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凶兽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411 2020.11.18 01:48

  二爷说它去了一趟这边的宗祠,越是这种比较落后的地方,信仰就越深,人人都会求生拜佛,我也开始注意到,这里的每户人家都挂着一个牛头,只不过我不明白这个是什么意思,二爷接下来说的话,让我差点一个趔趄倒下去。

  二爷说:“我在他们的宗祠,看见他们所拜的神,是一只兽,外貌像牛,却有一副獠牙,背有翅膀,身上还有像刺猬的一样的针毛,利爪之锋利寒芒”二爷说完,我也是一头雾水,像牛的异兽,我虽然还是知道几个,但是二爷的描述让我想不起任何一个能让人祭拜的神兽会是这个样子。

  我问二爷:“这是什么玩意儿啊?”

  二爷看着我:“这是穷奇”

  我惊呼:“穷奇!”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里屋,反而蒙吉觉得好玩,我心里却有两个疑惑,第一就是穷奇应该是耳熟能详的四大凶兽之一了,关于穷奇的事情大家也是知道很多,但是这种凶兽怎么会有人供奉,供奉穷奇的人,都会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第二就是穷奇的形象不是外貌像老虎,长有一双翅膀吗?虽然我没见过,但是我也将我心里的疑惑告诉了二爷,二爷回答了我第二个问题,穷奇的确也有宗祠所供奉的那种形象,这种传说中的凶兽虽然没见过但是也听到过。

  但是二爷对我第一个问题它也表示疑惑,瞬间开始紧张起来,看向蒙吉,蒙吉这傻乎乎的样子,要是发起狠来不敢去想象,门外的蒙吉的母亲听见了我们谈话,但是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我觉得蒙吉母子还是信得过的,蒙吉母亲进到屋里,对我们说:“的确,这里的人确实信奉穷奇这种凶兽”。

  蒙吉母亲说的话让我感到意外,跟让我意外的是,它居然听见二爷说话没有一点的诧异,我支支吾吾半天,蒙吉母亲摆摆手,表示不用解释什么。

  原来蒙吉母亲一开始就知道二爷不是一只简单的猫,所以能开口说话也并不是很稀奇,至于她为什么能看出来,这就跟蒙吉母亲的过往有关,蒙吉的母亲姓夏,叫夏禾春,她本来不是这边本地人,自幼和家父学医,也算小有所成,但是她家的手艺很奇怪,叫辩天识像,可以通过看气得知事物的品相的好坏,就凭这手艺只要是她家里出手的药材之类,都可以称得上宝贝。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有一次她和父亲在一次采药的过程中,遇到了一株灵草,就在大喜过往之即,没想到这株灵草早以被其他生物占为己有,一直通体发黑的的大蜈蚣,整整有四米长,在她们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她父亲以自身肉体为她创造逃生机会,拖延了时间,她是逃出来了,但是那蜈蚣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就在她逃命时,掉入了悬崖之中。

  之后,被蒙吉的父亲所救,她看蒙吉的父亲,为人忠厚老实,再加上父亲不在了自己家里以了无牵挂也就跟了这个男人,此后的事情,大家也就知道了。

  听完她说完,我一脸惊讶,原来她看得出来二爷与众不同,我心里不由得有点佩服她,二爷见她看得出来也不想藏着掖了。

  二爷直接说道:“那你知道这村里人怎么回事?表面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是却给我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二爷说完,她点点头说:“的确,和你所说一样,这里的确有些异常,我看这里的气,早年非常浑浊,这里的人,容易出现癫痫,这可能是与他们喝的还神汤有关”

  “还神汤?”我问道

  她继续给我解释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鲜红,腥臭,但是看她们样子,喝了以后,不但强身健体,甚至还能解乏”

  二爷听完,疑惑的看着她问道:“真有这么神奇?”

  这次她摇摇头:“没这么简单,每年到了特定一段时间,村里的人就像会发疯一样,双眼猩红,啃咬所有活着的东西,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带阿吉在地下藏几天”说完,她指了指床下面,然后给我们看下面有一个不是很明显的木板。

  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因为夏禾春知道,这东西有问题,所以这些年也一直没有喝,更不会让蒙吉喝。

  二爷表情凝重说道:“你说的这段时间?”

  蒙吉回答道:“就今天晚上”

  蒙吉母亲点点头,我和二爷楞了一下,蒙吉母亲看着天还早,跟我和二爷交代,日落之后,听到什么都不能出声就在地下待一晚上就好。

  我和二爷没有说话,可能得到的信息量太大,还得再捋捋,蒙吉母亲也就出去了,我还有蒙吉和二爷在屋里坐着,我和二爷还有蒙吉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因为现在我这些天恢复的好,倒也可以在家里活动活动,那天蒙吉翻我包,翻出来我的那柄银枪,看我表演了一次后,一直吵闹的还要看,真是弄得我哭笑不得,二爷倒是告诉我,这东西原来这叫“猎兽银枪”,这枪的柄头,有个暗口,还可以放上一些毒药,撑开时,这些毒药就会留在枪头上,以方便猎杀妖兽,虽然不罕见,但也算得上是宝贝。

  就在里屋待了一下午,时间过得很快,眼看太阳就要落下,就像蒙吉母亲说的那样,我们四个钻进床底的那个暗格,从里面还反锁了一下,这里面倒也算宽敞,蒙吉母亲带了些吃食,还有蜡烛之类的,我们四个就这样点着蜡烛,准备这样过上一夜。

  吃过东西,大家都没有说话,蒙吉在我左边,我看他睡得很香,我的困意也袭来了,蒙吉母亲借微弱的灯光看着书。

  我客气的对蒙吉母亲说:“春婶,你在看什么”,春婶是蒙吉他母亲叫我们这样叫,因为相处这些天,我只不可能一直说“喂,你好,蒙吉他母亲”,不过春婶这个人,倒也的确是个好人,对我和二爷照顾得很好,我和二爷也是非常感激的,不然二爷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会说话这个事实。

  春婶听见我问她,她笑了笑说:“医书”

  我凑了过去问道:“村里人出现这种情况,你认为是什么病?”

  春婶点点头,照她的分析,村里人很可能是因为那还神汤,出现了群体致幻,她也劝过村里人不要再饮用这玩意儿,可村里根本没人理会她,她也表示无奈。

  再进这里之前,那边银枪我是放在自己裤腰带上的,也是以防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情况,过来没多时,我们听到外面的响了常的动静,春婶立刻吹灭了蜡烛,还对我们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我和二爷会意倒也没说话,我们躺会原处,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有打砸的声音,有鸡鸭的惨叫声,更多的就是像怪兽一样的嘶吼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村庄,我能想象外面现在究竟是怎样的景像。

  我睡意全无,竖着耳朵听着外面动静,二爷也是一脸严肃,就在这时,一声巨响彻底打破了这规律,轰轰轰的声音传来,惊动了我和二爷还有春婶,我们仨都一脸诧异,尤其是春婶

  春婶:“这动静太大了,不是村里人干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