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夜探半月

微星纪元 西来 9590 2005.01.10 15:12

    

  都城之行终于没闹出什么结果来。格兰特濒死的真相林乐至今未敢转于大小姐听,却带回了他任命菲卿为米亚达家临时首领的决定。而这姗姗来迟的正式名分并未给可西带来多大变化。上层阶级们早预料到此也习惯了接受这咄咄逼人的大小姐指挥,普通平民则更无意见,只被一些下级官吏逼着喊了几声祝贺就任的口号便各自回家操持生计。而对这个消息唯一不满的,只有那三名被菲卿遗忘在四明山峰顶,伫立于山峰暴雨中看守天池的警卫了。

  “言老大,”一个浑身裹着脏兮兮的棉衣的警卫挪到立在池口边上那人身后,无精打采的道:“交班了,你去睡吧。”这本该是轮哨者的天籁之音,但这一次被拍到的言姓警卫却没有动,仍背对着来者。声音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小……小易,你看那里是什么?”他指向池中央,干枯的手臂因恐惧而剧烈颤抖着。

  天池的中央,原本该烟波浩淼之处。此刻居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正将下方池水源源不断的吸入洞中。而更为可怕的是,黑洞并非凭空悬在水上。圆形的洞口周围竟长满了枝蔓也似的触手,黝黑柔软,灵活的舞动着。其中两条特别粗的与水面接触,象是把黑洞托了起来一样。

  两人呆呆的看着这黑洞……不,该称它是“黑洞型生物”片刻间就将天池水面吸的降低了两寸多,只觉得头皮发麻喉咙干涩。一时竟不知该呼救还是该先逃离。言老大的喉咙口发出“咕,咕”的声音,牙关打架面色如纸,显然是被这情景吓坏了。小易则粗线条一点,加之近视眼又比较严重,不象言老大直击的那么厉害。而那“黑洞形生物”似乎也仅是长了生物的外型而已,至少此刻并未对这两个傻站在池边看着自己的魔族作出什么反应。所以在小易终于回过神来之后甚至还有余暇去叫出另一个警卫傻胖:“傻胖,出来看怪物啦!”

  不远出的巨石后面伸出一个毛茸茸的大头,乱草似的头发下是张胖到两腮比竖着要长的脸。这家伙睁开额上那两只无神的大眼朝两人看了看,又随意飘了眼怪物,极快的缩了回去:“不是我值班……别吵我睡觉。”

  这家伙……小易无力的回转身,见言老大仍在发抖中。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解开棉衣从裤腰带里拽出一根火线,点燃,再往空中一抛:“报警吧,这不算异象什么才算!”

  米亚达家报信专用的火线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圆弧,又瞬间爆炸,将那团火光炸往更高的空中。随后火光又再次爆炸,化作八道色彩绚丽的光华在空中久久驻留。可西的夜空,被这根小小的火线映的亮极。唯一可惜的是,这时候已是深夜,正常魔族们早已入睡。并无几人看到这代表的危险降临的警告讯号。当然,作为一个非正常魔族。林乐此刻正傻傻的坐在室外想着心事,也恰好看到了这一幕。虽然不明白这东西代表的意义,但光凭感应林乐也知道这是从半月天池上发出的。等将感应力移到那边去时,林乐突然脸色一变,自语道:“不好,是空间异变的波动!”随即不再多想,立刻化做一道轻烟消失在原地,如风般朝四明山方向掠去。

  可西的另一个方位,从南部连夜赶回来的白牙也是恰好看到这警报。同样着急的奔向天池处——身为原魔界之主,白牙对这地方的了解远胜他人。至少仅供皇族参阅的一些书目里对它有过极详尽的描述,也包括历史上发生过的种种情况。半月天池,绝不止宣告凶吉那么简单!

  山道上,两道修长人影从不同的方向朝顶飞掠着。速度之快,连空中飞鸟也不得不自叹不如。而其中一道还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亮度之剧甚至将半边山壁映得雪白一片。正是速度全力施展之下的林乐。约两秒钟后,林乐率先登上峰顶,早白牙一步看到了这古怪的黑洞。“我的天……”林乐赶上几步,无意识的越过一块山石与站在池边两人并肩。一面不自觉的发出惊叹声:“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言老大此刻终于魂魄归位,与小易一起朝林乐躬身行礼:“属下参见客卿大人。”又抢在小易之前把刚刚情形讲述了一边,也未忘记提到自己的英勇应对之举。这时候,黑洞已吸去了大约百分之四十的池水,身体却不见涨大。而水位下降后裸露出来的那些池壁上也并非黝黑一片——从三人角度望去,一些星星点点的细小光子正附着在上面,还有不断增多的趋势。

  林乐听这警卫胡言乱语的瞎编着什么“与怪物搏斗”的事迹,不禁眉头一皱。不悦道:“废话少说点,告诉我这事怎么发生的,什么时候发生的就可以。还有,之前还有别人上来过吗?”

