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鬼打墙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3370 2020.10.06 01:41

  在公交车上思绪万分,心里有对外公和爷爷处境担忧,但是也对这一切有了新的认知难免有一丝激动。

  到了村口,不过这次没有外公来接我了,心里不免有些失落,本来父亲想陪我回来,在我的劝说下独自回到了村子。

  下了车,看见方宁在不远处,待我走近些,方宁直勾勾的看着我说:“张叔叔给我打电话你要回来”。

  看见她我心里有了一丝安慰,我应了一声,便跟着他往村里走去,途中方宁和我一路没有说话,一边走在路上一边想着外公给我写的信,不过有方宁在我身边,似乎根本感觉不到一点孤单,走到路口,我想打发方宁回去,她嘟囔着,一脸不情愿。

  到了家,看见很多东西外婆的东西都搬走了,因为外公走了,爸妈不放心外婆一个人,就把外婆接了过去,坐在房间,想着这么久发生的一切,趁天黑之前还是去看看那个庙,感觉四方棺还隐藏着很多的秘密,与其说现在想去那里看看,可能就只有四方棺是首选了。

  直接出了门,往庙的方向走去,一路上总感觉后面有人,回头身后什么都没有,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前面的岔路有低矮的围墙,迅速穿过去靠墙,我感觉很强烈,有人跟着我,我想看看到底是谁,我听见自己心扑通扑通直跳,果不其然听见一个脚步声,当我准备探出脑袋看一眼,那个人刚好和我撞个满怀,“哎哟”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我忙慌的抬头,那个人正是方宁。

  我说:“你跟着我干嘛?”

  方宁:“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还有你手放哪里?”听她说完,我才注意到我正压着方宁身上,手还放在方宁的胸口,软绵绵的的触感,我顿时脸一红,连忙起身不好意思的别过头。

  我回头问道:“你跟着我干嘛?不是回去了吗?”

  方宁似乎也被我问着有点不知所措。

  方宁回答道:“我刚回家没过多久,就看见你出门了,所以我想看看你准备干什么”。

  我也不想多解释什么摆摆手道:“你快回去吧”

  方宁嘟着嘴,看着我竟然有点俏皮,没好气的和我说:“我也是担”话没话说,她的脸也一红,似乎是说错了什么一样,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我是听的真真切切,顿时气氛有些尴尬,过了一会儿,我说:“好吧”。

  似乎不让方宁跟着,她根本不可能罢休,虽然心里还是挺想让她跟着,因为我从小到大胆子就不是非常大,这一路有个伴也是极好的,但是另一方面,就是我感觉了接下来会遇到不好的事情,说不上来是什么事,总感觉接下来会遇到什么危险。

  方宁听我答应了,高高兴兴的走在我前面。

  我跟着她说:“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吗?”

  方宁说:“我知道”的回答让我感到意外。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的?那我要去哪里”。

  方宁:“你要去庙里,想看那座四方棺吧”

  方宁的话让我顿时惊讶,单不说其他的,她连四方棺都知道,怎么让我感觉不惊讶。

  突然方宁停了下来,转过身严肃看着我说:“锦云哥,我什么都知道,我爷爷给我说了,包括你的事情”。

  她突然的开口让我也有点措手不及,我顿时不知道怎么回应。

  方宁继续说道:“但是你是空白,你知道张叔叔为什么要打电话叫我来接你吗?”

  我摇摇头,因为我根本答不上来,方宁说:“叫我保护你呀,笨蛋”。

  这句笨蛋,我不免想笑,我都不知道谁保护谁,我好歹也是18岁等等青少年了,就说身高我都比方宁高出一个脑袋,我说:“好好好,走吧,保护我,保护我”。

  接下来方宁走在前面,我不禁的打量着她,方宁的确变化很大,除了变漂亮了,皮肤还是很白,扎了一个马尾,举手投足,都像一个邻家女孩,虽然她的确是我邻居。

  去庙的路,应该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再加上中途耽搁了一下,现在差不多也该到了,我很是奇怪,因为我和方宁走过的路,一直有种熟悉的感觉,尤其在我看田坎的时候,在我眼里,这条路虽然歪歪扭扭,但是不至于走那么久吧,我正想说的时候,方宁停下来了。

  她压低声音和我说道:“不对,这条路不对”。

  “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我回答她。

  方宁和我说:“我走了这条路无数次了,但是我们在这条路上走的时候,一直走不完,虽然一直转弯,但是一个弯过后的路又是异常的长”。

  我点点头答道:“我也感觉到了,走了很久,这条路”

  方宁说:“从十几分钟前就留意,前面那片林子,我们走了十分钟,眼看要到的时候,在田坎岔口一转弯,那林子就离我们越来越远”方宁指那片林子,那正是外公以前带我去伏槐的那片林子。

