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森林深处(下)

微星纪元 西来 7575 2004.03.10 07:25

    妃力静静的看着大厅中吵吵嚷嚷的社会名流门,一言不发。出身庶族的她从小被第二任公国卫队教练官收养。以出色的武学天分在十八岁夺得天星公司主办的“博溪杯”世界武学大赛第一名桂冠后,顺理成章的成为第四任公国卫队队长。常年到头就是训练队员和执行任务,几乎从未见过什么政治的阴暗。连这次对抗新任议事长也是出于对吴议事长知遇之恩的回报,像这样的局面她还是头一次碰上。但女性天生的第六感让她很快的把握了事情的真正理由。

  走到众人面前,妃力清清嗓子,开口说话了。出于对美女的景慕,名流们也保持了良好的风度,都安静下来听这个美丽的公国自卫队长想要说些什么。 四百年来,自从白牙击败上任魔王鬼柯并将他打的远遁他乡隐居养伤之后,魔界就流传着一种说法:没有人能够正面进攻白牙后还能全身而退。事实上,除了百年前被突然出现的人类超级高手飞天正面阻击以外。没有一个和白牙为敌的人还能够活到现在。这也就是为什么白牙自从进攻人族失利后近百年不回魔界处理事物却直到现在才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的原因。白牙带给魔族中人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乔从空中扑向白牙,虽然四暗杀的惊叫很快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判断失误。可现在这种情况下退缩的结果只能是死路一条——任何一下轻击都足以让斗志全消的自己丧命于此。他只能拼命的鼓起斗志,想用于命搏命的豪勇气势来换取一瞬间的空隙。只要这一下不受重创接下来四暗杀和自己连绵不绝的进攻绝对可以把这个魔族四百年来的神话留在这通向人界的魔物森林。而一击失利的四暗杀也再次同时向白牙进攻,只是比乔慢了一线,但若两人对上招,他们绝对可以发出杀招对付白牙。

  几乎看都没有看从空中下来的乔,白牙双手微一撑地,变身后轻巧的身体和强劲的臂力使他往上疾冲了三米,冲到了乔的上方。这一变化完全出乎乔等人的意料,以往的战斗即使身处重围白牙也从没有回避过对手的正面交锋,而这次他居然选择了回避。

  趁乔因为意外而失神,白牙随手在他脊柱上狠敲一击同时借力扑向一边。很快的抱起被精彩的高手对决弄呆了的林乐,闪了闪消失在森林深处。

  看着白牙留下的残象渐渐淡去,乔和四暗杀脸色阴沉。被这祸根脱逃而去,今后的生活看来要提心吊胆了。“回去以后把那些女人都好好的看起来。乔心中打定了注意。

  “回去吧,那些老家伙们也该管教管教了。”一声令下,五个魔族顶尖高手消失在森林里。

  寒家大厅中,妃力正站在寒顶天的旁边侃侃而谈。“我不知道各位是怎么想的,公国建立一百六十多年了。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政变,我国的人民一直为这样稳定民主的体制而自豪。可是现,帝国打过来了。你们没有上过战场也许不知道,可是和帝国的战争我们损失了将近一百名的队员。在这种时候格威的政变却把我们公国近三百公里的边界防区推给了帝国。”说到这里妃力语气已经开始有些哽咽,这番话让她想起了在边境战役中死难的弟兄们。

  众人看着这泪眼盈盈的大美人,几乎忘了她是代表最高力量的自卫队长。这一刻,她就是个需要人安慰怜爱的柔弱女性。

  大门打开,一众自卫队员冲了进来。为首的陆霸天怒吼道:“妈拉个巴子,你们这群混蛋想当卖国贼吗!想当的话老子今天就教训你们!”声音震的墙上的石灰粉扑哧扑哧的往上掉。名流们本来就被妃力的话说的有些羞愧不安,现在这些人高马大的自卫队员冲进来一闹,很快就不敢再吵。几个见机不妙的已经偷偷退出了大厅。赖特怒目一瞪,又退走了几个。剩下的也不敢孤军奋战,接二连三的离开了寒府大厅。完全不同于刚刚进来时候气势汹汹的表情。北胜望正想混在人群中一起溜走,一直没有说过话的寒顶天突然使出了“魅影身法”挡住了他的去路。“苦也!”北胜望不敢看寒顶天冷酷的眼神,在心中惨叫。

  林乐看着这个带着自己狂奔七八公里的英俊男子,白牙也看着他,两人就这么沉默了将近十分钟。

  “你是小胖?”

