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河灵之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元台市

河灵之下 就要打八万 2187 2020.11.22 04:48

  我和二爷原路返回当初翻车地。

  我:“二爷,我有问题想问你”

  二爷:“问吧,你已经进入这条路了,再瞒着你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那个青溟到底是谁?三番五次的来找我,听他两次说他师傅”

  二爷:“青溟啊,这小子以前是跟你外公学手艺的,也算是天纵奇才了吧”

  我:“手艺?什么手艺?”

  二爷:“控兽”

  我:“什么是控兽?”

  二爷:“就是像那个独眼老头一样,控一只自己的天地异兽,为自己所用罢了”

  我:“那我外公的异兽是?”

  二爷:“我呗”

  我:“对了二爷,我一直想问你,你咋能变身啊”

  二爷听了我的话,一阵好笑。

  二爷:“你二爷我叫驺吾,仔细算算,我已经有一百多岁了吧,我最开始是认识你曾祖父”

  我:“哦”

  二爷:“青溟是难得的奇才,但是他心术不正,你外公当年故意留了一手”

  我:“什么?”

  二爷:“就是让灵兽附魂,如果说控兽算入门,那附魂则是才算厉害,附魂是人和灵最原始的交流,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必须要特殊的体质,也只有会附魂,才有机会控制上古灵兽,这就是青溟想要的”

  我:“上古灵兽?”

  二爷:“不是看见到了吗?白泽”

  我大吃一惊,这样的话以后的麻烦肯定很多,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我:“二爷我有个问题,那独眼老人的控兽哪里学的?”

  二爷:“嗯,那个人的控兽和你外公的控兽不一样,换句话说你外公的控兽更高级,控兽的方式有很多,也分很多流派,最简单的控兽就是从小通过特殊的手段和方法饲养,这种兽的战斗力一般不会很高,还有就是家族传承,老一辈,或者几十辈人培养一只灵兽护子孙兴旺,这种家族制度的,还有就是通过手段将灵兽制服之后,强制性驯服灵兽,剩下的就是你外公这种和兽通灵,除了达成某种契约和共识,当然越是强大的灵兽,越难对付”

  我听完二爷所说的东西,对于这些方面的了解的确还有许多欠缺,但是走入了此道,便是给我打开了另一扇门户吧。

  我:“对了,那我爷爷张岐山呢?”

  二爷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对于你爷爷,应该是更厉害的人物吧,你爷爷会的东西很多,如果青溟和你爷爷是一辈人的话,青溟连聪明都算不上了,你爷爷那一辈人出了很多的大能”

  二爷说完后,对于我爷爷的面纱又厚重了一层。

  我们走了良久,一路都在说话,时间也过得很快,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我看到那辆出事的面包车的地方只剩下了黑漆漆残骸,我们站在山边下,看了上去,因为我们得回到公路上,二爷再次变大,我抱紧二爷的脖子,二爷纵身一跃,在峭壁间来回跳,最后到了路面上,现在的时间还很早,这条国道的车辆稀稀落落,我背着背包看上去就像一个乞丐,浑身很脏,满身的都是灰尘。

  我开始找一辆去元台的车,边等车时,我想到一个问题,二爷和赤浣打了那么久毫发无损,为什么那次翻车会受伤,我扭头看着二爷,二爷被我看着心里发毛,问我:“看我干嘛?”

  我:“二爷,翻车时,你怎么受伤的?”

  二爷沉吟了一下,告诉我一个关于它的秘密。

  原来二爷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在一天或者更长的时间,某个点,会陷入一个休眠期,在这个期间是没有感知的,因为二爷快进入了自己的瓶颈了,最后二爷还感叹道:“天劫要来了”

  等车到是很顺利,不过一会儿,就拦下一辆去元台市大巴车,上了车补了张车票,二爷就坐在背包里,车上非常空旷,加上我也仅仅只有六个人,一个头戴老式军帽的老人,一个提着行李穿着校服的学生,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小孩子,还有一个人我异常的注意她,因为她和这个车里的氛围格格不入,穿着一袭红色长裙,嘴唇鲜红,穿着高跟鞋翘着二郎腿,戴着墨镜,一头大波浪,我上车时掠过去的时候还闻到了一股香气,这气味很特别,但是我总是觉得说不出来的感觉,那戴着老式军帽的老人时不时回去瞟上一眼这漂亮女郎。

  因为我浑身很脏,我上车后就缩在最后一排位置靠着窗户,因为前排没有人,我将二爷抱了出来,二爷一出来便闻到这个香味后,皱了皱眉看着我,我好奇的看着它,小声的问它怎么了,二爷压低着声音给我说:“这香味,有问题”,二爷刚说完,便让我将它抱上去看看,我瞧瞧的托住二爷,让它看了一眼这香味的主人,二爷下来后,便严肃的说了一个让我十分震惊话“这女的,不是活人”。

  正所谓年年怪事多,今年特别多,我发现从我们离开家,去往元台之后就一直没有消停过,这让我一度怀疑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眼前又是一桩诡异的事情发生,我看着二爷,问它怎么知道那女的不是活人,二爷正经的给我说出了缘由。

  二爷的感官十分的灵敏,说它洞察细微也不为过,二爷爬上去看见女的时候,就看到了,那女的没有气息,一个活人怎么会不呼吸?不可能是因为那女的气息小,或者轻,因为二爷能看见听到一般人所感知不到的东西,第二点就是,那香味了,二爷是类似于猫科的动物,嗅觉自然是它的强项,我们闻到是香气,但是二爷在香气中闻到一丝的尸臭。

  我听完二爷分析,我心里升起了一丝的惊恐,悄悄将猎枪放入怀中,问二爷接下来怎么办,二爷自若的说:“她不找我们麻烦,就让她自己去吧”,我点点头,对啊,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一路上我都特别注意这个女人,这就是人的一种心态吧。

  就这样焦灼的坐了2个小时,终于到了元台市,元台市虽然不像一线城市那么繁华,但是也算的上一个大城市了,大巴车进了客运中心之后,我和二爷便下了车,一下车那女人就不见了,看着四周人来人往的人群便没多做停留,向车站门口走了过去,连续三个小时的车程,还是真不得不去一趟厕所,就在解放了自己生理之后,在洗手时,我又问道了那个香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