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魔族?人类?英雄?

微星纪元 西来 8457 2005.01.10 15:11

    傻傻的依墙坐到半夜三点来钟,终于等到最后一个“室友”也打起了呼噜,林乐才悄悄睁开了眼睛。从几个时辰前到现在,自己一直保持着感应整个个第三层的程度。到现在也略约觉得有些霹雷,但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若非一直监视着,林乐也不可能知道牢内的看守们原是采用分班巡查制度,每隔半小时就有七人分别在各层内打着灯光检查一次。与其认为这是怕犯人逃跑,倒不如说是维护各房纪律比较妥当。前面近十次巡查中,那看守已制止了数起斗殴事件,将几个不安分的单独拎出来狠狠教训半天。

  看守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口,上面几层也陆续有人下来。林乐心中默数着: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好,走光了!事不宜迟,林乐贴着墙微一运劲。轻若无物的飘了起来,双手在后面一扶一撑,瞬间就落到铁栅栏前。整个过程流畅自然,仿佛训练了数百遍一般。

  后面那黑仔翻了个人,嘟哝一句什么。林乐吓的身型一滞,紧张的回头看着他:若再有异动,就只能在他喊出声前将之击杀。纵然再不原杀生,事关大局也是无可奈何。当了这么久魔族,林乐还是有这么一点觉悟的。

  黑仔没有再动,趴地上打起了呼噜,方才那一下行动也没有再惊醒任何人。林乐松了口气,又紧张的扶住铁栅栏。双手渐渐发力,无声无息的将之折弯,直到空出一个足够人进出的大洞才停手。

  行了!林乐直起身子,深吸一口气便从洞中滑出,又回身将铁栏杆扳回原状。“还有二十八分钟……”必须要在看守上来之前完成一切,林乐全身功力内收,身体象快磁铁一般吸收着周围的所有能量。顿时,他的身体又如方才牢房中那样,化做一个黑洞般的存在。这种技巧也是鹰族密录中的一项,被称“敛身法”。只是若没强大无匹的力量运转,普通高手也无可能达到这般效果。

  似有似无的黑影疾飘过三层走廊,两旁牢房内纵有人醒着也只能“感觉”到一个黑影掠过,并不比一只小昆虫飞来飞去更惹人注意。

  溜到楼下,幸运的发现门房也已入睡。而七个可能准备下一班巡视的看守们正围在另一边打牌聊天,没注意到这个暗得有些奇特的黑影。林乐扫视一眼,立刻发现被搜出来的乾坤袋与自己的衣服放在一起,离他们也颇远。登时大喜,绕过去毫无迟疑的运功吸入手中,重又往楼上窜去。接下来便没什么危险了。还好,他们没有口诀无法打开乾坤袋。里面东西一样没少。林乐边换衣服边计算着时间——还有近二十分钟的空余,足够研究顶层情况的。

  七层的高度,对林乐来说便如闲庭信步一般轻松。几个起落,就已站在顶层走廊之上。只是在这一层转了好几圈,却也未发现任何可通向天台的通道。林乐略一皱眉,躲到个牢房内无人看看到的死角。沿着墙凭空升了上去,又将换下来的囚服贴在天花板上。运劲一击,只听得石板发出“嘭”的一声闷响,碎裂开来。而落下的石灰碎沫便被兜在囚服内,没再发出任何声音。林乐将囚服包起,甩到顶层上:刚刚那下开了个直径快一米的大洞,楼上探照灯的光线照射下来。虽是死角。但映射出去,整个七层内已微有了些亮意。

  林乐扳住洞口轻轻一翻,身体如一只大蜥蜴般趴在了这“宸字楼甲”的天台之上。四下一望,周围情况便了然于胸。果然,那设计者也未想到在天台上配备任何警卫,只那两个巨大的探照灯不急不徐的转动着,光线直直射向下面广场。

