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弓(上)

微星纪元 西来 3209 2004.06.08 16:22

    “吴成?”赖特本想去训练场自卫队员专用的加强模拟机那练会儿招术,谁料平日里鲜少光顾的训练室居然有人:“好用功,这么晚了还在练习啊?” 虽然一向和这个号称队里的第三高手的吴成不太对路,但豁达的赖特还是很客气的和他寒暄着——他早就忘记刚归队时这人给的那个下马威了。吴成闷哼一声算是打了个招呼。无论多么自负,从上次赖特独战三人而不露败相后他也明白自己与赖特之间的差距已经不是苦练就可以弥补的了。

  “怎么样,来挑一局?”队员专用模拟机是寒家特地从天星公司定制的,功能一流而且带有最让普通玩家羡慕的对战功能。增加了对战功能的模拟机可以完全复制玩家的能力,把双方的差距拉到最小。方法是功力高的在两到四倍重力下战斗,低的则不受此限。

  吴成解下模拟服,抬头看了赖特一眼,换上自卫队服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临出门还很自然的在木质的大门上敲了一掌。赖特有些发呆着看着明显凹进去一块的大门,实在不明白这个队友是怎么回事。

  算了,练习吧。反正妃力那边的宴席离结束还早的很,而且看来也不会有自己什么事。赖特换上吴成刚才脱下的模拟服,走进了模拟仓。

  “找谁练好呢?”因为兴趣所在,最近剑术有了很大的提高。可惜模拟格斗中没有关于武器的设定,不然以赖特的实力还可以与A级NPC一拼。乱七八糟的翻了半天突然找到一个和上回三人围攻时那个老鼠一样总往自己背后饶的家伙差不多的设定:战斗力是B+,移动速度极快,攻击方式则是游走闪避,饲机偷袭。

  “就是你了!”想起那家伙赖特就恨的牙痒——若不是这人潜在威胁太大上次战斗自己说不定还有取胜机会:“名字叫‘北’?古怪!”身着模拟服的赖特按下了这个叫做“北”的NPC设定选择按纽。眼前场景一变,赖特已正式进入了模拟格斗世界之中。这次随机选择的场地是在一个荒漠中,在模拟现实系统的运作下还会有大风吹过黄沙翻滚的景象。

  因为双方功力相差无几,重力增幅也未启动。“您好,请多多指教。”说完程序设定的敬语,B级NPC北摆出了战斗的姿势。赖特也劲运全身右手摆出了一个剑指,虽然长度方面差点但这样还是可以时的出一些剑招来。

  北并没有主动进攻。像设定的那样,他开始以赖特为中心作着往返的不规则圆周运动。“妈的,一个鸟样。”赖特低声咒骂一句,也抽身而起想要正面拦截这滑溜的像泥鳅一样的对手。眼看到了近前,拳劲也即将发出。可北居然身子轻轻一扭以一个不可思意的角度弯曲着从赖特身边滑了过去,还顺便一个反掌拍向他的后腰。

  赖特无奈的向前疾冲,避开了这掌的攻击范围。可和北的距离又拉开了许多。“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赖特心头火起,一股蛮劲上来干脆站在原地挥掌。一道道蓝色球型气劲对着北四处乱晃的人影炸去,可惜心浮气燥之下准头差了很多。大部分气劲射在了沙地上,激的本就虚浮的沙子四散开来。再加上风一吹,整个模拟世界的可见度顿时变的极低。

  “啪,”稍不留神,北就悄无声息的溜到赖特身后在他脖子上重重的来了一下。“死老鼠,你还来劲了。”赖特正要翻身追去,却发现身体已经动不了了。

  “系统报告,因挑战者颈部遭受重击。失去行动能力,本次挑战自动终止。”原来中了一招后,模拟系统根据攻击的强度和受击者的抗力自动判定赖特失去继续比赛资格,将他的重力调整为二点五倍。

  “靠!”走出模拟仓的赖特狠狠的将价值不菲同步传接头盔摔在地上:“要是有把剑在手上看你还那么得意!”他已经完全的进入角色,把虚拟的角色北当成那个不知名的高手了。只是这话倒也没错,有剑在手等于攻击防守范围都大了一倍有余,灌注了内气的剑身也不会比手臂有所逊色。北那游鱼般狡猾的动作也好控制许多了。

  算了,等师傅回来再请教吧。想到还在魔物森林里逗留着的林乐赖特总有点不放心:“等这边的事放一放我还是去一趟吧?”自己和自己商量的结果自然是同意了,打定注意的赖特打算找个时间向妃力提出来。最好的算作公务外出,这样还有补贴可发。到时候,那家海鲜楼的姑娘们可就…………想到得意处,赖特不禁开始淫笑起来。

  “喂,赖老大。你一个人站这儿想什么呢?”张化突然出现在门口,盯着赖特看了一会才恍然道:“你又想那个那个了吧?”经验老到的皮条客凑上来:“要不要小弟再作安排?”