  就在这时,方宁说了一声不好,便匆匆忙忙的拉着我的手,快速的走去,情况还是那样,那片林子,还是离我们很远,似乎只要离开了我们两个人的视线,就会复原一样。

  我没想到的是,天居然开始渐渐黑了,我拉住方宁。

  我说道:“我们出门的时候,应该在15点左右,我们才走了半个小时吧,太阳居然开始落山”。

  方宁看着太阳,表情严肃,这是我俩汗流浃背,在田坎上坐下,这时的太阳开始下山了,余晖中,我看着四处的田野,我开始觉得事情不对劲。

  四周除了蛙鸣声,什么声音都没有,看着渐渐落下的夕阳,我心里越来越紧张,刚开始着手的事情,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这似乎是算好了一样,我隐隐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最让我头疼的是方宁还跟着我,如果因为我的事情,把方宁连累了,我是无法向方爷爷向任何人交代。

  事情往往不如人想,方宁表现的异常冷静,我看着她在地上划来划去,我看着她,看着这发小到底在干什么,地上是个图,我不曾见过的图形,更像是一个方位图,里面有一些文字,因为光线越来越昏暗,我看不清楚。

  我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

  寂静的四周,我说话似乎吓了方宁一跳,她回过头答道:“我在看方位,我们在这条路上,一直没有动,我们在原地打转”

  方宁的话让我意外,意外的是她的冷静,甚至让我感觉还游刃有余,一般人遇到这种离奇的事情,尤其是一个女生,这份冷静,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适应。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方宁。

  方宁说:“只有试试才知道”。

  随后,她便拉着我向前方跑,我来不及反应,差点一个趔趄摔去下,稳住了身形,便跟着方宁向前面跑去,说来也怪,这时的方宁不像小时候的她,除了长大了,变漂亮了,更多的是让我也说不出来的不一样,她的背影,居然让我觉得很可靠。

  跑了大概几分钟,停下来,我喘着气,方宁也喘着,方宁指着前面地下,我顺着她的手看去,顿时,我后背发凉,全身的毛瞬间炸立,说不过来的感觉,在这夏天里,居然觉得后脊发凉,我看到了方宁当时画的图。

  我很确定我们回到了原地。

  她脱口而出:“我们遇到鬼打墙了?”在影视剧里,还是在鬼故事中,我或多或少了解过一点。

  方宁喘着气,看着她自己画的图并没有说什么。

  此时的天空已经完完全全的黑了下来,天空上星空密布,月亮已经挂在上空,我心里很紧张,第一次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这次方宁说:“你发现没有,时间也不对,这一条路,我们感觉跑了,不过也就十分钟,按正常的来说,我们也就跑出去两三公里吧,但是从太阳落下到也就是在这十分钟天就黑了,现在月亮出来了,是不是时间过得太快了”方宁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从我出门,方宁跟着我,再到我们去庙里,这一段路,我实际感觉并没有过很久,然后太阳已经落下,月亮都出来了。

  时间不对!我拿出手机,手机已经没电了,巧的是方宁的手机也没电了,我俩现在看着对方,此时的空气都弥漫着紧张。

  方宁说:“有东西影响了我们的认知,感官,造成了我们在原地打转”方宁边说着边走向她画的图,接着说:“而这个事情不对,影响了我们感知和感官,不一定会影响时间吧”,方宁说完,想着她说的话,发现一点不对。

  我对方宁说:“你怎么知道不会影响时间?从我们开始去庙里,一共过的时间我感觉才过了不久,这时间过的也不正常”。

  方宁说:“我说的影响感知,是我们对方向的感知,感官,是我们所看到的事物的变化”方宁又走到我们身边。

  如果连我们对时间和空间也影响了,方宁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压低声音:“这不应该是鬼能做到的事情了”

  方宁的话让我很费解,在我印象中,鬼就是一种诡异的存在,而方宁说这不是鬼能做到的事情,这让我更是费解,我看着方宁。

  方宁道:“我说的话有点点模糊,我这样和你说吧,鬼就是磁场,人脑电磁波在死后留下的特殊磁场,但是人死的时候,情绪波动越大,磁场就越大,在特殊的环境中这种磁场才越强,在周围环境更复杂的情况下才会表现的更明显,比如在山里,房间中,山洞里,这些地方”方宁夸夸而谈说着她自己的一套理论。

  我问着方宁:“那你认为是什么?”。

  方宁点点头说:“恐怕只有灵兽能办到”

  这时我居然看见在方宁身后的不远处,有一个黑影,不明显,但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方..方宁,你..身后”我指着着方宁身后的黑影,瞪大着眼睛。

  方宁也察觉不对劲,顺着我的手看向后面,顿时她退了半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