  白牙点了点头,身子扭动了一下。变成那可爱的白色小兽,又变了回来。

  “你是魔族?”虽然没有真正见过魔族,但天文天体学院的历史课与地理课都曾介绍过这个战斗力超强的种族。对武学有着狂热爱好的林乐自然对他们印象深刻。

  白牙又点点头,补充道:“而且我还是魔族四百年来的王,一百多年前进攻你们人类的主使者。”

  “你为什么要变成小胖和我在一起?”

  “不是我变成小胖,我就是小胖。最近三十年我都是以这个姿态生活的。”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白牙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我想和你做朋友。四百年来,我从来没有过朋友。刚开始我只是想逗逗你这个傻小子。可是后来我觉的和你在一起……挺放松的。”

  “做朋友吧!”

  林乐站了起来,走到白牙面前,伸出了右手。

  人类和魔族的手第一次紧紧的握在一起。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和白牙一起躺在森林里难得的草地上,林乐问道。不到一小时,两人之间就已经没有任何隔阂。知道白牙的王位被夺,妻子受辱,林乐想帮他一起讨回公道。

  白牙笑道:“其实这个劳什子王我早就不想干了,妻子嘛~中了‘紫花香煞’是肯定救不回来了。我也想通了,各安天命吧!”毕竟是天性冷酷的魔族中,白牙很快就把红颜知己们抛在了脑后。开始给林乐讲起魔物森林的奥秘。

  “这个森林是我们魔界和人界联系的唯一接口”

  “魔界与人界其实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白牙不紧不慢的说着惊人的事实:“早在你们人类来到微星之前,魔族就生活在这个美丽的星球上。”

  “分成两界实际上是微星特有的环境形成的。魔界和人界是两个空间,可几万年前它们是一体的。”白牙语气里带上了对漫长时间的恐惧感——纵然是以生命力强韧的魔族来说,几万年也是个不可逾越的鸿沟:“当时我们的祖先在这个美丽的星球上,发展了极高的科技。自动化生产代替了劳动,每个人都过的很舒服。唯一的困扰是能源在渐渐衰竭,太阳能已经不能满足越来越奢侈的人们。于是他们开发了一种新能源,地磁。星球本身的磁力被成功的运用,每个人都在欢呼。”

  “然后呢?”林乐听出了兴致。

  “后来人们终于发现地磁的利用会给整个星球带来巨大的灾害,可是一切已经无法停止。最后地磁平衡崩溃了。”

  “什么是地磁平衡?怎么样叫崩溃?”林乐又有了问题。

  白牙怒道:“你到底要不要听?哪来那么多问题啊!”

  “…………其实是你不知道吧。”

  “…………不说了。”白牙恼怒的一转身把脊梁骨对着林乐。这情形哪像魔界之王,倒像是两个斗嘴的小学生。

  林乐暗暗好笑,走过去亲热的搂着他的肩:“好啦好啦,我不问就是了,你继续说吧。”撅着嘴生气的白牙挡不住林乐的亲情攻势无奈的投降了,其实,他心中比谁都在乎这个此生唯一的朋友。

  “好了,继续!”

