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四邪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619 2020.09.30 04:03

  在外公问起,我怎么知道“河灵”的时候,我把六年前和外公去了伏槐,然后回家的时候,梦见的东西给外公讲了一遍,外公的表情微微一惊,但又迅速的恢复了,外公不说话,看着桌子似乎在沉吟着。

  随着外婆进了屋里,一盘一盘的端了进来,打破了这份沉默,外婆问了我很多东西,比如在学校吃的好不好啊,平时的时候学习怎么样之类的,我随声答着。

  吃完饭我在侧门田埂处坐着发呆,想这那句话,还有今天在涌泉看见的东西,不一会儿,外公过来了“锦儿啊”,外公在叫我,回过头外公已经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外公拿出烟杆抽了一口叹了一声气。

  外公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命啊,我一直不想让再步入我和你爷爷的老路,就是想让你好好的过普通人的日子,平平凡凡的好日子,但是冥冥中自有定数,越是想将你带离出去,却反而让你靠的越近”外公停了停顿,抽一口烟继续说到“好一个哀鸾孤槐,河灵必现”六年前那场大雨你还记得吗?”

  我望着外公说道:“记得,当时...”我正准备说什么,外公立刻打断我“知道你看见了什么,它在里面呆了快百年了吧”看着远处绕有深意的和我说着,外公正准备接着说,院子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周师傅!快帮忙去看看,李小军疯了!周师傅!”门外的人声音传来,外公回过头看着,皱起了眉头。

  李小军就是今天下午,被外公一记手刀打晕的那个青年。

  外公立马起身去打开门,看见李婶焦急的神情,我知道,一定是李小军出事,敲了我们家的门,又去找方爷爷,然后外公和方爷爷一起急急忙忙跑去了李婶的家,我在后面跟着。

  当来到李小军的家,村长已经到了,现场一片狼藉,李小军被捆在椅子上,一脸狰狞的表情,一直在拼命的撕扯。

  外公皱了皱眉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送医院啊”大家着急忙慌的拨打了120,随后一起把李小军抬到了村口,很快救护车便来了。

  村里的人没有送医院的习惯,乡里乡亲的都会帮忙,老一辈的理念里,这些事情第一时间就会找方爷爷这种算命先生,因为老辈人这些东西很容易联想到鬼鬼神神,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外公,外公的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做事异常冷静,我很意外外公对于周边的事物都能有一个冷静的判断。

  回村的路上,方爷爷道:“这小子是疯了吧,我看更像是得魔怔了,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

  外公冷哼一声:“方骗子,滚犊子吧你”

  方爷爷听到外公骂他有些恼怒,正准备破口大骂的时候,外公却说“这不是什么入魔,是有东西在往小军脑子里灌入什么东西,脑子就是一个载体,东西多了到达一个临界点,人脑子承受不住,便会陷入进去”。

  外公的话让大家着实感到吃惊,更让我感到吃惊的是,外公能说出这种话,这不免对外公感到惊讶,惊讶之余外公在我心里也更加神秘,似乎外公隐藏着什么秘密,今天的外公举动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外。

  方爷爷说:“你少故弄玄虚”

  外公不屑的看着方爷爷:“不信?村长,四方棺放在哪里?我们得过去一趟,小军的事情是从那口棺出的,解决不了那口棺,小军这孩子...”

  村长答道:“周老爹,那口东西我们都不敢碰啊,就放在庙里”

  说完我们几个人急急忙忙朝村里的庙走去。

  去庙的路我很熟悉,因为从小外公就会带我去祭拜,一路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但是在外公的劝说下,村长和几个人村里人就回去了,只有方爷爷和我还有外公,我们走到庙前,空气很阴冷,按道理说夏季即使在晚上也不应该这么冷,我不禁的打了个哆嗦,外公也察觉了异样。

  方爷爷开口道:“三伏天,这里的阴气怎么这么重”

  外公没有理会方爷爷,而是径直走向四方棺,因为在晚上,我看不清楚,只见外公拿出打火机,将周围的蜡烛点亮了一些,在昏暗的灯光下,四方棺竟显得额外神秘,我凑了过去看看外公和方爷爷在干什么。

  外公用手摸了摸四方棺的棺面,擦了擦手竟然已经凝聚出了水珠,寂静的环境下,方爷爷说道:“这棺上面的东西,位置变了!”方爷爷比划着,指给外公看,外公点点头,仔细一看四方棺的确有古怪,上面的纹线变的长短不一,也不在是按长方形的规制的线条。

  外公说道:“这上面东西是按二十八星宿推演的的星象图,在天为象乃三垣二十八宿,所以河图是天为像,地为形”

  我问:“什么是二十八星宿?”

  方爷爷说:“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你知道吧”

  外公说接着方爷爷的话:“其实这代表就是四方,每一方都有七个星象,东方青龙七宿:角宿,亢宿,氐宿,房宿,心宿,尾宿,箕宿;北方玄武七宿:斗宿,牛宿,女宿,虚宿,危宿,室宿,壁宿;西方白虎七宿:奎宿,娄宿,胃宿,昴宿,毕宿,觜宿,参宿;南方朱雀七宿:井宿,鬼宿,柳宿,星宿,张宿,翼宿,轸宿。”外公说完这么多,听的我迷迷糊糊。

  方爷爷倒是认真看着棺的周围诧异的说道:“这四幅画,不是四方神兽!”

  外公也是一惊,连忙跑过去,方爷爷指着上面的画说:“四大神兽本是天之四灵,以正四方,青龙更是以阵东方之气,乃木春之象征,但是你看这青龙的形象,邪魅不止,这是蛟,对,就是蛟,蛟之状如蛇,其首如虎,蛟的尾巴光秃秃的与蛇的尾巴根本就没有区别,这不是龙”。

  外公也是震惊,因为淤泥还残留在四方棺上,注意力都在棺顶,从而都没有仔细看四方的图案,外公接着看向其余的图案,“不错,这些也不是神兽,是伏槐,地鬼,牙面”

  方爷爷:“这是四邪啊”

  我也好奇的看着这四方棺,伏槐倒是听过,就是六年前外公带我去见的那棵树,但是四方棺上的伏槐,明显是一只鸟,鸟羽很长,张开双翼在天飞驰。

  突然,眼前的四方棺,颤抖了起来,吓我一跳,下意识后弹半步,一个趔趄四仰朝天,外公和方爷爷也后撤了,我连忙退后。

  四方棺里面传来一个吼声,变吼变叫道:“张岐山!待我出去,定血洗张家”尖锐的声音在四方棺里传出,声音让我觉得耳朵生疼,“张岐山”这个我觉得很熟悉,但是我一时就是想不起来,就在我一愣神的功夫,只见外公一把将我抗起,向庙外冲去,这不过是一刹那间,没想到外公的身手如此之快,动作行云流水。

  外公焦急的喊道:“方骗子,快走,里面的鬼东西要出来了”方爷爷也紧随其后。

  在我们跑出一里地左右,速度放慢下来,方爷爷喘着粗气问:“老东西,里面是啥玩意儿?这么紧张”外公也显然不好受,喘着气说:“三只妖邪,是那只蛟闻到了锦儿的味道,以为锦儿是张岐山”。

  方爷爷也恍然大悟:“那这口棺不能留啊”方爷爷然后坐到地上,外公也坐下说:“该死,没想到六年前那场天雷,让四方棺出现了损坏,关不住它们了”

  “等等,你说三只?还有一只呢?”方爷爷看着外公。

  “还有一只,被困在那里”外公指向后山不远处,那正是外公以前带我去的地方,那棵伏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