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二章 噩梦心灵(下)

微星纪元 西来 3082 2004.06.03 22:36

    “好黑,”绝对黑暗的地方就算是心眼也看不到东西,林乐只好控制了些火元素停在上空悬当电灯。而且效果还不错——就是热了点。有了光线小房间里的摆设就一览无余。出乎意料的是这里并不像想象的那么脏乱,反而收拾的整洁干净,布置也称得精巧二字。一张铺着淡蓝被褥的小床占了房间的大部分位置。林乐一屁股坐下去,舒服的呻吟起来:进森林以来一直都是在地上或者树梢睡的觉,阴冷潮湿不说,还有很多小虫子爬来爬去的惹人讨厌。

  床很软,铺得也极令人舒服。这让林乐想起了家里自己那张靠窗的小床。“已经四个月没有回家了,不知道怎么样了。”虽然家里早就只剩自己一个,但从幼年时就开始住的房子总是让人留恋。“家”的味道也只能在那里才能找的到。

  真想美美的睡一觉啊,让疲惫的精神不设防的放松一次现在已成了一个奢侈的享受了。不过,理智很快战胜了暂时的软弱——按修为来说,现在调息所能恢复的体力远胜于睡觉。昨天和杰诺一战后不知好歹的睡着等醒来才发现功力几乎少了三分之一。调息了好一会才补回来一点,现在既然没有人打搅干脆就好好的调息一次吧。林乐闭上眼,关了六识开始入定。

  兰芝那番话才一出口就后悔了,就算是把阿乐送走也不该在这样的时候刺伤他的心。犹豫了一会,终于鼓起勇气想去向他道歉。在门口站了一会,不见里面发出声音,敲敲门也没人回答。“不会是逃走了吧?”兰芝急了,推开门一看,却见林乐盘腿坐在床上,闭着眼睛。身上还冒出丝丝白气,泛着淡蓝色的光华。

  她也是个中高手,怎么不知林乐正在调息。不过像这样冒气还发光的身体状况也是第一次见到:“应该是秀族特有的体质吧,或者是那个教他功夫高人的杰作。”见现在不能打扰,兰芝悄悄的退了出去,掩上了门。

  行功数周天,林乐打开六识从入定中“醒”了过来。果然,经脉里内气充盈程度尤胜于杰诺战前。不光如此,之前有点阻塞感的经脉一一打通,林乐简直舒服得想长啸一声——不过现在身为奴隶寄人篱下,还是低调点的好。林乐蹑手蹑脚的下了床,不小心被地上的一个软软的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倒。低头一看,原来是休眠中的白牙。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搬到房间里来了。也许是兰芝吧,林乐这样想着。对这个有点倔强又坚强的美丽女孩,他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说不上是喜欢还是爱,可总是不自己的想要帮助她。就算刚才兰芝这样对他,可林乐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感觉。

  算了,顺其自然吧。十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林乐也学会了把事情放一边——无论如何总会有解决的方法,再怎么急也不过是徒劳而已。把“睡”的死死的白牙扔到床上,林乐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口没有任何人在。花了两千金币买来的秀族就这样保管,真是不知道这家人怎么想的。“不知道厨房在哪?”空腹打坐好久,肚子已经开始叫了。

  房子还是黑黑的。倒也奇怪,米亚达家分出来的小姐有钱花两千买个奴隶当礼物,却连个灯都用不起。“那是因为我不喜欢光线……”一个阴郁是声音幽幽的在林乐耳旁响起。毫无思想准备的林乐被吓的心都差点快跳出来,整个人像被冷水冲过一样冰凉冰凉。转头看时,原来兰芝的母亲米亚达正站在身后不到一尺处:“小伙子,你在想什么?”明明看的到人听的到声音,可林乐却感觉像在做梦一样,有种不真实感,米亚达夫人的声音听来也像是从最深处的地狱里传来一样空洞。

  “…………我是在想为什么你们用不起电灯。”不知不觉的,林乐就把心中所想的讲了出来。米亚达夫人的浅色红眸中闪现出一种异样的光芒,声音变的更为冷幽:“你是谁……从哪来……想干什么?”

  明明知道不对,心中也拼命的想抗拒这中摄人心神的力量,可大脑却不听指挥的发送着“告诉她,全部告诉她”的指令。这种感觉和半夜里被噩梦魇住无法抗拒。

  “不好,是噩梦心灵。”寄居在林乐体内的紫青二女及时发现了他的异常情况。紫衣钻上林乐的大脑,透过双眼一看,不由恨道:“是丝兰这个贱货!”

