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空间石陨

微星纪元 西来 8651 2005.01.10 15:14

    

  “这个么,我倒还真有个办法……”乔奇故意沉吟着,托住下巴往别处看去。而红玉眼神也情不自禁的跟住了有,本来她倒未必如此在意,只是乔奇说话艺术竟引着她随自己步调而走,对这个也不由得重视起来。

  “乔叔叔?”见乔奇久不说话,红玉忍不住催了一声:“您说的办法呢?是什么?”

  “唔,既然是风沙,躲进帐篷不就没事了。横竖你明天一早就要回去,缩一晚上也无所谓。”

  这倒没错……红玉这样想着,不自觉的默认了“明天一早回去”的附加条件。朝乔奇笑了笑,扶着昏迷中的五易就往帐篷里走。乔奇心中暗笑,又伸手拦住她:“五易是我击伤,就由我来治好他吧,侄女不必费心。”

  “也好,就请叔叔照顾他吧。父亲极赞赏于他,请您务必治好他。”红玉被乔奇耍的团团转,丝毫未考虑到对方是否会医术。竟就这样放下五易,走入了最近的帐篷中去。

  乔奇看她背影,眼中露出嘲讽的笑意。又过去到正散开来各自进食的士兵中走了一圈,和蔼的鼓励了众人一番,也适当表现一下领袖气度。

  “妈妈……你受骗了。”红玉正坐着,心中突然冒出个声音,将她吓了一跳。还未等她叫出声,那声音又急急辩解:“妈妈别慌,我是小奇啊!您忘了我吗?”

  “小奇?”红玉听声音居然是直接从自己脑中响起,顿时又惊又喜:“你能说话拉?”

  脑中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却多了几分欣喜:“恩!自从灵儿姐姐给我一部分力量后,我长了好多。今天终于突然可以说话了!其实我以前也能说,只不过没办法让妈妈你听到而已。你在说什么我可是全都知道哦!”小奇第一次可以与红玉交流,激动的说个不停。而后者也过了许久才想起两人刚谈论的话题:“小奇,你刚说什么我被骗了?”

  “恩,那个乔奇不安好心!妈妈你心思太单纯了!”与灵儿那时的突然获得意识不同,小奇已酝酿了快十年,再加上灵儿意识中的一部分,现在他的老练程度自然远远高于人事不知的红玉。

  “这家伙把五千士兵们都拉到这里来,又把您骗回去,肯定不是为了教授那是什么阵势——要教的话,哪不行呢。既然来了这里,肯定是与这地方有关。很可能还会利用他教的那个阵做些什么,若是无用,应该也不会无缘无故教战士们这些的。”

  小奇一番细说,再加上自己的分析猜测,说的红玉悚然而惊:“天,那我该怎么办?”

  “找人帮忙啊,您不是他对手!”

  “这荒山野地的,上哪去找帮手……”红玉心中忧虑,拨开帐篷,正看到乔奇在那边与一战士说着什么。不由叹道:“看情形,巴底士子弟们也不一定会相信我的话了。”

  “妈妈放心,小奇有办法……上次灵儿姐姐给我一点意识,现在我们可以心灵感应的。让灵儿姐姐的爸爸来帮我吧!”

  林乐……红玉想起那与自己有亲近感的男子,心中泛起一阵温暖。

  “了解!那我现在就联系灵儿姐姐。”小奇感应到红玉心思,说了一句后立刻没了声息。红玉试着叫几声不见回答,料想他正与上次那小光人联络,便安心的坐下来,抱着膝望向外面。外面战士们开心的拣来柴火,笨拙的架锅烧汤,互相打闹又搂搂抱抱的,红玉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笑意——这群战士,还都只是些和自己一样的孩子。师傅……也许该叫父亲,教了他们或者二十年或者三十年。每日无休止训练战斗,巡逻列队,年轻的痕迹早就被这些残酷的现实磨光了……也许这次才是他们最开心的日子吧

