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惨祸(上 试阅)

微星纪元 西来 6706 2004.10.21 19:52

    三人商量半天,在林乐的坚持下最终决定暂时封锁消息也不进行任何疏散工作。这个秘密就仅限于在场的四人,不能再传进第九只耳朵里去了。菲卿先领队回米亚达府,双方和议仍然有效但对乔奇的出兵计划则延迟到“秽”被彻底消灭之后——虽然菲卿对此抱着盲目的乐观但亲身经历过第一次兽祸的达西却愁眉不展的望着林乐:“先生真的有把握吗……要不要我先选几个高手帮忙?”“公爵尽管放心,既然揽下这件事我当然有信心完成他。帮手暂时还不需要——”林乐转向菲卿:“大小姐能不能把太常和灸留下来帮忙?有他们两个在我就更有把握些。”

  菲卿毫无芥蒂的点点头:“他们本就是你的人,去留当然交由你决定。”“那就这样吧。”达西疲惫的揉着太阳穴走到门口右手虚按在开关上:“这边不能开太久,我们到前厅谈。”三人看看公爵已有逐客的意思,就很自觉的表示还有些事要处理不能久待,一起告辞出府。达西给了林乐一块可以在府内出入自由的令牌,让他一切“便宜行事”必要时可以调动府内的力量。菲卿则顺便表示回去就离开达西等待好消息,不再来告别了。公爵正送几人到门口,听菲卿这样一说便强笑道:“菲侄女一路好走,以后多来陪陪伯伯吧。”菲卿又客气几句,等达西返回门内才与林乐无形两人离开这富丽堂皇的公爵府。

  “达修先生,接下来该怎么办?”兽祸这事菲卿没有一点头绪,林乐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了。

  从达西府到汇华客栈这条短短的街道这两天来已被林乐他们走了不下十次。连两旁固定的摊贩也知道这些英挺俊俏的人物就是从米亚达来的使节团,眼光中满是崇敬——米亚达家在魔界口碑很好,一般民众对他们的印象都算不错。正是基于此格兰特才有信心和乔奇一争,否则米亚达家就算真的富可敌国也难以真的个整个魔界相抗衡。

  林乐微笑着回应两边传来的招呼声,轻松的道:“很简单,照原计划——你带队回去,剩下的就交给我就ok了。”“就什么?”前面菲卿都听的挺明白,面前那两个词就有点糊里糊涂的:“我不明白……”

  “噢,那个是方言。”林乐拍拍脑袋,发觉无意中把以前所学的古英语搬了出来:“不好意思我说岔了——ok就是没问题的意思。”“那就麻烦先生了,是差不多时间回去——大法师应该快到可西了,到事情还得请他医治陈陈的伤势。”菲卿信任的看着林乐——这新加入的客卿似乎突然间多了种让人安心的气质,仿佛一切到了他手上就能迎刃而解。

  大法师?林乐立刻想起来这就是自己到魔界的最初目的:白牙说过只有他能解除自己胸口那丑陋的猪头。对了,说到白牙……他好象给过自己一个扳指!!!林乐右手食指和中指交替一搓就很清楚的感觉到那墨色的扳指正好好的带在自己手上,只不过刚刚好象忘记交给达西了。林乐呆立在原地,心中急速的盘算着是不是马上回去完成这个古怪的任务。

  “先生怎么了?”菲卿和无形一前一后走到客栈门口才发现林乐没有跟上来,回头看看这家伙正站在后面十米远处发愣。只好走回去拉拉他的衣袖:“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没,我想到点事。”这事不急——反正要留在达西好一段时间,机会有的是。林乐甩甩头跟着菲卿紧赶几步进了客栈,帮忙整了行李集合众人说明情况还抽空向灸两人说明了情况。一片闹哄哄中两大车的行李已经准备好了,陈陈半坐在第一辆上探出脑袋对着林乐笑道:“林头,这回靠您给大家张面子了。加油啊!”

  林乐走过去掀开布帘看看在一旁服侍的阿莲,递过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这回称你的心如你的意了?”陈陈伸出那只好手摸着后脑勺嘿嘿的笑了起来:“都是大小姐开恩啊。”诸事完备,菲卿也真的不向达西告别就下令驶出城去。众护卫听大小姐说林乐要留在此地一段时间做两家的联络使,这会纷纷探出头来向他告别。

  “林头,放心吧!一切包在我们身上了,大伙拼了命去也会保证家主的安全!”

  “还有二小姐也一样,您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这话一出车上众人都轰笑起来——平易近人的林乐早已和护卫们打成一片,就是偶尔开点出格的玩笑他也不会太在意。“达修先生。”菲卿一开口,原本喧闹的众护卫都一起安静下来让大小姐发话。“您多多保重吧!”林乐洒脱的一笑,挥着手:“大家安心去吧,这里有我。”微顿了顿又略带羞赧的道:“跟兰芝说,我马上就回去的!”