  好了,还有十五分钟,一切尽在掌握。只是要在警卫发觉前找到格兰特或者救出白牙那几个妃子怕是不怎么容易,主要是不知他们在哪。否则潜过去强行带走或许也没人拦的住。林乐抬头,将整个巴底士狱尽收眼底,脑中急速的考量着。

  他们会在哪呢……这每幢楼看来都一个样子,地势也瞧不谁谁比较严密。如果我是乔奇,会把格兰特囚禁在哪里呢……

  (就是这里,前两层后有个架空层。要上去只能用绳索攀)

  犹豫间,林乐突然回忆起鹰飞扬画的那个示意图。发现这似乎与他所说有着极大出入,根本没有什么巨大的建筑,也没三层似的架空层。甚至那种类似于红外线监测仪的东西也未见使用。

  一阵冷汗从林乐背上流下来,他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可能——老周搞错了,这里不是巴底士狱,宵禁被捕的人也不会被送往巴底士狱。若果真如此,今晚就算白费了。但是,除了巴底士,都城怎可能还有如此严密的监狱存在?想到此点,林乐仍不死心。双足一蹬小心的避开那些交错灯光凌空飘起,向上升了约三尺多,朝外望去。

  还好!看到围成圈的监狱楼外还有独立院落存在,似乎也有如鹰飞扬所说一般的三层建筑。林乐终于放下心来,随之提气轻身。如大鸟一般掠出十数米,落到前面那栋楼的天台上。又继续照样行动,接连跃过相隔超二十米的楼层,到了最外围。从这里看起来,那三层建筑才得见全貌。底下两层极高,与这边的四楼相仿。中间也的确如鹰飞扬所述有个架空层,四根柱子足足有十五米高,竟能将顶上一个建筑托的四平八稳倒也是异数。林乐看了一会,觉得有些眼熟。正自奇怪,突然脑中回忆起一个地方:顶上一层,不就是原来的公国大会常的缩小版吗?尖顶圆身,四周墙面上还刻着自由神的符纹。甚至连百年前人魔大战,某高手出世时不慎在上面造成的一点小破坏也惟妙惟肖,酷似至极。

  林乐愣了半天,实在想不出这其中会有何关联。心中疑窦越来越深,终于还是如风般飘然起身,跨过这栋楼背后的高墙落到地上。

  这边没有探照灯,整个院内黑漆漆的一片,若无心眼相助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局面。林乐看请道路,举步欲行。忽又心中一动,觉得周围似乎有些微小的气劲存在。“天,这是什么?”再度运足感应能力,林乐赫然看到四周路上居然有着无数细丝一般的内劲。交错纠结,横七竖八的挡在面前。而这些气劲在上空结为一点,一道源源不断的沛然内气从那三楼建筑中一处穿出来,遥控着这些细丝。

  “红外线监测仪?”林乐把伸出去的腿又缩回来,愕然看着前方密密麻麻的丝线,有种想笑的冲动。

  不知是不是特别幸运,林乐方才从空中落下时恰好停在这许多气劲陷井中的一处空隙里。算是没有触动这古里古怪的警报系统,否则此刻只怕已如扬叔所说,有一群高手从里面冲出来了。

  难怪这里不需要灯照着,林乐看看前方密密麻麻丝线,终于暗叹一声准备放弃。这般情况,便是自己用上飞行能力也无可能避开所有丝线。倒不如安分点退出去,或者等鹰飞扬来一起杀进去或者再另想办法。正欲起身离开,三楼上某处突然亮起点微弱的灯光。林乐一惊,下意识的运起敛身法,身体顿时又如黑洞一般暗了下来。但这却犯下一个大错——敛身法的原理本就是吸引周围所有能量,达到类似于黑洞的收敛效果从而隐去反光,造成隐型的效果。但此时林乐周围密布的那些细丝正是最纯粹的能量物质,在敛身法一运起时就纷纷甭断碎裂,投入林乐周围的力场内。等林乐发觉,四周十米内的丝线已全部被毁。剩余的那些也正冰销雪融的化做最原始的能量,朝自己扑来。

