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森林深处(上)

微星纪元 西来 5000 2004.03.08 10:51

    方才的一击消耗了林乐不少内力,本来应该调息一会。可胸口激起的热流再次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流遍全身,使内力恢复了七八。事情虽然怪异,但林乐正沉浸于武道极至之中,也没加注意。

  这种从经脉末端堆积喷发的方式实在太过缓慢(一发耗费的时间足以被敌人杀上好几次),而且威力大到难以控制,不适合用于实战,倒是开山造路的好帮手。好在林乐胸中所藏颇丰,十余年的苦思冥想带给他很多千奇百怪的思路,无论在招式还是发劲方法上,都有极为独特的见解。其实林乐天分算不上万中选一,仅可以算是优秀而已。只是因为经脉闭塞又深爱武学,所以十多年来除了练气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思考如何冲破闭塞的经脉上。这样一来,自然会有很多关于内气运转的附属品诞生。

  “对了,教给赖特的疾电指。”林乐突然想起这又快又好发的招式。手指一甩,一道内气直接从丹田处运了上来。青芒从指尖冲出,射向天空。在天际闪了一下就立刻消失了。

  “咦?”想象中应该可以通过预留的一丝能量来控制指劲射出后的运动轨迹,可事与愿违,青芒只是稍稍被残余的能量阻碍了一下,就直接冲了出去 。

  “会不会是控制的力量不够强?”林乐有点纳闷,这设想很完善应该没什么疏漏之处啊?

  再试了一次,这回更差,指劲完全不受影响的射了出去。“奇怪,怎么会这样?”失败带来了一点微微的挫折感,不过很快就被另一个念头打消:“为什么不试试两只手指同时发劲?”

  两只手指并不代表着要一心二用,只是在内起冲到手腕处时微微分叉,自然就会变成两股能两从指尖射出。

  果然,气劲稍作变化两指发劲就完成了。出人意料的,两股指劲并不是平行前进,而是互相交缠着射了出去,速度比一道时慢了许多。看起来力量也不是两倍这么简单,似乎比两道分别发威力更大。

  意外的发现让林乐精神一振,又试着发了一次。这次更离谱,气劲在指尖交缠了一会才合为一股冲了出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林乐思索了一会,减轻了从丹田冲出的内力量,依样照做了一次。

  如他所料,这次两股能量交缠的更是厉害,足足在指尖上停留了四秒才发出。但因为所运的能量实在太少,气劲没射出多久就已经消散在空气里了。

  即管如此,这也为林乐找出了一个方向——如果这种能量可以长时间在手指上停留,那将是近身作战的秘密武器。

  设想有了,可显然不能马上付诸实施。现在么,还是找几个魔兽练练剑招吧!林乐抽出长剑,想道:“有空得给它起个响亮的名字了,老是长剑长剑的叫也不够威风。”

  森林里的魔物们不知道,一场正在酝酿的浩劫等待着它们。

  “找什么好呢?”林乐带着小胖一路找去,渐渐步入了魔物森林的深处:“魔狼太弱了,就丈着数量多,石巨人又不适合用剑对付。腐兽…………”林乐赶快摇了摇头。那玩意实在是太恶心了,一想到那被砍的支离破碎还粘着黄褐色脓水尸体就一阵阵的反胃。

  魔物森林有一个特点,刚进入时是毫无光线黑的可怕。往深处走却会有一点隐约的光亮——但又不像是自然光,绿油油的有点可怖。这点光对林乐这样内力高深的人来说几乎和白天没什么分别。

  有了照明林乐自然走的驾轻就熟,小胖也巴巴的跟在后面亦步亦趋。没多久就已经走进森林近两公里了。奇怪的是往日层出不穷的魔兽们居然都不见踪影,连声鸽榉鸟叫也没有。气氛安静的像在国家图书馆。

  “小胖,”林乐停下了脚步:“怎么没怪物呢?”

  如果现在林乐回头的话,就能看到小胖眼里闪过的一抹狡诘。

  功夫大成却没有试招对象使得一向沉静的林乐有些焦躁,体内的气脉也因此微微有些紊乱。好在胸口气流再一次激发,平复了内气的骚乱。这次胸口的异常终于被林乐注意到了,不禁有些奇怪:“怎么胸口会有这种力量?”

