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伏槐的过往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067 2020.10.13 14:59

  我问二爷伏槐的事情,二爷眨巴眨巴嘴,饶有兴致的和我讲起了故事,关于伏槐的故事。

  在明朝永乐年间,皇帝朱棣统治期间,经济繁荣,国力强盛,史称“永乐盛世”,那时候世间太平,在一个叫安县的地方,有一家富商,家里是做药材生意,家大业大,那富商的女儿叫乐平,这名字也是永乐太平的寓意,那富商的女儿也到了出嫁的年纪,民间传言,这乐平的相貌极好,垂的当地很多高官富豪家的提亲,但是都被乐平回绝。

  在一日,乐平在游玩时,楼下的正是热闹之际,乐平在人群中瞥见了在桥上的一位少年,少年是乡下来赶考的人,相貌清秀,仪表堂堂,赶路之际来到了安县,正碰到上午的赶集在不远处的桥上看着风景,殊不知自己也成为了风景,当时的乐平爱慕不已,心神荡漾,就在那个人准备继续走的时候看见了乐平,两个四目相交,对视良久,少年也喜欢上了乐平,这位从来没有看见过的大家闺秀,乐平差人递了一张纸条给了这位少年。

  这位少年拿起纸条写着让少年晚上见一面,少年看了纸条便离去,眼看到了深夜,两个人在月下诉说着衷肠,一见钟情,私下便约定了终身。

  乐平回到家,与父亲说起了此事,可惜的事,当时讲究门当户对,那少年乡野来的人,门不当户不对,事后乐平的父亲怕知道乐平的性格,怕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在私下与当地的官家定下了婚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了婚期那天,乐平才知道父亲定下了这门婚事,父母之命不可违,还有对方的与她定下的婚约定不退,眼看就到了婚期,乐平被强制穿上了嫁妆,敲锣声中,对面迎亲的队伍就到了门前,被押上轿子,便向对方家里驶去。

  少年也在当日,看见了自己心上人的婚礼,心痛交加,追上时被家丁拦下,轿子上的乐平看见了少年,也心如刀割,两人的命运就此改变,乐平顿时泪如雨下,任她之命哭喊也无济于事,就在大婚完毕,洞房花烛之际,新郎酒后进入闺房,以为乐平会就此作罢,但是谁都低估了乐平,在她进去洞房那一刻,她就做好了打算,一个杀人的念头。

  就在新郎准备揭下乐平的红盖头那一刻,看见了乐平袖中的寒光,就在乐平准备拿出刀刺向新郎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就在乐平晃神之间,就被新郎夺下了利刃,门被打开,家丁押解着一个人,那个人正是那个少年,新郎家看见洞房里的情景后迁怒于少年,五花大绑之后,便拉去了江边,乐平也在人群身后紧紧跟着,就这样,当着乐平的面,少年被打个半死,绑上了石头沉了江。乐平当时像疯了一样哭喊,向江边跑去,被人拦了下来,一旁的媒婆还在劝说,乐平的哭嚷中,夹杂着怨念,也夹杂的悲凉。大家以为杀了少年,便会打消的乐平的念头,事情不是这样。

  乐平被押回了家,独自关在家里,婚礼因为这一出,似乎也并没有受到影响,少年的生命在他们眼里,也和蝼蚁一般,无人问津,也无足轻重。

  第二天,新郎还是惨死在了家里,新郎家里人断定是乐平干的,便四处开始找乐平,没找到乐平之后,乐平家里便遭了殃,乐平的一家都被活活打死,被抄了家。

  乐平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有人说她杀了人之后便投了江,有人说看见乐平吊死在那里的槐树上,众说纷纭,就在不久后,新郎一家全家上上下下全部惨死在了府里,死相极其惨烈。

  我听完二爷说的话,感叹道,这也真是一个凄凉的故事了。

  我问二爷:“乐平就是现在的伏槐?”

  二爷打了一个哈欠,喃喃说道:“对,乐平就是伏槐”。

  就在我又准备问的时候,二爷开口便说:“你就会别问我乐平怎么变成伏槐了,我也不知道,这故事还是你爷爷张岐山给我说的,如果有机会,你自己问你爷爷”

  问我爷爷?在我印象里,我没有半点印象,因为从我出生开始就没有见过他。

  我说:“我爷爷不是失踪了吗?”

  二爷说“失踪了又不是死了,你爷爷那样的人物,要弄死他也不太可能,对了,小子,说了这么久,你得学些真本事,不然像木蛟那样的妖灵依然随时能要了你的命”的确,的事情让我印象现在都很深刻,感觉自己除了不怕死以外,什么都做不了,那种无力感,那种恐惧,如果我会些什么手段,也不至于像那天晚上那样。

  我道想起外公给我的荷包荷包,荷包一直带在身上,从没有离开过我,是我外公小时候给我的东西,叫我什么时候都得带在身边,我掏出荷包,二爷看着我的荷包也饶有兴致,似乎也很好奇。

  二爷说:“这东西的确是你外公的,那手艺还是不错的”听见二爷说话,我便打开了荷包,里面有一张纸和一颗珠子,那颗珠子我看着很眼熟,有点发红,我似乎在哪里见过,我整理了一下思绪,我想起,这不就是我六年前那场雷暴之下,那个黄色的钳子要去抓的那颗珠子吗?怎么会在我这里,我满是疑惑,我看向二爷,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了它,二爷也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二爷瞪着眼睛说:“原来你外公,是这样救你的”看着我手上的珠子继续说:“这应该是一颗避雷珠,这是好东西,这东西就是有两个,一颗避雷珠,一颗引雷珠”,这颗珠子里面所散发的红光,我看着真切,相似一团红色的云一样。一阵一阵的,我记得外公在信里提过这珠子的事情,所以我并没有太多惊讶。

  当我问二爷这珠子现在有什么用的时候,二爷也咂舌不知道还有何用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