  那边三楼灯光闪烁一下,突然熄灭。随后整个巴底士狱内立刻发出一阵阵尖锐刺耳的警报声,短短几秒内,所有房间都亮起了灯光。而刚刚还一片漆黑的广场内瞬间就被照的雪亮。连后边监狱楼里的几支探照灯也转了角度,朝林乐所在之地射过来。只这一刻,盛名之下的巴底士狱便显示出它与名相符的实力。

  与巴底士的机动反应能力相比,林乐自然胜出不止一筹。敛身法虽称的上精妙,但无数光线照射下留一个黑黑的物体在广场中央,任谁也猜的出有问题了。所以当三楼灯光熄灭那一瞬间,林乐已就地一滚,单手撑着地贴地面滑出数十米。正好脱离了灯光照射的范围,反主动的朝那建筑靠去。

  (要比反应,你们还差的远呢!)

  旁边一个入口处大门洞开,无数精兵呼喊着冲出来,看到空无一人的广场时齐齐一愣愕然止步。却没人注意到离他们不远处,一块人型的暗影正悄悄的移向入口,又迅疾的窜了进去。

  “人呢?”

  “敌袭?在哪?”

  这些警卫称的上训练有素,虽未发现敌人但仍整齐的结集在广场中央,由一个首领模样的人物带着戒备四周。但亮此刻如白昼的广场上简直可以一眼望尽,空落落地哪来什么入侵者。士兵们立了一阵,不由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起来。诸如“演习”、“训话”、“领导会议”之类的流言已传遍了整个队伍。连那站在头排的首领也似乎有点摸不着头脑,犹疑的朝三楼亮起灯光的地方看着,却不敢擅自下命令解除警戒状态。

  巴底士狱中心层三楼,唯一的单独办公室内。一个看来颇有年纪但精力仍旺盛异常的老人正背负双手站在窗前,凝视下方广场。而他背后,另有一红衣狼族女子直挺挺的立着,并未被下面喧嚷的声音所吸引。老人双目如电,炯炯的看着下面那黑影潜入之处。几十米的距离,在他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连那黑影扭身暗笑的细节也被尽收眼底。

  “敛身法。”老人并不回头,声波却如同有生命一般在室内回荡盘旋历久不息:“快有一百年没看到这种奇术了,想不到居然还有人会。”

  那女子眼中迷茫神色一闪而过,却不开口相询,似是已经习惯老人这种说话的习惯。呆了片刻才道:“师尊,既然没有敌人,何不把警卫们召回来管理暗房?那边不能长时间缺人……”

  老人返身一笑,说不尽的洒脱飞扬,眉宇间流露出的那种神采浑不似老年人的木讷。只见他在室内墙上某处需按一下,狱内尖锐刺耳的警报竟立时停止。那些探照灯与莫名的光线也随即熄灭,广场内重又恢复了死一般的静寂与黑暗。而与此同时,底层广场上的警卫们也收队回楼,只是心中各自纳闷,也不知究竟是演习还是真有敌来袭。

  “师尊,红儿先下去巡查暗房了。刚才那一闹,警卫不一定管得住那些家伙。”狼族女子自称“红儿”,却殊无配合这娇柔名字的行为——得老人肯首后,她轻哧一声便搭上窗沿翻了下去。在空中只点了一次架空管就落到二层,又趴住下面窗沿翻了进去。动作轻快灵动,如狡兔苍鹰一般,毫无停滞。

  等女子离开,老人才松开按在桌上右手,狡猾地咧嘴一笑:“很久没松筋骨……上次那个不让我玩,这回就不客气了!”桌上方才被手按住的部分,赫然是一段凝成实质的能量丝线,与林乐碰到的那些如出一辙。却又大上一些,还散发着银色光辉。想必正是那些丝线的总控制点。而这段能量线沿出窗外的一头早被截断,茬口光滑平整如刀切过,看不出任何痕迹。

