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黑影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193 2020.10.07 02:35

  在我们不远处的东西,足矣吓得我和方宁后退,通体漆黑,一层一层的盘着,像一种蛇的形状,如果说这是蛇的话,那真的太邪乎了,因为这蛇影子起码也得有三层小楼那么高,静卧在田野中,似乎正在看这我们,随时准备冲过来,巨大的腰身,犹如一个蓄水桶那么粗,在昏暗的环境下我只能看到个黑影,而在它的视角里我和方宁正是它的猎物。

  突如其来的这一幕,吓得我够呛,我差点一个趔趄后翻过去,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景,巨大的蛇头慢慢立起来,在此刻,我和方宁就像两只小老鼠,在这庞然大物前显得额外渺小。

  方宁也是为之震惊,空旷的田野,凭空出现了这样的庞然大物,任谁一时也没办法接受,我和方宁就静静看着,我的脚不听使唤的发抖,颤颤巍巍。

  此刻什么话都咽了进去,我就这样看着,那蛇立起来后便没有了动静,就静静地看着我们。

  我小声的说:“方宁这是啥?”我哆哆嗦嗦小声问着方宁,方宁此刻也不知道说什么,慢慢向我靠了过来,她的后背触碰到我的胸口,我不禁的咽了一口口水,虽然现在害怕,但是这也是我第一次这样碰到一个女生,那一刻,我稍微放松些了,我心里的念头是,我死了也得保护好方宁。

  方宁颤颤巍巍说:“这是木蛟!就是那四邪!”

  其实从一开始鬼打墙,我就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和四方棺有关,包括眼前的大蛇,也和四方棺脱不了干系,如果方宁再因为陪我出了事,那我就真的没有办法面对任何人了,尤其是方爷爷。

  我手搭在方宁的肩膀,将她向我身后搭过去,将她护在我身后,在那一刹那间,我发现方宁正在看着我,眼神里是欣赏和宽慰。

  自己冷静了一下,就在我准备说话的时候,蛇一个俯冲就射了过来,来不及反应,拉着方宁就像一边倒去,我耳边就只有鳞片摩擦的刺啦刺啦的声音,刚倒地迅速起来拉着方宁就开始向田野跑去,这一次跑的速度就是真的不要命似的跑,也不知道后面的大蛇这一次冲击后,现在是什么情况,因为我根本不敢看,我只顾拉着方宁的手,死命的向田野跑去。

  这是我活了这十八年来,第一次这么不要命的跑,因为我知道,我不玩命的跑,我身后这玩意儿肯定会要了我的命,令我刮目相看的是方宁,方宁虽然在我身后,但是她的速度丝毫不慢于我,甚至有点慢慢超过我的样子,看见她边跑边在兜里找着什么,这种速度感觉对于她来说,还游刃有余。

  我边跑边嘶吼道:“快跑啊,你还在找什么啊?”

  方宁说:“马上就好,这东西不是实体,你看田野,如果这么大的东西压过去,那里的草肯定会倒一片,这不是实体,肯定是灵体”然后她停了下来,嘴里念念叨叨着:“亢角星宿,天之四灵,以正四方”随后,拿出一个珠子,向扑来的蛇射去,本来平静的田野,顿时妖风四起,随着方宁的手落下,一个破空之声传来,那蛇的竟然被那风掀的后翻滚了几米,顿时看的我是目瞪口呆。

  那珠子我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这似乎对蛇并没有太大的伤害,扑腾了几下就翻转过来,继续朝我们扑了过来。

  方宁这次向木蛟冲去,口含那颗珠子,身边风微微阵起,方宁控制着风和气,和木蛟打的难解难分。

  木蛟不想这样纠缠下去,大怒道:“小娃娃,老子在能力十不存一,待我重生归来”木蛟说完,一个转身便向我扑来。

  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那一刻我脑子一片空白,我只顾着看方宁和木蛟打斗,竟然忘了跑。

  在木蛟离我只有几米的时候,我便两眼一黑,伏槐站在我眼前,听见一个声音“速来”,便失去意识。

  我做了一个梦,还是以前那个梦,天空灰沉沉的,那个石桥,那个女人还是站在哪里。

  伏槐说道:“你是天命之人自然不会陨落”

  我看着她开口说道:“你救了我?”那个人噗嗤笑了一声,声音动人悦耳“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但是我救了你,你不应该感谢我?”她反问我道,这时我一时语塞。

  我向前走了两步离她更近问道:“你为什么救我?为什么常常出现在我梦里?”我问道:“你忘了你给我磕过头吗?周敬这老东西叫我护着你,总不能这时功亏一篑吧”那女人说到,周敬是我外公的名字,我才知道,原来她保护我,是我外公的意思。

  伏槐继续说:“你的因果离不开河灵,纵始你爷爷和周敬这些能人,再想让你脱离这一切也是徒劳,一切的因果都应你们张家而起”。

  伏槐继续说:“木蛟现在已经是灵体了,它对你爷爷的恨,随着时间日益加重,你身上有你爷爷的影子,张岐山应该也算准了这次”。

  我听完她说的话是一脸懵懂,我好几次听说到什么因果之类的,我不知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是我现在揣测也揣测不出什么所以然,所以我问她:“什么因果?”。

  伏槐微微一笑:“以后你便知道,这是天机,我不敢告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想知道就要去一趟河灵”

  我心里暗暗想着:“看来迟早要去河灵,一切的事情都和河灵脱不开干系”

  当我还想再问的时候,那个人说“河灵星宿,神灵共栖,山海之下,世外桃源”

  说完这句话便醒来,天还是黑的,靠在一颗大树下,方宁靠在我的肩膀处,我和方宁浑身都是泥,我前面的草被压倒了一大片,月光透过树梢散落下来,周围一切是那么安静,我浑身酸痛,根本用不上力。

  头顶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没想到居然你外公还留有后手”我抬头看去,凭借那点点月光,我看见那个黑影,那....黑影我再熟悉不过,因为六年前那个雨夜我就看过,高大的身影,和六年前有些不同,此刻的他有一只手臂空的,他似乎受过很重的伤。

  我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那个人咯咯的笑着:“下一次,你一定会死”那个人说完,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了黑夜。

  头昏脑涨,全身脱力,感觉说话都有点用不上气一般,我看着熟睡的方宁,看着她脏兮兮的脸,我不禁有些心酸,她跟着我受苦了。

  我不禁想起这个人是谁:“青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