  “禀告客卿大人,今天半夜时小的正坚守着岗位。时刻准备想大小姐及您……”言老大见林乐脸色难看,终于知机的回转正题:“那时候,天池中央就开始出现了一些亮光。和上回那次传说的征兆一模一样。小人正想发讯号,池子就突然沸腾起来。很多巨大的水泡从底下泛上来,一个接一个的破掉。每个破掉的水泡里都有一些黑色气体,它们越聚越多,水泡也越来越多。大概持续了快二十分钟,那些黑气已经弥漫了整个天池上方。那时候连池水也看不到了,气体浓的象沼泽一样……”想到那时情景,言老大脸上不禁开始浮现出惊恐的表情,声音也变的梦讫一般:“那些黑气互相纠缠旋转,盖在池子上面,开始还平平整整的。可过不了多久,就变的不一样了。很多张脸从黑气下面往上挤着,此起彼伏。而那黑气则把它们死死的压制着,只能看到无数脸型的轮廓努力从池子里往上突。每张脸上的表情都很逼真,或惊恐或绝望,或愤怒或无助。似乎世界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这里集结了——我甚至能听到它们呼喊求救的声音。凄厉、痛苦,象是手指抓在铁板上那样的挠心。再后来,那些脸不再浮上来了。声音却仍然在继续,而且变的更惨烈更可怖。”

  这情况小易没亲眼看到,但听言老大说来也不禁阵阵发冷。下意识的紧紧棉衣,更靠近了林乐一点。而林乐也似是被这情绪感染到,只觉得心口一阵发麻。想到那无数张脸浮上来的情形,浑身寒毛都竖起来:“好了好了,别说这个。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黑气就往中央靠拢。慢慢的变成了这么个东西。接着就开始吸池里的水——那些触手也是后来长出来的。”言老大总结似的指指池中:就这说话功夫,那巨大的黑洞又把池水吸去了约百分之十。池壁上星星点点的小光子也愈发浓密起来,逐渐将池壁染成了金色。两人一起充满希望的看着林乐,想听听他的意见。

  这究竟算什么呢?林乐遍寻脑中记忆也无所获,想必弥衡等从未注意到这地方吧。只是看着这黑洞把整个天池完全吸干也不是办法,或者灵儿能帮上忙吧?林乐记起在巴底士时的对话,忙心神内守把灵儿召唤出来。让她来看这怪异景象:“宝贝儿,感觉的出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吗?”

  灵儿本在魔核内修炼自身,未察觉外界情况。被叫出来后才看到这古怪物事,不禁生生的吓了一跳。尖叫一声便欲往林乐身体里躲:“好可怕好可怕!灵儿不要看这东西!”

  “等等!”林乐忙一把拽住,把她拉回来:“灵儿乖,别害怕。你先告诉我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灵儿哆哆嗦嗦的躲在林乐掌心里,小心的扒着林乐手指把头探出去。看了一眼又忙不迭的缩回来,抱着他的拇指瑟瑟发抖。好半晌才朝林乐道:“灵儿不知道,灵儿从没见过这东西。”

  从没见过就惊成这样……林乐不禁为之气结:“那你害怕什么?”

  小灵儿有点委屈的躲在林乐手里,苦着脸道:“但是灵儿感觉到那里面充满了可怕的东西……很多死亡的气息,恩……或者该说是与生命相反的味道。还有很多怨恨和痛苦,很多挣扎……”灵儿小小的脸上充满了疑惑,奇怪的望着林乐道:“可是爸爸,那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感情?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极小的生命体啊。”

  极小的生命体?林乐看看那足有四人多高,同样宽度的黑洞,并不是很理解灵儿的意思。但这样站着也不是办法,可能潜下去看看会有所发现。从岸边的感受来看,这东西并不具有真正黑洞那样强大的吸力。以林乐的功力,自然有信心与它对抗。