  老人手一摊,将这能量捏在掌心,再展开时已看不到它的影子。随后又摇摇头,自语道:“真老了,这点损耗也已经但不起了……”片刻后房中灯光灭去,已无任何声息。不知何时,房门也被掩实,神秘的巴底士三楼再次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奇怪……牢房门哪去了?”林乐望着两面严严实实的墙壁,心中大惑不解。趁那些警卫门都在楼下时,他已将整个二楼都摸了一遍。果然没发现任何直上三层的通道。这倒不是问题——只要从窗口翻出,再高距离也难不到可在空中自如来去的他。唯一奇怪的是,传说里防卫严密的二层居然没有什么牢房,只有夹着层数寸厚的墙壁立在两旁。林乐展开意识,却不象楼下时那么自如。感应范围小了不少,只能模模糊糊发现墙里有些波动……似人又非人。

  按照惯例,格兰特那样的重要犯人该关在三楼吧?林乐听楼下已有人上来,便不再耽搁。翻身从窗口跃出,还不忘回头再看一眼。正背着身子欲拔高身型时突闻到一股香味扑鼻而来,眼角也瞄到一丝红光……“嘭!”半空中,两个迅疾的身影结结实实的撞到一起,又同时弹开。较高大的那人微一晃动便反手撑到墙面,又伸上数尺。另一个娇小点的就没那么好运气,被这巨力震的身型全失。摇摇摆摆的飞出老远,又向下坠去。

  “糟!”林乐不及细想,条件反射般的蹬在背后墙面疾冲过去。在那人落地前险险将他抱出,双臂微沉又顺势抖动一下,将那股巨力消去。

  那人才一入手,林乐便觉柔软娇嫩触手生温,而刚刚那股暗香瞬间转浓,直直冲入自己鼻内。“难道……”林乐心中一荡,朝怀里望去。果然——被自己双手环绕的正是个魔族女子,看外型象是狼族却不似一般狼族那样粗豪,反倒有种人类女子的柔媚。明眸善睐,皓齿内鲜……丰神俊玉,恍然若仙。入魔界以来,林乐见惯魔族女子带着力量的形体之美。此刻突然面队暌违已久的人类静态之美,顿时眼前一亮,几乎忘了收敛身形:“你没事吧?”

  怀中玉人初时微惊,片刻后立即平静下来,只是身在林乐双臂包围下有点使不上劲之感。加之眼前这人给她一种极亲切的错觉,体内仿佛有声音在呼喊,告诉自己一定与这人有着莫大的联系。便停下一切挣扎动作,放松心神与林乐对视着。

  “你没事吧……小姐?”见这女子仍未回答,林乐便再试探着问了一次:“我们下去好吗?”

  此人正是三楼老人口中的红儿,巴底士狱的第一负责人粱红玉。她闻言才发觉两人此刻居然停在半空之中,而这人却能如履平地般自在。不由大是惊异,到了口边的呼叫竟再也吐不出来。只不由自主般的点了点头,犹疑道:“好……吧。”林乐不再答话,双足微沉便控制着两人自空中十米处开始缓缓下降。数秒后脚沾实地,林乐却没任何将她放下的意思,仍是愣愣的看着,浑然没注意三楼那边的灯光又重新亮了起来。

  (这感觉,好奇怪……)红玉避开林乐直视,一颗芳心“嘭嘭”乱跳。说不上什么滋味,只觉得和这人亲近的不得了,连血液中也似是有个原始的声音在呼唤。

  (不,这感觉不是爱情。)尽管脸色红得发紫,眼神里也充满了光彩。但红玉清楚的感觉到,这并不是爱情——远不是爱那么简单的事。身位魔族,梁红玉早已以不是懵懂无知憧憬爱情的少女。相反,她有过数次激烈的经历。但这种呼唤,却象是来自生命的最深处,来自最隐秘的某处烙印。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在呼喊,都在张开一切去迎接这个人。

  两人一时无语,但都已看出对方眼中的想法。林乐抱着女孩感觉不错,一直没舍得松手。倒是红玉清醒过来,强自压抑着从他怀中下来。却没有了发动警报的想法,虽然整个巴底士狱的警报系统控制器正留在袖口,只要手一伸直便可握到。而那按钮一按下,方才那一幕就会立刻重演一遍,这个古怪的男人自然难逃罗网。

  “我……是来找人的。你呢?”

