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故事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697 2020.09.25 03:05

  吃过晚饭,我便和外公坐在院子的侧门,看着前方田野,头顶的星光和河田里的青蛙似乎都与我一样等着外公的故事。

  外公习惯性的拿出烟杆子放在嘴边,时间过了多时,外公沉吟了许久,绕有所思的想着事情,

  “锦儿,你知道灵吗?”

  “什么灵?”我好奇的问道

  “就是世间稀罕的玩意儿,你还记得昨年那群放鞭炮的人吗?”

  我没有回答,我只依稀记得,好像村里来了一群地质考察队,因为村里鲜有外人来,当时村里很热闹,那队人还来过我家找过我外公,当时的我好奇的躲在里屋看他们,随后几天在夜里经常能听到鞭炮声,在我印象里很深刻,因为在我印象里只有过年才会放鞭炮。

  外公看着我,慈祥的面容微微笑道:“他们放鞭炮,是在找灵”

  我看着外公,一脸疑惑问道“什么灵?”

  外公答到“灵啊,就是世间孕育出的奇特的东西”

  我更加疑惑,还没有等我问,外公就说道:“这些奇特的东西可能是一株花,也可能是一个青蛙,或许就是你在路边没注意的一棵草,当时那群人在找的就是灵”

  说到这儿外公便停了下来,拿起烟杆子,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然后说:“你知道涌泉怎么来的吗?”当然,涌泉有很多种说法,有的说是每年都下大雨,当年有个池塘,后来随着不断扩大就变成了一个湖,也有人说是有人挖通了地下河,地下河不断倒灌才形成湖。

  外公说:“当年村里连年大旱,农作物都枯了,当时村里人想不少法子,请各种江湖奇人想办法,有人说是旱魃作祟,有人说让我们村修一座龙王庙,当时村里家家户户掏钱,让本来苦不堪言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但是大伙着急,后来村里来了个人带着个孩子,叫大伙在村西北处挖个池塘,当时大伙开始不信,因为什么办法都没见过出水,那个人保证挖好后三天之内就会有水,刚开始的时候大伙都不信,但是有办法总比没办法好,在村长的劝说下,队伍才拉起来,那个人定的位置还正是在龙王庙的不远处”说到这儿,外公饶有兴致的指了指西北角,也没多说什么。

  外公继续说道:“按照那个人的说法,分别间隔几十米的地方,挖了两个小洞,然后以此向周围挖,大伙以为是两个水眼,不分昼夜足足挖了一个月,两个洞已经很大了,那个人叫停了工程说已经够了,说三天后会下雨,村里的大伙满脸的疑惑,想不通挖坑和下雨有什么关系,不过挖坑和下雨的确有着莫大关系”

  说到这儿外公笑了起来,会意了一下继续说:“三天后夜里,那个人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岸边,拿出了两个个罐子,罐子有很多油纸和不知道什么材质的东西包裹的严严实实,他蹲下拿起其中一个,小心翼翼的打开罐子后,周围顿时狂风大作,天上的云也越来越多,直到电闪雷鸣,那天夜里下起了大雨,第二天村里人聚在一起宴请那个人,当人问起他怎么知道那天会下雨的时候,他闭口不答,雨下了整整三天”

  外公说到这儿,已经困意来袭的我靠着外公,外公继续说到“那个人就是你的外曾祖父的父亲,也是我的爷爷”听到这儿,看了一眼外公,眼皮在打架的我,强撑着睡意“他怎么做到让天下雨?”外公说道:“他就是靠着一只灵兽”没听完我已经睡去。

