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佛象(上)

微星纪元 西来 4262 2004.10.14 11:51

    微星历一百三十九年,花季第三个月,林乐进入魔节的第三个星期。

  格威称帝的议案在三个国属战队严守议院大门,虎视耽耽的逼迫着众议员投票表决之下终于全票通过。很快的,国家公共电视台以铺天盖地之势宣传了“伟大的格威领导”的丰功伟绩,各个国家公里学校的学生也在学校老师的组织下“自发”的上街游行欢庆这一伟大的历史变革。林乐就读的天文天体学院也组织了近千名学生身着印有格威头像的白色体恤衫满大街的散发传单,呼吁人们支持称帝大业。淫威之下,官方的政治机构是低头屈服了——身在权利内部的老爷们审时识度的本领好的很,很快就判断出国内能抗衡格威掌握势力的方面仅剩呼延一城,凭呼延之力死守有余却进攻乏力。有点志气的投奔呼延而去,剩下的当然唯格威马首是瞻,纷纷出力为“帝国美好的明天”而上疏。只不过建议是假,表忠心是真而已。

  至于民间,有能耐对抗整个国家军方系统的不多,有志气不愿安安分分当个“子民”的却很有几个。消息宣布一周内,光首都南虞(现在已经改称为帝都了)三十多家民间武术学校就有近四成的高手流失。苦恼归苦恼,格威可不会放任这些家伙胡闹。立刻从公立学校中抽调了一批功夫好又安全的尖子生组建成国家第七号战队,专门负责追杀逃匿叛国者,民间人称“追逃小队”。

  追逃小队出击一周,收获颇丰。因为是以多敌少,功夫稍差的出个三四人就不难生擒。一流的高手则大家费点力一拥而上,俗话说蚂多咬死象,何况这些蚂蚁功夫还好的很。所以被追逃小队发现的基本上都跑不出他们的手心。一时间,帝都的监狱人满为患,逼的新官上任主管刑律的朱截匆匆忙忙的把那些犯点鸡毛蒜皮小罪的在押犯送走腾出空间来关押这些可怜的叛过者。

  朱截最近很得意。那天早晨的举动果然深得格威议事长——现在应该称格威大帝——的赏识,两天后宣布的地一届主管大臣的名单中第三个就是自己——刑律院监理,比两朝元老蜚清公还要高出一位。可惜其他几个常任议事似乎不怎么卖这个权场新贵的帐,时不时的找点小绊子给他。连徐力批下来的办公经费也要他亲自跑了好几趟才领的回来,财政院监理面上说的好听,却老是推托来推托去的。当然,这些都不过是小问题,是每个初进入权利中心的新贵都不可避免的关卡。以朱截的聪明当然不会和他们争这个一时之气,等挨过了这一段,好好的替伟大的格威大帝立点功劳,以后有的是机会收回利息嘛…………

  “众爱卿辛苦了,大家各自找地方坐吧。”说是称帝,但毕竟是有百年共和历史的老国家。格威也不想搞的这些臣子们三跪九叩的,非常明智的把那些虚套套省略掉了。“爱卿”们闹烘烘的谦让了一阵,有酸溜溜的说“陛下面前岂有我等坐的地方”的,也有的扯着嗓门叫着:“皇上您先坐那,咱们站着好了。”乱了几分钟后,终于各就各位的坐在了原国会改成的朝堂上。格威不为人察觉的皱了皱眉头,心道这群笨蛋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懂规矩起来。

  “今天请各位来,是想宣布一件事。”格威停了一阵,见没人插嘴才满意的继续道:“徐右相是我国的开国功臣之首,也是本王极为器重的左右手。”徐力从旁边的宰相席上站了起来,向下面鞠了个躬,众人的目光中,有羡慕,也有嫉妒和恶毒。格威示意徐力坐下,又道:“但是现在本王国事繁忙,很需要一个能象徐爱卿一样能为本王尽心尽力的左相来代理一些本王无法亲为的事。”

  格威站起来,扯开身后的红色帷幕,拉出一个男子来:“这位修罗先生,是本王费尽心力才找来的世外高人。他将担任本国的左相,暂时专负责与正明帝国开战的准备工作。”

  横刺里冒出个左相没把众大臣弄懵,话里的还有层意思却把这些权贵们吓着了:“与正明帝国开战?”

