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雨铃村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724 2020.10.23 16:13

  “雨铃村?”我心里暗暗的说了一句,二爷的眼神让人很难以琢磨,告诉我雨铃村的传说。

  雨铃,顾名思义就是雨天里的铃铛,在古时候人们崇拜自然,以这为信仰的小村庄不在少数,雨铃村就是其中之一,雨铃村是一个在山谷与世隔绝的村子,他们信仰是乌龟,因为乌龟代表着水神,他们供奉着一只千年的大乌龟,并且给乌龟修了一座玄武庙,雨铃村那时也算是风调雨顺,人们都认为是受到了乌龟的庇护,连年供奉那只千年乌龟。

  一日雨铃村的村长做梦,梦到那乌龟开口说话说:“我时间不多了,赶紧将我送到后山的水洞中,我要避天雷”。

  村长醒后,也是迷迷糊糊,竟然不记得那晚的梦,并没有按照乌龟的意思将它送去后山,雨铃村后山的确有一个天然的岩洞,很深,很少有人进去,因为水深不见底,没人知道那水岩洞有多长,洞口倒是像一个瓶子一般,就在那之后几日,有一天天雷滚滚,狂风大作,正有一场大暴雨即将来临,那天夜里一声巨响,震撤了整个山谷,雷声回响的吓人,那晚村长十分不安,它想起了那天晚上那个梦,第二天下着大雨,带着村里人去了玄武庙,发现庙破了一个大洞,进去一看,那只龟已经被雷劈焦了,陨落在了玄武庙。

  这下村长急了,懊悔不已,村里众人将乌龟搬到后山岩洞,以为就此事情告一段落,但是没过多久,村里每当下雨的时候,就会有铃铛声音回荡在山谷,那地方开始被瘴气所包围,只能进不能出,因为根本出不去,走到瘴气边缘就会遇到鬼打墙,村里也接二连三发生一系列怪事,除了下雨有铃铛声外,下雨的时候村里人还时常看见有人在玄武庙处跳舞,好几个人穿着白衣,跳着奇怪的舞蹈,后来村长无意中说出了做梦那件事,没想到,村里人开始觉得这件事情肯定和那只乌龟有关,也就迁怒于那只乌龟,村长也脱不了干系,村长在众人指责中活了一段时间,还是不堪忍辱,跳进了后山的溶洞,此后,人们发现,玄武庙跳舞的人里面,就多了一个。

  人们也开始害怕,开始彷徨,因为厚重的瘴气看不见外面,也不见阳光,就像一个罩子一样罩着整个村子,后来人们看见,下雨的频率也渐渐的变高,铃铛声也变长,后来玄武庙的那些白衣跳舞的人,也开始向后山走去,那些人跳舞姿势机械并且诡异,也有胆大的年轻人跟上去,发现那些人最后都会跳进岩洞里面。

  此后就这样过了很久,诡异的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自家的牛生出来之后,只有一只眼睛,更为奇怪的就是他的尾巴却是蛇尾的形状,有人经不住这样的环境选择自杀,也有人选择去硬闯瘴气,可是无一人出过雨铃村。

  二爷说完关于雨铃村的云云之后表示,自己知道的也就这么多,这也是它偶尔听见我外公讲的事情,但是这个雨铃村,跟河灵有很大的关系,最重要的就是那些奇怪的现象,首先,那奇怪的牛,很有可能是一种叫蜚的凶兽,因为蜚的出现很重要,那就代表着,那地方的怨气很重,并且怨气很重才出现凶兽的存在,村里人被困在那里时间一长就会引起很多变化,人会变的癫狂,行为举止古怪,当年我爷爷也应该是知道那地方有什么东西才会去,但是现在也不得知晓而已,因为爷爷的手札损毁的很严重,能知晓的信息也很少。

  二爷说着说着,便在我床上睡着了,我看着二爷心里竟然有一只说不出的可靠感,从见到二爷的第一眼开始,二爷就一直以长辈的姿态给我说话,我心里有一个意识告诉我二爷是可以信任,我起身便出了门,母亲正在打扫卫生,父亲有事就出门了,母亲看见我出来。