  “联络上了,灵儿姐姐果然没说错。”片刻,小奇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说她爸爸很快就带人赶过来,最晚也能一两天之内赶到。叫你先稳在这里,实在不行也别离的太远。”真的要来?红玉倒有点犹豫,但事已至此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便只好答应下来。一面也心中暗自祷告,希望能挨过明天一天。至于林乐来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她却是想都不敢去想。

  正烦恼间,乔奇从外面看到红玉的样子,想了想便走进帐来,笑容可掬:“红儿,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叔叔您不去吃饭吗?”红玉站起来,温宛的笑着,丝毫看不出心中所想那些念头。

  “不饿。呵呵,怎么了,你也不想吃东西吗?叔叔这是老毛病了,一激动就不想进食。”乔奇拍拍红玉肩膀,朝外走去:“好好休息,明天上路也有精神点,你爸爸想你了。”

  红玉定定神,朝着他背影道:“乔叔叔,我想再呆一天走,可以吗?”乔奇脚步迟缓一下,继续朝外走去,仿佛没听见她的话。而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狡婕的光芒,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 ※ ※

  其实林乐并未提到“一两天之内赶到”这样的话语,这不过是灵儿身为姐姐捉弄一下小弟弟的乐趣罢了。此刻林乐已孤身一人浮在上千米的高空,飞速朝这里飞来。

  灵儿把小奇的话转告时,林乐正与兰芝在一起。这位米亚达家的二小姐自有关母亲丝兰的谣言传出后,地位一落千丈。之前那些与她颇有好感的护卫下人,终开始同他保持了距离。若非菲卿心无芥蒂,只怕处境还会困难百倍。而这次林乐回来,她仿佛获得了新生一般,整天与他粘在一起,有时甚至只是痴痴的看着。而林乐感情出轨,心中负疚感让他不得不多分出一点时间来陪着这个视爱情如生命的女子。

  那时,两人正同在西山上,老陈茶铺下喝茶。一面回忆不多的往事,说说笑笑,于林乐来说也是浮生半日,难得的闲情。联络说服的工作叫给了白牙去做,而宣传之类的事自己又插不上手。林乐现在每日所做的,便是练功再练功,希望能多少增加点力量运用的熟练度,在对付异变者上也更有主动权。已他现在的程度,谁都无发指导,一切便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研究弥衡等留下的生命印记。

  “什么,竟有这种事?”林乐听灵儿转述完小奇的消息,禁不住脱口而出,实在撩不到乔奇竟会向飞天动手,而以飞天的功夫也竟会不是他的对手。与飞天,林乐自小便有种崇敬之情。现在乔奇如此丧心病狂的朝自己兄弟动手,林乐自是愤慨不已。

  兰芝听林乐说了一遍,得知是要去救一个女子时,心中略有点不舒服。但聪慧如她,很快便克服了这点负面情绪,催促林乐赶紧下山办事。

  自然,这顿差也再喝不下去。两人结了茶钱,林乐先一步飞下山去,找白牙商量。兰芝则慢慢的从山上爬下去,心中快乐之情,却是未因此而减少一丝一毫。

  下了山,才知道白牙一大早赶去雪山了。而这事与别人商量也没什么作用,林乐思索一阵,留了个条子径自离去。照他想来,那士兵们必是被乔奇逼迫,只要制服乔奇一切便可了解。而这机会也是极为难得——因为一直怕刺激到异变者,林乐与白牙均决定不去都城找乔奇麻烦。毕竟他也只是个受骗者罢了,若是因此而把十三星塔连接出的异变者们引出来,那就得不偿失了。而这次乔奇自动离开都城,机会自然难得。林乐已在考虑抓获这家伙后的处置办法……是交给白牙泄愤,还是劝说教育,拉到同一战线里来呢?