  “哪个丝兰?”青衣也凑了上来,随手放了一道精神力加持在林乐的脑部。

  “还会是哪个,要不是这个贱货,王哪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想起当年的事紫衣就恨的牙痒痒。

  “当年?什么事?”青衣闹不清楚,却来了兴致。

  紫衣却又不说话了,专心得把精神力灌注到林乐脑部,抵挡米亚达夫人那被称为噩梦心灵的催眠密术。

  得到紫青两女的帮助,莫名而来的眩晕感潮水般退去,林乐恢复了对自己大脑的控制权。米亚达夫人也心神大震,专心施法中的她很快发现了眼前的人已经摆脱了心灵术的控制。

  从一开始,兰芝带回来的这个秀族少年,就让精通心灵之术的米亚达夫人就察觉到不简单,偏偏却又说不出特殊在哪里。

  所以安排制造了种种形势才让这少年在卒不及防下落入套中,谁知除了一开始被自己控制吐露了一点无关紧要的事之外,万试万灵的噩梦心灵居然没能制的住他。“夫人,有什么事吗?”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想来是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妇对自己动了点手段。林乐摸摸脑袋暗暗庆幸——若不是刚才突如其来的一股清流冲上脑部,恐怕会把一切和盘托出。

  “没事,你是肚子饿了吧?我吩咐厨房给你弄点吃的来,”米亚达夫人笑的很随和,林乐也不好翻脸,乖乖的点头称谢。

  林乐回到房间里一个人闷头想了一会,还是弄不明白这个古怪的米亚达夫人对自己做了什么,内视身体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唯一的变化就是头脑似乎比以前清楚多了,注意力也更容易集中。“会不会是后遗症?”林乐有点犯嘀咕。刚才那情形委实可怕,到现在自己还心有余悸,若非突然而来的那股清流只怕一辈子就这样了。

  正思索的当而,门开了。梅管家那一成不变的表情出现在林乐面前:“夫人吩咐的食物。”没有一句敬词,一大盘东西就这么放在桌子上,转身出去了。林乐上前一看,好家伙,盘子里装的全是叫不上名字的各色餐点。金黄色的糕状物冒着腾腾的热气,旁边是一碟估计用拉蘸糕的褐色酱料。一只烤火鸟被一圈切开的蛋围着,点缀的是绿色的蔬菜星子。最谗人的要数那块酱烧成红色的野生动物腿肉了,没有放任何作料偏偏颜色却红的诱人之极。连经历过上流生活的林乐也看的两眼发直:一个破落贵族也有这么好的享受,当年和妈妈被赶出林族时日子可过的不怎么样啊。

  不管了,那么多天没吃上正式的饭。肚子里的谗虫早就开始唧唧呱呱了,林乐一把抓起刀叉就对着拿块酱烧腿子肉刺下去,红色的酱汁顺着手指流了下来。“哇,别浪费了。”林乐飞快的把手指伸进嘴里吮吸着。“咦?怎么没有味道。”入口的感觉淡淡的,除了浓度简直和水没什么两样。不敢相信的割块肉尝了尝,果然,味道淡的感觉不出来……就好像咬一块生面饼一样。

  “不会吧?”这魔界的食物未免也太难吃了吧!

  “就是这样的,魔族没有嗅觉也没有味觉。”白牙那招牌试的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所以厨师就转在食物的外观上下工夫。”

  林乐劈手把白牙拎到了桌上,惊喜道:“你怎么醒了?我还以为起码要一个月呢!”白牙低头咬住林乐仍下的那块肉,含糊不清的说道:“我功力好像有所进步,没几天就恢复过来了。”

  “喂,你就这样不声不响的一人跑去休眠把我丢在这里,知不知道我很危险啊!”想到几天来的遭遇林乐终于火了,捉住白牙的大头拼命的摇晃着:“要不是本人福大命大,你那什么破大计早就玩完了。”

  白牙挣脱了林乐的魔手,费力的把那块肉咽下去才开口道:“你先别发火,那些事以后再说。我这次休眠时想到了一个很适合你修炼的魔族密法。”

  林乐被“密法”两个字迷惑的没了气,紧张的盯着白牙看他准备说出什么绝世武功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