  马车驶出了城渐渐远去,终于消失在视线里。林乐这才回过身对站在背后一头雾水好久的两人道:“别奇怪,先跟我回达西府吧。”

  回去路上把整件事一讲,林乐才知道原来冰封谷藏书中还真有关于“秽”的记载而且比弥衡留下的零星资料要完备的多。灸有过目不忘的本事,碰巧看书时又特别喜欢珍奇异物所以印象尤其深刻。“既然这样,找这家伙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这凶兽每天吃几两饭拉多大面积的屎林乐是没兴趣知道,只要灸能解决这最麻烦的一节任务算是完成的七七八八了——自己加上冰封谷最出色的两名年轻高手还怕得谁来?

  于是接下来的一餐午饭也吃的很轻松:达西在府里给他们安排了个套间,用餐梳洗都有专人负责还全天有人待命听候吩咐。饭后点心用罢,林乐打发走下人才开始和两人商量到矿区剿怪的事。把情况又重复了遍,林乐又提出一点要求:“我们得在三天之内把这事了结掉然后赶回可西……我还有事要办。”

  “谷主干吗要揽下这种事?”灸知道“秽”的可怕却不清楚林乐的实力,只是直觉的感到这次的事不是那么好办:“这凶兽在历史上声名颇著,不少前辈都为它吃尽苦头。丢了性命还算轻的……传说中被它所杀的话连灵魂也会得不到安宁,永远禁锢在它体内。”

  “打住打住!”太常先拦下灸不让他说下去:“这种不着边际的传言到处都有,你这家伙是看书看太多了。”灸淡淡笑着难得的没有反驳太常,撇开这话题向林乐躬身道:“谷主传授的玄寒劲属下已经练的差不多了,只是……”说到这灸抬头看了林乐一眼犹豫着道:“谷里七星宫十二星煞中也有人修习魅阴劲……属下能否把这种功夫传授给他们?”林乐看看时间差不多,随口道:“这种事你自己决定吧——我们该出发了,到矿区去。”言毕就起身唤来在门口侯命的公爵家仆,让他“帮忙拿些干粮绳子和换洗衣服来”。

  东西很快送到,达西也跟着武管家一起进来向三人道别。准备齐具的行囊背在身上,林乐挥着手对还站在大门口相送的达西道:“公爵大人请回吧,好消息不日即到。”“……希望吧。”眼见三个挺拔的身型消失在府前街的拐角处,达西却突然回头道:“通知治下各个分部,三天内工作暂停,全体人员撤出矿区……等待整编!”武颂青吓了一跳,急道:“大人,矿源断个三天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啊!撇开产量减少不说,单是东心雷主席那边就很难交代的出——根据协议,若矿源断一天我们就要负责赔偿半个月的损失。真要是三天停下来恐怕那赔偿数额会大的了不得呢!”

  “那就照价赔给他们,大不了今年牲祭不办了。”达西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的却是令武颂青魂不附体的话:“就算我不要这个领地了又能怎么样?”挥挥手阻止了还想说些什么的大管家,公爵大人一边往屋内走去一边道:“我意已绝,不必再劝了,照刚刚说的去做!”

  林乐三人照着达西提供的地图往城北疾驰百余公里,直到灰白色天幕尽头横亘着的群山出现在面前才停下脚步。一轮狂奔下来,超常的速度连林乐自己也有些微惊。看起来,弥衡等人的遗泽渐渐开始展现出不可思义的能力了。灸和太常波澜不惊的停在林乐身后,往那边山上望去。“是这里吗?”中午的红日竟然有些晃眼,林乐眯起眼睑看了一回才略一偏头:“这么快就到了?”“我们行进速度快,算起来是差不多了。”太常又打开地图上翻了一会,肯定道:“是了。这就是达西所述,‘秽’出现的矿区了。…………前面山下有个村庄,是雇佣矿工们日常生活的居所。是不是去打听一下?也许会有意外的发现呢。”