  “没错,与正明帝国开战的一切准备工作将由我负责。”化成一个普通中年人的道修罗听到台下议论纷纷,上前一步,运足内力道:“包括训练,甄选,攻打和统一微星大陆后的管理收编都将由我负责。”

  混合了真气的声音响雷一般的在大厅里四处撞击,碰出阵阵回音。很多人根本没听清楚这人讲了什么,耳朵就已经被震的翁翁乱叫,唯一确定的就是这个叫什么修罗的功夫高的可怕——连上一代的自卫队长刘丰年也没这么霸道的内力。

  道修罗冷冷的忘着台下有些发愣的众人,又放低声音说了一遍,末了还加了句:“散会!。”率先走回了帷幕后,不知道哪去了。

  “这人谁啊?这么牛?”现任交通院监理的黄国华偷偷的朝台上努了努嘴,向消息比较灵通的朱截打听道:“连散会也是他说了算。”朱截正生着气:哪跑出来这么个家伙,一冒头就直接拔宰相。自己拼死拼活才混了个小小的监理,还老是受人的气。闻言立刻回道:“这种家伙说了算什么,你要是还想要这顶帽子,乖乖的坐着别动。”

  话虽然冲,可黄国华想想还真没错。现在要是敢走,格威面上不会说什么,以后肯定有苦头吃。果然,大厅里百来号人有一大半没动。动的那小半走了几步看看形势不对忙赶回来坐下,却已经有点脸色发白了。

  格威坐在上面不知道想些什么,脸色阴晴不定。过了好一会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散会!”

  这样就散了?众人犹豫了一会,终于三三两两的散去。徐力还想上前汇报点工作,却被格威挥手喝退,也只好随着人流走出了大厅。

  微星很小,小到新兴帝国大会上的所有记录不过半天就传到了另一个帝国的宰相手中。只不过这位以正明皇姻舅身份出任宰相且政绩丰厚的帝国高官此刻正兴致勃勃的和铁青衣下着波恩棋,前来报信的情报官白利连叫了几声“俾斯麦大人”都不见回答,只好乖乖的站在那里等大人过完了棋瘾再做报告。 所幸俾斯麦向来不限制下属们在自己府邸的行动,白利才不至于象很多电视剧中那些同僚一样傻愣愣的站半天,而是舒舒服服的找个地方坐下来喝了杯琅姆酒——下面的情报人员送这分挡案来的时候虽然特别在信封上敲了“绝密加急”四个大红字,但见惯风浪的白利很清楚这些想立功想到发疯的小子们那点心思——肯定没什么大事,白利吞下一口琅姆酒,静静的等着俾斯麦和铁青衣下完这盘已经持续了近两个小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结的波恩棋。

  下到傍晚时分,铁青衣终于忍不住率先投子,中盘认负。俾斯麦看着站起来使劲揉着太阳穴疲惫不堪的铁青衣,笑道:“怎么认输了,照局势来看,胜负不过是五五之数而已啊。”铁青衣没好气的抓过一杯水,仰脖灌了一气:“谁说我认输了,我只是没你那么好的耐性而已!”白利吐吐舌头,好奇瞄了眼棋盘,被上面密密麻麻的棋子吓了一跳,不由暗暗佩服这两个老大的定力和耐性。俾斯麦笑了笑,转向白利:“什么事?”