  正犹豫间,那黑洞突然猛的收缩了下,几乎是飞窜着离开水面。而它下方,一个极高的魔族也如影随形的跟了上去。右手措刀,身型疾转,下一秒已狠狠的击打在那黑洞下部。随着一声狂喝,那人重被震的落入水中。溅起的水花甚至有几点落到岸边三人头上,足见受力之剧。而那黑洞型生物也不好过,被这一击打的飞上空中十米有余。又失去形状,变做一团黑黑的雾状物体掉回池子。池水便在这一瞬间猛涨起来,水位很快便恢复到之前的高度。

  “升龙击?”刚刚那一招,林乐看的真切,很快记起出处,自然也立刻醒悟到那魔族的身份。顿时眼眶一缩,不假思索的跃入池中。留下一句:“继续发信号,通知大小姐上来。”

  林乐落入水中,视力未受任何影响。只稍稍辨认了下方向便看到池中央那里正翻滚不息,把底下沉积数万年的沙土尘埃都搅了起来,弄的池内一片浑浊。换个稍次点的人下来还真不容易辩清方向。林乐身子一纵,如箭一般朝中央射去。快接近时已看清情况:正是刚刚那个魔族与化身成雾状的黑洞搏斗着。

  一股熟悉的气机传来,林乐微微一笑,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再次加速,直到接近那两个家伙时也未超过一秒钟。林乐瞅准一个空隙,狠狠踢在那雾状物体上。只觉得触处软绵绵的,却不象真正的雾气一般无法把握。便直接一道暗劲涌出,强大的力量不仅将它生生踢散。余力还激出一道水柱冲出池面直通天际,更将受力方向的石壁击出一个斗大的石坑。被踢散的那东西似是变成了真正的黑雾,急速的散入池水里,将整个池子变成了墨黑色。岸边两个警卫呆呆看着这一幕,看那黑色池水激烈的滚动,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傻了半天,小易才记起林乐的吩咐,又从裤腰里抽出几支火线。象方才那样点燃抛下空中,不过几秒,空中再度闪起绚丽的光辉。数处光辉在可西的上空交错合纵,光度之强甚至连白天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很快的,米亚达府中警钟大作。原来是值班护卫终于看到紧急信号,便敲响了预备紧急情况的警报。菲卿从噩梦中醒来,只觉得满头大汗,浑身也被惊的湿透。方才梦里,她看到父亲正残忍的将从母亲一掌击杀。正当自己悲痛欲绝,向格兰特扑过去时,格兰特竟化作片片碎块散落在地上。破碎的面部正落在自己脚下,露出慈祥的笑容。

  “天……这是怎么了?”菲卿收敛心神,勉强恢复了镇静。转头便看到空中情形,顿时略略一惊,随即回忆起自己的安排:“半月天池!”

  很快的起床穿衣,几个起落就跃到府中广场。也没等所有人集合,便带领霸天绝地及何经纬两人朝四明山方向奔去。只留下无形与半个自卫小队留守府邸。

  ※ ※ ※

  那魔族从与怪物缠斗中脱身出来,浮在一边双手撑膝垂着头急促喘气。殷红色的粘稠血液从嘴角流出来,在水中扩散成一缕缕的红丝。红色血迹与那些还原更轻更薄的黑雾混在一起,看来凄美之极。

  “白牙?”林乐才试探着叫了一声,那魔族便回过头来,温柔一笑。“兄弟,多谢你了。”随即又浑身一震,吐出口血来:“想不到,这家伙居然强到这种地步……书里可没写到这些,差点就玩完了。”

  “你最近怎么样?”林乐看着白牙亲近的笑容,心中一阵迷惘。正是眼前这个人,处心积虑的伙同寒顶天将自己骗到魔界。又教自己绝世的武学……只是为了对付他的夙敌。可也正是这个人,成为了自己第一个可以互托性命的兄弟。无论目的如何,白牙真的对自己很好。好到让人不得不信任他,感激他……白牙自然不知道林乐的感受,也不知他已经明白一切。只是扶住他的肩踩着水,虚弱而又兴奋的道:“兄弟,咱们终于又见面了。你知道,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找你呢!想不到,你这家伙居然闯出那么大的名头。圣武者,哈!真出乎我的意料!”