  身型浮起,林乐辨了辨方向,朝中央山脉所在飞去。而照他的速度,区区数百公里的路也不过是几刻钟的事。至少在他赶到之前,巴底士的战士们都还不可能把晚餐做好……

  事实上,战士们也不可能把晚餐做好了。林乐还在路上只时,乔奇已下达军令。响彻云霄的声音以乔奇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着,那四千九百受训战士立刻按照命令放下一切到场中排好阵势,第一次把原先分散的七个部分组合起来,并照乔奇所说“运足气,向前方天空”准备着。

  此刻夜幕降临,白天无法看到的淡淡光华从士兵们身上浮现出来。这其中的绝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用内劲发出光芒,不由大是激动,运功运的更为卖力。而这快五千人组合起来的阵势,将这些力量聚集在了一起,人群的顶端乃是所有光华的结合点。小不过半米见方的空间内,聚集了所有人的力量,逐渐发出刺眼的光芒来。而颜色也变化七彩,绚丽的无法琢磨。

  远方天际一道人影朝这边急速飞行过来,乔奇看个真切,心中冷笑:“终于着了道了吧!!!!”看准时机,口中急切的道:“所有人全力出击!”战士们抬手一托,四千九百道细细的光华击在那七彩光球下端。那光球立刻飞起,朝空中人影击去。只见那人身型失控,勉强抬手挡了一下,已被打个正着。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光球剧烈的爆炸,强大的能量从空中蔓延到方圆数十里。而下面众战士也正是首当其冲,眼看暗红色的血焰就要落到地上,乔奇已先一步移出老远,逃离了爆炸所波及的范围。

  林乐接近目的地时,已感应到前方那股巨大的力量。运足目力一望,几十公里的距离便形同虚设,已看清那边情形。“知机转?”这种阵势早在蓝舟处见过,自然不会不清楚它的作用。林乐倒抽一口气,停住身型。与五千人的力量硬拼,林乐也无甚把握。何况两种力量相撞,自己未必会死,这五千战士却是必死无疑。

  “这乔奇,还真是毒辣啊!”明白了对手的意图,林乐不得不浮在空中,极小心的不靠近目的地。而乔奇感应能力有限,自不会发现远在数十公里以外的他。

  “该死,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正焦躁间,背后一阵风声传来。林乐急转回身,正看到上次在那胜洲水域看到的红盔男子朝自己露齿而笑。笑容中露出的残酷意味让林乐头皮一麻,下意识的举掌相迎。而那男子果然挥出一道菱形气劲攻向自己,被接下后又如鬼魅一般凑到近前:“你好啊,人类!”随即不等林乐回击就原式遁去,方向正是前面的中央山脉!

  林乐叫之不及,大骇。忙尾随其后,却已是来不及,只见到那凝实的七彩能量体已击中这人身子,立刻炸开。

  那红盔男子在强大的破坏力前根本相抗能力,只略略举了举掌就被火焰吞没化成灰烬。林乐顾不得感慨,全力冲下,赶在能量波及地面之前飞到下面数千战士头顶。双臂张开,一层晶莹的防护罩已张到了极限,把包括所有帐篷在内的驻地笼了起来。烈炎从上空铺天盖地的压下,很快与淡色罩面交缠在一起。这样的情形,最近好象发现很多次了……林乐自嘲的摇摇头,与这带着热浪的能量火焰全力相抗。

  也不知为何,原本是纯能量体的光球爆炸后会产生那么大的热量。才一接触,林乐托起的双手便被灼的生痛,不得不又分出一部分能量保护手掌。再加上整个人的悬浮在半空中,没什么着力点,这次的情况就比之前几回要严重的多。所幸这两天练功颇勤,已把弥衡等人的功力激发出了百分之四十以上,还不至于立刻撑不下去。

  “只要挨过了这一波,就没什么事了吧……”抱着这样的念头,林乐拼命咬牙坚持着,付出比平时更多一倍的力量悬浮空中,托住光罩不让它下来。饶是如此,整个光罩范围内也已热的不行。除了林乐,下面几千士兵须发眉毛都蜷缩焦黑起来,有几顶帐篷突然起火,又很快的化为灰烬。战士们拼出最后一丝潜能,勉强与高温对抗着。

