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武痴(上)

微星纪元 西来 4535 2004.10.12 19:42

    达西公爵的领地叫做色度,离可西城不远。马车一连走了两天,旅途就已经过半。前面就是中途唯一的补给点清水镇了,菲卿掀开车帘望了望道:“老元,赶几步早点进镇吧。大家都饿了,我们吃午饭去。”

  老元应了一声,向后面跟着的车招呼道:“伙计们赶一把啊,大小姐吩咐了早点去用餐,然后好好睡一觉”后面的护卫闻言兴奋了起来,这两天日赶夜赶,吃的又是一咬一嘴渣的干粮。早就盼着能吃点热和的暖暖身子,再美美的眯上一觉。纷纷大声应着好,赶车的那个也猛加了几鞭。疲累的骏马嘶鸣一声,心甘情愿的撒开蹄子跑向清水镇。似乎它也知道前面就有美味的燕麦和大盆的饮水在等待着。

  “终于到了吗?”林乐刚从熟睡中起来,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才从菲卿后面望过去:“这就是清水?怎么没有城墙?”

  “你以为一个小镇有财力造起一座堡垒来吗?何况这种交通要道靠就是就方便往来的行人,造个城墙太麻烦了。”无形坐在那里看也不往外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自言自语。

  林乐早就习惯了这个酷酷的隐族高手的说话习惯,耸耸肩没再开口。

  这一小段路走了没多久,两辆马车就进了清水镇。老元是这条道上的长客,到这里就象是回了自己家一样的自在,一路扬着笑脸和镇上的人打着招呼。扯着不咸不淡的问候,驾车到了镇里唯一一家大客店前。

  “大小姐,客栈到了。”老元下了马,走到车边放下架子招呼菲卿下车。

  正是午饭时间,客栈的大堂坐着不少往来客人。人的好奇心无穷无尽,魔族也是如此。两辆奢侈到用百里挑一的延北骏马拉套的豪华马车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见老元放下车架,一个个都睁大眼睛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从上面下来。

  车门开处,林乐伸着懒腰跑了下来。没理会那些升长了脖子盯着他看的酒客们,转头打量起这个扼守要道的小镇来。镇子不大,倒也拾掇的干净。马路挺宽,容的下两辆大车并驰,而且都用长满了青苔的大块的青石铺了起来。因为天气冷,青苔有些发硬,踩上去不怎么滑,还留着几个车轱辘印。这客栈显然和炼修可西那些地方的不能比,在本地却也是首屈一指的,单看大堂里酒客的数量就知道了。

  “达修先生,进去吧?”老元见林乐看着周围不说话,上来催道:“小姐他们都进去了。”

  “哦,不好意思。”林乐这才回过神来,跟在老元后面走进酒店。

  “房间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在楼上包了一层,您住东三号。这个钥匙。”

  林乐从老元手中接过钥匙,摸摸肚子道:“饭呢?我有点饿了。”

  “达修,过来这边。”菲卿在角落那里站起来叫道。

  “哎。”三桌人都坐在那里了,菲卿也很合群的陪大家一起坐着。只是面前放上了从家里带出来的专用餐具,吃的也单独装了盘——千金小姐当然不能和下人们吃同一个盘子里的菜。林乐心头一阵不舒服,原先对菲卿不错的印象也大打折扣。同是米亚达家小姐,兰芝就没有这种居高临下的破规矩。

  想归想,可林乐向来不是那种会奋力抗争的人——何况对方是还是老板的女儿,乖乖的到兰芝旁边坐了下来。想不到就在外面小小的看了一会,一桌子菜已经准备好了。林乐夹了筷蔬菜放进口中:“怎么弄桌菜这么快?”

  陈陈是这次出行护卫的头,赶路时一直和众护卫十几个人挤在一辆车里面。这会好不容易出来,正揉着发酸的腿脚哀声叹气,闻言笑道:“他们的菜都是做完了装盘的,来客了就在蒸笼上煨一下端出来。你别看这么多菜,没一盘是现炒的。”

  果然,堆满了一桌子的菜大都是蒸和著的,虽然冒着热气但明显不是刚做出来的东西。林乐奇道:“你这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以前跑这条路很多次的,这店也住过不下三十次,当然熟悉了。”象是为了证明他的话,端了菜上来的小二亲热的向着他道:“陈大哥怎么来了,好久没见你了。”

  陈陈嘿嘿一笑,接过他手中的蒸鱼道:“这阵子事挺多的,前几天那什么牢什子乔奇还——”

  “陈陈!”菲卿听他越说越乱,黑着脸喝止了陈陈的胡言乱语:“别多话!”

