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微星纪元 西来 8862 2005.01.10 15:14

    

  被寒顶天突如其来的全力一击打入森林的格威果然并未受到多大伤害,只是再次被打回了原型。变成鼻涕虫般的一滩烂肉,东一堆西一堆得乱挂在枝桠上。自进入了魔物森林,这个情况变的益发严重起来,再维持身体的形状几乎要花上比以前多数倍的力量。格威身体的各部分软软得发出一些古怪的嘟哝声,努力从不同地方向中央移动,耗费很久才聚集到一起。又努力向内收缩着,重新结合为一团。

  “唔,真是该死……”无论需要多少内息,格威还是愿意维持一个人类的样子。变成一堆烂肉,便是自己也觉得恶心之极。

  被击中的部位肯定受伤了,但刚刚分解重组一次,却再也找不到创口——自己,早已只是个披着人类外型的怪物了。格威叹口起,感觉内劲有些不畅。便盘腿下来调息一番,倒不怕有什么内伤。反正这身体早已无内外之别,里里外外只是一堆烂肉而已。魔界的药物,还真古怪啊!

  心中发出这样的感叹,新任的王者终于闭上双眼开始运气。而森林另一面,寒顶天正如轻风一般从密集的树木间飘过,高大的身躯从再小的缝隙中也能转折如意,几乎很快的落到到近前。

  “阁下何人,为何随意伤人……或者,”寒顶天落于地上,等格威睁眼才开口道:“你也是个魔族?”

  “刚刚就是你发招打伤了我?”格威眼中是浓浓的敌意,但当寒顶天撕开衣襟露出健壮的胸膛与隐在上面的魔核时,敌意立刻转成了敬佩。只有纯正的魔族身上才会有这样一个东西。上一次道修罗大人带队来的那群高手,每人身上都有这么一个突起。据说是提供能源之用。格威不敢怠慢,立刻站起身先一个深深的鞠躬:“小人是新进魔族,向前辈问好。”

  寒顶天愣了愣,没弄明白这个所谓的“新进”是什么意思。但他此刻心不在此,急着又问:“刚才有没有看到我女儿,有没有伤害她?”

  “小人不敢。”格威仍维持着鞠躬的姿势,进言道:“不知令爱是什么样子,我或许可以帮前辈找找。”

  “这就不必了……”格威摆摆手,宽下心。对格威的兴趣又提了起来:“你究竟是谁,为何会在人界出现?为什么又叫‘新进魔族’?”

  格威已站起来,正式看清了寒顶天的面目,顿时一愣。实在未料到这个魔族竟是自己恨入骨髓的寒阀阀主,至今仍不归中央统帅的头号对手寒顶天。可惜格威此刻没恢复原貌,只随便塑了个人类形体,否则以寒顶天的眼力也必能认出他来。

  “在下是乔奇大王安插人人界的代理人,本是一人类。大王赐予神药才成为尊贵魔族的。”格威说话有点保留,但基本属实。毕竟这个家伙曾与自己敌对,若知道真实身份也不知会有何反映。

  “三哥的代理人?”寒顶天沉吟一阵,转口道:“我是乔奇大王的结拜兄弟,也一直在人间隐居。我那位三哥他究竟交给你什么任务?神药……又是什么东西?”

  “大王命令在下潜伏在此,伺机待命。刚才正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有人阻拦才攻击的,也不知……”

  “没你的事。”寒顶天摆摆手,心思急转,已隐约料到一些真相:张化所说的迁徙,焚杀计划自然是乔奇所命。而真实目的为何晾这家伙也无权得知,至于那药,寒顶天已记起一些梗概:很久之前,魔界大法师就曾利用奇药“紫花香煞”独特的腐蚀与续命功能研制出一种丸药,据说能让普通人类拥有象魔族一样的战斗力与生命力。只是时效很短,使用者会在一年内化成一滩拥有自我意识的恶心肉团。再以那样的形态存活上数年,化成血水,殒命死去。当年实验时寒顶天也曾在场,对那些作为实验品的魔兽惨状记忆犹新。

  “这可怜的家伙……”寒顶天看了他一眼,未揭穿真相。眼神里却未有多少怜悯——乔奇的为人他很清楚,若要诱惑人总逃不开金钱权利,长生不老那一套。这家伙自愿中招,日后痛苦也怨不得别人。