  在我第二天问起外公后面的故事的时候,外公忙着干自己的事情,我百无聊赖,因为小身体不好,再加上性格内向,所有几乎没什么朋友,但是我们家有个邻居,她叫方宁,或许她爸妈是希望她安安静静的做个大家闺秀吧,名字单取一个宁字,结果事情往往不如人愿,性格大大咧咧的她更像是个男孩,扎个小马尾,经常来找我玩,在我童年的回忆里,除了和外公以外,就和方宁待的时间最长,她有什么新鲜的事物都会给我看,抓到蝉,青蛙,蝌蚪,都会带过来,我很少出门,不知不觉的和方宁渐渐的形成了一种默契,只是听见拖鞋在外面跑动的声音,我就知道方宁来了。

  方宁的爷爷是村里唯一一个算命先生,而且算的很准,村里人家只要遇到什么事情,都会去找她爷爷卜上一卦,大事小事,但是方爷爷和我外公不怎么对付,外公经常和方爷爷吵架,甚至有时候破口大骂,比如我家的鸡去了他们家的菜园子,他们家的牛在我们门家门口拉了屎,老人家的恩恩怨怨,我和方宁并不在意,意外的是方爷爷对我很好,时常路过我家门口的时候,都会招呼我两句,有时候也给我带点糖之类的,经常都是问我方宁在不在我这儿,然后就会说:“也不知道去哪里野了”。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了,暑假的假期也看快到了尽头,就在假期快结束的前一两个星期里,平时炎炎的夏日开始乌云密布,厚厚的乌云时不时还伴随着雷声响动,外公坐在屋檐下,还是拿着他随身携带的烟杆看着天上的乌云皱着眉头,我挨着外公坐着问外公:“是不是快下大雨了”外公应了一声,似乎心里在想着什么,脸色越发的难看,因为外公抽烟的频率也加快了,乌云就这样从下午持续到了晚上,奇怪的是雷声反复轰鸣,一直就是没有下雨,湿润的空中仿佛也夹杂些许的不安。

  就这样漫长的夜里,我在床上看着电视,不过一会儿就停电了,农村停电很正常,尤其是遇到雷雨天气,外面的雷声越来越闷,就像是什么束缚着它们,随时想倾泻下来,闪电也在外面一闪一闪,今天家里只有我和外公,爸妈这段时间不在家,外婆也去走亲戚了,我一个人在房间,内心也感到一丝丝的恐惧,打算去外公屋里,推开门走向外公的房间,看见外公正点着蜡烛在桌上翻看着什么,上前走去看见外公正在看着一本书,旁边还有一本万年历,我叫了声外公,外公回过头看着我,说了声“锦儿,你等一下,要是怕的话就去床上躺着,盖着被子别感冒了”我应了一声,就在床单躺着,看着外公看着那两本书,嘴里还嘀咕这什么,我隐隐约约听到“就是今天了”。

  就在我躺着,外面的雷声也挡不住我的困意的时候,外面骤然一亮,那一瞬间就像白昼,随后天空一声巨雷轰然而至,巨大的雷声震的我顿时耳鸣,整个床都震抖一下,吓的我窝进被子,没想到第二道巨雷也打了下来,这道雷的声音比上一道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抱着耳朵,躲在被子里,外面的雨也像沉静许久后重要可以发泻下来,哗啦哗啦的声音,雨倾盆而至。

  小心翼翼的把头探出来,外公已经停下看书,脸色也非常凝重,拿起烟杆放在嘴边,但是没有抽,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大雨。

  经历了雷声之后,再加上睡意,我还是不知不觉的睡去。

  我在梦里,又看见那天晚上的情景,是我第二次梦见,还是那座桥,还是那个身影,黑压压的天空正下着大雨,站在那儿,只不过那个身影这次似乎正对着我,不过我看不见她的脸,嘈杂的雨声中,我听见一句话“时至此归,天劫雷罚,百载千里,祸福相依”我听见那个人传来了一句话,我听的真切,她似乎想转身离去,不由的迈开步子想追上去看个究竟。

  当我醒来又是满头大汗,迷迷糊糊听着外面还是下着大雨,翻个身,旁边并没有外公,我定了定神,起身看了看周围,窗外正有个人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