  “滚!”打输了的赖特心情好不到哪去:“老子在这里刻苦练习,你倒好,就知道那种龌龊事。下流!!!”转身走出了训练室,留着张化一个人发呆:“赖头这是怎么了?姑娘也不要,会不会…………”心理装着更龌龊念头的自卫队员也离开了训练室,锁上了门:价值近十万公国币的机器可得好好保管。

  宴会厅里,推杯换盏的酒席还在继续。让呼延名流们大跌眼睛的是妃力的酒量居然甚豪,喝到现在已经把好几个以酒量著称的男人们灌倒。不知是喝高了还是为赞助一事有着落高兴,冷若冰霜的自卫队长现任呼延总教习有说有笑的和人调侃着。现在更是和人称“酒将军”的托运业巨子福莱斗起酒来。

  喝了酒的男人大都是好事之徒 ,有热闹可瞧自然都开始起哄。连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公学校长也撸起了袖子和众人一起大声给正在拼酒的妃力和福莱记数。

  “副队长,队长他是怎么回事?”另一桌酒席上的队员有点纳闷于妃力的表现,陆霸天还凑过去低声问道:“是不是受了什么打击了?”米青仰脖干了一杯,今天他也喝的不少了:“有些事别人是不会知道的,你一样,我也一样。”说到后来声音大了一点,眼圈也开始红了。不远处的妃力似乎稍有所觉,微微向着这边侧了侧头又对着富莱干掉一杯奇异果酒。

  虽然是果酒,但后劲也颇足。闷酒最是伤身,米青灌的太多,脸色已经有点发白。陆霸天夺下他的杯子,关切道:“副队,别喝了。我送你回去吧?”米青喝醉酒的态度倒好的很,没有一般所谓“发酒疯”之类行径。老老实实的放下酒杯:“好。”

  “那我们走吧。”陆霸天搀起米青,对着桌上其他队员道:“兄弟们我送副队先走一步,大家喝好啊。”

  “要帮忙吗?”队中最老成的秦减抬头问道。

  “没关系,我一个人搞的定。”的确,醉了的米青乖的像个小孩。人家怎么说他怎么做,好管的很。

  “去吧去吧,送完副头回来咱再接着喝。”难得今天队长请客蹭的上饭,一众队员们也开心的像过节一样。一个个都有点喝高了:“别磨蹭啊,等你。”

  “行,我很快回来。”陆霸天也舍不得这么好的机会,快步扶着米青走向门口。本来米青一直在低低的叨念着什么,周围太吵也没人听的清楚。谁知快到门口时他突然高声喊了起来:“我为什么永远不如他!!!为什么??”

  本来喧闹的大厅被这一句莫名其妙又歇斯底里的喊话弄的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诧异转头看着这边。米青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干了蠢事,但酒却还没醒。红着脸对着众人鞠躬道:“对不起……我有罪。对……不起大……家。”陆霸天见势不妙,急忙强拉着还在不断鞠躬的米青走出了大厅。妃力轻叹一口气,笑道:“我们的副队长酒量不行,大家见笑了。来来,富老板我们再干一杯。”富莱今天也喝了不少,虽然现在还不觉着什么,但也知道再拼下去恐怕“酒将军”名头不保,当下扯开话题道:“妃力小姐今天好像很开心呢,居然陪我们这些闲人闹了大半宿。呵呵,不好意思呀!”妃力嫣然一笑,依然举杯道:“能和各位同席也是我的荣幸,大家再干一杯吧。”

  “哪里哪里,应该是我等的荣幸才对。”陈广老头自认为是首领,什么都要挑头回答。众人心中暗骂不过还真不怎么敢得罪他:谁家没孩子在他那里念书啊。

  “干!”一圈脖子都仰起来,同时把红色的奇异果子酿造的醇酒往喉管里面倒。“好爽!”喝酒经验丰富的酒将军最先亮了亮杯底:“今天喝的痛快,主要是心情好。”

  心情吗?妃力心中一酸,眼前的一切渐渐开始模糊起来,喧嚣如闹市般的宴厅也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机械的露着笑脸继续干下那一杯又一杯的甜酒。这繁华而纷乱的夜,正在悄悄的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