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腹猎蜥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343 2020.11.17 22:17

  我转头回望,是一个打着伞的女人,正在我身后笑嘻嘻等等看着我,一袭红衣出现顿时让我眼前一亮,黑色的头发搭配上发髻,柳叶眉,丹凤眼,鲜红的嘴唇给人说不出的韵味,这个人我认识,曾经好几次出现在我的梦境里,这个人就是伏槐,伏槐笑眯眯看着我,倒是有几分的唏嘘,我看着她默不作声,我不知道此刻应该和她说些什么。

  她打量着我,我被眼前的美女居然看的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她收起伞,这还是第一次见她将伞收起来,我想说点什么,但是话还没有出口,她先开口道:“你天生有使命在身,刚才的那个是白泽,白泽是瑞兽,它的出现是好事也是坏事”

  坏事?我诧异的看着伏槐,问道:“为什么?”

  伏槐看着我,笑着说:“白泽是负责解救天下苍生,驱邪辟妖的,它的出现就意味着,这天下又要动荡了,正所谓有明就有暗,阳光之下必有阴影,普天太平,又怎么会需要瑞兽”听到她的话后,我更加诧异。

  伏槐说:“这事的起源可能还要从你爷爷那边说起吧,这是你那个二爷没告诉你的,你爷爷当时”

  听完伏槐的讲述倒是明白一二,当年一行7人个个本事通天,去寻找传说之地河灵,爷爷就是那7人中的一个,他们发现了河灵的秘密之后出现了内讧,具体的事情无从得知,当时7人大大出手,那场大战,更是响彻天地,惊动了不少大妖和传说中的异兽,也就是从那时以后,某些地方开始出现各种灵异事件,黑木山也是灵异事件之一,诸怀,也是被惊醒的妖兽的一个,那场战斗的结果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当时的死伤惨重,那场战斗后便出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里面都是亡命之徒,我外公也在暗中调查这个组织,因为这个组织和我爷爷又莫大的关系。

  这也就解释了很多问题,剩下的问题件就要问我外公了。

  我看着伏槐,脸不禁一红,说了声谢谢,她噗嗤一笑道:“去吧”

  随后我便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切,微光透过绿叶照着树洞,天已经亮了,二爷没有在我怀里,昨晚的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我想动动我的身体,一身都很疼,不过大腿已经没有流血了,左手已经肿了,缓慢起身叫了声二爷,不知道二爷去哪里了,看着树外,昨晚大战的地方,焦黑一片,还有俩人倒在那儿,我将洞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将背包扔出去后,慢慢的爬了出去,我做梦都想不到,这一路去元台之行,居然如此的崎岖,差点还把小命留在了路上。

  我对这几个人倒在地上的人还有几分兴趣,昨晚昏暗,看不怎么清楚,现在倒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个两个人穿着雨衣,带着面具,我慢慢靠近他们,看他们身上有啥玩意儿没有,二爷的雷击真的太可怕了,走近我才发现,他们直接被打出一道大窟窿,连血都没流直接成了焦炭,我暗暗咂舌,搜来搜去也没有啥有价值的东西,大多数的东西已经成了焦炭,倒是有一个的武器还在,另一个人什么也没有,我仔细端量着这玩意儿,像是一根小棍,在小棍的侧面,有一个小按钮,一按,棍子两端瞬间伸长,还有箭头,其中一端直接穿过了我的裤子,从我大腿根部旁过去,吓得我顿时一凉,就差几厘米!就几厘米!差点把子孙交代在这里!

  我松开按钮,两端长矛便收了回去,我看着裤子上的大洞,一阵后怕,这倒也算是好东西,再三确认只有这玩意儿后,便开始找二爷了,从醒来就一直不见二爷的行踪,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收好东西准备去找面包车的位置看看。

  我过去的时候看见二爷正坐在那石堆处,看着面包车,我喊二爷,二爷回头看着我,二爷示意我过去,我慢吞吞走到二爷身边后,我正想问二爷,二爷指车里,顺着二爷看去,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头皮发麻!那司机师傅滚下来死了,但是我现在看他,那司机师傅居然长出了点点触须,还是穿着那件衣服,还是那个姿势,但是样貌是一只活脱脱的蜥蜴的样子!

  我惊愕住了,连忙问二爷:“二爷,这,这怎么回事,什,什么怪物”

  二爷看着面包车:“应该是腹猎蜥,开始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人身上的气味有点不对劲,也没有太过于注意,因为我发现有一伙人一直跟着我们,我的注意力全在那伙人身上,当时我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不是人,就在那一刹那走神的功夫,那群人攻击了车辆所以才翻了下去,现在看来这个司机和那些人是一伙的”。

  二爷说完,还给我讲了些,原来生灵分很多种,正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些妖灵为了融入人类的世界,慢慢开始幻化成人类的样子,一般是不具备攻击性的,但是还是根据这类妖灵的特质吧,就像这个腹猎蜥,天生就善于隐藏和幻化,所以以至于二也没有发现他不是人。

  我看着这具腹猎蜥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最近出现的妖灵越来越多,越来越平凡,难道正如伏槐所说,这和我爷爷那场大战有关。

  我没有说话看着前面面包车,二爷过去打开油箱,然后用爪子划出火花,将面包车点燃,二爷严肃的说:“绝对不能让世人知道妖灵的存在,不然这个世界就要开始动荡了”二爷严肃的看着迅速燃烧的面包车,火光倒映在二爷眼中。

  “锦云走吧,在此期间得把伤治好”二爷在我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我走的很慢,因为浑身疼,二爷也故意放慢了速度对我说:“这次你也看见了,以后面对的战斗,都是生与死的较量,没有第二次机会,稍有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二爷突然开口,它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昨晚上二爷将敌人击退,有两个人反应慢了点,就被二爷穿了窟窿,那换做是我,我又有多少几率在那一击中存活,这让我不免有些沮丧,对啊,如果当时没有二爷,我又得落个什么下场,活着总不可能一直靠侥幸吧,一年前,方宁的手段我也是见识到了的,如果换做今天是方宁,她会怎么做。

  不过这次出来没有告诉她,主要是怕方宁出事,也幸好没有叫上方宁,半路就被劫了,想到这里我一阵后怕。

  山路并不好走,一路我俩都走等等很慢,我受不了的时候,都会停一会,别人走路靠脚,我走路大部分的力都用在了手上,一路都换了两根棍子当拐杖了,我在半山腰做着,风景倒也不错,伤疼久了,倒也渐渐地习惯了,二爷随着我的步伐,一路走走停停。

  我说:“二爷,我们是不是有点久没吃东西了?”我对风景发着呆。

  二爷回答:“有点”

  二爷停顿了一下,转头看着周围说:“等等,有人!”

  

举报

作者感言

就要打八万

就要打八万

求收藏求关注,后续更精彩

2020-11-17 22: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