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往事隐密

微星纪元 西来 8780 2005.01.10 15:11

    

  “伟大?”林乐就地坐下来,示意红玉也坐下:“从何说起呢?”

  梁红玉犹豫了一下,终于也学着他的样席地而坐,背靠在墙上开始缓缓的讲述往事。

  “在我出生以前,这里还只是一片荒凉的沙地。人烟稀少魔兽横行,被人们称为‘死地’。而那时,我义父已经是魔界有数的高手之一。他和另一些人一起被人称做七君子,声名甚至凌驾于现在地位崇高的八天王之上。至于这七君子的具体成员我不清楚,义父也没说起过。只知道当时的魔界之王白牙也曾是其中之一,也就是他将开辟这片死地的任务交给了我义父。”

  林乐听到白牙的名字时微动了一下,暗想这家伙不知上哪去了。随即又回过神来,催道:“继续啊,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就建造了这里,以九千七百四十六个士兵生命的代价。”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听着就在不远处。林乐大惊起身,正看到前面六七米的地方有一团黑影直直站着。忙后足蹬地,箭一般的朝那飞掠过去:“谁!”

  黑影在林乐靠近前原地飘起,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次扑击。令林乐惊讶的是,他竟然能在空中急速飘行着与自己交错而过,落到那梁红玉身边。“糟了。”林乐心中一紧,正担心红玉安危时却听那黑影道:“小伙子,你是来找我的吗?”一边的红玉也垂首叫了声“师尊”后就没再开口。

  “您就是飞天前辈?”林乐凝神在目,却看不清黑影的眉眼,便确定这人用的也是那敛身法。又看他不象有什么敌意,就慢慢走过去试探着问道:“小子林乐,来自公国,给您老问安。”

  “公国?!”红玉与那黑影同时重复一边,只是一个疑惑一个震惊。看这情形,林乐愈发肯定这飞天的身份,当下敌意尽消,满心碰到同类甚至是偶像的激动:“前辈,在下很早就听过您的英勇事迹。一直都很崇拜您——请接受我的敬意!”

  黑影沉默片刻,迟缓的开口道:“走吧,我们到三楼说。或者,我们都愿意听听彼此的故事……”随后,飞天身上的黑雾逐渐散去。显现出方才那老人的模样。林乐凝神看了片刻,依稀从这老态龙钟的面目中找到了那个往昔英雄的影子。只是当初在寒顶天家看的那本《海依志略》本就不怎么详细,终于还是无法完全确定两个是否真的同一人。

  没再继续谈下去,三人很默契的不言不语再次从那窗口翻出。红玉点着支撑柱掠上去。林乐与那老人却并肩而立,站在虚空中浮了一会才向上飘去。又同时加速,几乎一起飞进了窗口。当然,林乐毕竟功力飞凡,比他稍稍快了一线进入房内。这里红玉已点起灯摆好茶,待两人坐下后便告退出去。林乐本想挽留,但看飞天没什么表示,也不敢擅自做主。只瞧着她离去的背影发了会呆。

  “重新介绍一下吧,我就是飞天。百年前把魔族大军阻拦在欲野关的那个傻瓜。”飞天老人神色复杂,盯着林乐看了一会:“可你怎么会是从公国而来?看样子,你根本不是人类。”

  “那么您老呢,不也没人类的外型吗?”林乐笑着,朝飞天头上的纹饰指了指——他看上去是狼族外貌,只是人类特征依旧很明显,有点象红玉。

  “这只是白牙的手段,伪装而已。”飞天在脸上一抹,除下数快皮状物来:“可是你不象装了这东西……应该是个秀族吧?”

  没等飞天把那些零碎伪装安回去,林乐已完整的从脸上撕下差不多的一大片来。恢复了以前平凡的外貌:“前辈,白牙化装功夫进步了。”

  飞天愣愣看了半晌,突然忍不住得大笑起来。林乐初时绷着脸,后来也不禁莞尔:“前辈,您和白牙相熟吗?”飞天喘着气,好容易才笑完道:“那斯和我以前的敌人,有一段时间是朋友,现在又成了路人。”

  这个,怎么解释?