  “地磁平衡的崩溃使微星上的空间以现在我们身处的这个魔物森林为中心开始扭曲。”白牙见林乐一脸茫然,解释道:“空间扭曲就是同一个空间受到外力而被撕裂成两个。”

  “不懂。”毕竟没受过系统的科学训练,这个武学天才老老实实的表现了自己的蒙昧与无知。

  白牙一阵气结,只好双手比划着:“你可以想象把一个气球从中间开始扭,扭到后来气球里的空间就会变成两个——中间就是拧出来的紧缩带。”

  浅出而不深入的解说终于让林乐明白了“空间扭曲”的意思:“这么说,魔界就是被扭曲出去的那一部分?”“可以这么说,其实魔界的范围和人界差不多大,无所谓谁被谁扭曲出去。”

  林乐听的气闷,转而问道:“你们那的环境怎么样?”

  “魔界是受地磁崩溃影响最深的地方,环境极为恶劣。不过正是因为这样,每一个存活下来魔族的生命力都是惊人的强。”白牙露出胳膊,运气在肌肉上划了深深的一道口子,暗红色的血液流了出来。

  “你看,”白牙指着伤口。刚刚还流血不止的伤口居然开始慢慢愈合了,破碎的肌肉奇异的蠕动着。很快的,伤口就已经看不出来了。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白色痕迹。

  “其实你也可以。”白牙再次语出惊人。

  “我?”

  白牙指着林乐的胸口:“你自己扒开来看看。”

  林乐有点不敢相信,依言扒开了胸口的衣服

  “啊!!!!!”一声惨叫回荡在森林里。

  白牙也指着林乐胸口笑的喘不过气来。

  格威并没有对呼延城采取什么行动,与帝国缔约本就已经冒天下之大不玮。在这国内各势力还未平定之时对上可怕的“天下第一阀”显然是个很不理智的举动。所以呼延城的“二不”原则也很合他心意。虽然政变已经发生了近一个星期,可坐在议事长办公室里的大椅子上,格威还是会忍不住偷偷的笑出声了。

  “这位子真好啊……”抚mo着软软的皮质扶手,舒服的靠在椅子背上。

  办公室里突然多了一个人。

  “很舒服嘛~”温和的语调在格威耳里却不啻于催命符,忙恭恭谨谨的站起来:“见过乔大人。”

  “叫我王,”乔轻抚着一头白发,看也不看这个秕糠一样的议事长:“事情办的不错,拿去!”轻弹出一颗药丸,落在格威的掌心。

  “多谢王。”格威大喜过望,这药丸据说能增加近三十年的功力。自己武功差劲的遗憾终于可以解开了。

  看着格威吞下药丸,乔第一次露出了笑意。

  “办好自己的事,我走了”乔的身影再次消失在空气里。

  世界局势已经基本上稳定下来了,帝国收走了近三百公里的边界缓冲区。格威任议事长,重新组阁。一批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坐上了财政,军委,组织等要害部门。原先的权利中心只剩下几个傀儡被安插在渔业,工商等清水衙门。值得一提的是成为新任财务总长的是原天星公司的市场部主任。以往,天星公司作为公国帝国之间的联系桥梁很少参与到敏感的政治斗争中去,但这个耐人寻味的财务总长任命就不能不令人联想到这次政变也许有天星公司的势力纠缠其中。毕竟,公国要和帝国和谈天星会是最好的缓冲者。

  总之,将近一个月的动荡到现在为止终于结束。权利的重新分配并没有带来什么特殊的变化,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寒阀吸纳了自卫小队和新编五百特战兵,控制呼延城,变成了一个地方割据势力。既不承认新议事团的领导,也没有高举旗帜反对,力量相对薄弱的格威也不敢轻捻虎须。只好在公开场合非常尴尬的表示要取消呼延城的税收,也没有派人到这个远在边境的城去自讨没趣。

  一切又暂时恢复了平静,但汹涌的激流正在平静的水面下暗暗酝酿着。久不见战乱的微星大陆,难道真的要再次陷入混乱吗?