  林乐也笑笑,托住他的胳膊就往上浮。心中还是打不定自己的态度,但几日来积累的恨意却已化去不少……也许,自己是真的喜欢那种和他做朋友,购肩搭背做兄弟的感觉。

  水中的黑雾没有消散的痕迹,甚至随着两人上升的趋势慢慢靠拢过来。在他们周围再次聚集成一个圆形物体,竟把两人关在了里面。林乐开始并无所觉,直到体内灵儿示警才发现周围黑雾浓的怪异,忙停下来看个究竟。

  “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林乐一面鼓出全身气劲把那黑雾往外逼去,一面朝白牙道:“你刚刚说到‘书’?以前看过这类的记载吗?”

  “你们人类见识东西太少,象这样的怪物当然无法理解了。”白牙语焉不详的敷衍一句,又忙着道:“别用内劲,它是在挤我们。这种‘普罗吉期’若是承受不住压力就会从内部爆炸。”

  林乐见白牙不想提书的事,也不逼他。心知这家伙有不少事瞒着自己,只是对他又心凉了一层。

  “那该如何?”林乐收回内劲,见黑雾逐渐凝结成实质状,更慢慢向中间逼近过来。而壁上也终于出现了方才那警卫所述的无数“人脸”,突然觉得有点恶心:“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什么叫‘普罗吉期’?”

  “那个等会再说,先把这东西解决掉!”白牙深吸一口气,暂把内伤压了下去:“跟着我的方向一起攻击,别去理人头……不过是些幻象而已。”不等林乐回答,他已措指成刀,双腿一摆便向那黑壁攻去。其身型速度,无一不符合力学原理。似是将最全身所有的力量都注入了这一击之内。

  牙选择的位置恰在两人头顶,圆壁唯一不光华之处。若不仔细看,也无法觉察出这里的光线比起其它要部位稍稍暗上一点。而等黑色雾球被白牙击中时,球壁内的水域顿时发出一阵剧烈震动。他也不恋栈,一击即退。又朝林乐喊道:“这儿,快!”

  被击中部位有一丝光线透出来,林乐不及思索,下意识的冲上去。也是两指措刀,使出招一模一样的“升龙击”。

  “哧!”球壁吃这一击,顿时被林乐撕裂开一个人型口子。只是接触时感觉再不象方才那样软绵绵的不能着力,林乐确确实实的感到这怪物凝结了许多。似乎有了真正的形体……触觉还和魔界的布料极为相似。怪物受这一击,象是极为痛苦。在水中不停的翻滚着,破口中突突的冒出水泡,原先极庞大的形体瞬间变得半个人一般大小。

  白牙跟在林乐身后飞快的离开了正在不断缩小的黑洞,一面朝林乐道:“快离开水面,问题已经解决了……等下可能会爆炸。”

  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浮出水面,一前一后的跃起,朝岸边扑去。林乐直接在空中滑行一下便轻巧的落地。而白牙就有点尴尬:半道上踩了一次水不说,还陷进去大半个身子,差点又掉回池里。结果是林乐虚空拉了一下,才把他拽回来。而那被他称做“普罗吉期”的玩意也未闲着,瞬间在水下发起光来。光线之强,更胜空中的那许多信号弹,几乎将整个天空都完全映白。岸边受到的照射自然更是强烈,白牙与那两个警卫不得不闭上眼皮保护自己,所以此时水中的真正情况只有运起心眼的林乐才看了个真切:那怪物缩至拳头大小,微炸了下。发出声不大不小的轻爆,便直直的陷入了池底泥土中去。很快就不见了踪迹,只留下个深不见底的小圆坑。强烈的光线也随之消失,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好了吗?”白牙有所感应,略睁了下眼睛,见不再有强光便完全张开:“总算把它压下去了,兄弟,这次多亏了你!”

  不知为何,林乐总觉这声“兄弟”特别刺耳,几乎想立刻翻脸问个究竟。想想却还是忍了下来,只是态度不再象以前那样亲热。冷冷的道:“你还没告诉我这‘普罗吉期’究竟是什么。”

  白牙愣了愣,挥手命那两个已经傻掉了的警卫走开。言老大却不卖他的帐,叉着腰道:“你这家伙是什么人,跑到我们可西来吆三喝四的。我们奉大小姐之命在此戒备,哪是你说赶就赶的?要知道,整个可西都是米亚达家的。而现在菲卿大小姐就是米亚达家的临时家主,我们不听她,难道由你胡言乱语吗?”