  飞天看出林乐疑惑,笑容渐渐沉下来,似是想起了往事。这老人吐出一口气,靠在椅背上疲惫的闭了闭眼,神态与方才的意气飞扬不可同日而语:“从头开始吧……到段往事被封在心里也很久了。不能对任何人说的滋味实在难受,今天就全部讲出来算了。你们既是同类,想必不会伤害于我。”等林乐点头表示不会后,飞天才正式开始他的讲述。那一瞬间,时间也仿佛凝固在了久远的从前——

  “的确,我是一个人类,从小到现在都是。”说到这,飞天看看林乐胸口突起,没作什么评价。继续道:“我们生活在公国与帝国交界处,靠近魔物森林边缘的地方。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生活的林地里,不知外面的世界究竟如何——我也如此。。而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我九岁那年。”

  “那年生日我没有过,因为公国和帝国又开始了小范围的冲突。父母带着我躲进了魔物森林,往常,争斗只会发生在森林外围。除了我们这些生活于此的人,没有谁敢贸然闯进一步。但那一次,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帝国和公国的士兵们疯了一般的闯入森林里。追杀着里面的善良魔兽,砍伐树木掘地挖土。我们只能越躲越深入,母亲听人说过被战争波及的死难者惨状。在她心里,死于魔兽之抓也绝对好过被那些狼虎之兵俘虏虐杀。”

  林乐本想说公国向来不屠杀平民,那种事只有恶劣的帝国兵士门才做的出来。但看飞天表情,终于闭口不言,只用眼神催促他说下去。

  “森林里的生活很艰苦但也很有乐趣,我们一家三口猎取些弱小动物烤了来吃。夜晚就偎依在一起烤火取暖,我父母还会讲些小故事哄我入睡。”飞天脸上浮现出温柔的表情,回忆已完全占据了他的心神:“那一段时光,是我一生中永远幸福的记忆。它会伴随着我走进坟墓的。”

  “再后来,母亲担心的事发生了。”飞天没再详叙下去,神情淡然却掩饰不住心中的痛苦。连带着林乐也伤感起来:老年人的故事总是特别容易感动人,虽然林乐见过的大部分魔族都比这不到两百岁的人类要来的年长。

  其后的故事于林乐遭遇颇有相似之处——不同的是飞天乃是被上届魔族之王鬼柯收养,传授武术。当时鬼柯自被白牙击败后便流落魔界四处寻找提升力量的捷径,收养了飞天后简直是把他当成实验品来用。人类在经脉上的特异之处给了这个武痴不少启发,而针对这些特征创造出来的武术也远远高过了魔界的现实水准。只可惜鬼柯虽然成功却无法用之于己身:这几种提升力量的方法只在人类身上才能奏效。鬼柯被这打击弄的郁郁终日,又尝试着使用药物,最后死于某次恐怖的病变中。临死前其状极惨,却仍拉着飞天叮嘱他要彻底的击败白牙替自己报仇。

  “然后你就在百多年前的人魔大战中出手了?”

  飞天点点头,依旧伤感,并没有林乐想象中的豪气干云:“由于我的功夫有特殊针对性,当时的魔族又没能克服阳光危机,所以在欲野关被我一人挫败。可惜的是,那场战争毁掉了一个女神……这是我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的错误。”

  林乐听的有些不耐,调整了一下坐姿。居然立刻被敏感的老人觉察到了:“很闷吧?哈,听我这老头子说话也真的没什么意思。今天也不知怎么回事,会说了那么多。再后来也没什么事,我和白牙不打不相识的成了知交好友。我重新回到魔界,与另外五个兄弟结成七君子。又受他委任当了这巴底士监狱的负责人。”

  “等等,我还有个问题。”林乐听着不对,奇道:“您是不是说错了——和其他五人组成七君子?您加上五,不是应该只有六个吗?”