  陈陈一缩脖子,不好意思的吐下舌头坐回了原处。

  菲卿毕竟在众人心中毕竟有威信,她一发火原来说说笑笑的众人都沉默下来,顾自己低着头吃饭。

  气氛有点尴尬,小二轻手轻脚的退了回去。这时,旁边桌上突然传来一声冷哼:“装腔作势,不知所谓!”

  “你说谁?”两张桌子的人霍的一声同时站了起来,向着那边怒目而视。

  这一群大汉站起来,整个酒馆顿时静了下来。众酒客们吓的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底眉顺眼的吃着东西。只听的见牙齿碰到杯壁碗边的“得得”声。

  说话那人推开凳子站起来:“我说的,怎么样?你咬我啊?”

  这人很高,比林乐他们中最高的还要高上一头,肌肉发达的似乎要从衣服里透出来,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精力。“荷,还是个高手?”陈陈语调中充满了嘲讽的味道:“是不是想找我们练练手啊?”

  这大汉看也不看陈陈,吐出一个字:“狗!”又盯着菲卿,眼中发出凌厉的光芒:“你是谁!!!”

  菲卿被他看的心中发毛,不由自主的避开他的眼神。

  这时,原本安坐在一边的无形突然身子一晃,出现在两人之间挡住了那人的视线:“阁下贵姓?”

  大汉眼神一亮,紧紧盯住无形。突然发出一阵大笑,震的整个酒馆墙上的灰噗噗的往下掉:“好,隐族高手居然会在这种地方出现,我果然没来错!在下鹰飞扬。”

  “武痴?”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惊呼,陈陈也倒抽了一口冷气,脸色开始白了起来。

  “他是谁?”见陈陈这种表情,林乐不由奇怪的问身边一个护卫:“很有名吗?”

  “鹰飞扬,十年前以三十岁的底龄破天荒的成为三届魔武大赛冠军得主。之后嫌比赛无趣,四处找人挑战。八天王被他挑掉了三个,但当人们把他归入八天王之中时却放出风声拒绝。这十年里风头更健,接连打败了好几位各族宿老。自称为‘武痴’”

  鹰飞扬目光扫了过来,被扫到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噤。林乐倒没觉的不妥,只是奇怪这人的眼神怎么能干这么多事。和兰芝母亲那种充满邪气的阴冷眼神不同,这鹰飞扬的眼睛里充溢的是一种清朗的正气。林乐大生好感,正想打个圆场把这事揭过去。鹰飞扬却又把目光对准了自己:“这位小兄弟可是秀族?”

  “呃?”要不是他说起,林乐差点把自己这个身份忘了,想了想才答道:“是啊,怎么?”

  鹰飞扬没有回答,却突然一抬手,一个圆形光华对着林乐疾射过去。林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举手一挡。谁知这道气劲象是有灵性一样,还没到面前就突然消散在空气中。

  居然可以象玩魔法一样控制内劲,这算是什么招术?

  “反应速度不错,动作也蛮标准的”鹰飞扬越说越惊讶:“你这个秀族是怎么练出来的?”

  想了一会不得要领,林乐也礼尚往来的对着鹰飞扬发过去一个能量球。鹰飞扬没什么,围在旁边的几个护卫倒是吓的脸色大变,齐齐跳开一步。如临大敌的盯着这个光球。

  光球很奇怪的在空中停留了一下,摇摇晃晃的对着鹰飞扬射去。见光球决定了目标,边上的护卫们才明显的松出一口气——这招“摆风光球”是林乐的得意之作,脱胎于白牙所授的摆风劲。只是摆的实在太厉害,光球一出手就无法确定攻击对象。试招时对手没怎么碰到过,赶来围观的护卫却吃过它不少苦头。

