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村落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029 2020.11.17 23:23

  我们现在处在的位置,距离事故地已经有很长的距离了,手机被水泡也打不开机,现在想联系外面的人也联系不上,我们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但是二爷的警觉的发现我们周围还有第三个人,二爷坐直了身子,看着周围的树木,灌木丛。

  我看着二爷说:“你是不是有点太过于紧张了,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人”

  这话刚说完,背后就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那只猫会说话?”,我顿时一惊,有时打脸真的来的太快,我和二爷一下回头,就看见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站在我的身后,皮肤黝黑,好奇的看着我。

  那个人开口道:“你好,我叫蒙吉,你的猫咪会说话?”那个人率先开口,我盯着他,看着他的装束,像是少数民族,手里拿着一把镰刀,还有背篓,好奇的看着我和二爷,我和二爷也开始警觉。

  我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个人看见我和二爷警觉的样子,但是丝毫没有一点的反应,还是憨憨的看着二爷,眼里充满了好奇,当我再次问道眼前这叫蒙吉的时候,他眼神才从二爷身上转移过来。

  蒙吉开口道:“我和我阿妈在山里采药,这猫会说话?”蒙吉开口闭口都离不开二爷,采药人?不过他给我信息是这里不只他一个人,二爷警觉的站在我的身前,看着眼前的这年轻人,因为眼前这名年轻人,身材高大,足足高我一个脑袋,手里拿把镰刀,还离我们就不超过五米的距离,这个距离要是对现在这样的我进行扑杀,可能没一点生还的概率,那个人看我们良久没有说话。

  他开口道:“这山里好多年都没有外人了”

  那个人突然靠近我,我看见二爷锋利的爪子瞬间露了出来,微微露出了獠牙,我真真切切的看见,二爷的气息都变了,有一层淡淡的雾气围绕着二爷。

  但是那个人还是像傻子一样,丝毫没有察觉二爷的样子,向我走过来。

  “阿吉,住手”在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和二爷齐刷刷的向不远处看去,蒙吉也停了下来,一个人从草丛中出来,焦急的向我们这边走过来。

  那女人再次说道:“对不起,我和阿吉打扰到你们了,阿吉这孩子并没有恶意”

  紧张的气氛稍微松弛了些,二爷的爪子也收了回去,蒙吉高高兴兴的向那女人跑了过去,蒙吉高高兴兴的告诉了我们,这是他的母亲,他们两个人走了过来。

  那女人说:“不好意思,我儿子从没有见过外人,所以有点好奇,但是他绝对没有恶意,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我看着这女人和蔼的脸庞,顿时没有开始那么紧张了。

  我对她说:“我们在中途出了一场车祸,掉落下山崖,我和我的猫一直走了很远,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那女的上下打量着我。

  那女人说:“你受了很重的伤,让阿吉背你吧”

  就这样阿吉背着我,二爷走在最后面,我们一起离开了这座山,来到了一个村落,他们用木头做的房子,家家户户的门头上都悬挂着一个牛头,这里的条件非常落后,村里人对我们这种外来人,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大概走了几十分钟,我们和蒙吉母子走到了一个房子前,蒙吉的母亲打开院子的门,然后让我们进去。

  到了屋内,蒙吉将我放在床上,然后去打了盆水来,我换了脏兮兮的衣服裤子,蒙吉看着我的左手,按住我用力一扯,我听到一声卡擦,我的手似乎复原了,蒙吉笑嘻嘻的看着我,我眼前的大傻个子弄好后,我动了动手,虽然还是有点疼,但是不像开始那样不能动了,我说了声谢谢,蒙吉兴高采烈的跑出屋去,似乎在向他母亲炫耀着,随后不久,一股药香的味道传到我鼻子,是蒙吉的母亲,拿着一个药膏过来,给我的伤口做了一些包扎和固定之后,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随后,我和蒙吉的母亲聊了许久,知道了她家的一些情况。

  蒙吉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他父亲是一个猎户,常年在山里打猎,有一年,他父亲在打猎时,被一只熊瞎子咬断了脖子,在蒙吉出生后,就一直他母亲抚养着蒙吉,但是蒙吉天生的反应迟钝,看着像一个傻子一样,但是蒙吉其实并不傻,还有一些憨厚,但是村里的其他孩子都喜欢欺负他,蒙吉从来没有抱怨过,蒙吉天生就有一副好体格,所以一直跟着他的母亲,采草药为生,他母亲也是村里唯一的一位医生。

  蒙吉老老实实的坐在床边,看着我,二爷在睡觉,那蒙吉说:“你的猫咪真好看”笑嘻嘻,像一个孩童一样,过后不久,蒙吉的母亲拿来了热腾腾的吃食,我和二爷饿了一晚上终于吃到了东西,我们俩狼吞虎咽的吃着。

  我和二爷暂时在蒙吉的家里修养了几天,每天蒙吉都会和我说话,渐渐的也接受蒙吉这个憨厚的朋友,蒙吉很听我的话,我会给他讲外面的世界,还有他没有听过的故事。

  就这样,我天天在家休息,二爷时不时的会出去溜达一圈,说来也奇怪,二爷的伤没过两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我的伤口还在慢慢的恢复,俗话说的好,伤筋动骨一百天,也只是有慢慢熬着。

  二爷每次从外面回来,都会告诉我一些事情,我们进来这么久,都没有听过这个村的名字,二爷告诉我,这个村本来就是就没有名字,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村落,人口不超过三十人,而且这里与外界隔绝了,也没有一条能通车的路,只有一个所谓的村长,那村长应该就是村里老一辈比较有威望的人吧,整个村子是按照一个半圆形修建的,更像是一个梯子一样的形状,高高低低,参差不齐。

  一次二爷回来跟我说“锦云,这个村好像有问题”

举报

作者感言

就要打八万

就要打八万

跪求一点推荐票!!!求收藏,求关注

2020-11-17 23: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