  老人脸色黯了黯,解释道:“七这个数字是为了纪念在战争中被我错手杀死的那女子。很奇怪,我们六人都爱他。其中就数我爱的最深——虽然只见了她一面,而且亲手把她杀死。但我的感情绝对是最真挚的……便是老到现在这般仍没有一丝一毫的消逝。”

  “的确,七弟你是老了。老到把以前的事都记错了……”窗口,一个清冷的声音倏地传过来。没等两人回头,道修罗那瘦长而充满着隐藏力量的身型已渐渐浮起,出现在那里。

  两人同时一惊,竟是直到修罗出声前一刻也未发现此人的到来。当然,飞天可以归结为回忆往昔心神激荡。林乐却对这有过一面之缘的八天王之一大是警惕——能骗过自己灵觉的,除了刚刚碰巧遇上被美色冲昏头脑自己的飞天,这家伙还是头一个。即便是最善此道的隐族,林乐也有把握在他们靠近三十米内前做出反应。若全力用上感应能力,这范围还可以无限的扩大。

  而这道修罗……难道真这么强吗?

  林乐嗅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浑身皮肤紧了紧,居然有种立刻出手的冲动。所幸那两人已开始交谈,态度虽谈不上友好却也不至于剑拔弩张的争吵。当然,谈话的内容冲突还是很尖锐的——矛盾点在于,“当年最爱六妹的究竟是谁”。

  飞天快两百岁了,在人类中已算的上耄耋之年,而道修罗更是个年纪近千岁的老家伙。看两人为这点小事相互讽刺追究,争的面红耳赤互不相让,真是十分的有趣——至少林乐听的笑了不止一回。等他笑到第三次的时候,道修罗才注意到这坐在椅子上的秀族小子。再仔细看时才发觉,这与飞天聊的欢畅的家伙竟是乔奇深恶痛绝的对手。顿时奇道:“老七,你怎么和这个人搅到一起?你来干什么?”最后一句是向林乐说的,虽没什么敌意但语气自然称不上和善。结果回答的却是飞天老人:“他是来追我徒弟的。”

  “红儿?”道修罗闻言,冷酷的表情立刻冰消雪融。脸上甚至努力做出一副亲切状来:“你是红儿的朋友吗?不错不错,这小丫头终于也开窍了。”又挤挤眼:“要不要伯伯给你们撮合一下?”

  “这个……”林乐想到方才抱着梁红玉那美妙的感觉,不禁有些心动。但脑子里马上被芯佳的眼神占据,再也容不下另一个身影。看来自己还真的没有享受一夫多妻的福气啊……最起码,在这种制度完全合法的魔界也未产生这样的念头,自己可也称的上传统了。林乐沾沾自喜的想着,没注意到飞天的问话。直到他说第二遍时才听个真切:“我的小同类,你来巴底士究竟是想干什么?白牙叫你来找我联系的吗?”

  飞天与林乐都没注意到道修罗听到这两个字时脸色瞬间变了变,又狐疑的打量着林乐,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不,我很久没和白牙联络了。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道修罗失望了一下。

  “我来是想见一个人,若可以的话,就带他走。”

  “格兰特?”道修罗立刻接口下去,也不理飞天奇怪的表情,等林乐点头后便继续追问道:“真不是白牙找你来的?难道是米亚达·菲卿?唔,很有可能……这小丫头能力倒也挺强的。”

  猜的还真是准。林乐这样想着,也没兴趣再隐瞒,直接点了头。

  “不可能。”飞天严肃地对着林乐:“你的要求不被接受。格兰特是我的犯人,没有王的允许我不会让任何人见他。更不用说将他带走了。”一谈到工作,这老人的认真程度绝不会比任何一个年轻人来的少。这也是乔奇推dao白牙没有撤换他的缘故,结果现在想要动用巴底士的军队武装也麻烦至极,可见世事果然是利弊互补的。

  “老七,这样关着老四你不觉得内疚吗?”道修罗的话让林乐一愣:听意思,格兰特居然也是这所谓的“七君子”之一?

  飞天混不在意的道:“工作嘛,而且老四在我这也吃不到什么苦头。”又不理两人,径自按下桌上几个按钮,对着上面道:“红儿,暗房里怎么样?那些家伙收拾定了吗?”