  其他方向的余波不受影响,瞬间闪出了几十公里,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一些小小山丘也被悉数移平。只有那中央山脉的主体坚硬无比,硬生生把能量火焰挡在了山体之外,出来裸露岩石上的一些焦黑,竟再无影响。而能量火焰却也未因此而消灭,沿着山壁直接往上,片刻后又是一声巨响。林乐抬眼望去,只见一块小山那样大的石头从山脉顶端,数千米高的地方一路翻滚着掉了下来,狠狠砸在地面上,令所有士兵都往上震了一震。

  那东西是……林乐目瞪口呆的看着掉下来,深深陷入泥地中的巨大山石,脑中一片空白。这块巨石,见过的人不多,闻名者却是遍布魔界大陆。几乎只要十岁以上的孩童都对它及它的作用耳熟能详,它的称呼不知从何时开始流传,历史也要远远久于现在的魔界文明。

  “空……空间石掉下来了……”良久,林乐终于确认它的身份,而那光罩已在不知不觉间下沉了数米。满地瘫坐着的战士见林乐似乎支持不住的样子,自觉必死,干脆闭上眼睛不闻不问的躺了下来。

  林乐初入魔界时,白牙在空间石的另一面努力许久,才运足功力打开一个可共两人进出的通道。而当时他也说过,只有这块神奇的石头,才能助人把纯粹的力量改变成打开空间之门的钥匙。若是无此媒介,两个世界间便会永远失去联系。这在人类来说自是好事,但对觊觎人间已久的魔族却是最后希望的破灭。空间石,对所有的魔族中人来说是至宝一般的存在——大家都知道或者说相信,总有一天,魔族们会带着兵器从信道穿过,去抢占那片富饶的土地。

  完了,没了空间时,自己就再也回不去了。一瞬间,林乐万念俱灰,竟再也不理下放战士,呆呆的松开手望着那块巨石。在上放盘旋咆哮的火焰突然找到了突破口,兴奋的冲下来。一面发出与空气摩擦的声音一面将周围气体全部吸入,这一片区域内的温度瞬间就达到了上万度。除了失神状态中的林乐,没有哪个人能抵抗这程度的热量。整整五千战士,加上不知情况的红玉均在数秒内变成了一堆灰烬。

  “糟!”林乐立刻清醒过来,却已是来不及,赶这去时只看到遍地火焰与未燃尽尸骨,哪还有生人存活。

  那能量火焰下冲时威力极大,真正击中目标后却只肆虐了不过片刻就逐渐熄灭黯淡,留下一片焦黑的土壤,满地的死人骨灰,无数半残的炭化肢体。却没什么血迹,战士们体内的所有液体都被高温蒸发干净,一丝丝红色都未曾留下来。

  林乐跪倒在地,懊悔与愤怒充斥于胸腹之间。若非自己突然的失神,这些活生生的人绝不会就这样死于非命,而眼巴巴盼着自己来援的红玉

  也在这场可怕灾难中……林乐一拳砸在地面,强大的冲击力在土层上开了个一丈多深的口子。几米外的土地动了动,一个坑洞突然在地面上暴露了出来。林乐一惊,朝那望去,正好看见红玉那灰扑扑的脸蛋从地上冒了出来:“林大哥,我没事。”

  红玉居然逃过此难,林乐自是大喜过望,急急上前扶出她来。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细心的运内劲在她周身经脉内流转一圈,确定她没受什么内伤才松开双手。又奇道:“你怎么躲进土里面去了?”

  原来从上面爆炸开始,红玉已有所觉察。便在地上击出个土坑躲了进去,本来这点点防护也抗不过那种程度的冲击,但被林乐阻过一阵威力减弱不少,再加上红玉本身功力颇是不俗,竟真的被她挡过这一劫!

  红玉刚出来时尚有笑意,等看到地面上惨死的五千战士时,脸色立刻白了下来。她牙关紧咬,泪珠一串串的落下来。哭了一阵,又无力的靠在林乐身上,似是自语又似是倾诉:“林大哥,我是不是很没用……你那么努力的在空中救大家,自己弄的浑身是伤还不放弃。我却只知道躲起来,救了自己又有什么用!五千个兄弟就这样白白死去,我该怎么向父亲交代!”