  迎面刮来一阵小风,把满地红色细土吹的动了一动。

  “奇怪,你们有没有闻到?”林乐捕捉着气流的方向深吸了几口:“有点古怪的味道……”灸也学着林乐的样子闻了一回,皱眉道:“什么?味道?”林乐醒悟道魔族的古怪体质是闻不出半点气息的,自己又再深吸一口不由色变道:“是血腥味,难道出事了?”太常收起地图,朝村子所在的方向眺望着。却没多大担心——魔族天生冷血又加上分族太多,即使是身边熟识的人也很少关心,更遑论这一村素未蒙面的居民了。“可能是凶兽又出来伤人了。”看规模这村子人数应在千人上下,若“秽”真的出现恐怕那边现在已是一片死地,尸骸遍野了。林乐心中发急,后足猛一登地就往那边窜出。速度快的双卫眼神也几乎跟不上,只听到前边一个模模糊糊的白色光影传来一句:“跟上来,可能还来得及!”太常苦笑一声,暗腑这少年谷主工夫虽高的不象样子但经验却连自己这个常年呆在冰封谷中的家伙也是不如:“血腥味”既然能飘到如此远的地方,那村中的惨状已是可想而知了。况且从这味道闻起来,血液早有了凝化的迹象——魔族血液活性极大,即使主体死亡细胞也能存活数个小时。想归想,脚下可是一点不敢怠慢。这些念头转过,两人已掠出七八公里。矿区下的山村遥遥在望,那令人不安的血腥味也愈加浓烈起来。

  “谷主呢?”灸功力稍差,练魅阴劲所受内伤也刚刚解决所以比太常慢了一线。但耳目却尤有过之——太常还未发现他就已经点头道:“在那里!”太常顺着灸的手指一望,也看到林乐正村里面弯腰呕吐:看来是被死伤者的惨状吓到了。双卫相视一笑,不缓不急的朝村内走去。

  村口竹片拦成的大门上斜斜挂着一个魔族的半边身子,从腔内流出的紫色内脏已经凝了起来。偏偏那人的头却还是完整的,红色眼睛瞪的铜铃一般发散出恐惧与不能置信的讯息。整个村子几乎已经被红色染遍了,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又或者是与泥土混杂在一起的细碎肉片。林乐站在一个狼族妇女的头颅边,脚下是一滩染上红色的呕吐物。两人小心的避开地上的破碎肢体走到林乐身后:“谷主,你没事吧?”

  林乐软弱的朝后摆摆手,连回头的力气也欠奉:“不要紧……只是有点恶心罢了。”看到灸踢开脚下的一块碎肉,林乐又是一阵反胃。干呕出胃里最后的酸水,终于觉得好过了点:“你们四处看过了吗,有没有幸存者?”两人摇摇头,同时闭上眼睛运功搜索起来。林乐此时头昏脑涨根本运不出半点功力,只好找了块相对干净的石头勉强坐下。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用“天视地听”的功夫来找人。魅阴劲与昊天真气一阴一阳的功力同时影响着四周,方圆几十米之内的空气暖了一些又温润舒适有种催人入眠的作用。

  原来两种功夫结合还会这么有趣。林乐倒是颇感兴趣:自己现在功力上虽然绝不成问题,但这种继承来的东西摧毁有余创造却是稍嫌不足。应该在小技巧上下点工夫才是。

  良久,灸首先睁开眼睛,手向村子深处指道:“谷主,的确有人幸存。而且从那生命的迹象看来……似乎还不止一个,却又不到两个。”不止一个又不到两个?这是什么怪论调。林乐探询的望向才从“天视地听”境界中退出来的太常。见后者也是一脸迷茫的点着头,林乐才有点相信起来。不过……这究竟该算什么?

  “看看去吧。”

  太常引路,三人避开一路上支离破碎的魔族罹难者尸体往村子深处行去。

  这两天乔奇心头烦的很。

  岚流界的“一先生”又催了几次统一大陆的事,语气中比以往多出了许多不耐烦来。偏偏从人界回来的道修罗居然一头躲进了莽菖山,连句话也没留。再加上米亚达家与达西家接触的消息,还有名战天三天两头来找自己非要和那个被民间称做“圣武者”的秀族少年一战。

  这么多不顺新的事合在一块涌了上来,以乔奇的修养也忍不主发了好一顿脾气,连平时最喜欢的翡翠白玉海棠被砸成了块块色彩斑斓的寸许岁片。直把皇宫里那些弱不禁风的秀族宫女们吓的花容失色。“把四位老先生给我请过来。”等宫女把砸碎的摆设都收拾了出去,这个魔界最高人物才稍稍平复一些。吩咐身后随侍道:“请他们到……到御书房来见我吧。”说完,乔奇又在原地愣了片刻,才拖着脚步往后厅的书房走去。

  “四位老先生”指的当然是在人魔两界都声明显赫的“四暗杀”,这几个当今魔族硕果仅存的元老级人物也算辛苦了一辈子。同时代的大法师现在是悠哉游哉的到处云游,高兴了就给人看看病研究点小法术什么的,不高兴起来就去找卡啦雪山那个魔法学院的麻烦。弄的魔界唯一的学院上下鸡犬不宁叫苦连天,真不知道请来这代表魔界魔法最高能力的怪老头做名誉校长究竟是福是祸——米亚达家二公子斯里就吃过他好几次亏。

  四暗杀接到乔奇召见,片刻也不敢耽误的赶到了御书房。掩上厚重的房门便一齐跪倒行礼:“参见圣王。”