  “正在收拾,没几个了。”桌子上某小孔内传来红玉的声音,旁边还伴随着不名野兽的嘶吼声,嘈杂喧闹。似乎正在打斗之中。

  见林乐表情有些担心,飞天笑着解释道:“下面两层关的都是三哥抓来研究的猛兽,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变身。若是破坏不了牢房就会有可能自残。红儿去跟它们打上一架,让那些家伙宣泄宣泄。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

  道修罗不管这茬,向飞天道:“老七,这趟是乔奇让我来转告的——他希望在三天内能调用你的那支队伍去中央山脉执行一次重要任务。总之话我带到,若是不行就由你自己去拒绝他——和我无关。”又想到林乐乃是敌方阵营的高手,最近又声名雀起,便不理飞天那难看的神色出言相邀道:“圣武者先生,名战天败在你手,阁下功力想必不凡。今次有缘,就容道某讨教一二吧。”

  “我……”林乐拿不定主意,转头望着飞天。而后者正被乔奇的命令烦恼着,并没注意到两人在说什么,直到道修罗再次相邀时才反映过来,倒也对此事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好啊,我这层上有个专用的演武厅。只要稍微控制一下力量就正合你们用。”

  “您以为如何?”道修罗彬彬有礼的弯腰伸手,做个“请”的姿势,倒有点象人类舞会上男子向女子求舞的样子。他方才虽看来象是未将林乐放在眼内。实则早已暗暗警惕,一直在寻找出手的机会,否则林乐也不会有那种肌肤紧缩的可怕危险感。此刻正式求战,飞天又极里撮合,林乐自然没什么理由拒绝。也不想堕了米亚达府的威风,便起身点头:“还请先生赐教。”

  出门时,飞天在前引路,领两人穿过几道夹墙才到一个足有三百坪大小的演武场。又将梁红玉叫上来一同观战,她一出现,林乐与道修罗两人都有点不自在。林乐是少年心性,加之心中原本就有绮念,自然尴尬的很。道修罗却是用极为爱怜的眼神盯红玉看着,表情似足了一个溺爱小女儿的父亲。可惜红玉只是对林乐笑了笑便过去向飞天报告下面情况,根本没理这个同兼“八天王”与“七君子”的大人物。当然,看情形两人并非初次见面。至于红玉为何如此表现,就不得而知了。

  “开始吧,林小兄弟。”林乐虽尚未介绍自己,但飞天听道修罗对他称呼便也猜到他真正身份。当下从厅前长架上取下两根魔族人最常用的武器——镶上晶石的精钢长棍:“用武器打漂亮些,我们父女也过过眼瘾。”

  道修罗哼了一声,接过长棍。随手舞了个棍花,将它收在背后。林乐听他这声含怒冷哼,却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声并非冲着自己,而是对飞天那句“父女”所发。想必两人间还另有芥蒂——而且是与红玉有关的。

  接下飞天递来的棍,林乐却将它放在一边。笑着到:“晚辈自有武器,这东西用不太熟练,还是藏拙吧。 ”探手从怀中空间囊内将那把久违的长剑拔出:“这就是我的武器,还请先生赐教。”一个同样的剑花舞起,银光点点,灿若莲花。等他将剑藏于背后时空中光华尤自不散,甚至渐渐凝成一朵真正的银色莲花:“它叫做剑,是我的独门武器。道先生小心了。”背后长剑受内力激动,发出欢快的呜鸣之声。如银瓶迸裂,不绝于耳。

  “地球古武学?!!”飞天发出一声惊呼,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喜。当然,除了林乐谁也无法明白这五个发音的含义——飞天是以人类的通用语言喊出来的。乡音入耳,少年略有唏嘘之感。但大敌当前,他还是极力收敛心神戒备着:“先生,请出手。”

  “白牙还真是大方!”道修罗冷哼一声,却是另一番表情。他虽不知这长剑来历,但从林乐方才身无长物便能取出如此长的一把铁条便可猜到端倪——也终于完全把林乐底牌摸透:人类少年,白牙的代理人。这样一来,所有的疑窦便可揭开。所谓的“天才秀族”只是与飞天差不多经历的家伙而已。那白牙想必也与鬼柯一样,正培养此人作为杀手锏。以他的能力,此事做来要人鬼不知自然易如反掌。