  “别哭,这事谁都无能为力,飞天先生一定不会怪你的。”林乐扶住红玉,心中愧疚之情泛起,一时也忘了去查看那块跌下来的空间石。这五千战士的死,正是自己疏忽之故。责不可推,但说出来也与事无补,林乐忐忑的安慰一阵红玉,终于还是决定将此事压在心底不说。

  红玉心情还不稳定,只躲在林乐怀里啜泣着。偶尔浑身一震,将头埋的更深。这是两人第二次亲密接触,虽情形比较诡异,但林乐软玉在怀触手生温,竟忍不住冲动起来。偷偷的伏下身,在她发稍上吻了一口。

  “林大哥……”红玉缓缓的回过头,不及林乐道歉已狠狠的一口吻在他嘴上,发疯一般的将他的头往后撞去。林乐一时措手不及,被她撞到在力,费力的张嘴回应着,****却是突然高涨起来。两人相拥许久,几乎想把对方所有的力气都压榨出来。最后还是红玉体力不支,挣扎开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对……不起,我不能……在这……”

  一口新鲜空气吸进,林乐脑子清醒起来。忙朝红玉道歉道:“不,说对不起的该是我。是我太卤莽,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说完才察觉到自己仍搂着红玉,忙松开手,红着脸转过头不敢去看她。背后一阵温暖,却是红玉主动将身体贴了上来:“不,林大哥,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现在……”

  最后几句话细不可闻,但林乐立刻明白了其中意思,顿时面红糙热起来。心中蠢蠢欲动许久,终于深吸口气站了起来:“对不起,我去那边看看!”

  “林大哥!”红玉最终没叫住林乐,翻身坐起来,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微微叹了口气。两人心底明白,方才那只不过是突然间心理打击催生出来的变态****,当不得真。但红玉仍是极怀念在林乐身体上的那种感觉,那种与生具来的亲近感。想了想,她也勉力站起,摇摇晃晃的朝林乐那个方向走去。

  空间石已无最初那种巍峨挺拔的形状,只是斜斜的插在土里。方方正正,蠢笨如普通山石,再没了第一眼看到它时的灵动气息。林乐站在它面前,仰头也看不清着足有三个自己那么高的巨石顶部,只好浮上去从空中往下看。一眼扫去,它和普通的石头已无二至,只是巨大整齐不似是天然形成。林乐围着它转了一圈,眉头紧锁,又试着照以前白牙打开信道的方式运足功力按在石上。

  巨石毫无反映,便是连一个浅浅的掌印都不曾留下。这东西的坚硬程度大出林乐想象,又试着照它来了几拳,居然还是分毫不伤。林乐来了兴致,继续一拳拳朝它打去。谁料虽然每拳都打在同一个位置,而且力量持续增长着,但空间石仍是没有一点破坏的痕迹。林乐发了狠劲,最后运足功力一掌击出。只听得肉石相交声音惊人,却也未奏何功,倒是余波不绝,把四周几里内的地面震的支离破碎。

  “咦?这石头那么硬吗?”红玉走到空间石旁,见林乐居然砸不破它,也及是惊讶。

  “知道这是什么吗?”林乐落下来,仍望着空间巨石感慨不已。这么点大没什么值得夸奖,但微星上一个物质竟然是自己全力一掌都无法击破,的确可称的上世界之最了。空间石,果然有不同寻常之处……

  “是什么?”红玉试着打了几拳,疼的眉头直皱。娇羞情态,让原本打定了注意不去碰她的林乐也恨不得立即拉入怀里痛吻一番。

  “这就是通往人界的信道媒介,百年前曾带领无数魔界战士入侵人间的宝物,空间石。”林乐淡然的话语在红玉耳边却象是巨雷一般,她很快就被骇的呆在原地,伸出去的手也僵了下来,颤抖着想摸又不敢相信。

  “难道说,刚才那一阵冲击波……”红玉说一半,也被自己想到的情况吓了一跳,迟疑着没有说下去。

  “把它打了下来。”林乐接口,又暴出更令她震惊的消息:“而且现在,这块石头已经失去它本身的作用了。也就是说,从通行与两界的信道被完全封锁了起来。从今已后再没人能来往与两界之间……”林乐声音低了下来,突然很想大哭一场:“我也再见不到那些朋友们了……”