  见光球射准目标,林乐也暗舒一口气,偷偷的叫了声侥幸。现在就看这嚣张的不可一世的鹰飞扬到底有没有传说中那种出神入化的本事了。

  “咦?”武痴露出奇怪的神色看那光球顺着不规则的轨道滑向自己,却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这种运劲方式是——”

  射到胸口下腹处的光球打断了鹰飞扬欲发的议论,他象是早就知道攻击方向一样的抬起左手挡下了这一记“摆风光球”。

  居然这么轻松?包括林乐在内的米亚达府中人都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吃过苦头的人都很清楚这光球行动飘忽到连施放者也无法预测的地步,这鹰飞扬居然随随便便的抬抬手就挡了下来,“武痴”的名头果然不是盖的。

  “恩,力量也可以。”因为力道没运足,鹰飞扬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小兄弟功夫真的挺不错啊。”

  可以?林乐自己知道刚才为了挣点面子那一下能量球看似发的轻松,实则聚集了自己全身功力的八成。就这样还只能当个“可以”的评价,“武痴”的功夫究竟会有多高啊?

  “我见过的年轻人人里面你是最好的,比之我当年也是不遑多让啊!”

  林乐一听到这话不由谨慎的摆开了架势——名战天不约而战留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了。陈陈站在旁边,低声道:“放心,这武痴和名战天不一样,最讲究公平决斗了 。”

  “名战天?”鹰飞扬略一思索,记起了前几日听到的一个传闻,脱口道:“你们是米亚达府的人?”

  菲卿从无形背后走出来,微一施礼:“米亚达·菲卿向前辈问好。”武痴名头毕竟惊人,强如米亚达府也不愿平白无故的惹上这个强敌——菲卿这声问候不啻于当众向他道歉。

  武痴摆摆手,没有理菲卿。还是盯着林乐道:“你就是那个打败名战天的达修·罗德?”

  这回整个酒馆里的人都惊呼起来:“圣武者!!!!”

  酒客们纷纷放下手中的杯子望着林乐交头接耳,气氛又热闹起来。

  “这就是圣武者吗?好年轻啊!!!”

  “传说中皇家的秀族呢,能看到真是太幸运拉!!!”

  我什么时候这么有名了?林乐被众人热情的反应吓了一大跳,定了定神,问身边的陈陈道:“他们全都在说我?”

  “呵呵,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已经一战成名。是现在整是大陆上风头最健的年青人了吗?”鹰飞扬扫视了众人一眼,诡异的对着无形笑了一下,突然一个闪身出现在林乐面前,一指点在他脖子上。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鹰飞扬夹起被点昏了的林乐抽身飞退,跑出了客栈大堂:“这人我借用几天。告诉格兰特,半个月就还给你们。”

  菲卿大惊,飞快的赶出客栈想要追上去。谁知就这么点点功夫,鹰飞扬居然已经跑到里许外,只看的到一个黑点越来越远,逐渐消失在地平线附近。

  “追不上的。”无形走到菲卿身后,声音苦涩的很:“鹰扬千里,先发一步就永远没有可能追的上。”以他之能居然让人在眼皮底下把人掳走,就算对方是名震天下的武痴,也不啻于被当众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如此巨大的羞辱让这位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隐族高手也变了脸色,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鹰飞扬,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陈陈他们也跑了出来,看着鹰飞扬消失的方向发愣。好半晌才有人问道:“现在怎么办?”

  菲卿叹了口气:“只能希望这武痴说话算话吧。杨天——”她转向一个护卫:“你回府去报告我爸,让他想办法救人。我们继续去达西的领地,也许达西公爵会有办法也说不定。”

  也只能这样了,杨天不敢停留,拿着菲卿给的钱租了辆车就往回赶路。剩下的众人失魂落魄的回到客栈里,也没心思吃饭。各自进了房间。准备睡一会就继续赶路。

  “无先生,”菲卿叫住了正往楼上走的无形,犹豫着问:“达修他会有危险吗?”

  “……我不知道。”无形愣了一会才答道,又望望菲卿:“大小姐,你还是先休息吧。”

  菲卿目送着无形上楼,叹口气道:“我怎么睡的着?唉,二妹,姐姐对不起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