  “不是……不,我是……对,也是来找人的!”不知为什么,开口时红玉又有些慌乱。下意识的说了谎:似乎自己与他作对就如同犯下大错一般。林乐松口气,悬在胸口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那就好,咱们目的一样。”想了想,又重新伸出手去:“刚刚抱歉了,是我不好。鄙人姓林,恩……小姐您贵姓?”

  “我姓梁,叫红玉!”梁红玉镇静下来,心下的一丝慌乱被训练有素的神经强行压住。与林乐握了握手,开始暗自盘算这事该如何收尾。

  “梁小姐是来找谁呢?您工夫不错……是想来救人出去吗?”林乐对这女子印象不错,也不怕人听见了:“我也是找人的,哈哈”

  “你刚刚说过了。”梁红玉微微一笑,没回答他前一个问题。笑着指了指上面:“我们怎么回去?”

  林乐抬头那一瞬间,三楼房间的灯光倏的重新熄灭,正好将两人瞒过。而房内,刚刚离开的老人居然又站在窗前。饶有兴味的看两人交谈。但当林乐托着梁红玉缓缓的飞起来时,不禁呆呆的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

  “飞行!!??”老人揉揉眼睛,也如林乐般探出意识力仔细观察了一遍,终于确认:“不是魔法师,他就在靠自己的力量飞行!我的天那……这还是魔界吗?”

  两人逐渐靠近三层,等梁红玉脸上矛盾的表情也已清晰可见时老人才反应过来,慌忙离开窗口隐入更深的黑暗之中。背后房门一开即阖,办公室内已无任何人声。

  ※※※

  “老七还不肯松口吗?”仍然是那池塘边,仍然是柳絮飞舞莺飞草长。只是时间换成了晚上,林乐探访巴底士的同一时间。而这次,换成道修罗面向水面,乔奇则望着他,神色恼怒焦虑。

  道修罗沉稳的声音象是从水面上飞来般,缓缓浸入乔奇耳中:“你早猜的到,何必再问——老七的个性你我都了解,这种要求不提也罢。”

  乔奇双眉紧锁,微怒道:“实在不行就先强行调动,我可没多少时间可以耗了!”

  “我有什么办法?”道修罗也转过身,怒道:“飞天会让你随便动他的嫡系才怪!而且没有他的命令,你指挥的动那些狼虎之军吗?”

  想到前几次强行下令的经历,乔奇终于默然。挠着头原地转了数圈,又猛地停下来,恨恨道:“实在不行也顾不上兄弟情义了,老七如此顽固,他又何尝念过我这个三哥的处境!非我族类,果然其心必异!”

  道修罗浑身一震,抖手便瞬移到乔奇面前抵住他的脖子。强大的内劲将这魔界之王压的几乎喘不过气来,白衣的下摆被劲风吹的猎猎作响,几欲脱体而去。“乔老三!要是再从你嘴里听到异族这个词,我一定宰了你!”道修罗脸色涨的极红,双眼似是要冒出火来:“还有,你我也早已不配再提什么兄弟情义了!老大是你赶下台,老四是你捉的。和他结盟的老五我不信你就会放过!现在六妹早死,老八在人界和我们老死不相往来。你居然还敢再提七弟的事?”两人喘着粗气对视互不相让,胸膛一起一伏的状极疯狂。道修罗初时怒极,片刻后才感觉到乔奇身上溢出的能量正将自己的气场一丝丝的挤开。反抗之力大得手指也快要弯不下去,不由大惊,松手退后:“爆怒气?你什么时候练成的?”

  乔奇脸上后悔神色一闪而过,不再答话,径自转身离去。半晌,远远传来一句:“你去和老七谈。三天,这是我所能承受的最后底限。”

  “非我族类……真的会有异心吗?”道修罗揉揉手指,迟疑着自问一句。“这样的念头,他究竟是从哪来的呢。”突然想到当年白牙对这收罗来的七弟之安排,道修罗只觉浑身大汗淋漓。原来一开始,大家就没把他当自己人看待啊……除了六妹……有或许,她才是七弟被迫守在那地方的最终原因?

