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危险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560 2020.11.17 01:16

  我心里感到震惊,麻烦来了,我注意到面包车凹陷的地方还有一个口子,应该是被什么大型的东西硬捍成这样,那样也太恐怖,什么样的东西能将一辆行驶的面包从路上硬生生的撞下山崖,我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我左手应该骨折了,左腿的伤应该没伤到要害,头也没有流血了。

  一旁的二爷说话了:“不能待太久,我们得走,这里还是不安全”将我从思绪里拉了出来,我们现在该去哪里,我们又在哪里,这些我都不知道,天上还下着雨,最要命的是天开始黑了。

  黑夜的带来容不得我思考,我只能简易的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拿了一根棍子当拐杖,一瘸一拐的跟着二爷走,看得出来,二爷看起来没事地上的血痕是掩饰不了的,过了没多久,还真让我们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地方,一个巨树,但是树已经坏死了,不是二爷跑上去看到了这颗树中空的地方,还真不知道这棵树中间已经坏死,这树的生命,也算走到了尽头,但是看见它树枝头还发着嫩芽,不得不感叹自然的顽强。

  我被二爷拖上树,然后从树顶探下去,里面的空间还算宽敞,周围的树将这颗树遮的严严实实,树洞口竟然没有一点的雨飘进来,这真是一块不错的藏匿的地方,树底部铺着一层厚实的树叶,我的腿刚好撑开坐着,我在包里拿出手电,还好,我的包是防水的,里面的东西还算完好,用手电照了一下周围,周围黑压压的一片我算是看清楚了,树不高,充其量也就2米多,但是很宽,这棵树起码也得4个人环抱才行,我回头看看二爷,二爷已经睡着了,蜷缩在我旁边,还微微有点发抖,我看着二爷的腿部,流着血,暗红暗红的,我顿时心里一颤,二爷没有哀嚎一句,我又拿出一件衬衫,撕出一块布来,给二爷的腿绑上,二爷一动不动,呼吸也很慢,我缓慢的将衣服和裤子脱了,换了一件衣服和裤子后,我将那衬衫撕成一条一条的,将自己的左手用根棍子绑好固定,为了不占空间我带的衣服都很薄,但是下雨的夜晚,树洞里还是很冷,二爷也微微发抖,我也不自禁的抖了起来,我翻出来所有干的衣服,将二爷擦了个遍,二爷丝毫没动,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了,到了树洞后就一直没有说话,先将二爷抱在怀里,然后将所有能盖的东西盖上去,然后将周围的树叶再盖上来,维持体温。

  待我稍微缓和一点后,我觉得没有那么冷了,二爷也缓和一点,呼吸也均匀了些,外面的风雨交加,周围除了雨声异常的寂静,我盯着漆黑的四周,不敢动弹,回想发生的一切,有人想害我,能将面包车撞成那样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我心里不由的升起一丝的恐惧,但是更多的是愤怒,渐渐的睡意也袭来,就这样昏昏沉沉的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周围还是一片漆黑,但是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人的耳朵就会异常的灵敏,我身上的各个部位都很疼,但是让我醒的是树外的声音,除了雨声,还有几个人的脚步声,我仔细听着,但是有一个脚步声非比寻常,因为那东西的脚步不像是人的脚步,更像是野兽的脚步。

  外面的人说着:“他们走不远,该死天气,将痕迹冲刷的差不多了”

  其中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大家多找找,走不远,那只异兽也受伤了,嘿嘿嘿”

  这个人的声音很沙哑,像是一个年迈的老人,说完之后还有铁链拉动的声音,据我判断就是这个人拉着那个野兽,应该还有几个人,脚步四散开来。

  这些人就是将面包车撞下山崖的人吧,我咬咬牙,那司机师傅的尸体还在面包车里,他一路给我讲故事,到最后一眼就是他的死状,二爷受伤,我左手左腿的伤,我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但是敢这么干,肯定不是善茬。

  这时候的我不敢发出声音,我就只有静静地听着,但是我也有些紧张,以我现在状态,二爷也一直睡着,抱着二爷跑的可能性都没有,这些人让我感觉就是一群亡命之徒,想的越多越是紧张,我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周围一草一木动一下,都牵绊着我的神经,有一个脚步越来越近,应该是搜到我这边来,但是我感觉这里也非常隐秘,一般人也看不出来这棵树是中空的,还有树洞,因为洞口被非常茂密的树枝挡着严严实实,脚步声从周围走过,我闭着眼,仔细听着周围的声音,希望能多听点有用的信息,那人走到这边之后就停下来了,也不知道在干嘛,我强忍着心神,闭着眼,尽量让自己放空,平复自己的心情,我感觉自己身上的疼痛慢慢没有了,身体又再一次的轻了起来,我缓缓飘了起来,我看着自己的身体,我离体了!

  我思绪一动,就能让自己前移一点,在我慢慢控制的时候,虽然不熟练,但是也能按我的想法动起来了,我居然暗喜,就在我控制着身体一前一后摆动的时候,一个不注意,用力猛了些,一头向树避飞去,我以为自己要撞上的时候,一头穿过了树木,外面那个人正好与我碰个面对面,我吓得不清,那个人穿着雨衣,带着黑色的面具,但是他似乎看不见我,视我为空气一般,神了!我这种状态居然是看不见的,我赶紧看他在干嘛,原来他在树下撒尿。

  随后便走开了,我想跟上去看看,但是我只能简单的操作自己,因为我还不知道怎么控制我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怎么直立,因为我一直随机飘着,我的视线也是天旋地转的,一会儿我是斜着,一会儿倒着,一会儿转来转去,我努力控制着自己向前飘去,终于看见了那个声音嘶哑的老人。

  那老人个子不高,穿着雨衣,但是没有面具,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带着眼罩,眼罩处有三道可怖的伤痕,像是被抓的伤痕,奇怪的是这个人的眼睛不像正常人,眼睛透着绿光,在昏暗的环境下还幽幽的散发着微光,这个人站在一边的空地,手里牵着一条很粗的铁链,铁链的另一头,站着一只巨大的怪兽,这怪兽很高,看起来像一只巨大的蜥蜴,起码都有两米,身上层层的鳞片,巨大的眼睛和头部,獠牙也十分锋利,最显眼的就是头顶突出来那个角了,那怪兽很长,背部还有一叠叠的突出来的倒刺,站在那个老人的后面,吐着信子,我心里大骇,也是我这个状态不会心跳和流汗,不然此刻的我,肯定会被吓晕过去。

  太可怕了,这个人和这个怪兽,我暗暗咂舌,当时没有走或者找到一个藏身的地方,遇到它将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这种生物只有在电影里看过,现在眼睁睁的出现在我眼前,我不禁的开始了一丝恐惧,当初被蛟追赶也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当时蛟的身形虽然大,但是它是虚实的一种存在,就是更像是一缕残魂而已,而眼前这怪兽是真真实实的站在面前,还被这个老人牵着,可想而知这个老人的是多么可怕。

  那个老人没有动,就在原地张望着,他看过来看过去,最后居然看向了我这边,他一声哨令,其他人纷纷向他跑去。

  “你们注意点,我感觉”那个老人说道一半便停顿了。

  “感觉有人在看着我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