  特战兵的训练步入了正轨,进步速度之快连一向挑剔的妃力也表示满意。有几个天份不错又肯刻苦努力的新兵干脆直接从c级跳到B级左右。

  着实让自卫队员们跌坏了一堆眼镜——成年以后战斗力级别的进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往往要经过十几年的努力才可能稍有成就。

  “赖头,教我们几手吧!”训练间隙休息时,一群特战兵把赖特围了个水泄不通。上次边界上赖特那几手令人眼花缭乱的功夫让这帮爱耍帅的毛头小子们羡慕不已,一致认定赖特是小队的第一高手。甚至有人花一个月的俸禄找铁匠依样打了把剑,比比划划的要学剑招,直到差点割伤自己要害后才再也不敢提剑法二字。

  虽然很满意自己受欢迎的程度,但赖特还是拎着为首的那个特战兵的领子抓狂道:“不许叫我赖头!!!!!!!!”

  “呃,赖头?”正操着另一帮特战兵的方齐听的眼睛一亮,忙对着陆霸天和文斌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的点了点头。

  不多久,整个呼延城都听到了寒家训练场里那些公国特战兵运足气喊出来的两个字:“赖头~~~~~~~~~~~~~~~~~~~~~”

  “赖头是什么?”一个大婶拉住路边卖菜的大伯:“怎么叫的这么响?”

  老头也奇怪的摇摇头:“第一次听到,可能是广告吧?”

  “林哥哥,你在哪呢?”铃铛独自坐在闺房的书桌前,两手托着有些羞红的腮,痴痴的念着。一个丫鬟蹑手蹑脚的走上来,突然在铃铛肩上

  拍了一下:“小姐,又在想林少爷啊?”

  “呀!”铃铛被吓的三魂不见了七魄,抬头看见是贴身丫鬟香儿才抚着胸脯咬牙恨道:“找死啦,这样吓人。看我不拧你!”香儿吓的退到墙角,叫道:“小姐别生气啊,我闹着玩的。”见铃铛还是神色不善,灵机一动,故作哀愁的叹道:“林公子去了好久了,还不见回来,不知道他…………”

  这么一说铃铛果然紧张起来,着急的说道:“林哥哥不会有事的,不会的!”说到后来更是差点哭出来。扭着衣角不停的自语:“不会的,林哥哥那么厉害……”

  香儿看铃铛痴的可怜,也不忍再作弄她,上前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啦,我是说啊,不知道林公子的伤治好没有?”“恩,林哥哥的伤一定会痊愈的。”铃铛擦擦几乎要流下来的眼泪,嗔道:“臭香儿,今天的事不许告诉别人噢。真丢人……”

  “知道啦,我的好小姐~~~”香儿把个姐字拖的老长:“就是我说了也不会有人信啊——我们堂堂的大魔法师怎么可能哭呢!”

  “哼,就你嘴贫。小心以后被你男人撕烂掉。”

  香儿俏脸一红,没有再说下去。看起来,这个小妮子也开始了她的思春年代了。

  铃铛又望向窗外,看着在枝头上跳跃的鸽榉鸟。暗暗的叹了口气。

  “这是什么啊!!!!!”看着生在胸口的一个猪头形状肉瘤,林乐几乎要疯掉了。白牙快乐的摸着猪头的耳朵部分,笑得快要直不起腰来。“紫衣和青衣还真是好笑啊~~~~”白牙感慨道:“可惜她们不在了。”

  “呃,这怪东西和谁有关系?”难得林乐爆走中还听的到白牙的低语。

  “是这样…………”白牙把在重水潭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了林乐。

  听完了紫青二女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林乐再也顾不上胸口那只丑陋的猪头,一言不发的伏下身对着重水潭的方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再抬起头来时,已是泪流满面。

  “对不起…………”想要对这两名女子的在天之灵说点什么,却感到语言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只好再次趴下咚咚咚的磕头,直到鲜红的血液从额头上开始流淌。和眼泪混在一起的血液让林乐的视线有点受阻,抹了一把却发现白牙正看着他发笑。不由怒道:“你笑什么!”