  道修罗心中疑团越来越多,终于顿足转身:“不行,现在就要去问个清楚——反正七弟从来不睡觉的!”

  黑暗中风声掠过,池塘边已无人影。

  ※※※

  林乐托着红玉发力上升,渐渐靠近二楼顶部。其实他还可飞的更快,只是美人在怀却不享受一下怎对的起自己呢?更何况是林乐这样一个青春期少年。只是这段时间里,越是偷眼瞄她,林乐就越觉得这女子简直活脱脱是个人类模样——除了胸口,梁红玉身上再没什么魔族特征。要说有,也只是额头上的那道天生花纹,林乐方才也是从这才看出她乃是狼族中人。

  “我……在这下。”眼看林乐又要向第三层浮去,红玉忙制止道:“再往上就危险了。这监狱的狱长很强,你敌不过他的。”

  林乐虽不在意,但却不想违逆这女子的意愿。便停在二层窗口,抱着她一齐翻了进去。也难为他控制的极好,这小小一个口子竟没能阻止良人稳稳落地。连梁红玉也对这身法极是佩服,不由脱口赞了一声:“好!”声音极响,回荡在整个二层之内。林乐吓得魂飞魄散,忙掩上她的口抱着足不点地的掠到距离楼梯最远的一个角落,低声道:“小心,别把守卫引来了。”

  “对不起,但是……我不是来找人的。”梁红玉觉得这人不会伤害自己,来巴底士也没什么恶意。就决定不再瞒他:“我是巴底士狱的总负责人,飞天狱长的义女兼首席弟子——没我的吩咐,谁都不会上来的。”

  林乐愣愣的看着她,略有些震撼。实在想不到这样一个娇小的女子便会是魔界第一监狱的负责人,更是什么飞天狱长的弟子兼义女……

  “等一下,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没我的吩咐,谁都不敢上这层来。放心吧,你想探望谁我都可以安排。只要到天明前离开就可以……若是想救人,就先问问我的手同意不同意吧!”红玉毕竟受训多年,除了武功反应均高人一等外,对职责的态度也非常人所能企及。

  只是林乐意不在此,仍急着抓住红玉胳膊:“我不是说这是,我是问你刚刚说的那什么狱长究竟是谁?又怎么会是你义父的?”

  “是飞天狱长,也是他把我一手带大。培养成他的接班人,所以我是绝不会背叛他的。除了救人之外,别的要求我可尽量满足。说吧!”

  飞天……这名字实在太耳熟了。林乐颦着眉头思来想去,仍未从记忆里翻找到有关这名字的一切,自然没注意红玉后面所说的话。而梁红玉则以为此人想提的要求必的超出了自己许诺的范围,很可能是想救个人出去——以他的功夫,能进来就必然能出去,再带多个人也未必就成什么问题了。

  “不可以!这是原则问题!”看林乐迫切的转向自己,红玉先一不封住了他的要求。只是这男子提出的却和救人完全无关:“这监狱是不是你义父监督制造的?这楼呢?还有下面那些能量感应丝?”红玉微微点头,仍不知他究竟想搞什么鬼。而林乐心中却掀起滔天大波,一个近乎诡异的念头不停转来转去——这飞天,是否和百年前人魔大战时那个人类影响是同一个人?

  公国体育馆……科学的人员管理……红外线检测仪器……这一切都与人类有着莫大的关系。再看红玉酷似人类的面孔,很难想象她口中的飞天不是寒顶天建议他来找的人。只是,一个人类源何会成为魔界第一监狱的狱长?又为何教出这样一个女弟子来……

  “红玉,可以谈谈你义父吗……我想了解一下他。”

  梁红玉奇怪得望了林乐一眼,开口道:“我义父,是个很伟大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