰也无言,他完全可以体会到老五那种悲凉的心情。这世上最悲哀的事情并不是在战场上看到亲人死在敌人手中,而是眼睁睁地看着亲人一个个离却无能为力的那种感觉,这才是一种真正的悲哀。

  几声马的悲鸣穿透了长空……

  血,是宝贵的,滴落的马血被一个个的空水囊接起送到族人的口中。这时候的血液没有人会觉得它有血腥味道,在人的口中它不谛于甘泉霖露,世上所有的美味都不及它鲜美。

  这时纳兰才看到傲天少。傲天也正看着他,眼光中依然是那种冷酷的光芒在闪动着。他和阿牛本是最好的朋友,这时却觉得他越来越有些陌生了。他觉得这个人身上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隐藏着,他也不敢肯定他还是不是原来的阿牛,这世上的人也好事也好,总是变得太快。

  遍布天地的黄色细砂,仿如浩浩荡荡的海水,奔腾着涌向远方,无数隆起的沙丘,更像是狂风掀起的无尽波涛,漩涡一般地往四周延伸分散,直到世界的尽头。如果说,这里和浩瀚的大海有所不同的话,那大概就是,这里并没有大海那蕴育生命的胸怀,这里所拥有的只是一片容不下天地万物的死气。只见,一股黑色旋风由远至近了,它始怒吼,似要将这个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撕得粉碎。漫天遍野到处都是沙尘。天空的颜色也变成了昏昏沉沉的。

  “族长,风暴马上就过来了。”阿土在大声喊叫着。

  左刀也大声道:“快让所有的族人都藏在马匹后面,大家都将头低下,别让风沙灌入口里。”他的命令还没有说完大家都已经开始照着做了。实事上对于这种危险境地,保护自已的生命也是每个人的本能反应。

  左刀所有的族人都低下了头藏在马匹后面,人人都无法睁开眼睛。然而还是不断有沙尘吹入耳朵里,口里,连呼吸都成为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只见整座的沙丘都在向前快速地移动,人群已被铺天盖地的沙子所拢罩,许多物品直接就被卷上了天空,水囊,马鞍,帽子,铁锅等物品都随着沙子在空中飞舞着。许多人被移动的沙丘深埋进了沙中再也没能看到他的身影。

  大自展示着它无穷无尽的威力,在这漫天的风沙中人人都感觉得到那种对命无法把握的恐惧。人类的力量此时显得那样的渺小。

  肆虐的风沙整整持续了一个晚上,天终于亮了。阳光又重新普照着大地,一望无垠的沙滩恢复了平静。

  纳兰拍从身上堆起的厚厚的沙子中间钻了出来拍打着身上的沙粒。他四下张望了一下只看见沙子却看不到一个人,他喊叫着:“刀叔,你在哪里。”一面一瘸一拐地四下寻找着。

  “哎呀,你踩到我了。”游鱼也从沙堆里钻了出来,他的一支手正被纳兰踩在脚下。纳兰忙将他拉起:“对不住了,鱼,刀叔呢?”

  游鱼道:“没事,我也没看到刀叔,我们再找找。接着他骂了声:“奶奶的鬼沙漠,险些将老子活埋。”

  “我在这里。”左刀在不远处也从沙层里钻了出来拨着身上的尘土。接着又有不少人从沙子里爬了出来。左刀看了一下众人:“现在,清点一下人数,我们可以马上出发,倘运气好的就可以在下地次风暴来之前走出这鬼地方。阿土就在他身边的不远处,答应一声便去清点人数了。左刀眯着眼看着天上强烈的日光笑了笑:“活着的感觉的确不错。小子们看到你们一个个还是生龙活虎我很高兴。”

  过了不多久,阿土几个人就走了过来向左刀道:“族长,我们点了一下人数,少了二百个族人。拿桑部落的石龙族长,还有五叔,他们可能……”左刀示意他别说了,问:“我们还有多少人?”阿土答:“只剩下不到两千人。”左刀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将近一半的族人都葬身在这次向蛮尤部落讨伐的行动中,而大多的族人并非是死在敌人手中,却葬身于无无尽的沙海中。

  许久左刀才接着道:“阿土,传我的命令,让老马在前面带路,所有的族人向本部开拨。阿土答应一声传令而去。

  …………………..

  大队人马整整又行了三天的路程,疲劳,饥饿,干渴,暴晒严重威胁着左刀族人的生命。一路上不断有人倒下,死去的族人也越来越多,就连左刀也开始怀疑自己这次行动的正确性。纵然是错误的,但他没后悔。在他的理念中,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这也是必然。

  “水,我们看到水了。”走在前面的族人忽然兴奋地大叫。有几个人已经丢下了手中所有的东西开始向前狂奔。纳兰由于腿脚不便一直由游鱼扶着行走,他们也看到了前面出现的一片大湖,闪着碧绿的颜色,他向游鱼推了一把道:“鱼,别管我了,快去给族长先盛些水来,哈哈,这下我们有救了。”

  这时只听傲天少的声音传来:“别去,去了你就回不来了。那只是幻觉。”“幻觉?”纳兰,游鱼,就连华安也怔住了。只有左刀点着头,他年纪长些,这种事也只有他曾经见过,他忙向阿土道:“快让那些族人回来,我们继续赶路。望着眼前一片荒寂的大地,层层叠叠的沙丘,左刀喃喃自语着,“死亡的沙海,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