  把心神融入体内,沿着经脉到了胸口处。林乐发现原来空着的地方多了几条脉络,而且通道还大的足以和任何一条主脉媲美。顾不得想着几条脉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林乐的意识很快进入其中一条一探究竟。

  “紫衣姐,不好了。他要进来拉。”青衣首先发现正往魔核里钻的林乐的意识,急着叫紫衣看。

  “这怎么办?”紫衣有急了,要是林乐发现两人在他身体里盘踞,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不管了,躲一下吧。希望他看不到我们。”两个美女无奈之下只好自我安慰,实施鸵鸟策略。

  “这是什么?”巨大的能量结晶体把没有心理准备的林乐吓了一跳,愣了好一会才懂用意识轻轻的触碰这出现在自己身体内的奇特异物。晶状体的材质让林乐想起水潭下钻进自己身体的那光点。“难道这个东西就是那光点变的?”一点光钻进体内已经够匪夷所思的了,居然还在身体里繁衍生息,变出了那么大一个晶体住在胸口。想起来就让人发怵。不过就前几次的情况来看,这东西似乎对内力修养颇有好处。正想再研究研究,突然感到有东西在扯自己的裤腿。不由暗骂:“真笨,这种危险随时来临的情况下居然还站在这里研究体内情况。一个小魔兽就能打的自己吐血。”

  放弃了研究那个奇特晶体,林乐意识马上回到原位,心中打定注意:“一定要找个时间好好研究研究,有东西在身体里肯定不是办法。”

  “呼~~~”青衣长长的吐出一口起,从魔核里钻了出来:“这里面真不好受!”同性质的大量压缩能量把可怜的女生一顿好挤。

  “紫衣?咦,紫衣呢?”

  “在这儿”紫衣从魔核与皮肤连接处钻出来:“干嘛?”

  “啊!你好狡猾啊,自己找那么好的地方躲!”

  “…………青衣,我在想。我们这样住在人家身体里也太礼貌,应该给宿主一点租金的。”

  “租金?”青衣没听明白。

  紫衣干脆跑到魔核上:“我的意思是以后宿主有病啊,伤啊什么的就都是我们的工作了。”

  “无所谓啊,闲着也是闲着,我没意见!”

  林乐低头看看,原来的小胖这家伙在咬自己的裤腿。伏下身把它抱了起来,扔着肩上继续向前进发。

  寒府大殿内,一个重要的会议正在进行。和寒家那种老人济济一堂,家主自说自话的形式会议不同,这次会议充满了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呼延城内稍有头脸的要人几乎都来了。寒顶天坐在中间主位上冷冷的看着下面吵成一团的众人,一言不发。

  这次会议是名义上的呼延城主北胜望提议召开的。这北胜望以不到四十的年龄坐上城主的高位,也算是一方能员。可惜分配的驻地是寒家把握大权的呼延,一番壮志未酬就已经被强势的寒阀消磨的七七八八。连一个全城会议也只能是“提议”召开,而且地点还得在寒家的大殿,受这里威严气氛的压迫。

  但这次政变使政治嗅觉一向灵敏的他闻到了出头的机会。得知寒顶天的“二不”政策后,他开始怂恿一些本地名流们向寒家抗议,试图以大众的名义逼迫寒家另找地方安身。而自己又以调停的名义提议召开这次会议,料想以寒家的江湖地位也不可能对这些名义代表付诸武力。就算目的不成,给寒家制造点麻烦出口恶气也好。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私自决定我们整个呼延的命运!”一个老头对着寒顶天挥臂怒喝:“呼延是你们寒家的吗?****!民贼!”这老人叫做陈广,是呼延城城立中学的校长,以爱好体罚学生和顽固不化出名。旁边的人都为他这样指着寒顶天的鼻子骂娘的行为捏着一把汗。

  寒顶天并不答话,只是冷冷的盯着他看。超级高手凌厉的目光攻势下,气势汹汹的老头声音慢慢的低了下来,开始有些害怕了。其他人见状也有些顾忌,毕竟寒家把持呼延数代,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北胜望见势不妙,硬着头皮上前道:“寒阀主,宁校长是在和您商议问题,您怎么可以这样吓唬他呢?”这话一出口,原本沉寂的众人又吵了起来。

  看着北胜天有些掩不住得意的眼睛,寒顶天终于把握到这次会议的真正理由了。

  越往森林里走,地面就变的越干燥。开始还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混着腐烂树叶的软土,可走到后来却变成了踩上去咚咚有声的硬土,连树木也显得比外围稀疏许多。

  微绿色的光芒下,整个环境带着一种奇异的气氛。林乐感到头皮有点发麻,喉咙口像被什么堵着一样。想和小胖说句什么。可发出来的却是有点痉挛的“咕咕”声。“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这样?”心脏的跳动开始不断的加快,胸口的那个晶状体也渐渐的抖动起来。