  见林乐发怒,白牙忙举起双手:“我只是觉的这个东西做的蛮好玩的,绝对没有嘲笑你的意思。”看着胸口突出的那一个猪头,悲伤的心情冲淡了不少,倒是又开始懊恼起来。

  “没办法的,”白牙看着林乐的表情试探着说:“魔核一生上去就担负了整个身体的运作控制,要是随便改的话身体机能会紊乱的。”

  “那我就一辈子顶着这个猪头生活啊!”林乐反手指着胸口大叫,神色沮丧。

  白牙看的心中不忍,安慰道:“其实……这个也不算难看啦,做的挺精致的……可能是青衣的手笔吧——她的手工一直很好。”

  “算了算了,”林乐没好气的打断了白牙敷衍了事的安慰:“有没有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啊?”

  “有。”

  “什么?”林乐又燃起了希望。

  “在魔界,有一个被族人称为‘大法师’的人物。”白牙开始露出回忆的神色:“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存在的,魔族生命虽然漫长

  却也很少超过600年的。可是六百年前我出世时他就已经是大法师了,过了六百年,他还是大法师。在魔界,没有人敢得罪他。因为整个魔界的治疗师都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伤重不治的族人只要到了他手里就能够恢复过来——多重都可以!”

  “这么厉害?”

  “一百多年前我和飞天决斗时两败俱伤,魔核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当时谁都认为我死定了。可是大法师轻轻松松的就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白牙顿了顿,补充道:“他给我重塑了魔核。”

  林乐茫然的重复了一句:“重塑?”白牙苦笑着扒开了衣服,一个狼头赫然出现在他的胸口:“这种东西是他的招牌,当然做徒弟的也要照做不误啦。”

  “…………”好半天林乐才懂说一句:“你们魔族族中怪人还真多……”

  白牙不理他,继续说道:“既然他可以做出来自然也有能力把它弄回去,就看他愿不愿意了”

  “要去魔界啊?”林乐有点犹豫。

  “害怕了?”

  “谁害怕了!”被白牙一激,林乐就有点忘乎所以:“我还要去帮你把那个什么王位夺回来,把魔界闹个天翻地覆!”

  白牙神色一黯,随即笑道:“魔界是出了名的全族皆兵,各个都起码是你们人类标准A级以上。不过既然你那么有信心那就全拜托你了吧!”

  林乐听的脸色一青一红的煞是好看,干笑着扯开话题:“为什么你们魔族功夫都那么好啊?”白牙也不为己甚,解释道:“一则是因为魔界恶劣的条件把体制稍差的都给淘汰了,二则我们发展武学比你们人类那半吊子早的多,自然就会好的点。”

  话虽然不好听,可见过方才白牙与那五人精彩的打斗林乐也知道他所言不虚,不禁有点黯然。白牙见状,上前亲热的拍拍他的背:“别难过,我看过的人类中你是唯一一个还像点样子的——其他人都只懂得用蛮力。要是你那控制元素攻击的能力可以熟练一点,会是一个很大的飞跃。”

  “元素?”林乐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是说自然力吧?”

  “对,”白牙意念一动,在胸前形成了一个红色光球。

  “咦?原来你也会啊。”没等林乐说完,停在白牙胸口的红球开始变幻形状。扭了一会,居然变成了一个苹果。“这……这也太酷了吧?”

  白牙笑笑,“控制元素力是每个魔族与身具来的能力。不过因为威力远小于本身所发的力量所以很少人用。我看你调集元素的熟练度不高,集起来的威力倒是不小。锻练锻练吧,对你有好处。”

  林乐站起来,道:“不说了,我们去魔界吧。”

  白牙吓的差点摔个跟斗,失声道:“你真的要去?”

  “对,不光是为了这个猪头,我还想到魔界去锻炼锻炼自己。”

  见林乐这么认真,身为好朋友当然要支持:“好,我支持你!不过我们可以先在这里给你特训几天——你现在的体质还不适合进魔界。”

  又补充道:“这特训会很艰苦,你行吗?”

  林乐不答话,举起了大拇指晃了晃,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好!”白牙赞许道,“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为了进入魔界,林乐开始了和白牙的艰苦特训。而我们微星的第二部到此也告一段落,第三部魔界之行即将开始,究竟有什么在等着这个开创剑与魔法的少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