  对我说:“锦云啊,你过来”我听见母亲叫我,我便走过去,母亲似乎今天很高兴一直在说着,原来母亲是想告诉我二爷的以前。

  原来在我母亲有意识的时候就知道二爷,那时候母亲还小,对于她来说二爷是她第一个朋友,二爷一直照顾她,不让她乱跑乱跳,只要她走到河边二爷永远都是靠在河边那一侧,怕她冷着热着等等,她在读大学以前,就和二爷待的时间最长,她也最喜欢的就是二爷,外公打她的时候也是二爷护着,所以母亲从小就当二爷是很亲的长辈,对于我问母亲为什么叫它二爷,母亲说,它和我祖父的时候就是平辈,矜矜业业守护着这个家,但是在我母亲读完大学之后直到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二爷,母亲也问过外公,外公每次都是说二爷想回来的时候就回来了,或者需要它的时候就回来了,现在二爷回来了,因为我现在需要它,母亲说完便回了房间。

  留我一个人在客厅,我心里暗暗琢磨,二爷究竟多少岁了啊?这样算下来,起码也得80往上了吧,暗暗咂舌,也让我看不懂二爷的存在,母亲似乎不知道二爷会说话这件事所以我也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我现在知道家里有这么一员,我听二爷提起过,是外公叫它回来的,并且给它交代了一些事情,现在理解起来,也不是那么困难,一只80多年的猫,肯定不普通,不过二爷身上的秘密它愿意告诉我,我肯定是原因听的,要是它不想说我也不好问。

  时间是短暂的,我和方宁高三在一所学校,因为方宁漂亮,所以自然得到了很多男孩子的喜欢,我就比较倒霉,因为上学放学,方宁都是和我一起,自然同学间也多了很多我和方宁的传言,最后也总算是把高三这一年熬了过去,我俩都拿到了同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一年,二爷也长胖了不少,每天溜溜弯,坐在树上看小区老头下象棋以外,二爷也没干啥特别的事情,只是有一次二爷自己坐电梯别人看二爷会按电梯吓得不轻,之后二爷基本上都没有做过电梯,好笑的是,也有邻居家里有老鼠,来我家借猫抓老鼠的,俗话说中华田园猫是抓老鼠的好手,但是放在二爷这儿,看着二爷肚子越来越大,我自己也露出鄙夷的眼神,不过还好,这一年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大的事情,也算是安安稳稳的过了一年。

  可是奇怪的是,自从我第一次翻开外公留下的书之后,那本书上面再也没有字迹,我问过二爷这件事情,二爷每次也不想说什么,只是告诉我到时候就知道了,可这年我老是做梦,梦到各种异兽和人,我各种场景中我一直都是一个旁观者,就像芸芸众生,我却站在万物生灵这条河流的岸边,看着万物和生灵,我意识脱离身体这种情况也越来越变得不可控,这确是我最担心的一点,我漂浮的时间越来越长,能看到的蓝色的光点也越来越多,周围的事物也变得更加清晰,但是我从来没出去过,每一次我要出去的时候,二爷都会扇我的脸,把我拉回来,我问过二爷我这是什么情况,二爷告诉我,我这种情况其实也不复杂,以后我控制的好了,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保命手段。

  本来祥和的生活,就在我一天夜里的一个梦,改变了。

  那天我睡觉做了一个噩梦,有一个老人做在地上,背上靠着一条巨蛇,那条巨蛇肚皮朝天眼看已经死了,那老人满脸是血,一只手托在蛇皮上,另一只手被一把刀插着正流着血,老人喘着粗气,眼神十分的愤怒,他脚下有一片的尸体,有人,有兽,那场景把我吓傻了,当时的情况十分的惨烈,也有人痛苦的哀嚎,也有巨兽在悲鸣,天空都被染成了血红色,血腥的场面看着我想吐,就突然那位老人锋利的眼睛看着我,低沉的声音说道:“锦云,来啦?”

  

举报

作者感言

就要打八万

就要打八万

求收藏,求推荐

2020-10-23 16: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