  “前辈,还请指点迷津。”格威再一鞠躬,已准备出林继续乔奇之命,这一问也仅是出于礼貌而已。

  “若你要杀人焚林,就先过我这一关吧。”寒顶天挡在他面前,近百年来第一次将体内奔腾的内息全数喷发出来。位于他周围的十余棵巨木竟然被激得连根掀起,向四周弹开。原本林木密集之地,居然就被寒顶天这一激之力生生的震成一块空地,原本匍匐在那里的几只魔狼与石人也被殃及池鱼,哀叫动作跌了出去。魔物森林与人间已有不同,元素密度远远强过几百米之外的人界。是以寒顶天全力之威只能至此,若是在人间,这一次爆发几乎可以毁灭一个小型城镇了。

  对方气势袭来,格威只感觉有点呼吸不畅。但见寒顶天威势仅止于此,不禁露出讥讽的笑容:“大王之命不敢违抗,既然如此,得罪了!前辈,就让在下来教你怎么战斗吧!”

  功力运足,格威的身体又立刻呈现出那种黝黑的软质状,同时他的周围也被内劲逼出了一大块空地。威势虽比寒顶天略高,但也绝非如他自己所想般惊天动地。劲力过去,巨木摧折,沙土飞扬。只是这种情况到了数十米外就销声匿迹,再无任何反应。

  而此时,格威才注意到魔物森林中的不同之处。只觉得浑身力量似乎被什么东西粘住一般,任何一次爆发都受到比在林外大过千百倍的阻碍。而散布在空气中的那些阻碍者们,蕴涵的力量绝不会比自己小上多少。

  “该死的,这些究竟是什么!”格威暗自咒骂一声,已明白眼前这纯种魔族与自己的差距未象方才所料的那样大。但话已说满,只得硬着头皮上前一步道:“前辈,请出招吧!”

  寒顶天不再多言,平平浮起约三尺高,双掌交叉前递,平平往格威攻去。掌未近身,一股柱状的青色气流已急速攻至。格威不敢怠慢,微一侧身,躯体竟如流水般弯成个怪异的弧型。让过那道清色气柱,直接朝寒顶天双掌迎去。

  两人掌劲未接,已感到中央气压大的可怕。凭空而起的电流在两人手掌之间流窜舞动,而双掌靠近至快一米时,两人竟是再难前进一步。只觉得掌间的气流比任何一个高手内劲都要来的可怕,任自己拼尽全身之力也难撼其分毫。激烈的对抗中,战斗竟变成了三方之间的角力,而再非寒顶天与格威的单纯战斗。而这作为第三方的空气,力量比双方相加来的更为强大。竟渐渐的将两人推了开去,压力却是丝毫不减。

  寒顶天与格威交换了下眼神,点点头,突然双双侧身后翻,将蕴在掌上的功力往地下印去。

  随着两人撤招,那股神秘的力量也随之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而两人掌中之力,则分别在地面上开出两个深深的大坑。寒顶天之力刚猛强劲,威力十足。击出的大坑虽不深却口径极大,范围之广远非普通人力所能及。而格威掌劲阴柔,蓄而不发,洞口极小深度却比寒顶天高出不少——可谓是各有千秋。

  这情形均出乎双方的意料,一时间两人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一面警惕着对方乘隙袭击,一面也对刚才那股强大的气劲满腹疑窦。

  沉默一阵,格威只觉得胸中战意越来越盛。浑身的力量仿佛被这森林召唤着一样就要燃烧起来,终于率先打破僵局,怪吼一声以指力攻上。而寒顶天自不畏惧,魅影身法运起,如影子一般出现在对手身侧,一掌切下。

  格威反应极快,立刻倒地躲过这掌,反用双脚蓄力迎上。寒顶天力已运足,便不闪不避的与他硬拼一记。

  掌腿相接,未闻其声先见其状。两人双双反向弹开,而劲力透体散逸,华光流彩,在虚空中型成了个标准的圆形,再慢慢消逝。而此时交击的那一声巨响才传了出来,震的魔物森林内所有的魔兽都下了一跳,乱飞乱窜半天才安静下来。

  林中另一面,铃铛正与一个高大的黑衣老者站在一处。前者泪眼婆娑,不住的揉着衣角满是担心神色。后者却是个纯正的魔族,看文饰该是虎族。此刻成闭着眼,似乎在感应什么。当巨响传来,一老一小同时停下动作。对望一眼,老者便伸手提起铃铛,急急朝发声处掠去。

  ※ ※ ※

  林乐害羞的笑着,完全无视白牙的怒火。继续追问道:“什么魔兽之门,和异世界有关系吗?不会又是一道打开异空间的门吧?”