  红玉强压下心头震惊,围着石头细心的转了一圈。转到背后时,突然叫道:“林大哥,快过来看!这里有个东西!”林乐一惊,忙掠到红玉身边,照她所指弯腰看去。

  的确是有个东西……严格说来,该是没有个东西——红玉手指指着的方向,正是空间石原本埋在土地的那一面。而这里却有着一个几尺大小的方型凹槽,仿佛本来放着什么东西似的。底部还坑坑洼洼,很是难看。林乐伸手摸了一阵,猜不出究竟是何用途,也不明白这凹槽从何而来何人说留。又是谁能在如此坚硬的石块上留下印记——他运劲捏了捏边缘处,还是和顶端一样的坚不可摧。

  “可能是放什么东西用的吧,难道这信道是人为的?”话才出口,林乐自然想到弥衡几人,也想起这地方的确是他们留下的“烂摊子”,便起身笑道:“暂时先不管它吧,也许是个恶作剧也说不定。”

  这话当然不能尽信,但也没什么别的合理解释了。红玉站起身,心头的麻木悲伤已被这一阵大起大落的惊人消息冲淡了不少。也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正想问林乐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却见后者直愣愣的盯着那块空隙处若有所思,不由奇道:“林大哥,你还在想什么?”

  “这地方,好象在哪见过……”林乐望着方型空块底端那几个坑坑洼洼的凹陷,迅速的在记忆里翻动着与之有关的物事。

  突然间,林乐心头一亮,一道闪电在脑中划过:那个盒子!!那个冰封谷苦婆婆留下的镶满宝石的首饰盒!迅速将印象中上面镶嵌的宝石与孔地凹槽比对一番,果然分毫不差!

  林乐立刻摸出空间囊,也不顾红玉在场,伸手进去乱摸。而后者见他把整只胳膊都塞进那么小的一个口袋中,惊的两眼都瞪了出来,想问却问不出口。林乐摸了一阵,怎么也找不到,才突然记起自己已把它送给了芯佳,不由大是后悔。照眼前着情况来看,那盒子极有可能是打开巨石的一种钥匙。想到连自己都无法强行打开,这石头中藏着的物事定不简单。林乐心中大痒,只想立刻从芯佳那拿回盒子试个究竟。

  但这终究只是想想而已,要找到鹰飞扬两人行踪已是不易,再千里迢迢跑去要回一个自己送出去的首饰盒,林乐还真有点拉不下脸。

  “回去吧。”林乐起身,又有点不放心的看看空间石,确定没什么人能搬得动它才拉着红玉飞到空中:“先带你在可西住一段时间,至于飞天先生我会慢慢想办法的。乔奇既然没有立即杀他,想必不会再回头动手。”

  红玉想想也是,不再拒绝,乖巧的提气轻身伏在林乐背上:“林大哥,红儿多谢你的照顾。”两人在空中晃了几下,很快朝可西方向飞去。林乐急着找白牙商量也就不再保留实力,才几秒钟,就只看得见一个小点在远处空中浮动了。

  片刻后,乔奇的身型在不远处慢慢的浮现出来,脸上神情既有得意又带点懊悔。只见他走到空间石前,绕着它转了几圈,口中喃喃自语的道:“这边完成任务,人界又出了差错。该死,怎么没件顺心的事!好好的局竟被隐皇这白痴给破坏,真是造化弄人……算了,三个计划达成一个总还有所收获,希望一先生不会怪我办事不力。”又呆了一阵,乔奇从怀中掏出个小小的圆球就地扔下,只见一个数十米高的巨大空间黑洞凭空闪现在地面上。乔奇运力将空间石缓缓的挪动着,靠近洞口时,巨石竟被内里的吸力吸的凌空飞起,直直掉入洞内。而乔奇看看四周情况,也畏畏缩缩的走了进去。

  人石相继进入,黑洞闪了闪消失在原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