  白牙一时气结,不怒反笑。只是声音之阴冷连林乐也听的心中发寒,更不用提言老大与小易这两个功力低微的小小警卫了。两人当下脸色大变,忙不跌的退了开去。再不敢多说一句,尤其那言老大表情更是精彩,秕糠一般的抖着。似乎想上来道歉,又犹犹豫豫不敢靠近。终被那小易拉开去,躲到刚刚傻胖睡觉之处去了。

  “现在行了吧?”林乐确认警卫门无法听到自己的声音,便拿眼紧盯住白牙:“告诉我真相……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哪来的,你说的书又是什么。”

  听林乐口气,白牙有些面色不豫。忍了忍没有发作,只是回答时能简便简,到了嘴边长篇大论剩下个小小的解释:“普罗吉期是特产在半月天池的一种魔兽,我在王族年代大事记中看到过。所以知道破法。”

  真相自然不是这么简单,林乐也不会傻到完全相信他——否则白牙不可能象刚刚那样着急,几乎是拿着命去与它搏斗。

  “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林乐淡淡的背转身,心中感到揪一般的疼痛:“也许我想知道的太多,让你这个七君子老大不满意了。”

  白牙浑身一震,直愣愣的看着林乐。好半天后才不能置信的道:“你……全都知道了?”

  “我去了巴底士狱,见到了飞天前辈。”林乐见白牙表情,心中更是悲哀。只觉得胸口似是被什么堵住一样,渗的慌。

  这话一说完,白牙面色由白转红,又重新转白。嚅嚅喏喏的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憋出一句:“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对不起。”

  气氛压抑,着沉默着。两人都默默的看着对方,不知该从何说起。

  良久,白牙长长吐出一口气。席地坐下来,又拍拍旁边的草地示意林乐也坐下。看此时情状,这纵横风云的魔界王者才有一个活了上千岁的老人模样。林乐犹豫一下,终也侧身坐下。只是选择了个与白牙相反的姿势,故意不去直面看他。

  “你或许会怪我,憎恨我,鄙视我……或许还会怀疑我的动机。但我现在可以把着良心说一句,我白牙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看待的!”白牙神情激动,也不知这种心情从何而来,只是真心想要获得林乐的谅解。

  “我只想听你解释,你身为这样一个人物,为什么会愿意做我的朋友?一个无能的人类?”林乐冷笑一声,自己说出了答案:“仅仅是利用对吗?若不是要我来对付乔奇,你何必费那么大的力气通过寒顶天把我骗到魔界来。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人类来接受你那套对付魔族的功法而已——否则以我一个练了不到一个月的傻小子,怎么可能抖的过名战天?进米亚达家,出使达西,送信物,也都是你的安排吧!”说到这,林乐突然想起那黑色铁戒还未送出,也不知藏到哪去了。不由中断了下,再没说下去。

  白牙听的哑口无言,想要反驳却不知从何说起。最终无力的叹了口气,转身蹒跚离去。这身材高大的狼族此刻的背影却显得那样苍凉孤单。

  “等等!”林乐望了了会,不由冲口而出。等白牙回头过来又想不出该怎么说,只迟疑着道:“把有关谱罗吉期的事情告诉我吧。”

  本就不那么坚定的身影闻言立刻停了下来。白牙回头望望林乐,见后者垂着头看不清楚表情,不由面露喜色。便返身走回来,与仍坐在地上的林乐对视了一会。摇摇头,道:“也罢,横竖你知道了那么多。全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严格说来,这件事本就与你有莫大关系,我迟早也会告诉你的。只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早了点……”

  “好吧,你说。”林乐看白牙如释重负的坐下来,忍不住又刺了他一句:“照你的说法,是不是要等我做完所有的事才有权利知道自己在为谁辛苦?”

  “不说这个了,我把一切合盘托出吧。”

  ※ ※ ※

  人界,三百万人的长途迁徙队伍在监督官的带领下,终于在出行第九日下午到达了格兰特暗中授意的真正目的地。呼延城郊区三十公里处,魔物森林的边隅一角。

  虽然不知真正目的为何,但被迫迁出的数百万居民们还是很高兴——既然不用到那处于能量乱流中的帝国原址去冒死开荒,其他任何变化都只好不坏了。何况这里阴凉清爽,被炎热的烈日照射数日的众人难得的休憩了小半天。除了一份自带干粮,森林外围的大量水潭还给了他们更多的欢乐。魔物森林之传说虽然可怖,但几百万人仃在这里,个体的胆量无形中被放大到了极点——谁也没为此提出抱怨。