  “这样的说法也没错,不过具体情况还略有不同。”白牙正斟酌着词句,忽然听到上头峰顶出喧闹起来。抬头往去,只见上面彩光四溢,似乎是有高手在过招。不由回头看了林乐一眼,却发现后者闭上了眼睛,头顶微微现出圆芒,神情专注的很。只得闭上嘴,试着感应上方变化。

  “好消息!”林乐突然睁开眼,唤起白牙:“天池里又出现那种怪物了——普罗吉期。”后者也眼神也随之亮起来,两人互使个眼色,齐齐朝上掠去。很快的,就只能看到两道光影在无路可循的山崖上飞速前进了。

  越往上赶,林乐的感觉愈是强烈。到半山腰时几乎可以确定这次出现的“普罗吉期”之强远非方才那头可比——纯已气息而言,林乐甚至觉得这怪物可以与自己一较量长短。如果说刚刚那只是同类中的巨擎,那这头可算做巨擎中的王者了。

  很快,林乐与白牙一前一后登上崖顶。正看到池心那个巨大的带足黑洞,果然比方才那只大了不止一倍,触须也更多更长。插入池中,正不住的吞噬湖水,身躯还是持续膨胀中。而灭天绝地与无形等人正站在岸边,奋力向那湖中怪物攻击,林乐白牙所见的光彩正由此来。

  “别打!”林乐三两步就跃过那普罗吉期,落到众人身前。抬手挡住岸边三人这一轮的气劲,轻轻捏碎。三个客卿高手全身之力,在他接来简直轻松之极。无形还没什么,霸天绝地却是齐齐脸色一变。又是一招击出,仍被林乐随手破去。林乐看了两人一眼,才转头向指挥着众人攻击的菲卿道:“大小姐,先叫大伙停下来吧。”

  “阿乐?”菲卿原是满脸忧色,见林乐前来不由大喜。急道:“快阻止这家伙,它要把半月天池毁掉了!”

  “先让大家住手吧……”林乐回身望望那几乎要把池水吸干的黑洞,也打不定主意究竟该怎么办——至少不能让异变者如意吧。说话的时间,白牙也从池上掠过。落到众人身前,却是人未至声先到:“侄女,还认得我这叔叔吗?”

  菲卿等人抬头,见白牙虚空掠步,白衣胜雪。再加上那招牌式的声音,立刻想起脑中那个传奇人物来,不由同时惊呼出声。“王”,“白牙叔叔”,“第一高手”等称呼从不同人口中脱出,配合白牙的神采,真正犹如神仙中人。这种夺目风姿,也才是魔界王者该有的气度。

  “诸位,许久不见!”白牙对着众人一一点头,亲切而不热情,专注的情状,仿佛完全无视背后那巨大的威胁。

  惊喜的寒暄过后,现场诸人很自然的形成了唯白牙马首是瞻的局面。菲卿自小于这显赫的叔叔混熟,不怎么拘束。另几个客卿与随行警卫们倒都有点拘谨模样,毕竟“天下第一人”的名头摆在那里,任谁也会生出矮人一头的感觉。

  “白牙叔叔,你怎么会出来的?”菲卿亲热的攀着他肩膀,又转头向林乐指道:“你们早就认识吗?阿乐为什么没对我说起过。”

  “是我叫他不得泄露的。至于为什么……以乖侄女这么聪明的脑子,也不用我多解释了吧?”白牙捏捏菲卿的鼻子,笑道:“怎么,见到这怪物害怕了?”普罗吉期仍立在池中,乘众人不注意的这一阵工夫已经把池水吸的七七八八,整个身体转成了一中液态的暗色。仿佛一捏就能散成水沫的样子,却摇摇晃晃的硬是不倒。它几乎有半个天池那么大,分不清哪个头哪是尾,只看的出那几只触手深深的抓在土里。也不知究竟有多长。

