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 悬疑

    类型
  • 2020.09.23上架
  • 6.69

    连载(字)

23位书友共同开启《河灵之下》的悬疑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伏槐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517 2020.09.22 18:45

  我叫张锦云,因为我小时候体弱,性格内向,命里缺木,我外公取至楚辞里的景云,从八字五行来看,景云为“木水”的组合,水生木,木旺。因为这个名字不适合男孩,所以景改成了锦,也有锦上添花的意思。

  小时候,生活在农村,从记事开始,以为的世界就是村那么大的一个地方,随着世界的推移,矮矮的村庄变成了一座座高楼,昔日的风景已不在,但最终刻画在了我的脑海中。村里的季节是分明的,春天万物复苏的小草,夏季的蝉鸣哇声,秋天的萧萧落叶,冬天的皑皑白雪,不用看日历就知道到了什么时节。

  在离我家西北两里处,有一个很大的湖叫涌泉,我们们也正因此而得名叫涌泉村,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村的人祖祖辈辈,正是靠着这涌泉,在这里一代一代的生活下去。

  涌泉到底有多深,我们谁也不知道,外公告诉我用石头扔进水面一瞬间的震动所发出的声音,会向周围传播,一部分到耳朵,一部分会到湖底,水面较浅,声音从湖面传到湖底再反射回湖面进入人耳时间较短,听到的是叠加的啪声,假如较深的话,听到的声音会相对圆润的咚声。

  我试着向涌泉的水面扔过石头,那声音如古荒之钟一般的圆润,“深”在我心里,这是我对涌泉的第一印象。因为我可能天生就有深海恐惧症吧,对于未知的实物,我还是敬而远之,但是涌泉也是却是故事的开始。

  因为从小身体不好,比同龄的孩子虚弱,更是不好养活,所有家人对我的照看,更是处处细微,打小就爱生病,一个月至少有一两次感冒发烧,我外公怕我养不活,经常带我去村庙里烧香,直至我五岁。

  一天晚上,我听见父亲和外公的谈话,“唉”一声长长的叹气声,“锦儿的身体不好,爸,想想办法吧,这孩子体弱,这样下去,和同龄的孩子差的太多了,因为他小身体不好,他读书就读的晚,这儿明年都十二岁,锦儿马上读初中这怎么办?”院里传来的是我父亲的声音,一旁坐着我外公,手里拿着一杆旱烟,绕有所思的看着前方,放下烟杆,吐出一口烟,低沉的说到:“也不是没有办法”说了之后,便继续拿起烟杆放在嘴边,但是并没有抽“锦儿天生体质就弱,年年带他去庙里烧香是因为这孩子命弱,命里缺木,而且和一般的命理所相不同”外公停下说话,又开始看着前方。

  “那咱不如给锦儿”父亲的话还没有说完,外公便摆摆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明天先去看看”外公深抽了一口烟,然后继续说到“只要保锦儿到19岁就好,之后我就好办了”爷爷站起身往里屋走去,也便起身,向里屋走去,剩下的只有月光下的父亲,和父亲一脸的凝重。

  趴在窗口看着,瞧见父亲进来便上床睡去,心里还在想着外公说的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一早,外公拿着一个包便出了门,到了晌午才回家,天气热,外公洗了脸便去厨房,外婆早就做好了饭,一家人就在客屋坐了下来,在饭桌上外公挨着我坐,给我夹菜,“锦儿,晚上的时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外公闲聊的口吻和我说话,我应了声好。

  时间到了半夜,子时的夜空,一轮玄月挂在当空,田地里的蛙鸣,让村庄多了一份宁静,爷爷带着包,一手牵着我向村后山走去,村后山和涌泉是两个方向,一个在西北角,一边是在东南角,说是后山,其实也就是个土坡,哪里是一般人都不会去的地方,据说那里死了很多人,所以村里修了一座庙,好像就是为了镇慑里面的东西,不过外公带我去的位置,不是那座庙,而是到了田埂处便停了下来。

  前面是一片林子外公停下后,放下麻袋,拿起裤腰上挂着的烟杆子,看着这片田埂边的林子。林子不大,但是很茂密,其中有一颗树显得额外的特别,因为那棵树是黑色的,残破的树顶上只有几根枝叶,但是树桩底部确是很粗壮,五六个人才能围上一圈,树不高,大概就只有3米高度,通体黑色,在月光下显得额外的透亮,甚至透着一丝的诡异,我看向外公,外公的视线正看着那棵树,似乎在想着什么。

  “外公,这是什么树”我忍不住问道。

  “伏槐”

  外公只说了这两个字,便不再多说什么,眼睛里给人一种难以言表的东西。

  足足停留了十分钟,爷爷走向那颗伏槐,拿出包里的东西,香,蜡烛,还有一些瓶瓶罐罐,香和蜡烛都点好后,外公拿出一瓶红色的瓶子,绕树撒了一圈“我和你商量一个事情”我在不远处看着外公像似在和谁说话,“娃子到19岁就行”外公顿了顿,站在树前,看着那棵伏槐,“这么多年也差不多”外公这句话刚说完,突然,一股妖风吹了过来,平静的田野,顿时飒飒作响,外公眯着眼,后退了半步,在瓶子里拿出一颗小珠子握在手里,脚一跺,风停了下来,我在田坎看的迷迷糊糊,我似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外公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外公的脸微微一颤,正准备干点什么,树动了,准确的说是树的枝头动了,抖了抖,外公看着枝头,落下了一个东西,我看不见,外公向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锦儿,跪下给树磕个头”外公说完,我便跪下朝树磕了一个头,我没有问为什么,但是我心里充满了疑惑,外公拿出一张纸烧了后,便起身准备离开,一只手拉着我,走出不到两里,我向身后看去,那棵树还是在月光下通体黑亮,只不过树尖上似乎有一个黑影,定了定神,再看去什么也没有。

  回到家便回了房间,正准备睡去,外公的房间在我隔壁,隐隐约约听见外公的喃喃说着什么,我心生疑惑,外公在说什么?正准备问外公,只听见隔壁传来了呼噜声,听见外公睡着了,便缩了回去,满是疑问的睡去。

  在梦里,天下着小雨,袅袅的轻烟薄雾,不远处有一座小桥,石板的桥面铺着苔藓,桥上站着一个身影,望去在烟雨中显得额外的格格不入,那个人轻笑了一声,气质显得额外的庸容华贵,我呆呆的望着并没有说话,身影开口了“哀鸾孤槐,河灵必现”幽怨的声音显得额外的空灵,在脑子里久久的回荡,犹如荒古之中,传来了空灵的天外来音,不知道为什么,这八个字在我脑海里回荡,我瞬间醒来,满头大汗,后背已然湿了一片。八个字还在记忆中,似乎那么近,又像是那么远,天还蒙蒙亮便继续倒下,口中不由的念到“河灵必现”,我不禁的留下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难过,就像针刺一般的疼,就像等这句话依然已过了千年。

  等我醒来,外公在院子里忙着捣鼓他的瓶瓶罐罐,见我出来便拿给我一个小荷包,三角形,还散发着一股香气,香气让人心旷神怡,我问道“外公,这里面是什么?”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锦儿,这个荷包无论何时也得带在身上”外公郑重的和我说,当我正想问外公昨晚那句话的时候,外公已经走向进了里屋“对了锦儿,晚上给你讲个故事”外公声音在里屋传来,不过一会儿外公便出了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