  人群中一角,两个看来虽风尘仆仆但英气难掩的年轻人正坐在一起,低头互相交谈着。

  这两人,正是半途混入队伍的张化与寒绝。

  进入队伍后,他们才明白自己原先的估计错的有多厉害。想在这密密麻麻的人山人海里寻找几个特定的面孔,绝不比把一个白痴教到天下第一简单多少。从边境到呼延的这段路,两人分头前后搜索了不下数十次。也仅初步排查了接近自己的方圆一千米内人群而已,而想把那几个目标人物的脸从无数张呆滞面孔中挑出来,几乎与大海捞针一样困难。

  本来任务失败,两人该立刻回去复命。但队伍的突然转向,目标还是呼延城,这让张化他们产生了不小的疑惑。两人合计了一下,猜不透格威目的,也不认为这三百万人是他特意派去吃穷寒阀的。便干脆继续混在里面,随机应变,看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几日下来,听到的消息不少,却是谣言占了大部分,而且其中离奇古怪之处简直可拿来当笑话讲。寒绝见惯,倒无所谓。张化却是足足开心了九天,笑得脸上肌肉也酸痛起来。

  “绝哥,有听到什么新消息吗?”张化一边问,一边做好了再次活动脸部肌肉的表情。但看寒绝这回的表情不似前几次那么轻松,脸上甚至还藏这一层忧虑。几日相处,两人相互了解很深,张化自然明白这种表情背后的意义,登时严肃起来:“怎么了?”

  “一个小孩从监行官之间偷听来的消息。”寒绝从张化手里撕了块干粮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用力甚剧,咬的脖上青筋也暴起半分:“这三百万人将被全部赶入魔物森林……然后纵火毁林。”

  张化的手停在那里,几秒后才放下:“开玩笑?”

  “千真万确,我已经从监行官车上的文件夹里看到了。”

  “那……怎么办?”张化看着寒绝递过来的纸,没去接,只苦恼的抓抓头发:“要先过去报告吗?可是我怀疑寒阀也没能力吞下那么大数量的人口。天啊,格威究竟想搞什么鬼!”

  “放弃吧。”寒绝把面部表情隐藏起来,垂下头不去看张化:“这局势不是我们能够左右,这些人……恐怕都死定了。”

  张化咽口唾沫,只觉得喉咙干涩之极。回头看那黑压压一片不见尾巴的人流,哑声道:“全部……死掉? 这三百万人……这些老老少少,妇孺青壮……全部都要死掉?”

  寒绝沉默着点点头。

  “不行!我绝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张化修为毕竟差了寒绝一层,突然暴怒起来:“把这群人渣杀光吧!你我可以办到的!”

  “记得出来时家主给我们的情报吗?这次监行,格威下了血本。每五里一站的监行官里都配有七个顶尖高手,一共十六站,一百多个和我们相差无己的高手。你真的有能力挽救这一切?”

  “我……”张化才说了一个字就颓然住口,良久又沉声自语:“难道就看着他们死去——这中间,甚至还有我们的亲友。”

  没等寒绝开口,最前方监行官队伍已站起来,宣布休息结束。命令每五里一传,等整个队伍零零落落的站起来时已过了半个多小时。

  “所有人,目标魔物森林。前进!”

  寒绝与张化对望一眼,同时从对方眼中无奈与痛苦。正要撤身离开,却突然感觉到前方魔物森林中传来一道极强的气劲。而这种味道,也正是两人所熟悉的——

  一道剑型光影从魔物森林中直直射出来,速度之快连寒角张化两人目力都无法跟上。直到后面又出来一道稍小的红色光影时才勉强看清:那道剑型光影停在森林之外半空中,正对这整个队伍。光芒吞吐不定,只模模糊糊的看的出是个人,面目却再难分辨。那道稍小的光影追到白光之后,也如他般停在半空。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哇!那么多人,真好玩呀!”

  “大小姐!”寒绝闻音立刻辨认出来,轻呼出声。而经他这一提醒,张化也如梦初醒,一拍脑袋:“对了!那个是赖头!”

  果然,剑型光影逐渐裸去光华。一个高大的布衣男子露出身型,正是与众人暌违已久的自卫队二号人物,带着寒铃铛独闯魔物森林,寻找林乐踪迹的赖特。

  只见他从背后取出柄极长的木剑,舞个剑花指向众人:“魔物森林禁地,寻常人不得进入!”声音清朗嘹亮,极是醒耳。张化闻言不禁微叹一声,心知自己再也追不上这吊儿郎当的家伙。以这种力量,只怕妃力队长也不是对手了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