  这怪物带给米亚达家众人的震撼显然不小,不止普通警卫随从,便是素来喜怒不形与色的无形也微微有些害怕的表情。手上青筋暴起,胸口魔核也一起一伏的,正是隐族变身的前兆。

  “别担心,据我所知这怪物是不具攻击性的——前提是你不去攻击它。”白牙沉吟了一下,道:“你先带队下去吧,我和阿乐来解决。”

  菲卿回头看看林乐,见后者也点头表示同意,只好万分不情愿的领众人下去。很快,崖上便只剩白牙与林乐,而担心也才从此时开始。

  “……该怎么办?”打不能打,又无法沟通,林乐也不清楚该拿着圆鼓鼓的怪物如何是好,回身朝白牙道:“当初异变者们留给你的指示里有没有特别说到不能做的事?”

  白牙摇头,续而又想到什么。吞吞吐吐的道:“有是有……不过我也觉得不该那样做。天,如果照做就太骇人了……”

  “究竟是什么?只要反其道而行之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就是象刚刚那样,让它把我们包起来,不出去。”白牙摆着手道:“那样可太恶心了,被很多密密麻麻的人脸围起来……啧,我可不想试那种感觉。”

  林乐回忆起最初时周围黑壁冒出无数人脸的情形,不禁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些后怕的道:“我也不想,可是……没别的办法了吧?”

  普罗吉期吸干了池中之水,已在原是半月天池的深坑中站了半晌,一直没什么动静。两人望了它一眼,见这家伙鼓着个肚子,中间那个小小黑洞倒没大出多少。只够十数个人同时进出的。

  白牙闭闭眼,咬牙道:“干脆点,就进去一次吧。有你在,相信也不会出什么危险。”

  两人见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这样站下去也无济于事。便终于下了决心,要“内探普罗吉期”。稍准备了一下,运功在体表造出个纯能量防护罩,才从岸边向怪物肚口那黑洞飞去。而这次,林乐也不敢卤莽的擅自行动。乖觉得与白牙保持同一速度,基本一前一后的进入了这不见一丝光线的黑洞中。

  “好黑……阿乐你看的见吗?”白牙自进洞后就失去了目视能力,只能凭着对内息的敏锐感觉尾随林乐。后者则一直向前飞着,也不只为何还碰不到边——奇怪的是,不只林乐,进了黑洞后白牙突然发现自己有了飞行的能力,否则也无可能追的上林乐那如飞的速度。

  “看不清楚……”林乐声音有点犹豫,顿了顿才道:“也不是看不见,只是这里面似乎就只有黑暗……或者说没有任何光线的存在。连边也摸不着在哪,只是一大块的虚无。”心眼之术虽然神奇,却仍需借助一点光线才能视物。即便是再微弱的光线,才千百倍的扩大后也能帮助林乐看清一切。而奇怪的是,这普罗吉期的体内仿佛从来没有任何“光”的存在。

  “那该怎么办?进是进来了,可这家伙好象没什么反应……”虚空中声音的传递也受到影响,白牙的话有点模糊不清,也只林乐如此敏锐的感官才能听的清楚:“哈,小白你不要忘了……我们,是可以发光的!”下一秒,一颗小小的青色光球已出现在林乐掌心。清蒙蒙的微光在这空间内被放到了无限在,几乎目力能见之处都充满了这种柔和的光线。林乐得意的笑着,道:“如何?现在可以一探究竟了吧。”

  未等白牙发话,空间内巨变已生!无数清澈的水突然间从四面八方涌现出来,瞬间充满了两人所处的整个空间。水中所带的压力也是前所未见之强,几乎逼的两人透不过气来。只得运足防护罩,把它们挤在体表之外。林乐功力深厚,体内气机自动流转循环不息,已无窒息之虞。而白牙离这境界仍有一段距离,短时间撑着无所谓。但这样一面运力抗拒一面运转内息,坚持的时间绝对无法超过一刻钟。