  “对了,这种感觉是恐惧。”在极度却又莫明其妙而来的恐惧感袭击下,林乐还能回忆起小时候听妈妈讲鬼故事的感觉,并作出正确判断。足见十多年的修身养性工夫没有白做。

  “乔,出来吧。”不知什么时候,小胖已经显出了白牙的原形:“恐惧术对我没用的,别白费力气了。”

  一个人影慢慢的出现在两人眼前,其实这是由于行动的速度超过了眼睛的反应造成的视觉误差。林乐虽然不会以为真的有人凭空出现,却也对这种可怕的速度惊讶万分。连串的变化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先是突然而来的恐惧感,接着原本不见人烟的森林里又出现了两个奇怪的人,还说着奇怪的对话。白牙看出林乐的疑惑,把一只手放着他肩膀上对着他笑了笑。说来奇怪,这人的手一碰到自己,那股莫名的恐惧立刻就消失了。示意林乐站到一边,白牙对上了乔。

  这个叫乔的男子生着一头白发,容貌俊俏,若不是一双红色的眼睛给人以邪恶残酷的感觉,几乎可算的上是林乐见过的最英俊的人。而方才对自己笑的那个英俊男子也生着一双红色眼睛,只不过同样是红色,这双带给自己的却是一股熟悉感,像是…………小胖。“不可能,一定是我糊涂了。”林乐摇摇头挥走了这个荒谬的念头,正想抱着小胖退开,却发现小胖不见了。

  白牙轻声对林乐说道:“阿乐,这样叫你不反对吧?其实我就是小胖。不要奇怪,等这件事情解决了再跟你解释吧。”

  虽然不明白。但从面前这两人对峙所生的气势,林乐知道这是自己完全不能理解与抵抗的级数。乖乖的往后退了十米左右。

  “白牙,你想不到吧?”那个叫乔的男子第一次开口说话了,声音出人意料的好听,却又阴柔至极,不类男声:“想不到我这个你最信任的朋友会背叛你吧?”

  白牙微微一笑,开口道:“你既然敢这么说,想必下面的大局已经尽在掌握了吧,难道没有人反对?”

  乔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到这个我还是不得不佩服你,魔族历史上像你这么得女人心的王也就你白牙一个了。我明明比你帅,为什么我要让位却有那么多女人反对呢?”

  白牙虽然还在笑,脸色却已有些变了:“你把她们怎么了?”

  “能怎么样?虽然我不像你那么怜香惜玉,可辣手摧花这种煞风景的事也是干不出来的,”乔弹了弹长长的指甲,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只不过喂了点‘紫花香煞’给她们美美容罢了。”

  白牙混身一震,差点站立不住。“紫花香煞”是魔族中专门用来对付女性叛徒的严酷刑罚。受者会全身麻痒乏力,并从脸部开始慢慢腐烂。偏偏神志却非常清晰,而且“紫花香煞”中蕴涵的营养成分足可以让天生耐力超强的魔族中人支持数月不需进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花容月貌变成一滩烂肉却连死也做不到,是所有魔族女性的噩梦。

  “心疼了吧?”趁白牙失神的一瞬间,乔突然身体一阵蠕动,以极快的速度现出了战斗身。周围的树丛中也现出了四个人影配合着乔同时攻向白牙。

  虽然乔的话让白牙心神失守,但身为魔族之王的武者本能让他很快清醒过来。已经来不及变战斗身了,白牙顺着乔的攻击线路干脆的一个侧身躺倒在地——这种靠普通身体以一敌五的要命的情况下,什么尊严也顾不得了。虽然突然的倒地躲开了乔必杀的一击可其他几人的攻击却是说什么也躲不开了。

  配合乔攻击的是魔界中有名的“四暗杀”,一向以偷袭暗杀出名。百年前进攻人类时,他们四人就曾成功暗杀了当时显赫一时的人类高手——天下第一阀的创始人,寒绝。

  当四道蕴涵着强劲能量的猛击打中白牙时,四暗杀却同时感到不对,明明攻向了要害的招式却突然击中了肩臀等不影响战斗力的无害部位。而且中招的时候白牙的身体开始奇特的蠕动,以一阵阵的震荡波化解了大部分的劲力。“变身?”四暗杀惊呼。

  关键的时候,白牙把握住机会,变身了。

  乔一击不中,见白牙被四暗杀打到,立刻反身扭腰从空中扑向这个曾经的魔族之王。

  “不好!”四个暗杀高手同时叫道。自家人知自家事,白牙的伤势远不像看起来那么严重。可是在空中的乔已经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直接对上这个号称魔界四百年来第一武学宗师的王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