  铁青衣投子时白利就已经站了起来,闻言立即上前一步行礼报告道:“负责格威新帝国情报搜集工作的情报员今天送来一份绝密加急件,请左相过目。”“绝密加急?”俾斯麦没有伸手,严厉的盯着白利:“为什么不马上叫我?”白利浑身一个激灵,条件反射的立正:“因为相爷在下棋,属下不敢打搅!”俾斯麦盯着白利看了半天,直看的这可怜的情报官两腿发颤。

  “拿来。”俾斯麦伸出一只手。

  “恩?”白利呆了一呆才反应过来,忙恭恭敬敬的把加密件递上。俾斯麦挥退白利,打开文件看了起来。

  “怎么了?”铁青衣见俾斯麦脸色越来越难看,凑到他旁边朝文件上看去。“全权负责向正明帝国开战的一切事宜?”这句话被做记录的人用红笔圈了起来,很显眼。

  短短的一份会议记录俾斯麦却看了很久。铁青衣清楚这个“铁血右相”习惯在看文件的时候考虑对策,也不去打搅,管自己坐在沙发上伤脑筋。旁边的酒柜里陈列着不少名酒,不过这些是俾斯麦放着专供下级官员等待召见时喝的,自己还有更好的选择。“哈。”铁青衣兴奋的打了个榧子,差点笑出声来。窑藏十五年以上的竹罐果烧,俾斯麦收藏多年的极品。别说好酒如命的铁青衣,这种货色拿出去可以让微星上一大半的人口角流蜒。

  格威那家伙,背信弃义这四个字真是被他用神了。铁青衣呷了口果烧,心里却开始佩服起这个如流星般崛起,站在微星权利高峰的人物来。

  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象流星那样快的消失。想着想着,铁青衣突然笑起来:不管怎么说,在自己国内政变的元气还没恢复之际就妄言攻打正值百年来实力颠峰的正明皇朝只是加速了这颗流行陨落的步伐而已。

  这会儿,俾斯麦已经放下案卷。

  “怎么样?”俾斯麦坐到铁青衣旁边,把头枕在沙发靠垫上。这一系列的动作在他做来是那样的优雅,谁能相信这人四年前还和唯一的姐姐在皇都街头行乞度日。

  铁青衣轻轻摇晃着酒杯,让那些因常年储藏凝下来的杂质着褐色的果烧中化开。转头笑道:“我们的宰相大人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问别人的意见了?”

  “呵,我是问你这果烧怎么样?”

  铁青衣一愣,笑道:“当然不错……已经定好对策了?”

  俾斯麦没有回答铁青衣的问题,拿了个酒杯从竹罐里倒了点酒浅酌一口就闭上眼睛靠在软垫上,象是已经睡着了。铁青衣看看平静的象一座雕象般的俾斯麦,没有开口——两人多年的友情早已经让大家清楚对方哪怕再小的一个习惯——这种姿势就表示俾斯麦暂时不想说话,要把脑中的思路好好的整理一下。

  暂且把这两个好友放一边,让我们来看看前往魔物森林找师傅和“林哥哥”的赖特和铃铛怎么样了。

  “徒弟,现在是晚上了吗?”铃铛似乎已经认定了赖特为晚辈,当仁不让的以“师娘”自居:“我有点饿了。”

  赖特算了算,肯定道:“恩,差不多是晚上了,我们准备吃饭吗?。”

  “吃!”铃铛小手一举,发了号施令:“我要喝木耳炖野鸡汤。”

  “…………”

  木耳和野鸡倒还好弄,可是熬汤的锅上哪找去。赖特赔笑道:“师娘,咱是不是换个菜吃?熬汤,没有锅子啊。”铃铛正把身上的小包甩在一旁又拽过赖特背着的行囊倚在树下,自己舒服的靠上去伸了个懒腰,美的大眼睛眯成了一道弯月:“没有就算了吧,给我找点果子来。”

  “暧,我这就去。”可怜赖特身为堂堂前国家自卫队正式队员现在居然被一个丫头呼来喝去的当下人使唤:“吃烤肉吗?”

  铃铛闭着眼睛,已经蜷起腿象个球一样的沉沉睡去。

  赖特不敢再问,缩手缩脚的到附近看看能不能找点美味的东西满足这可怕的“师娘”。因为曾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赖特找起食物和水源来也算的上驾轻就熟,只是时不时的要满足铃铛各种希奇古怪的要求比较伤脑筋罢了——小姑娘天生爱洁,两天不洗澡就又哭又闹的撅起嘴来。幸好还记得上回林乐闭关时背靠的那个水潭的大约方位,地方也安全,就权当了一个天然浴池。可惜铃铛把这地方霸占了,连碰都不许赖特碰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