  “怎么办,出去吗?”林乐担心白牙,主动朝他问道:“它似乎有反映了,去外面察探也没什么差别吧。”

  白牙摇摇头再无余力发出声音,值得连比带划的表示没问题。而这情况也比较难得,还是再呆一会看个究竟比较好。

  果然变化不只出水这么简单,整个空间注满吸来的池水后,两人已能看的到这怪物的边壁。黑黑的围在四周,约有十余个足球场那么大。而两人所害怕的情况也终于在此时出现——

  先是令人做呕的嘶叫声,断断续续的哭泣,惊恐的呼喊,各种声音从边壁上透过水传到两人耳中。其扭曲古怪,影响人心的程度,令白牙与林乐脸色一变再变。情绪也被这种声音所包含的绝望无助感染着,几乎想立刻放弃防护,与他们死在一起。

  所幸两人都是心志坚定之辈,林乐首先醒来。又一指点在白牙身上,将他也弄醒:“小白,这怪物似乎擅长心灵方面的攻击……小心点。”

  白牙点点头,回忆起百多年前自己经历过的类似攻击。与现在的情况极为类似,便有了对策。干脆的伸指入自己耳中,又运力一搅将整个耳廓弄烂。笑道:“这样就听不见了!”见林乐看着泛出的鲜血发呆,又解释道:“魔族的恢复力你该知道的,几个小时后就好了。别说话,我听不见。做手势就好……”

  林乐也无话可说,只得朝他比了比大拇指表示敬佩。

  随后的发展如二人所料,怪物的边壁收缩起来,硬生生将体内的水挤压成更浓缩的状态。而附加在两人身上的压力也随之无限的增加,林乐怒极,全力张开能量罩,也将积水逼在体外。却未对普罗吉期产生任何影响,当然,白牙已抵受不住巨力躲进了林乐的力量范围。而黑色边壁上凹凸的人脸也终于出现,两人不管朝哪个方向看都能望见一大堆凄惨无比的大小人脸。仔细分辨,有很大部分甚至不是人类或者魔族。怪型怪状,几乎可以肯定是来自异空间的生物,只是不知是否与异变者他们有关。

  白牙比了个手势,林乐会意,催动身体从原地向最近的一个边壁划过去。

  越是靠近,那声音的影响力越大。林乐只觉得头昏脑涨,几乎想学白牙那样自毁双耳。却没那样的决断力,也怕自己恢复程度不象纯种魔族那般强大。弄成残疾就好笑了……

  声音清晰起来,白牙听不清楚,林乐却几乎把所有讯息都接受到了脑部。开始还不甚注意,一心宁神自守的排斥一切。但其中一个尤其尖锐的终于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前面那小子,快来救救你爷爷我!”

  古汉语?

  这最容易分辨的语系是八人留给他意识中印记最声的一种,虽没什么场合使用,但其精妙奇巧仍一直令林乐折服着。无怪乎弥衡等会把它另做为一门重要信息分列。而此刻从普罗吉期壁上那无数人脸之一口中听到,怎能不教他惊诧莫名——尤其当其他的声音都仅仅是单纯的呻吟哭泣之时。

  那声音持续的呼喊着,越来越怒。林乐却仅仅能听出个大概,找不到究竟是从面前哪张脸中发出——两人均在林乐的防护罩内,已靠的怪物那边壁极近。所有人脸上的表情一清二楚的罗列变化着,比声音更能影响人心。白牙这次倒再未自毁双目,睁着大眼四处张望着。他听不到那操着古汉语的声音,仅是试图从中看出点不同来。

  “老爸,交给灵儿吧!”一点微光从林乐指尖逸出,越变越大,小光人灵儿已立在林乐掌心:“总算有用到人家的地方了吧。”

  林乐大喜,心知这小家伙与自急意识互通,也不多说。便放开手掌任她飘出去,稍有点不放心的叮嘱一句:“小心点,压力很大。”但很快又闭上了嘴:身为纯能量体的灵儿哪会在乎这一点点压力,极轻松的脱出林乐防护罩,朝黑色边壁游去。口中的话直接传到林乐耳中:“包在人家身上,担什么心啦!”