  林乐暗道不好,其实自己在知道道修罗、飞天与白牙之间的关系时早该有所警惕。但刚刚那梁红玉睁着大眼望向自己,少年心性,便也忍不住买弄一下。“道先生,请出手!”林乐加重了语气,心中正犹豫是不是该让这人生离此地。

  话音方落,棍影立起。道修罗的长棍在林乐“手”字这音未落时就已化做千百个棍头击出,起承转合,殊无滞纳。每一个棍影都恍若实体般的攻向各个部位,尤以胸腹间最为密集。林乐只觉得全身都被笼罩在气长场之中,而这千百个棍影,个个都是实体。似是要将自己生生撕裂。

  刚刚心眼尚未运起,这些攻击点也无从分辨。既然如此,那就硬破你吧!林乐毫不在意的一挺胸,迎了上去。那千百个棍头瞬间化做一点,重重点在林乐胸口要穴。同时两声惊呼响起,飞天与红玉正想抢上来救人却被林乐的气场挤的不能动弹。又眼睁睁的看着道修罗收棍折身,在击中部位连续击打四次——这乃是白牙的绝技,四环素击。此刻全力打在林乐身上,自是应该再无生理。

  第四击落到林乐身上,飞天红玉两人的惊叫却突然停顿:只见林乐胸膛一挺,那长棍竟然生生的从头开始碎裂。转瞬间就化做一滩白色细灰粉末,连那坚硬无匹的红色晶石也未能幸免于难。而林乐依旧没事人一般,右手微伸,长剑挥出。在道修罗不能置信的眼神中抵住了他的脖子:“道先生,你输了。”

  长剑映射着周围灯光,黝黑的剑身略起光泽。而道修罗则面如死灰的盯着林乐,身体还不停颤抖着。连带飞天红玉两个也是面露讶色:方才那一剑,他们谁也没有看清楚,但那种恐怖的速度感已深深映入心底。

  演武厅内,一片寂静。道修罗盯着林乐,冷汗从额头一粒粒的滴到地上。

  “我输了……”道修罗退后一步,想避开剑尖。林乐却紧贴着跟上,寸步不离的将剑尖压在他喉口。两股内力碰撞之下,沉重的铁剑也被压弯了下去。“你想怎么……”道修罗声带受压,说了几个字便无法继续下去。脸色涨的通红,神情也痛苦异常。谁能想到纵横魔界数百年的高手会落得如此窘状。

  “林小兄弟,既已分出胜负,就请暂时罢手吧。”飞天终于冲破林乐的气场束缚走到两人面前,将手搭在剑身上:“我的地盘里不允许发生流血事件。就当给我这老头一个面子好了……”

  林乐并不回头,仍紧盯着愈法痛苦的道修罗。呆了片刻终于收剑起身,道:“我卖个面子给前辈,但前辈也必须得答应小子一件事。”

  “红儿,你带他去。”不等林乐开口,飞天已明白他的意思:“四哥格兰特就关在这一层,出门左转到底。刚刚那么吵,我猜他该也醒了。说不定还会出来散散步。”飞天朝着道修罗:“四哥最近心情不好,我把他安排在豪华间里。”

  出来散步?豪华间?林乐听的一头雾水,想不明白为何坐牢还会有如此规格的待遇。但看飞天与道修罗似乎还有话要说,便依旧将长剑送回空间囊,随红玉出去。经过道修罗身边时,林乐故意把步子缓了一缓,居高临下的瞄了他一眼才过去。浑不理他难看至极的表情,心中畅快实在难以形容——这是自己功成以来第一次真正和人过招,而凭借力量强势威压下的胜利,果然是件美妙的事啊……

  道修罗僵硬着身体直到林乐脚步声远去后好一阵才放松下来,只是神色间少了些意气飞扬,凭添许多落寞与痛苦。自信心,尊严,这些对一个男人来说最重要的基本突然从高空坠落的感觉,不是人人都可以承受的——尤其对道修罗这样生来一帆风顺的贵族来说。