  “免礼免礼。”乔奇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挥挥手:“这里没外人,各位舅舅就别折煞小侄了。”四个老头儿笑呵呵的站了起来,同声道:“还是小心一点的好,万一……”

  “没什么万一的。”乔奇正在心烦,哪来心思听他们说那重复上百遍的叮嘱——真不知道这四个舅舅功夫那么高怎么会这么罗嗦:“我说好几次了,现在白牙那家伙早被我弄下了台不知在哪个角落呆着呢。身份公不公开只在于我心情怎么样而已!”四暗杀讪讪的笑着,念道:“小心点好,小心点好。”若是白牙能听到这段对话想必会恍然大悟:无怪乎一向对皇族忠心耿耿又小心谨慎的四暗杀会跟着乔奇一起犯上作乱,原来这五人之间还有层舅甥关系在。

  四暗杀原本就是同胞四生兄弟——魔族与人类无异也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并不会象某类家畜那样一胎生上七八个。所以一胎四生也属难得。隐族同类之间天生感应强烈,成年后往往会找一个同族做伴。一起生活战斗,若心灵感应强一点的往往可敌千军万马。当时的隐族族长——次前任魔界圣王鬼柯手下第一大将古为年辗转听到这个消息,遂赶回隐族聚居地,设法说服了四暗杀的父母将他们收入门下。并辞去一切职务潜心训练这四个天生的奇才。四暗杀自小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学成后又效忠皇族。一直没什么亲人,所以对乔奇这义妹的独子分外疼爱——外甥要对付白牙自立为王,舅舅门当然会倾全力以助了。

  “各位舅舅,这次又有事情要麻烦你们了。”乔奇紧锁着眉头,看的四个老头一阵心疼。纷纷道:“小奇你说,咱们不管怎样也要帮你达成心愿!”乔奇早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也不会表现出太大的喜悦。依然皱着眉头道:“ 格兰特那家伙和达西接上头了。”

  四暗杀的大哥一脸早知如此的表情:“不奇怪,几百年前他们就认识。分开后两家虽然路途遥远但彼此关系还不错,圣王要对付米亚达家当然会瓜蔓连枝拔起一大串来。还有南边的易人家族,北边的火云堡。他们虽然和米亚达家关系不甚密切但都是白牙的支持者,以前因为圣王强势压下不得不服,这回有人牵头恐怕也会动上一动呢!”说起隐族最擅长的讯息搜集分析,四暗杀的老大一杀居然滔滔不绝起来。听的乔奇一愣一愣,眉头锁的更紧了。

  “那大舅舅的意思该怎么办呢?”原来自己身边就有这样一个智囊在,还舍近求远的想方设法找大法师帮忙。乔奇暗笑一声,专著而尊敬的看着眼前这四个便宜舅舅:“咱们坐着说吧。”一抬手,四张椅子从墙角被吸了过来。准确落在四人身后。

  “恩,办法是有。但操作起来很麻烦。”几人都坐了下来,这回开口的却是二杀:“最好就的分化联盟再各个击破——米亚达与达西两家关系很近暂不考虑,但剩下南被两个势力则可以用反间计阻止他们结盟。不过这么做有一个麻烦:若不能在短时间内消灭米亚达与达西两者之一这几个势力又会重新联合起来对付我们。”

  “还有就是时间上会比较慢——按部就班的来,灭一家后我们实力必然大减。剩下的那家恐怕会对峙上很久。”三杀开口接了下去,又犹豫了一下,示意四杀继续解释。四杀当然清楚三位哥哥的想法,胸有成竹的道:“米亚达家控制石棉晶矿,达西则控制铁矿。两害相权,我们还是应该选择先对付米亚达家。”

  话是这么说,但我现在缺少的恰恰是时间啊!乔奇回想起“一先生”那平板而不带半点感情的声音,心中发寒。嘴上却不揭破,故意显出为难的表情来:“四位舅舅,有没有更快的方法呢?”四暗杀互看了一会,反常的沉默起来。好一会,一杀才叹了口气道:“有,就是我们一个个暗杀过来。”乔奇等的就是这句话,大喜道:“如此便谢谢各位舅舅了!成功之日,我这位子舅舅们居功致伟啊!”又按下书桌上一个银色响铃,冲着旁边的管子里道:“拿酒来,我要和四位老先生干上一杯。”不过片刻,就有皇宫内的下人端着窑藏多年的陈年醇酿推门走了进来。乔奇舒靠在宽大的椅背上不再望向四人,舒服的眯起眼睛高举酒杯道:“预祝各位舅舅旗开得胜。”四个老人见这外甥竟是如此前恭后倨,均摇着头喝下这杯苦酒起身告退。

  “别怪我,我也是身不由己……”目送四暗杀离开书房,乔奇脸上终于透出一抹痛苦之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