  在白牙惊讶的目光中,灵儿已贴到了壁上,伸出一对小手扶住其中一张脸的额头。淡淡的光辉从触点散发开去,一寸寸蚕食覆盖着普罗吉期的身体。被金光覆盖之处先的不安的蠕动一下,随即没了声息。那些脸上的表情也平静下来,不再发出声音。

  “好!”林乐料不到灵儿对付这些令人恶心的怪东西居然那么有效,不禁又惊又喜,追着道:“记得把那个说中国话的找出来!”

  灵儿头也不回的竖起大拇指,继续一点点的让金光蔓延在边壁上。林乐见她身体随金光的扩大相应缩小着,猜到这小家伙是将身体作为媒介与那些异空间的意识们建立了联系,略有些担心。但看她样子不似有什么危险,便也任由这小家伙发挥了。

  “小伙子,快救我快救我!”操着古汉语的声音仍不停在林乐耳边响起,看来还未被灵儿的意识覆盖到。又过了一阵,当灵儿身体缩到只有平时一半小的时候,这喋喋不休的声音终于嘎然而止。林乐大喜,叫到:“在里面了,快把他找出来!”

  灵儿得令,先稳下身躯,才开始细细从体内那纷繁芜杂的呼喊中分辨林乐需要的那一个。纯意识体干这种工作自然方便的多,片刻后,灵儿已睁开眼。倏的游回林乐身边,躯体上多了一层灰蒙蒙的东西:“找到了,就是这个!”

  这层东西看来毫无光泽,脏兮兮黏糊糊得让人恶心。附着在灵儿这样一个美人身上,真可谓是白璧微瑕,宝剑蒙尘。到了这时,那呼喊声终于转为了正常。已开始和林乐打起招呼:“喂,你小子叫什么来着?挺聪明的嘛,居然有办法他们那群该死的家伙停下来!”

  周围声音仍在,吵的林乐头脑发昏,也不知该如何与这声音交流。想了想,朝白牙比比手势:“已经有收获了,出去吧!”

  白牙自无不从,见林乐放出个小人又弄脏了招回来,心中已憋了一肚子问题。苦于听不见声音,就急急比划着催他动身。林乐笑笑,抬头目测了一下距离。见自己这边离进来那洞口已是极远,怕普罗吉期知道他们要离开时会和前一只那样,把自己全都封闭起来。那就不得不杀掉它了——这当然非他们的本意。

  “唔……灵儿你先进来!”林乐把灵儿收回体内,却发现那层东西不能随着进去,被留了在自己指甲上。粘粘的一团,甩也甩不掉。只得拉过白牙,让他拉住自己的肩膀。再提足气,猛的一纵!

  重叠的两人如鱼雷一般,以不逊于陆地飞行的速度从水中朝那洞口窜去。而普罗吉期立刻有了反映,一阵蠕动后渐渐把那洞口封闭起来!

  “哗!”最后时刻,林乐终于背着白牙从普罗吉期体内冲出,带起一大蓬水珠落到了空空如也的池内。而普罗吉期似乎大怒,扬起触角向两人卷来。林乐经方才那一阵疾冲,已无力再躲。好在还有个白牙,一面抬手切在那触角顶端,一面抱着林乐三纵两纵跳出了半月天池的范围。普罗吉期追了一半,在两人上岸后却突然停下。把触足缩了回去,依旧深深的插入地下。

  这家伙的活动范围好象很小……白牙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好家伙,被你那么一带我差点断了气。简直太快了……这回我相信魔界没人比得上你速度了。”林乐笑笑,依旧有些无力。但已能感到能量正在快速的恢复中。而从他的角度,也正看到白牙耳上的创口自离开水后就开始飞快的愈合着,已快要恢复原貌了。

  “现在,能听见了吗?”林乐指指耳朵,继续对白牙做着手势。心中略有些嫉妒——这些魔族的恢复能力,还真是好用啊。

  最后一道创口收拢愈合,白牙耳部已无任何痕迹。站起来摸摸双耳,满意道:“恢复的不错……好,告诉我刚刚在水下发生了什么事吧。”

  林乐将过程略述一遍,连带灵儿的来历也毫不隐瞒。这是近日来第二次在旁人面前吐露一切,所不同的是一个是濒死老者,这个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当然,感觉都是一样的轻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