  “二哥,你找我究竟什么事?”虽然方才已听过一遍,但这话现在问来对飞天有利的多:刚刚那情形,自己算是间接的救了道修罗一命。虽不至于挟恩图报,但在谈判上总能占些须便宜。问题在于……做出那过分要求的是乔奇,推委或是接受,还真难决定呢。老人叹了口气,把烦恼生生压下,挤出个笑脸来:“刚刚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 ※ ※

  人界,靠近原公国与正明帝国边界处,也就是当日妃力率领的自卫队与俾斯麦的猎豹小队交战战场。

  “来了。”寒绝紧紧贴在岩石上,低声吐出两字。而他的旁边,乃是新近接过搜集情报任务的张化。经过数月地狱般的训练,张化身上已无原来那种油滑轻浮之感。一股隐秘但极强大的危险气息在他周围弥漫着,与寒绝不相上下。自赖特带着铃铛进入魔物森林一去不返后,张化已脱颖而出,成了原自卫小队中的第一高手。此刻闻言,他只低声应了个“好”便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又奇迹般出现在另一边的山壁上。这种鬼魅般的速度,正是寒家最出名的绝技:魅影身法。寒顶天肯将之与自卫队分享,显是完全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

  远处烟尘遍天,正有无数蚂蚁大小的人扶老携幼,大包小包的一步步的向这边走来。城市的繁华与绿色到此已经绝迹,极目望去已能看到原帝国土地上空交错蔓延着的能量风暴。而在边,赭黄色的土地,分乘在一百多辆车上的三百监行官,麻木但仍习惯性前行的人们,也组成了一副凄美而又荒凉的画卷。寒绝表情冷酷看不出什么,张化却忍不住自己心头酸楚,望着那些人们几欲痛哭失声。格威这个玩笑般的命令将公国的三百万人口逐步迁出,要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们凭自己的力量去抵抗天变留下的能量乱流。对于这个决定,寒家无力改变什么,只能命他两前来搜集情报。张化见此凄惨情形,睚眦具裂,却是终究无能为力。

  人流前端已逐渐靠近,烟尘更烈,几乎弥漫了整个空间。而尾端仍在遥不可及的远处,这三百万人口的第一批,却不知究竟有几人。

  寒绝与张化翻上峭壁,片刻后已换下装束,打扮成普通的公国居民模样准备混入人群内。他们的任务,除了尽可能搜集情报外,要得照出发前列的名单救几个人——除了少数寒家流落子弟,大部分自卫队员都有亲属留在都城,必得在进入危险区域前将他们救出。所幸,这次迁徙本是试探性的。格威也没什么经验,管理,防卫,警戒都混乱松散的很。救几个人出来是容易不过,只是寻找却得花上大量时间。

  张化看中密密麻麻又长不见尾的人群,痛苦的呻吟一声,充满绝望。而对面的寒绝脸色也难看的很——人群数量远远超过了想象,要在其中寻找几个特定的人所耗费的时间也远非他们走完这段路程所能完成。早知如此,便该在他们出发时混进去。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出懊悔与失望。

  这时候,迁徙队伍的最前端已到了崖下。两人紧贴山壁随时准备溜下去混入队伍——即便希望渺茫,尽尽人事还是必要的。

  是时候了!寒绝张化正要乘烟尘混下去,前面带领的车队却突然在崖前停下,挡在人群面前。队伍一阵混乱,行进命令一层层向后传去,却被改的面目全非。前段的停下了,中间和后面的却还一直往前挤着。前面已有人被推dao,后面的也被推的收不住脚,践踏在他们身上。只是片刻的混乱,人员伤亡便已超过百位。

  “转左,继续前进!”扩音器再加上发令者不俗的功力,这道命令之响连寒绝张化也觉得耳朵发震。民众们更是茫然不知所措。呆了好久才在监行官催促下转向左边继续前进。人流的大龙艰难弯转,臃肿前行。

  那边是呼延城以北,魔物森林的外围!望着拖家带口,蹒跚前进的人群,两人面面相觑。不知格威究竟在搞什么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